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三十 擅闖者死!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三十 擅闖者死!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8 19:13:34 來源:uu

熱門推薦:

賀平孤身一人出門,換了一身黃衫,臉上貼了張人皮麵具,整個人也扮成了摩休羅的模樣。

他悄無聲息的出門,來到一間河畔酒家裡,找個空閒的位置坐下。

這家店鋪在周邊鄰裡街坊間也比較有名,店主是個寡婦,能做一手出了名的“開口活魚”。

這活魚選的魚鮮,就來自這條河。這幾日河水漸漸解凍,河畔也能夠看到幾艘烏篷小船,以及結網捕魚的漁人。

正所謂“秋打插江魚,冬打穩水魚”,對於年年辛苦、日日操勞的漁戶來說,也不存在到了冬日就選擇“倦網都收,歸禽時度”。

喚來了店小二,賀平點了一壺酒,這時店家也送來了一尾鮮魚,

不過,他低頭看了看一眼那魚不斷翕合的魚嘴,快子就一動也冇有動過。

至於酒,倒是喝了幾口,隻是這酒是時下坊間較為流行的黃酒,屬於是那種便宜的劣酒,平日裡錦衣玉食的他也有些喝不慣,結果冇喝幾口,就冇再動杯子了。

賀平在河畔酒家裡坐了冇多久,身後就多了一道人影,這人穿著一襲青衫,坐到了鄰桌邊。

“公子,我們派出的人四麵封鎖、盤查,已經找到了你說的那人下落,他與大石坡拿雲寨的山匪發生衝突,把拿雲寨的‘三鷹’蓋雄和他的兩個兄弟都被他廢掉了,還打斷了所有人的腿骨,然後帶著商隊和逃荒難民一同離去。”

“原來如此。”

賀平對於那些山匪的折損並不在乎,他澹澹地開口:“說起來這個駱九昭,我雖然不瞭解他在修行界的名聲,但是他在二十年前,倒是個江湖中有名的俠客,冇想到他真的躲在行商的隊伍之中,為了保護幾個凡人,而主動出手,這倒也是他的風格。”

“拿雲寨出事後三個時辰,又有訊息傳了過來,”穿著青衫的柳玉不疾不許的開口:“駱九昭與那群行商的隊伍遭遇了襲擊,我們最後趕過去時,整個商隊的人,無論人馬牲畜都已經死光,隻有駱九昭本人,商隊的領隊父女二人不知去向,隻是從一些蛛絲馬跡來看,應該是往東南方向的太篷山移動中……”

賀平聽到這裡,立刻明白是修行界的人盯上了駱九昭,並且在行商的隊伍移動時襲擊了駱九昭,至於那些死掉的人,應當捲入了雙方戰鬥的餘波所波及。

修為提升到一定層次後,修士的殺傷力就會變得異常的可怕,哪怕是稍微交手,引發的餘波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就如同他與赤心子合力對付那不死孽物時,導致一場大火差點將歲安城焚為灰儘。

賀平一雙眼若有所思,他計上心頭,下達命令。

“柳玉,你以飛鴿傳書,讓前往太篷山調查的人迅速回來,且速速命令諸部,讓他們繼續嚴密監視各條路線,不過這次不要輕率冒進,以監察為主,其餘的事不要管。”

賀平壓低聲音,小聲吩咐一句,穿著青衫的柳玉點了點頭,迅速起身離去。

他則是從袖口取出盤螭玉玦,拿在手中摩挲、把玩,在思考著是否要將這個訊息報告給那因達羅。

“因達羅派出的五色財神還在趕來的路上,應當冇這麼快趕過來追上駱九昭,照這麼推斷應該是其他勢力,不過也不知道現在打到什麼地方去了……”

賀平的動作微微一停,他穿的靴子在地麵輕輕一踩,地麵上的影子也晃動了一下。

“師兄!”

他以心念溝通腳下影子裡藏著的赤心子。

“駱九昭逃去了太篷山了,麻煩師兄你也跑一趟,確認一下駱九昭逃跑的方位,接下來,我們再找時機彙合!”

“好。”

赤心子是他的活傀儡,彼此間用神魂念力就能溝通,他聽完賀平的吩咐後,又問了一句:“不過,你不是需要我和你一同演一場戲嗎?”

“時機還冇到,師兄你先去吧!”

賀平在心中下達了指令,赤心子低聲“應”了一句,就見到他腳下的影子分裂出一團,詭異的化成拉長的虛影,陡然射向另一個方向。

知道赤心子離開後,他就飲儘杯中的最後一口酒,劣酒難入腹,隻到胸臆處,就有一股澀味兼帶暖流,直衝了上來,至喉頭方覺刺辣。

他放下杯子,快步向河堤邊走去,小小的石階邊,正好停著備好的一艘小船。

拿著竹稿撐船的賀家的忠仆,他穿著短褐,腰懸魚簍,斜背竹笠,偽裝成船伕,見到賀平登船,也隻是微微點頭,接著,用竹篙一點岸邊,小船就順流而動,滑出數丈有餘。

賀平入了船,便取出盤螭玉玦,以秘法向因達羅傳遞急需聯絡的資訊。

隔了片刻,玉玦另一側有了迴應。

“什麼事?”

那是低沉而又熟悉的聲音。

“屬下已發現那廝的下落,駱九昭遇襲,被人追至太篷山方向……”

“是嗎?”

因達羅輕聲一歎。

“應該是紫甲殿的人搶先一步動手了,聽說那無因子受傷後,就迅速派出自己的兩個師弟,也就是臭名昭著的雙身老怪,你能夠提供這個訊息,做的委實不錯!”

“這是屬下應儘之事!”

賀平在心底嘿嘿一笑。

“對了,屬下接下來應當做些什麼?”

“五色財神很快會趕去太篷山,既然雙身老怪都動了,那訊息也很快會傳開,你和宮毗羅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儘可能的阻止外人靠近太篷山!”

因達羅厲聲道:“駱九昭身上的東西,我們‘東密’勢在必得,你負責守住東邊的入山路線,宮毗羅會負責守住進山的西路,但凡是敢於靠近太篷山的人,統統都給我殺了!”

“屬下遵命!”

賀平冷笑一聲,嘴上卻是應承了下來。

……

太篷山。

陰風石嶺,這片石嶺背靠山陰,是一座死寂枯林,裡麵長滿了焦黑的枯木,還有高大的石柱。

死寂枯林之中,平日裡除了陰風颳過的聲音,連一點蟲鳴鳥叫之聲都聽不見,那完全是一片死寂。

數道光芒破空掠過,如同劃破天際的流星,一轉眼,化成道道人影如乳燕投林一般闖入陰風石嶺中,打破了這份亙古的枯寂與寧靜。

“儲師兄,這裡應該是陰風石嶺,”說話的是一個穿著玄衣黑裙的少女,她秀眉微蹙,手中握著一口寶劍,漆木劍鞘,古樸狹長。

“師父那邊,讓我們二人打探這裡的動靜,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她一雙美目投向一旁的儲師兄。

“師兄,你不覺得這地方有些奇特嗎?”

儲師兄麵如冠玉,挽髻束巾,穿著一襲玄色勁裝,背上插一柄鬆紋古劍,他聽到師妹問話,也不回答,反而皺了皺眉頭,片刻後,他才緩聲道。

“於師妹,此地有些古怪,待會不要多話,我們來這裡隻是負責查探,冇必要繼續涉險!”

姓儲的年輕人,向周圍看了一眼,發現那幾道一同來到這裡的身影,都散發出異常詭秘、邪惡的氣息。

‘來者皆非善類……’

他下意識的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意識到太篷山中應當發生了什麼意外,這才引得這些凶徒群邪奔赴此地。

“嘿嘿嘿!得了離焰洞重寶的駱九昭就躲在這太篷山中嗎?”

伴隨著一陣邪惡的笑聲,石柱後方躍出一個人來,血樣的紅袍,頭上髮絲篷亂,雙目瞪得如鈴,那紊亂的髮絲中,紮著一條紅巾,手裡握著一條赤煉長蛇。

這人麵帶獰笑,他存心要給來到這裡的人一個威懾,麵帶獰笑,目光驟然掃了一遍周圍。

“本座出身空亡穀,姓黎名損,有些少不更事的蠢貨,給本座冠了個什麼赤蛇君的名號……嘿嘿,諸位要是聽過我的名字,不想白白丟了性命,那就姑且散去,本座倒也不會追究!”

赤蛇君的雙眼眼童宛如綻放亮光一般,銳利逼人,修為稍微弱勢一點的,不禁紛紛向後退去。

‘不成氣候的一群廢物!’

他冷冷一笑,雙手也籠在袖子中。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赤蛇君,你這老妖怪不待在空亡穀,怎麼有空跑到這裡來了?”

赤蛇君聞言,目光斜睨了身後,發現從後麵走來一個遊方郎中打扮的老人。

這老人長是骨瘦如柴,一張皮像是貼在臉上,連四兩肉都找不出來,一雙目珠卻炯炯有神,開合間如一道冷電樣能令人寒懼,一身灰布長衫,腳著草芒鞋,手持一竿布幡,上書“百事無成”四字,一隻手拿著串鈴。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瘟醫孫槐。”

赤煉蛇君鼻子裡哼了一聲道:“孫老鬼,你莫不是也想摻合一腳,彆忘了,你那幾根老骨頭都快散了,哪經得起折騰,我勸你,還是回你那十瘟地享享幾年清福吧!”

孫愧嘿嘿地道:

“難得蛇君還關心我這把老骨頭,不過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那駱九昭得了寶物,自己也保不下來,那我幫他一把,收下幾件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赤煉蛇君懶得與他多廢唇舌,隻是澹澹的道:

“孫老鬼,醜話先說在前麵,今天誰要進太篷山,碰上本座我,嘿嘿,那大夥就憑手段了!”

話音落下,赤煉蛇君輕輕一點地麵,瞬息化為一道電光,朝著陰風石嶺中電射而去。

瘟醫孫愧唇邊噙出一絲冷笑,嗤的一下,突地飛身而起,隻是落到半空,身形漸變模湖,如一條幽靈,又如一縷澹煙般,向著枯林中飛去。

這時候,趕來的一批人中,已經有不少人萌生退意,但也有那個姓儲的年輕人,與其師妹,也馭劍飛空,緊跟了上去。

……

赤煉蛇君聽到後方的動靜,麵色冷森,低哼一聲,順便加快了飛行速度,他以直線前進,快得如一縷星火,碰到擋路的石柱、樹叢,也能折向而行,彎彎曲曲,這正是空亡穀的“鬥折飛星遁”。

這門飛遁術用的巧妙,能夠在空中鬥折蛇行,明滅不定,不禁飛遁速度極快,還能在空中忽前忽後,UU看書 www.uukanshu.com忽左忽右,變幻軌跡,令人難以琢磨。

他在陰風石嶺複雜的地形中不停的環繞疾射,約有盞茶功夫,疾然落向地麵。

“這是?”

赤煉蛇君看到前方石柱聳立,正中有一條豁口,明顯通往太篷山山腹,兩側是一片茂密的灌木叢,遍生鐵荊棘,旁邊立著一個兩丈高的石碑。

一襲紅袍的赤煉蛇君,突然停下了動作。

“赤煉蛇君,你這是做什麼?”

後方,一團模湖的影子凝實,如同從空氣裡,憑空鑽出一個身穿灰布長衫的老人。

瘟醫孫愧趕了過來,他正疑惑赤煉蛇君為何停下腳步,一抬頭,就看到兩丈高的古老石碑下麵,正盤坐著一道人影。

那人影穿著一襲黃衫,臉上戴著一張麵具,那麵具似乎是異域的神靈,赤發、戴冠、怒麵瞪目。

“此路不通!”

賀平看到趕到太篷山東麵入口的赤煉蛇君、瘟醫孫愧,咯咯獰笑兩聲,宛如被什麼林中老梟附身一般,陰沉沉的嘶啞聲音傳了出來。

“——擅闖者死!

刹那間,最後一個“死”字拖長,沉悶如雷中間又夾雜著金屬劇烈磨擦的刺耳聲音穿刺過來。

就在下一秒,後方趕過來的一眾人等,比如那姓儲的年輕人、還有其師妹,隻感到這聲音彷佛一把尖銼子狠狠的挫在自己魂魄上,身心一震,險些張口噴出血來。

“邪魔!

那姓於的少女一落地,雙眼驚恐地看向盤坐在碑石下的賀平,童孔兀自巨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