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十九 偷壽之術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十九 偷壽之術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管家賀福生帶來了一個重要的訊息,那就是昏迷不醒的成誌複原了。

賀平本人對這件事還是比較上心。

這個成誌很有可能與仙傀門能夠扯上關係,那麼對他來說,是有機會從這個人身上是能夠挖出一些東西的。

“成誌身上還有秘密,比方成家牧場的事,就並不尋常。還有,他那個姐姐,在祠堂之中也死的蹊蹺……”

賀平回憶起祠堂中見到那具女屍的景象——成誌的姐姐,也就是那具女屍死的淒慘。

觀她的麵相就能看出來,她的怨氣凝結不散,身上還長出了白毛。由此可見,成玉蛟的死法並不單純,她的死因應該是被草繩縊死,這女人死後怨念很大,執念不散。

“但是,她也並不是被宗祠中的惡鬼所殺。”

賀平看過成玉蛟的屍身,知道她不是被鬼所殺,很多惡鬼殺人後會殘留下一些陰氣。成玉蛟的身上並冇有,這證明她應當是死於人手。

“那個祠堂裡,也隻有成誌一個人?”

若是如此的話,殺死成玉蛟的凶手身份就可以確定了。

隻是,成誌為什麼要殺他的姐姐,難不成是被祠堂裡的鬼魂附體了,還是有什麼其他內情?

思緒至此,賀平眉頭微皺,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

成誌感到很累,他躺在床上,腦子昏昏沉沉的,嘴裡還在嘟嘟噥噥的唸到著什麼“不是我”、“我冇有”、“饒命啊!”

他在做夢,夢境裡亂七八糟的,總覺得躺著的床邊有個人影似的……

夜晚,窗邊透進來的,是淡如紗的月光。睡到後半夜,成誌在床上輾轉反側,那種詭異的感覺分外明顯,讓人驅散不了。

有些破舊歪扭的木桌上,點著一根紅蠟燭,燭火晃動,忽明忽暗,好似隨時就會滅掉。

也不曉得掙紮了多久,他總算清醒了過來。

“我睡了多久。”

成誌揉了揉眉心,稍微清醒了一些。

瞬間,凍結的記憶開始恢複,他記了起來,他似乎被人救了,又被人安置在某個偏僻的小山村裡,因為中毒的關係,前幾天一陣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之後,我發了高燒,一直昏迷不醒。”

成誌想要起身,卻覺得四肢有些無力。

他扭過頭,能夠看到這裡是一間鄉下的屋子,木質的房頂,像是一間閣樓。一旁的紙窗外,烏雲遮月,蠟燭的火苗在微微晃動,屋內光線並冇有那麼穩定。

咚。

似乎是敲門的聲音,下意識的,成誌朝著門的位置看了一眼。

頓時,他的心裡頭咯噔一下子,這屋子的房門,竟然被推開了一道狹窄的縫隙。

門的縫隙之中,似是一個人側著身子站在那裡,在偷看著屋內的人。

坐在床上的成誌瞳孔猛得一顫。他注意到了兩扇門板的縫隙處,緊貼著一個青白色的眼珠,那躲在門後的人,在瞪著屋內的唯一的活人。

他的頭皮發麻,心頭狂跳不止。就在門外,那隻青白眼似乎要從眼眶裡鼓起來,凸起的眼珠子裡頭佈滿了猩紅的血絲。

“…誰…”

他張了張嘴,聲音卻冇有發出來,他的嗓子眼就像是被堵住了,喉嚨發出“嗬嗬”的響聲。

桌子上的燭火變的幽幽,泛著綠意,整個屋內都透著一種陰翳的幽綠色。

咚……咚——

門被一股力量推動了幾下,成誌麵色僵硬,一層層的雞皮疙瘩瞬間爬滿了他的全身,大片的冷汗從背心滲透出來。

(該死……那東西想要進來……)

他的呼吸都變得異常急促。屋外的那個東西,竟然想要闖進屋裡來!

成誌心頭異常的恐怖,他的心底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若是那門外的東西闖進這間屋子裡,自己就會死定了。

“必須要逃出去!”

他扭過頭去,看向窗戶的方向。房屋內唯一的窗戶很窄,一個成年人想要鑽出去,明顯有些困難。

但是成誌這時已經冇有了選擇,他主動朝著這扇窗戶鑽去,腦袋伸向了窗戶外。

“欸?”

成誌將脖子伸出一半,就覺得有些古怪,窗戶感覺比想象中還要窄小,他除了腦袋以外的部份,完全穿不過來,如同卡在窗戶上。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隱約覺得不對勁,因為脖子卡在窗戶上,變得有些難受,連呼吸也變得不順暢。

“不,不對……這不是窗戶!!”

成誌猛然睜大雙眼,他發現自己的脖子被套在一根草繩上,這根草繩懸在粱柱上。

“我……我在上吊?!”

他渾身的汗毛都乍立了起來,腳下一用力,就將一個木凳子踢翻在地,脖子也被草繩勒住,雙腿也懸在半空蹬了起來。

成誌自然是不想死,他伸出雙手往脖子的方向抓去,試著要去解開脖子上的草繩。

隻是因為之前受傷的緣故,明顯力不從心,再加上屋子裡冰窟一般的寒意,成誌赫然意外到自己無法脖子上的解開草繩,他的四肢酥軟無力,竟然連根手指都難以抬起來。

“解不開。”

驟然而來的絕望,伴隨著難以抑製頸部的壓迫感,使得成誌感到自己到了臨界點,他眼前一黑,意識幾近陷入昏厥。

空氣被咻的銳利勁響切開,勒住他脖子的草繩被割斷。

成誌的身子從空中摔了下來。

“…咳咳咳…”

草繩斷裂了,他摸著脖子上的勒痕,連咳了好幾聲,這才清醒下來。

就在這時,屋子裡頭的蠟燭光,也恢複了正常,不是那種瘮人的幽綠色了。

“這是……發切丸。”

意識勉強恢複了一些,眼睛也恢複了視野,他睜大雙眼,繼而拿起地上的草繩,這條草繩是被一團亂毛揉成的小球切開的。

“是誰……是誰出手救了我?”

他扭過頭去,就看到屋子的正門被打開了,在門外浮現出一張紙糊的鬼臉麵具。

那紙麵具上畫著一張臉,是個眯眼的古怪笑臉,在黑夜火光下看來格外詭異。

“你就是成家牧場的成誌。”

鬼臉麵具的嗓音低沉沙啞,充滿著肅殺之氣。

“我倒是冇有想到,你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打算自殺,嫌命長了嗎?”

“你是何人?”成誌大驚失色。

“救了你命的人。”

鬼臉麵具披著一襲黑袍,雙手垂在寬大的袖子裡。他緩步邁入屋內,身後房間的兩扇門“吱呀”一聲自行關上。

“你為何要自殺?”

戴著紙糊麵具的人,自然就是賀平。他一進入屋子,就發現成誌準備上吊尋死,眉頭不禁蹙了起來。

“自殺……不,並非如此。”

成誌想到什麼,臉色一陣恐慌。

“——是這屋子,這裡有鬼,我剛纔是被鬼迷糊,差點被矇騙上吊。”

“哦?”

賀平警戒起來,他運轉心識念力檢查起這間屋子,卻冇有察覺到鬼物出現的蹤跡。

(這地方是我賀家在歲安城外購的一座莊子下麵的農舍,平日裡也算是間民居,好端端的又怎麼可能會有鬼?)

他對於成誌的說法感到狐疑,不過嘴上倒是換了一個話題。

“說起來,我還有一事不明,本派的‘無形弦’、‘發切丸’這等技藝什麼時候流入了成家牧場,你和你那個姐姐成玉蛟為何會使‘發切丸’的手法?”

成誌本來還有心神不寧,抬起頭來,就看到藏在麵具後麵的一雙眼閃爍著異芒,從口中吐出磨鐵砂般的詭異嗓音。

“莫非是偷師本門術法,還不給我如實交待。”

麵具怪人厲聲質問,明明聲音不甚洪亮,卻透空傳來一股波動,入到耳中,腦子裡“嗡”的一聲悶響,似撞金鐘,震得成誌半身酥麻,血氣振盪。

“偷師”、“本門”、“如實交待”……這一係列的詞語觸發了什麼,成誌混亂的思緒一下子變得透澈了幾分。

(難不成這人與那位赤心子前輩一樣,都屬於同一個宗門……就算不是,對方也不是什麼尋常術師,恐怕是真正的高人……)

成誌也不是冇有見識,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碰到了修行高深之輩,連忙跪了下來。

“前輩,這件事說來話長,請容我詳細的說明!!!”

……

成家牧場位於北州府邊陲一帶,世代以牧馬、販馬為生。

成誌自述,據說成家祖上是從中寰州遷過來的,原本做的是皮草生意。

因為遭到匪患,皮草生意也做不下去了,成家的先祖一發狠,就帶著全家來到邊陲的平原上過活。

成家先祖先是弄了一個小牧場,因為經營得當,漸漸擴棄,聯合了附近的一些牧民,把幾個小牧場,合併成了一個大牧場。

數十年下來,成家靠著一手養馬、牧馬的本事,培養出的健馬,成了各地馬販子爭相搶購的目標。

成誌的祖父名為成天佑,UU看書www.uukanshu.com生性豪爽,講義氣,曾經帶著牧場中的十八個好手,勇闖白石裕,把盤踞在那裡的一股足有兩百人的山匪,全部殲滅。

成家馬場也因此一戰成名,從北州歲安城到白石裕的商道,本來是馬賊、山匪最多,行旅談虎色變的地方,卻因為有了成家牧場這股勢力,而變得十分太平。

成天佑豪氣沖天,平日裡輕財仗義,急人所難。

他有次出門遠行,救了個被強人追殺的乞丐,那乞丐傷勢其重,折騰不過數日,就嚥了氣。

成天佑在乞丐死後,從乞丐那裡得到了一口怪碗。

那老乞丐聲稱,他就是因為這口碗,纔會被人追殺,為了報答成天佑的恩情,就將這口碗送給成天佑好了。

老乞丐死後,成天佑並冇有多想,就把碗帶走了,這碗後來就被成家人收藏在家中的秘庫之中。

成誌本人並冇有見過那口碗,不過,他聽自己的父親說過,那是一口奇怪的碗,似乎是用人的頭蓋骨製成。

碗內繪有未知的符印,以及鬼畫符一樣的妖圖鬼紋。碗邊嵌金鑲銀,這白漆漆的碗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散發出一種瘮人的氛圍。

“那是件不祥之物,你祖父也知道這一點,纔會把那口骨碗收起來。”

成誌的父親是這麼說的。

“可是,那骨碗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不祥?”

成誌當時好奇的問了一句。

“那骨碗可以偷壽。”

成誌的父親輕聲歎了口氣。

“……偷人的陽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