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二十三 盛慶紅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二十三 盛慶紅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歲安城最好的酒樓名為“臨江仙”,這一日,這間酒樓被知府大人的寶貝兒子盛慶紅包了場。

“停轎。”

一頂粉紅金漆軟轎停了下來,賀錫平掀開簾子,手持一把玉骨摺扇走了出來。他一抬頭,就看一座緊挨著河道修建的閣樓。

這座樓閣雕欄玉砌,富麗堂皇之處自不待言,樓匾上刻著“臨江仙”一行字,字跡古拙、泥金黯淡,顯的年代久遠。

“這盛慶紅這廝吃米不知米價,真是奢侈慣了,這‘臨江仙’一天少說也能掙個數百兩銀錢,他還真是不把錢當錢看……”

賀錫平心中暗自誹謗,卻冇有停下來駐足。

他逕直邁步,朝著酒樓方向走去。

酒樓正門外站著幾個翎羽插冠、手持水火棍的城衙公人,就守在大門前。

看到這一幕的賀錫平忍不住在心裡麵搖了搖頭。

“府州衙門的公差,跑來為知府的兒子看守門,又不是家中仆役,這般堂而皇之的公器私用、盜國之帑,這位盛公子還真是夠張狂的……”

他也底也清楚這事是何等荒唐,但誰讓人家是知府盛慶之的兒子。

盛慶之官居知府大位,家大業大,妻妾成群。他生平唯一的憾事,就是生的幾個兒子、女兒都相繼夭折。

坊間傳聞,有相師給盛知府看過相,說他麵相不好,若是廣積陰德,倒也能庇佑後人,多得子孫。

盛知府當即麵色一變,鐵青著一張臉,說道:“那我也給你看一相,你這麵相不好,眉毛從中間斷開了,這是死相。”

那相師搖了搖頭,連聲說道“大人不通相術就不要胡說,我的眉毛並冇有斷開。”

“我說它斷了,它就斷了。”

盛知府拔出短刀,朝相師的臉上劈了一刀,相師慘叫一聲,用手捂住右眼,那一刀揮來,連帶他的右眼和眉毛都被劈出一道血口子。

一刀劈了相師,盛知府還不滿意,他隨即吩咐手下。

“這人死相畢露,此時不死,還待何時,去,把他給我埋了。”

言罷,也不容那相師苦苦哀求,就被直接拖走活埋了……

當然,這折故事當然隻是在坊間流傳的段子,真假難辯,但也能夠從中也能夠窺見盛慶之這位知府老爺行事何等霸道,儼然就是歲安城中的土皇帝。

膝下無子之事,實乃盛慶之難以抑製的心病,好在這盛慶之年過五旬,終於得了個寶貝兒子,自然是寵溺至極。

賀錫平順著台階上了樓,就看到了知府之子盛慶紅,這人長的瘦削,五官顯得陰冷,特彆是眉飛入鬢,鼻如鷹鉤,不免給人性格偏執、寡薄的感覺。

盛慶紅身邊正摟了個身材窈窕的紅裙女子,與旁邊還有幾個衣著華麗的富戶公子交談,他抬起眼來,見到賀錫平登上這層樓,頓時哈哈一笑。

“賀錫平,你來啦。你那賀家彆院明明便在這臨江仙左近,不想卻來的比我們都要晚,莫非是昨晚散花樓那個如意娘忒厲害,弄得你下不了床?”

“盛公子說笑了,區區一個如意娘,且是我的對手,不過那位清倌人著實不壞,鮮滋水嫩,也不枉我花了那麼多銀子。”

賀錫平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透著一絲回味。

在座的眾人無不敲箸、擊掌,縱聲大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

盛慶紅揮了揮,打斷笑聲。

“對了,賀錫平,上次說的那個東西,你弄的手冇有,我爹過一陣子就要辦壽了,話說回來,祝壽的那匹飛馬踏燕……”

“盛公子,請看這裡。”

賀錫平變魔術一般,從懷裡掏出檀木盒子,這盒子一掀開,綢緞間就躺著一匹鬃甩蹄踏、意態昂揚的羊脂美玉雕成的駿馬。

這羊脂玉馬做工精妙無比,後馬蹄下還踏著一隻玉燕,整體瑩潤生輝,雕工絕精。

“飛馬踏燕……好好好!!!”

盛慶紅連道三聲好,雙眼異常的興奮。

“這玉馬是青鹿縣的一位富戶私藏的寶貝,我爹對這匹玉馬念茲在茲了好久,曾經出了高價想要讓他割愛,對方也不肯,對了,賀錫平,你用了什麼辦法,把這玉馬弄到手了。”

“哈哈,這就是商業機密,公子就不要多問了。”

賀錫平將檀木盒子合上,遞給了盛慶紅。

這位知府之子得了這匹名貴的玉馬,也是喜不自禁,也顧不得身邊的紅裙美姬,從盒中取出玉馬來,連連取出這伸手摩挲了起來。

“好東西,這真是好東西,賀錫平,你這次真是有心了。”

盛慶紅眼神深處有滿意的光,他看了一眼賀錫平,笑著說:“這件事要承你一筆人情,以後錫平你有什麼事,儘管跟我說,能幫上忙,我絕不推辭。”

他這時候,連對賀錫平的稱謂都變得極為親近。

“哈哈,公子何出此言,不過是小事罷了。”

賀錫平嘴上這麼說,心中也極為自得,這“飛馬踏燕”他入手也頗為不易,那個青鹿縣的富商對這件玉雕極為看重,頗有些油鹽不進的勢頭。

他不得不花錢雇人扮成山匪,找了個無月黑夜,把那富商一家男女老少儘數殺光,放火燒了富商的家宅,將財物也洗劫一空,更是捲走了了這飛馬踏燕的玉雕。

此中關節,自然不能為外人道也。

“錫平,這‘臨江仙’最近從川蒲一帶,請來一位名廚,我聽說這位名廚,擅於製造當地的一種名菜,叫做‘紅鱖燴’,用的魚是川蒲河的春鱖魚,據說個頭大,肉質緊實,滋味鮮美,我讓人去做,估計就要出鍋了。”

“那好,我定要嘗一嘗。”

賀錫平伸手拿起一對銀筷,UU看書www.uukanshu.com也就在這時,樓梯口一個夥計一手托著酒罈,另一手端著菜盤走上前來。

就在這時,其夥計將手中的酒罈砸向酒桌,菜盤也被打碎,口中一聲厲叱:“殺!”

倏地,他鬆開腰間扣把,手中已多了一把五尺六寸的緬鐵軟刀。

“唰”的一聲,軟刀化成逼命的刀風橫掃而出,寒光忽綻,宛如狂雪怒潮,這一刀出手,當場就有三人咽喉被割斷,噴出血風。

“你……我——”

其中一人,就是坐在最右側的賀錫平。他雙目圓瞠,右手搗著咽喉位置,指縫間不住溢血,扭曲的嘴唇間迸出怪異的格格聲響,就快要斷氣。

“鏘”然一聲響,夥計從袖中抽出的緬鐵軟刀撞上了什麼,迸發出一聲金鐵交擊聲。

原來,盛慶紅拔出腰間的青鋼劍,推出抱在懷裡的紅衣女人,電光石火間,那夥計空出來的左手,擲出一枚發切丸,正中那美姬眉心,破腦而入。

好在這也給盛慶紅爭取了一點時間,他那青鋼劍化成一道匹練寒光飆出橫列,與緬鐵刀對拚一擊,整個人竟然被刀勢迫得後退一步。

他那個武舉人雖然是靠家世庇廕取了巧,一身功夫倒也不弱,可是這一刀劈下來,劍刃嗡嗡顫震,明明卸去泰半刀勁,他依舊覺得虎口又酸又麻。

“盛慶紅,你老子害死我全家,今日就先從你身上討一筆血債吧!”

戴著人皮麵具的成誌怒喝一聲,手中緬鐵刀猛的一振,銀光暴漲間,刀刃幾欲失形。霎時間,駭人的刀風呼嘯而至,已將盛慶紅的身形吞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