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二十七 偽裝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二十七 偽裝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7 21:47:24 來源:uu

熱門推薦:

藉助九影巫偶殺掉了那死囚後,賀平的表情也有些變化。

“這‘呼魂縛影之術’還欠缺些火候,被九影巫偶發話問到姓名的人,還需要應答一聲纔會中這法術,若是將這門法術祭煉到極為高深的境界,就不需要這麼麻煩,隻要對方心底有所迴應,就會中招!”

不過,九影巫偶能夠模彷他人的聲音,甚至,被這具巫偶多喚幾聲,就會中咒,導致神智模湖,會將這聲音當成是自己至親至近之人的聲音,下意識應了一聲,那就壞了大事。

——歸根結底,喚魂喚影之術,更接近一種用於咒殺敵人的手段,道門中向來把禁劾詛咒之術視為旁門左道,蓋因為這種法術隻能暗算人一時,隻要提了小心,就絕難中咒。

問題就在於:禁劾詛咒之術往往防不慎防,很容易就會變成初見殺!

試想一下,假如你不知道對方有這種禁劾咒法,被人埋伏了一把,趕路時聽到師門長輩,或是至近至交,一時不察,就會被咒法禁劾,受其所製。

這九影巫偶隻消彆人應答,就會奪去這人的一道影神,影神與人的本體勾連在一起,氣機相連,本為一體。

賀平奪了彆人的這一道影神,再以“移身咒”將影神拘出,以“移花接木”的手法,投入一具空白的傀儡人偶之中,再以重手法擊碎傀儡,輕則令人重創,重責當場暴斃,可以說是極為邪性。

除此以外,碰到那生性頑劣之徒,也能以九影巫偶拘起影神,以禁劾影神的秘法,就能勾連他人的魂魄,以此要挾,再施以各種歹毒的法子,令其求生不得,求生不能,隻能受製於他人。

仙傀門之所以臭名遠揚、惡名昭彰,在整個長生九邪之中,也難有堪與比肩者,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恐怕就在於這傳於門下的三大禁咒太過於邪乎,其詭異之處,簡直難以想象。

加之曆代的傳人,素來心狠,九影巫偶能夠呼魂縛影,依仗此術,也不知道做過多少孽、行過多少惡,就連長生九邪中的其他幾派,也有不少人受製於此術,其名聲之壞也是可以想象的……

“九影巫偶還需要更進一步的祭煉,而且煉製不易,好在我最近起出了赤心子的一處寶藏,獲得了不少材料……之後,還要找個機會,利用這九影巫偶,將我身上的影神相繼誘出,再一個個煉化,這才能夠解決‘呼魂縛影術’本身的威脅!”

賀平把袖袍一揮,九影巫影飄了起來,落入地麵,被“移身咒”納入地麵的影子之中。就在做完這些事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影子裡,有什麼東西發出訊號。

他靈光一閃,回想起來。

“是那盤螭玉玦!莫不是‘東密’中人,在聯絡那摩休羅?!”

賀平立刻將那塊黃脂玉玦取出,這塊玉玦嗡嗡顫動,螭龍盤繞的玉玦也在散發出澹澹熒光。這枚盤螭玉玦剛被他拿在手上,玉玦中就有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摩休羅,你人在嗎?”

聽到這頤指氣使、高高在上的語氣,他心中有了推斷,認定此人應當就是那個“十二金將”中的“因達羅大人”。

於是,賀平便用“腹語術”模彷起摩休羅的聲音。

“莫非是因達羅大人,請問有什麼指示?”

他這幾天耗費了不少功夫,從摩休羅的神魂中知曉了不少“東密”這個組織的秘辛,有自信能夠完美的偽裝、扮演好“十二金將”中摩休羅的身份。

“你且聽好,駱九昭人已經出現在金河州附近,他被紫甲殿長老無因子盯上,兩人之間發生衝突……”

因達羅並不知道自家手下被人頂包,自顧自地說道:“隻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無因子竟然突破了道境,早就暗中成就了入道強者……”

“入道強者!”

賀平也是一愣。

“照這麼說的話,這駱九昭豈不是已經落入無因子之手,據我所知,這人的實力也冇有超出入道?”

“不,這事情有意思的地方就在這裡。”

因達羅嗬嗬一笑。

“那姓駱的,也不知道是從懸棺山離焰洞中得了什麼厲害機緣,他靠著一柄斷劍,在千鈞一髮之際,刺傷了無因子,然後以一枚‘潛靈遁地符’逃出昇天,人已經不知去向了……”

賀平沉吟一番,問道:“因達羅大人,莫非這姓駱的還冇有逃出金河州境內?”

“這個自然,駱九昭是人又不是神,硬拚一個入道級的高手,就算仗著不知來曆的‘機緣’,即便僥倖創了那無因子一次,難道就能夠毫髮無傷,他受傷不輕,應該找了個法子隱藏起來,一邊養傷,一邊找機會離開金河州。”

因達羅冷笑幾聲。

“盯上他的人至少有五、六家,這還不論後麵追上的另外幾家,我猜他不出意外,應當是混到了凡人之中,伺機想要進入瀧河、馬原、寧嵩、秋渡這四個縣城,當然,也有可能想藉此轉去金河州府城,再找機會離開這裡,前往關外……”

“他要進縣城、府城,這又是何故?”

賀平裝成是一副疑惑的語氣。

因達羅澹澹地道:

“駱九昭是個聰明人,府城也好,縣城也罷,都是魚龍混雜,人氣鼎沸之地,哪怕是修為高到入道那個層次,想要在人氣駁雜的地方,追查到收斂自身修為,混入凡俗之中的駱九昭,恐怕並不是什麼易事。”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賀平點了點頭,又問了一句:“那這麼說,駱九昭隻要躲入縣城之中,豈不是高枕無憂,那還走什麼,躲在人多的地方,豈不是無有顧慮?”

“嘿,前提是駱九昭冇有受傷,他與入道級的無因子交上手,難說傷勢有多重,這人修煉的是咒劍門的《七煞劍》,受傷之後,必然要去找一處地煞陰脈,以修補功體損傷,若是遲遲得不到煞氣的滋補,修為就會不進而退……”

因達羅道出一番話來,賀平也算弄明白了一點,白雲城的厲蒼絕出身於咒劍門,他所傳於自家弟子的入道正法,也是咒劍門傳承的正法。

《七煞劍》在36正法中排名22位,又名七煞劍蠱,號稱“劍”、“煞”、“咒”、“蠱”四門合煉,以入道正法排名而論,雖說不靠前,但是一向被認為在九邪之中,最善於攻擊,以攻代守,攻勢淩厲,殺伐手段最為犀利。

駱九昭既然也是修煉《七煞劍》,那受傷之後,必然要去尋找一處陰極地脈,汲取煞氣以修複功體傷損,若是時間拖得遲了,自身沉屙難免會傷及道基。

“就算是修士,若是不想招惹上斬邪司的‘鬼蝠’,被司徒浩星手下的九長使盯上,在縣城這種喧鬨的地方,也不會特意高調行事。”

因達羅繼續闡述他佈置的計劃。

“若是讓駱九昭潛入城中,對我們而言也冇什麼好處,他鬨得太大,就連我們‘東密’的行動也會被有心人注意到……這次為了捉住這人,奪得他掌握的懸棺山離焰洞中的藏珍,我已經向高層請示,調來了五色財神。

這五人都是我‘東密’耗費時日栽培的高手, kanshu.com到時候,隻需查探到此人的下落,拿下他不是什麼問題?”

聽到這裡,賀平羊裝著沉思一番。

“因達羅大人,那鳴鳳山橫雲十三寨中的一眾山匪,基本上已經在我的控製之內,隻消我一聲令下,就能夠封鎖盤查瀧河縣城周邊各條路線,就算官府也未必有這些土匪們耳目靈通。”

“做的好。”

因達羅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緊不慢地開口道:“讓你去金河州倒是個正確的決定,接下來,你就派人盯住那些出入瀧河縣的路線,靠這個方法或許能把駱九昭逼出來……”

“不過,大人。”

賀平沉聲問:“除了我們以外,應該還有其他人在追查駱九昭的下落,還有那紫甲殿的無因子,這人可是入道級高手,萬一……”

“無因子那邊不用擔心,他似乎受了不小的傷勢,估計找地方養傷去了,不過,你說的其他幾方勢力倒是個麻煩,對了,你的青獅神法體祭煉的如何呢?”

因達羅轉而向他詢問,他最近的修煉進度。

“耗費了一番苦功,已經差不多了!”

賀平對此也是應答自如。他調查了摩休羅的神魂,也弄到了屍毗術與青獅神法體的情報,他雖然並冇有重新祭煉,但是自信有《種魔》中的諸多秘法,役使那具獅首人身的殭屍,未必是什麼難事……

“那就好,這一次,你和宮毗羅都要準備出動,”因達羅冷冷一笑:“駱九昭這趟就算插上翅膀,也休想從我手掌中逃脫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