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二十九 茫茫天數不可求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二十九 茫茫天數不可求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8 07:28:06 來源:uu

熱門推薦:

青獅神法體這時候可以說是威風八麵,六臂招展,通體鐵青,還有數十顆黑沉沉的骷髏頭紛紛飛出,連成一串,在這尊殭屍法體環繞流動。

“也算是大功告成,接下來就是把另一道‘陰魔’魔種,打入到這個金蚌生煙珠的法器之中……”

賀平轉而又取出得之摩休羅的另一件法器,這件法器是一個黝黑的陰紋屍蚌,這陰紋屍蚌外殼黑沉沉的,散發出一股極澹的屍氣。

這是用屍毗術祭煉的法器,是一枚珍貴的金蚌寶珠,本來得自東海之中的一個異種金蚌,蚌珠其實是內丹,那金蚌就是一種妖物。

金蚌被殺死後,蚌珠就失了滋潤丹氣的來源,得了這寶珠的摩休羅,就找了個陰紋屍蚌,以厲害的咒法祭煉一遍,平日裡以金、水二氣來時時溫養,以保其靈性。

這寶珠不能離開這屍蚌太久,不然靈機儘失,就會失去效用,淪為凡珠。

此時,他一點屍蚌的外殼,上下的蚌殼也翻開,裡麵藏著一顆澹金色的寶珠。

“叭刺呀咪,咄!”

賀平隨手將陰魔打入澹金色的寶珠之中,那寶珠色澤一變,珠子裡也透著一縷澹澹的黑氣。

他以意念溝通這枚寶珠,這珠子立刻飄了起來,放出五道黃煙,如幾條長蛇一般扭曲,環繞在周身,顯出有些妖異,給人的感覺就是那種故事中典型的邪教妖人。

“形象是差了幾分,不過若是用來偽裝成那摩休羅倒是冇啥問題,屍毗術與金蚌生煙珠可以說是摩休羅的標誌,而且‘十二金將’彼此間私下冇有接觸,誰也不認識誰,就算見麵,也是帶著特殊的麵具。”

他伸手從袖中一掏,變魔術般取出一個奇異的麵具,這麵具材質是鎢金,麵具是一張人麵,麵如青靛,發似硃砂,稍作忿怒相,赤發聳立,頭戴兔首金冠,這正是十二藥叉神將中的摩休羅神的模樣。

“這張麵具也是從摩休羅在背馬山飛馬寨的私宅暗格之中找到的,除此以外,他還在山腳下一片蔭屍地埋了十具殭屍,都是用屍毗術煉過的……隻是水準太差,遠遠比不上這具青獅神法體,就連我那具赤煞屍也比不上,恐怕隻消碰到稍微有實力的修士,一個照麵就會被轟爆。”

煉屍之術在修行界屬於不入流的手段,蓋因凡俗生靈的血肉之軀太過孱弱,無論用什麼方法都難堪大用,除非有入道高手的屍骸來煉屍,那絕對是凶悍絕倫的屍王、屍魔。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入道高手的半仙遺蛻,可以說是拿來煉製法器的最好材料,修行界各門各派都有一些用前人遺骨煉製的上乘法器,拿去用於煉屍屬實是在糟蹋。

賀平對這門從摩休羅神魂中得到的屍毗術並不感興趣,屍毗術冇有入道的可能性,屬實冇啥用途,至於那十具殭屍,都被他弄回來準備煉製能夠增加“陰壽”的死壽香。

那是他攻破泥教佈置的遊魂寨後,得到一篇的“爐香盛神法”,其中記載了將殭屍燒煉為屍灰,再以屍灰製成靈香,這種香可以吊人性命,即便不能增加陽壽,對於修士而言也是一種奇珍。

“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他將摩休羅神將的麵具戴在臉上,大步朝著密室外走去。

……

“咳、咳咳咳……”

駱九昭是在夜裡被凍醒的,他睜開雙眼,發現野廟附近還躺著一群衣著簡陋的難民,他們與那幾輛商隊馬車上的人不同,個個麵黃肌瘦,或者麵容愁苦,又或是眼神陰沉。

這批人是逃難的災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逃到這裡來,想要與這支商隊一同進入關外。

關外地廣人稀,自古以來未經開發,有廣袤肥沃的黑土地,以及豐富的物產,這些年來,每逢水澇旱災等天災**,大批大批的難民隻能背景離鄉,另尋出路。

不過進關的路並不好走,除了土匪、馬賊遍地,關外還有些荒山野嶺之中棲息著猛獸和食人妖物,由此可見這也不是什麼坦途,要去關外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

“可尋常人哪有機會做選擇,不,就算是如我這樣的修行之人,在天道運轉之下,也做不出太多選擇……”

駱九昭年齡比外表要老成的多,他本來是武林俠義道中有名的俠客,急俠好義,好打不平,平日裡最為憐憫民間疾苦,時常為受辱的平頭百姓出頭。

他是在二十七八歲後,因為資質根骨極佳,才被白雲城主厲蒼絕相中,成為其入室弟子。

——咒劍門是九邪之一的門派,行事一向歹毒,厲蒼絕為人卻亦正亦邪,平生重諾守信,除了性子孤僻以外,並無多少惡跡。

駱九昭受傷之後,就以易容術換了張麵孔,偽裝成逃荒的難民,與這同人一起同行。

他見災民數量眾多,想起一路上看到的各地殘垣破戶隨處可見,難民沿途不絕,心中也很悲憤。

“這大幽朝上上下下的朝廷官員到底在乾些什麼,再這麼鬨下去,這天下也快要完了,”駱九昭知道大幽王朝的處境並不妙,東離、南陵兩道有泥教、義軍作亂;

西荒道是貧瘠之地,位於高原地勢,宜林不宜農,自古以來人煙稀少,民力凋敝;

北關道自開朝以來,就佈下重兵,為得就是防範極北之地的異族鐵蹄。

初代幽帝則禦駕親征,帶大軍斬殺鐵勒部曲數十萬眾,手刃號稱“騰青王”的鐵勒汗王,多年來,鐵勒人一直在礪戈秣馬,誓要踏平玉京城,償還這筆血債;

南疆的百越諸部,與大幽王朝亦有血海深仇,那些百越人十分驍勇善戰,若是南疆局勢有變,也會威脅到中陸腹地;

“百年前,初代幽帝的軍師鬱離子先生,乃是智算奇人圯上老人的唯一弟子,他是大幽的開國功臣,後來做了大幽的太傅。傳聞幽帝稱向他詢問後世興亡治亂之事,鬱離子以隱語作《雲天歌》,告稱幽帝大幽一脈的天祚不會超過三百年……”

鬱離子師從的智算奇人圯上老人,乃是早以消亡的麻衣道宮一脈。

麻衣道宮在修行界也是一朵奇葩,這一脈傳承入道正法名為《天星點龍》,其曆代傳承者都以參悟天道運轉的那一絲無上智慧為目標,以求達成天地間平衡圓滿的清明之境。

也因為如此,這一脈向來與世無爭,鮮少履跡修行界,行事極為神秘。

據說,除非世間大亂,天下兵燹為禍,否則這一脈的傳人不會出世。一旦出世,這一脈傳人便會挑選一位明主,扶危定傾,一心輔左其上位,以平息天下紛亂。

傳聞鬱離子做完《雲天歌》,道出大幽國祚不滿三百年,三百年後,春秋大劫到來,世間災厄頻出,從此三律傾斜,人間界再逢六劫,直到無上真龍降世,才能一掃乾坤宇內清。

言畢,鬱離子歎了一聲‘一代興亡觀氣數,茫茫天數不可求’,他心知幽帝必然大怒,離了皇宮後,就脫下官服,放在一水亭石桌中,便悄然離去,從此杳然無蹤。

若非鬱離子無聲無息離去,修行界也不會察覺到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幽帝軍帳中的智囊軍師、當朝太傅,就是麻衣道宮一脈的出世高手。

而另一方麵,這段傳聞在民間流傳甚廣,已經到了膾炙人口的地步,市井中人也聲稱那《雲天歌》乃是讖緯預言,歌訣中以讖語的形式,預言了大幽王朝三百餘載的國勢變化。

坊井將這段故事說的是繪聲繪色,可是《雲天歌》是否真有其事,或者真有這本書也是個未知數。

儘管大幽朝的官員與皇室一再否認冇有這段故事,也杜絕不了好事者添油加醋的亂傳,甚至不少野心家、起義的義軍,邪教造反時也會用生生捏造《雲天歌》中的讖語,作為稱帝造反的依據。

駱九昭並不信市井中的讖緯之說,但是關於大幽王朝隻有三百年國運一事,在修行界也有其說法,修行界中有不少奇人異士,精於太乙神數,能夠推算天地劫難,其中有幾個高人也對大幽王朝的國勢並不看好,言及國祚難有三百年。

三百年後,必然有一場動亂,直到大劫落幕,天地棋者落落布子,直到收官。

駱九昭這時也是思緒萬千,他受創之後,心識就難以平靜,始終飄忽不定,一下子想到其師白雲城主厲蒼絕與江淩虛的一戰;一下子又憶起自身的傷患沉重,各方勢力又緊追不捨,也不知入了關外,是否能夠擺脫一眾強敵。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大叔,你要不要吃點什麼……”

駱九照抬了抬眼,就看到一個穿著齊胸襦裙的少女,她正拿著些食物,挨個分發給破廟裡的眾人。

“多謝了,邱小姐。”

駱九昭分了一塊饅頭,連聲道謝,因為牽動了傷勢,忍不住又輕咳了幾聲。

“大叔,你該不會是受傷了吧?我去我爹那裡拿點藥給你吧?”

少女姓邱小姐,是這支行商的馬車隊首領的獨女, www.uukanshu.com她心地很是善良,時常拿些食物接濟這些難民。

行商隊伍本身也不喜歡那些難民,不過進入關內遇上山匪、馬賊

野獸都好說,唯獨最怕遇到吃人的妖怪,那些妖物能夠飛天遁地,就算商隊裡雇了厲害的江湖好手,也難以抵擋。

不過,大多數妖物不會特意去襲擊人數較多的隊伍,也不喜歡人煙聚集的地點,而是會襲擊那些落單的旅人。

這些跟在商隊後麵的難民,能夠保證商隊的人數不會被一些妖物盯上,商隊的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不不。”

駱九昭擺了擺手。

“邱小姐,我就不勞煩你了,我這病用一般的藥冇法子醫,而且也隻是乾咳,並不礙事,你去忙其他事吧!”

“是這樣嗎?”

聽到他這說,邱小姐頓時更加憐憫的看著他,隨後,少女從袖中取出包起來的一袋乾肉遞給了他。

“那大叔你就吃點肉乾吧,好歹補補身子。”

“不,這倒不用。”

駱九昭還想回絕,便看到少女返身離開,往破廟外走去,就在這時,他眉毛一跳,然後耳朵也一跳,然後便聽到破廟外傳來馬蹄一連串密驟的蹄聲——以他過人的耳力,就聽了出來,至少有近百匹上好的俊馬,從東北角一帶快馬加鞭的奔馳過來。

“大石坡拿雲寨來此辦事,你們是哪條道上的,主事的給我出來!

駱九昭一聽這聲音,眉頭頓時一皺,就知道事情不妙,恐怕這事是衝著他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