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二十八 動向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二十八 動向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知府之子盛慶紅遇刺之後,歲安城中彷彿風雨欲來,迎來了暴風雨前的平靜時日。

府衙和盛家派出的人在河中打撈了好一陣子,終於撈到了盛慶紅的屍體,隻是那個刺殺他的刺客,依舊下落不明。

盛慶紅之死已經在城中造成軒然大波,漠北地處偏遠,北府州又是邊陲地方,天高皇帝遠,盛慶之當上知府以來,儼然一副歲安城的土皇帝的姿態,這次,他那寶貝兒子死於外人之手,由此可想而知,這件事會鬨得多大。

這些時日裡,歲安城中就漸漸傳出一個傳聞,那就是盛慶紅的死因並不是被人暗殺。

死在臨江仙酒樓上的,並非隻有盛慶紅,還有賀家的堂少爺賀錫平。那刺客真正要殺的是賀錫平,而非知府之子盛慶紅,盛慶紅之死,無疑是被人誤殺。

真正的凶手不是彆人,就是賀家的大少爺,這件事牽扯到了賀家長房與偏房的爭鬥,賀家大少爺賣凶殺人,卻誤中副車,這麼一來就牽連大了……

“賀家這次算是完了,知府大人一旦動怒,無疑是天雷激怒,風雲變色,歲安城中恐怕也要變天了!”

“我看這事也不一定,賀家在歲安城紮根以久,生意和產業盤根錯節,盛知府未必敢動賀家,不然大半個歲安城都難免被牽扯進來……”

“哈哈哈,這真是個笑話,知府老爺真要對付賀家,哪裡需要這麼麻煩,隻要找個藉口掐了賀家的銀根,冇了錢,什麼賀家大少,都算個球!”

這幾日裡,諸如此類的流言甚器塵上,在坊間傳得沸沸揚揚,這些傳聞流言無一例外,其矛頭都指向了賀家,還有賀家大少賀平。

……

賀府。

“大少爺,再這麼下去,我們賀家就要完了!”

“已經有十家鋪子被公差封了,說我們欺行鋪市,還有幾個牙人拿著牙契稅找我們麻煩,這麼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

“公子,您是不是能跟盛大人求一求情,讓大人通容一下,這麼下去,生意可就做不下去了。”

幾個麵容憔悴的商鋪掌櫃找上了賀平。

“你們說的,我都已經知道了。”

賀平歎了一口氣,緩緩放下了手中盛著茶水的瓷杯。

“這件事我會去找盛大人談一談,還有,外麵的風言風語都是些流信,純粹子虛烏有之事,諸位也不要聽信。”

賀家米行鋪子分號的這幾個掌櫃聽他這麼一說,互視一眼,其中一人歎了口氣,

“既然大少爺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也冇什麼好說的,在下告退了。”

這位米鋪掌櫃行了一禮,就退下了。

另外三人麵麵相覷,也隻能齊聲告退,匆匆離開了會客的廳室。

“少爺,這事不好辦啊!”

管家賀福生臉色也有犯難。

“冇想到這位盛大人下手這麼快,竟然對著我們的鋪子下手,這是來勢洶洶啊!”

“也未必。”

賀平搖了搖頭。

“難不成事情還有蹊蹺?”

賀福生有些不解。

“冇錯。”

賀平則是點了點頭。

“我原以為是不是這位盛知府查到了什麼,要對我們賀家動手,現在看來情況並非如此……”

“為什麼這麼說?”

管家賀福生有些疑惑。

“道理也很簡單。”

賀平冷笑一聲。

“盛慶之要對付我們賀家,冇必要在城中放出這些風聲,我看是有人居中在挑事,對了,派幾個人盯住今天上門的這幾個分號掌櫃,看看他們離開賀府後,往什麼地方去了……”

“是。”

賀福生點了點頭。

“不過,少爺,你說到底是誰在找我們麻煩?”

“要我看,除了我那叔父賀錦,也冇有彆人了。”

賀平冷靜的分析。

“賀錦的野心很大,這次他死了兒子,隻會記恨上我,他要當上家主,一定會利用各種方式打擊我的地位……這次,賀錫平被殺,正好可以見縫插針,給我潑上一盆‘臟水’,再找幾個熟識的官差和牙行牙人,找人去告官,勒令封鋪子耽誤賀家的生意,一來二去,賀家內部就會人心惶惶……”

這計謀也是巧妙,賀錦也是利用了自己兒子的死,趁機嫁禍到賀平身上,讓外人都以為這事源自家門不幸,方纔禍起蕭牆。

(就是不知道那老鬼知不知道他兒子本來就是被我算計死的……)

賀平忍不住在心中暗笑,另一方麵,他心底也對賀錦的心機深沉更多了一絲提防。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不過這麼看的話,也就能夠說的通了。”

賀福生用力捶了下手心。

“是不是,還要等查證後再說。”

賀平重新拿起茶杯飲了口茶水。

“我斷定這幾人出了門,就會去賀錦府上,他們會找上門來,應當背後也是賀錦的意思。”

“可是,少爺,那盛知府又是什麼意思?”

賀福生又問了一句。

“姓盛的死了寶貝兒子,自然是不肯善罷乾休,這位盛知府盛大老爺為了給兒子報仇,估計是要讓整個歲安城都翻個天。”

賀平閉上雙眼。

這位盛知府盛大老爺為了給兒子報仇,估計是要讓整個歲安城都翻個天。

可惜,成誌刺殺盛慶紅的圖謀,還有借水遁行事都在賀平的安排之中,可以說營造出現在這個局麵的,無一不是他的手筆。

成誌逃出城外,就按照賀平的吩咐,在他派出的人接應下,快馬加鞭的逃往四頂山。

“盛慶之是本地知府,可他也無權調動邊軍……另外,我有打聽他與巡檢司都指揮司交惡,就算想要從巡檢司抽出兵馬也不太容易,不出意外的話,他能用的也隻有府衙那點人手……”

——問題是知府府衙中才幾個人,能辦成啥事?再說了,隻是追查一個刺客,盛慶之這個知府也不能向撫台衙門的巡撫求援,就算他有這個意圖,那也繞不開“鎮北王”這座大山。

大幽朝自開國建朝以來,有四王八公,都是朝中上柱,顯赫非凡,其中鎮北王宇文一族是前朝遺族,因祖上因為功績傑出,又有從龍之功,便被封到北關道的通燕一地。

宇文家備受皇恩浩蕩,初代幽帝特許免貢不朝,屯兵自治,待遇如南陵道的印南、河清、百夷、信陵等小國的國主。

鎮北王一族感恩戴德,自願為大幽王朝守衛北關,百年來兢兢業業,世代都謹記“赤心事上,憂國如家”的祖訓,沿通燕一地築起關壘,成為抵擋異族南下鐵蹄的一道重要防線。

另一方麵,鎮北王宇文家在整個北關,乃至漠北一帶權勢潑天,隻是一慣行事低調。掌舵宇文家的老王爺還身兼北關道總製一職,多年來親率部眾抵禦北關之外的鐵勒人騎兵,功高勞苦。

盛慶之要是自詡自家是歲安城中的土皇帝,UU看書 www.shu.com那鎮北王宇文家就宛如是北關道乃至漠北的太上皇。

整個漠北境內諸府,乃至北關道的各地衛所,都受北關道總製節製,這就與負責北府州的撫台衙署有了衝突。

事實上,北關道以及天下另外四道,其“道”之一級,並非常置,實乃立國前期,幽帝覺得天下板蕩不安,專門劃分的五大軍區,宇文家受幽帝所托,統管北關道的糧草、兵馬、軍務,以抵禦來自北方的鐵勒大軍……

另一方麵,也因為鎮北王宇文家的存在,負責北府州的撫台衙署就跟個紙老虎冇兩樣,根本壓不住檯麵。盛慶之這個知府老爺,就算向上求援,也不可能獲得什麼實質性的助力。

這幾日,賀平派出的耳目也打聽到了,盛知府直接征調了北府州附近大小屬縣的幾百名衙役上山。

這群人靠著鷹追犬逐,追著成誌跑到了四頂山的地界,這纔想起這座大山中藏著食人的山魈,心中不禁犯起了哆嗦,一個個裹足不前。

好不容易被長官鞭撻著、驅使進了四頂山中,一點風吹草動,這些衙役們就疑神疑鬼,一個個惶恐不安。

眾人皆知,獨角山魈是食人的妖物,力大無窮,來去之間倏忽如電,哪怕是江湖之中的一流高手碰上也絕計討不到好處。

除非有數千大軍壓境,備齊弓弩,纔有辦法驅趕,若是想要清剿棲息在深山中的山魈,恐怕更是難上加難。

想也知道,一來,盛慶之想要靠著這群官府的衙役恐怕也成不了事;二來,他這點人手就算想要進山搜人,也是跟做夢冇什麼兩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