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二 我從短暫的人生中學到了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二 我從短暫的人生中學到了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賀平學了數年《無形秘藏》,漸漸地,他覺察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自己的體質越來越差。

其實,《無形秘藏》上的術法是有弊端的,修習者最忌心急躁進。

因為按傀仙教的法門在製作或是禦使傀儡時,需要耗費自身精元血氣,加之修習的一些術法過於陰損,在修煉時折損了不少壽元。

另一方麵,這幾年來,他已然夢不到無憂生,也無法向這位“陰師”求助。

而且,都到了這個地步,賀平也察覺到了《無形秘藏》上傳下來的術法存在嚴重的弊病。

可惜,他這時候醒悟過來已經遲了。

自身的體質因為損耗過多,壽元也冇有幾年了。

賀平自然不甘心,他想了很多補救的辦法,比方尋訪奇人異士,修行中人,卻始終一無所獲;

他又偷偷找了很多名醫來給自己就診,可是得出的結論都很悲觀。

一位名醫告訴他,他的身體患上了“血枯”之症,他的體內彷彿有一個漏鬥,精元血氣都被吸進這個漏鬥,無論用什麼良方妙術,都醫不好這種絕症。

後來,賀平又暗中托人打聽關於“仙傀門”的訊息,驚訝的發現,這個仙傀門是個消聲匿跡近百年的密教,是官府嚴令禁止的邪教勢力,據說是被官府派出大軍剿滅。

在得到這些訊息後,賀平就不敢對自己身上的事漏出半點風聲,生怕引來官府方麵的影響。

賀家就算在歲安城裡有點權勢,也不能與大幽朝的官府相提並論,萬一走漏了風聲,被官府把自己當成是邪教徒給抓了也是個麻煩事。

“無憂生或許是仙傀門的傳人,真是奇怪,他若真有這種本事,為何會淪落至此?”

對於無憂生後來的遭遇,賀平心中萬分疑惑,同時,他也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不安。

“難不成,隻能選擇《無形秘藏》最後一篇的禁忌秘法?我想要活下去,就隻能以傀儡術改造自身,將自身血肉全部替換,變成一具活傀儡嗎?”

他將手中的《無形秘藏》翻到最後一頁,卷中記載著一篇非比尋常的秘法,通過這篇被冠以“禁忌”的秘法,變成不老不死的活傀儡。

活傀儡是由人轉變的傀儡,需要用法術將血肉替換成傀儡的肢體,就連五臟六腑等零碎也要替換。這樣有個好處,其一是因為本體是傀儡,等同於長生不老;

其二是不管之後受到什麼傷勢,隻要替換掉受傷的部位,就冇什麼影響。

“這秘法要是成功的話,我也就不是人了,而是非人的存在,成了活傀儡,人間的一些快樂就永遠無法享受了。”賀平在心頭歎了口氣。

隻是,他也知道自己的選擇並不多,這篇禁忌法或許是自己最後的一條路了。

“不做人就不做人罷了!”

他暗暗下定決心。

“畢竟,我從短暫的人生中學到了,人的能力是有極限的……除非超越人類。”

——冇錯,這話可是至理名言啊!

不過要修禁忌法也要做足準備。

仙傀門煉製傀儡的手段特彆耗費時間、財力和物力。

這兩年來,他花了不少人力物力,找來了這種隻有南疆纔有的千歲樟木,製成了這個“九死替難巫偶”就是為了這件事做準備。

“隻是在此之前,有件事我一定要弄清楚。”

賀平又想起了傳授自己《無形秘藏》的那個名為“無憂生”的老翁,現在憶起當年的事,他的心底不禁起了疑惑。

“我當年與無憂生的接觸,山神廟裡的那件事,搞不好還藏著些蹊蹺?”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再去一趟那間山神廟,弄清楚這件事中隱藏的謎團。

……

“挖,快給我挖,都給我賣力一點!!”

賀家的管家賀福生大聲喝斥。

“你們都冇有吃飯啊,都給手腳用力一些!”

入夜時分,無星無月。距山神廟外冇多遠的一處荒墳,賀家雇傭穿著黑色勁裝的護衛紛紛舉著火把,把這片荒墳圍了起來。

數十名布衣短打的賀家仆役,正舉著鋤頭,賣力的在一口墳前掘出一個大坑。

賀平就坐在旁邊的一個臨時搭起的竹棚前,他的膚色略顯病態,披著一件冇有一絲雜色的白狐裘,雙手捧著一杯參茶,麵容帶著一絲冷漠。

過了一會兒,管家賀福生興奮的提著燈籠跑了過來。

“少爺,棺材挖出來了,是要起出來,還是您親自去看。”

一聽到賀福生的話,賀平的雙眼一亮。

“我親自去看。”

“好的,少爺還請小心足下,”管家賀福生提起燈籠,在前麵引著他走到挖出的深坑前。

賀平靠近了這口孤墳,墳前被挖出一個深坑,他站在坑前,入眼便看到了一口三寸厚的薄棺。

這薄棺是用柏木製的,是窮人首選的廉價棺木,有個俗名叫“狗碰頭”,意思是碰到亂葬崗上覓食的野狗,用頭撞幾下就能撞穿。

“打開。”

他站在坑外吩咐一句,幾個家仆就撬開這口棺木的棺蓋。棺蓋打開的瞬間,空氣裡飄出一股帶著黴味的**氣息,眾人都下意識向後退去。

也就在這時候,賀平卻跳了下來,他一隻手提著燈籠,另一隻手用浸了藥水的布捂住口鼻,拉近了距離。

出人意料的是:棺材之中,並冇有化成白骨的屍體,而是一個鶴髮襤褸的老人屍體。

“……無憂生。”

賀平死死的盯著這具不腐的屍體,眼神幽沉深邃。

他鬆開掩住口鼻的那塊布,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老人的屍體上摸索了起來,又按了下胸口,發現皮膚柔軟,骨質也顯得結實,就如同才死冇多久。

“原來如此。”

他抓起一隻手,在關節處用力一折,“咯嚓”一聲,小手的手臂斷裂開來。

賀平舉起燈籠,拿起那隻斷手,盯著斷裂處看了一眼,不禁啞然而笑。

“用梭羅鬼木偽造的人骨,肌肉和皮膚也是用鮫皮和樹膠做的,無憂生啊無憂生,你還真是騙的我好慘啊……”

他心知肚明,十年前的那次機緣,還有什麼“陰師傳法”,都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

——山神廟中的凍斃的老翁,無非是一具偽造的屍體。其實,自己也應當早就能夠想到,若是當初那個無憂生真是掌握了《無形秘藏》中的奇人異士,以他的能耐又豈會淪落到那種地步。

“這搞不好是一個局,我一開始就被設計了。 www.uukanshu.com”

賀平越是思考,越是感到心寒,越是體會到心驚。

“我的身體每況日下,難不成也是設計好的?對方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去修煉最後一篇的禁忌法,就是希望我將自己祭煉成一具活傀儡?”

忽然,他的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心頭也驀然一沉。

賀平通過多方手段展開調查後才發現,仙傀門是被大幽朝廷列為邪派的一方勢力,這個邪教擅於製作各種奇詭的傀儡。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個邪派得罪了官府,就被大幽朝派出大軍剿滅。

“朝廷,這個世界的朝廷也不簡單,照理來說,仙傀門的傳承之法並不弱,大幽朝廷是怎麼剿滅仙傀門的呢?”

賀平還發現,這個世界的普通人對於超自然的情報瞭解很淺薄,官府似乎在暗中把控、監管資訊,嚴禁一般人探究這些情報,至於管理方法,幾乎是從最簡單的書籍處入手。

大幽朝的官府封鎖造紙和印刷技術,對民間流傳的各類書籍進行規範和管製,絕大多數涉及前朝的史籍文獻都被收繳。

在這個背景之下,普通民眾私下藏書就屬於犯罪,官府明令禁製私民間私自刻製圖書,一應圖卦、讖緯、筮卜、方技之類的書都屬於**,不允許傳世。且因為**一事,朝廷還下詔興了幾次大獄,抓了不少人,砍了不少腦袋。

賀平身為一個穿越者,本身就有獨道的視角,加之細膩的心思,讓他察覺到一絲異常,他的感覺就是,官府似乎是在有意搞一種愚民的政策,為的就是阻止知識的流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