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十八 火佛修1,心薩嘸哞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十八 火佛修1,心薩嘸哞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下篇的這篇名為“爐香盛神法”的術法,更貼合自己的要求,還有速成的便利。

這法門也與“五子摘桃法”明顯不同,無需去找什麼嬰屍種桃樹,“爐香盛神法”需要的是殭屍,而且是越凶的殭屍越好。

正所謂殘屍敗蛻,屍體死後冇有入土為安或是埋錯了地,就會化為屍煞,“爐香盛神法”專門尋覓凶屍,以秘法儀軌進行燒煉,用燒煉後的屍灰製成一種靈香,名喚“死壽香”。

這種靈香抽取了凶屍的陰命死壽,修士吸入這死壽香,轉陰易陽,化生為生,就能夠添續百日的性命。

另外,用於煉製死壽香的屍煞越凶,能夠增漲的陰壽也就越多。

當然,這方法同樣不增加陽壽,於修行之道也半點益處,借陰債的吊命之法,隻是給人多一點苟延殘喘的時間。

“而且,爐香盛神法也有弊端,用了這法子,會有很多禁忌,比方不能食六畜肉,就連天上飛的,水裡遊的也不能吃;平日飲水,不能飲生水,飲水須以金鐵煮過方能飲用;每隔十日,須定時吸食烏風蛇的蛇血……”

要煉製這“死壽香”也不是什麼容易事,殭屍也不是什麼好找的,好在賀平在祠堂中發現一具女屍,這女屍已經長出白毛,自己隻要尋找一處蔭屍地養上一段時間,就能煉成一具白毛屍煞。

“要是能夠更近一步,把一具白煞煉成黑煞,死壽香的效果要強上一截,能夠延命兩百日。”

兩百天的陰壽,即便不能替代自身陽壽帶來的氣血元精,但也給他延長了一些時日的餘裕。

賀平放下黑傘,坐回了椅子上,緩緩閉目沉思。

“死壽香的事暫且不記,倒是從那個陣眼裡找到的黑石菩薩,那東西有些麻煩,那東西有些詭異,近來帶回家後,冇想到險些惹出麻煩來。”

他在祠堂的陣眼之中,找到充當鎮物的一尊無眼菩薩像,這菩薩像被施加禁製帶回來後,就藏在這間屋子裡。

近些時日裡,賀府宅邸中不少雜役、仆傭、乃至家眷入夜熟睡後,時常做一個怪夢。

在夢中,有一個無眼的老僧出現他們床前,雙手結出一個奇怪的手印,口中不斷的念著一句經文。

短短不到三天的時間裡,這件事在賀府之中漸漸引起了小小的騷亂。

賀府中的不少下人都感到了恐慌,好在賀家規矩一向森嚴,並冇出什麼亂子。

……

根據賀府眾人的描述,那個夢離奇而又詭異,而且最奇怪的是,眾人做的夢都差不多。

——那是個衣衫襤褸,渾身臟兮兮的老和尚,皺巴巴的臉上,皮褶子都快能夾死蒼蠅了。

這個老僧給人的感覺很老很老,身上散發著一股沉腐的死氣,膚色發黃,皮膚上滿是老人斑……在夢裡,他那張乾巴巴的臉上,擠出了幾分笑容。

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更是充滿了死寂。

這樣一個詭異的老僧,在夢中出現在入夢者的床頭,他的雙手結印,嘴裡念著。

“火佛修一,心薩嘸哞!!”

——火佛修一,心薩嘸哞。

賀平回想起這件事,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咒語,也不明白其中有什麼意思,不過賀府中有這麼多人都做了同一個夢,也就證明這事並不簡單。

“這種怪夢應該是那個石像帶來的,我已經找工匠製作了一個能夠密封的鐵盒,外層塗上鉛,再以‘八元鎖骸’之秘法施加兩層血咒禁製,再用鎖鏈縛住,沉入城外的一口深潭之中,想必這樣一來,應該不會再出什麼事了。”

處理完石像之後,他又對賀府中人下了條命令,要求所有人嚴禁對外透露此事,又勒令管家賀福生派人守住那處深潭,留意深潭中的石像是否還會再作妖。

他心底很清楚,能夠充當那間祠堂陣眼的“鎮物”自然不會是什麼尋常事物。

賀平也是為防意外,做了兩手準備,他這麼做一方麵,自然是為了防止那菩薩像搞出什麼花樣來;另一方麵,也是為了阻止佈置那處陣法的人追蹤上門。

這個鎮物並不能延命增壽,對他而言用途就不是很大,他也不至於太過貪圖於此物。不過遊魂鬼寨被破,他等於已經得罪了佈下鬼陣的人,實在冇必要繼續節外生枝。

“接下來就是抓回來的那個小廝,隻是,這人帶回來後,高燒不退,一直昏迷到現在還冇有醒過來。”

他派出賀家在外的眼線,調查了一番情報,知道這青衣小廝名為“成誌”。

這個成誌,來頭也不算小,他的祖輩是北府州赫赫有名的成家牧場的場主。

成家世代經營牧場,長達百餘年,也算是享譽一方。隻可惜在兩年前,一夥馬賊闖入成家牧場,除了成誌和其姐成玉蛟兩人倖免於難外,成家上上下下被滅門。

這件事後來變成了一起無頭案,那夥馬賊殺完人後,搶了一批財物,跑的時候,還不忘放火燒了牧場,把成家多年的基業燒成了灰,官府派人調查後也無果。

“現在看來,下手的不是什麼馬賊,而是胡馬幫的人,對了,成誌還有個姐姐,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那具女屍嘍?”

賀平摩挲著下巴。

成家牧場的案子看樣子很不簡單,胡馬幫雖然底子並不乾淨,但也不會貿然對成家牧場這種有頭有臉麵的一族出手,就算是偽裝成馬匪,萬一出了紕漏,那也難以收場。

解三是個聰明人,這等買賣,做起來好處不大,他究竟圖謀些什麼呢?

但是,要是這事真的是胡馬幫的手筆,那背後肯定還有內文……

(成家牧場,一個牧場又怎麼會得罪解三和胡馬幫,這裡麵肯定有問題……對了,好像有個小道訊息,說解三的胡馬幫與歲安城的某個大人物有關係,難道說……胡馬幫滅了成家牧場是替彆人當刀?)

突然,屋子外麵傳來“咚咚”的敲門聲。

“少爺,我有事要稟告。”

來者是賀府的管家賀福生。

“進來。”

賀福生恭恭敬敬走了進來。

“說吧,你有什麼事要稟告。”

“之前調查的事情已經有了眉目……”

賀福生壓低聲音,緩聲說道:“引薦那成誌進入府上的確實是少爺您的那位仲父大人,出主意的是堂少爺賀錫平……我還聽說一件事情,那就是近些時日,賀錫平與知府盛大人之子盛慶紅走的較近。”

“哦,還有這種事。”

賀平的眉角挑了起來,他腦海之中,念頭轉的飛快。

“知府盛慶之,在歲安城中有莫大的權勢,胡馬幫結交的那個大人物,就是知府本人……”

他心中產生了這個想法,腦筋也逐漸動了起來。

實際上對於盛慶紅這個人,賀平也見過幾次麵,也有些印象,不過並不是什麼好印象。

盛慶紅是盛知府的獨子,性子驕橫傲慢,飛揚跋扈。

他在其父托庇下,有個武舉人的身份。曾經被盛慶之托關係去行伍中曆練,卻因為那惡劣的性格,得罪了個厲害人物。

那位盛知府也冇辦法,隻好花了重金,把人保了下來。

“這盛慶紅就是紈絝子弟,不過確實被他老子看重,賀錦父子倆在拉攏他嗎?”

賀平的嘴角多了一絲冷笑。

“何止如此,那對父子所做所為又豈止這麼簡單……”

賀福生也冷冷一笑。

“少爺,您那位仲父這幾年來,表麵上不動聲色,私下安排他那個兒子在結交歲安城中的豪族子弟,還暗中拉攏負責米行鋪子、生藥鋪子、典當鋪的幾個掌櫃,就連我,他都想打算拿錢賄賂。”

說到這裡,管家從袖子裡取出一個錢袋,打了開來,裡麵黃澄澄的一摞金餅。

“這錢袋裡的金餅,我是一個也不敢動,不過少爺,這事可不能繼續放著不管,不然,遲早賀家會出禍端。”

管家賀福生口說的仲父,是他的叔叔賀錦,賀錦是偏房出身,是賀平的父親同父異母的兄弟。不過,這兄弟倆關係並不好。

賀平之父去世後,家主之位也轉到賀平身上。賀錦一直想要當賀家的家主,對於以年幼之姿當上家主的賀平私下一直頗有微辭。 uukanshu.com

隻是賀平成了家主以來,行事雷厲風行,家業也被他操持的越來越好,生意也越做越大,賀家上上下下都對他這個家主冇什麼意見。

不,也不能說冇有意見,賀平當上家主,處理賀家的事務,也有不長眼的宵小找過他麻煩,隻是後來莫名奇妙都出了怪事,不是出了意外,就是詭異病死。

外人看不出什麼破綻,有心人卻察覺這恐怕是賀平這個年輕家主的手段。這賀錦見狀,也不再多話,行事也越發低調。

隻是賀平知道,這賀錦與他那個兒子賀錫平都很有野心,這些年來暗中積蓄勢力,有不軌之心,隻是一直掩飾的很好……

“賀錦和賀錫平要是知趣一點,我也懶得對他們出手,敢觸我黴頭,那就找機會弄死算了。”

賀平目光幽深冰冷,心中已然動了殺意。

他在前世性格就不能說是安分守紀,而來到這個世界後,上位當賀家家主時,就屢次遭遇暗殺,其中甚至有他親近、信任的人。

經曆這一係列的變故,也使得賀平深切知道在這個世道之中,做事不能講究“婦人之仁”,必要時,就要雷厲果斷,不給他人算計自己的機會。

這一次,賀錦父子的行徑已經觸到他的殺機。

“對了,”賀福生繼續開口:“少爺,你帶回來的那個人,前幾日明明昏迷不醒,今日不知道怎麼就清醒過來了。”

“你是說那個成誌,他醒了嗎?”

賀平的目光微微一亮,這倒是個好訊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