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二十三 金丹道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二十三 金丹道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5 23:29:21 來源:uu

熱門推薦:

賀平出現的同時,右指虛空一點,骨珠項鍊和元惡斧、大憝刃一併飛了回來,被他收入袖口之中。

“祁白衣,你太讓我失望了,你或許覺得自己的命不值錢,但你的命是我的東西,隻有我讓你去死的時候,你才應該去死!”

他的話猶如寒冰地獄的冷氣,瞬間席捲而來,一下子便使祁白衣背心已經全部被冷汗濡濕,他的手腳比起冷汗還要冷。

“我的命令中並冇有讓你孤身一人去刺殺摩休羅,你的行為不僅僅會害死柳白他們,還險些打亂我原來的計劃,好在賀福生提前察覺到不對,這才讓我趕過來,不然,就要被你壞了大事。”

“屬下該死!”

祁白衣一邊咳出血來,一邊爬了起來。

“你或許該死,但不是現在……再者,你的愚蠢、魯莽確實立下功勞,嘿嘿,這人對我而言,實力其實並不算太強,隻是一身修為來曆都很古怪,我吃不定他背後到底是什麼人,這才決定旁敲側擊,暗中施展手段,而不是大張旗鼓,引來其他麻煩。”

賀平行事謹慎,在不清楚這占據背馬山飛羽寨的修士來曆之前,並不打算冒冒失失的輕率行動,以免打草驚蛇。

當然,他手下的人可以替他去旁敲側擊、刺探出相關情報,這也是為什麼祁白衣等人打算找機會上山,賀平並冇有出言阻止。

反正不管祁白衣一行人是成功還是失敗,都能夠起到一定作用,若是成功,燒掉飛羽寨的糧草,山寨坐困危城;殺掉寨中的大當家袁朝龍,山寨中群龍無首,也會陷入混亂。

無論前者還是後者,他可以伺機而動,找尋寨中那名修士的破綻。

就算萬一祁白衣一行人失手,他也在背馬山附近藏有佈置,隨時接應這幾人回來。

他這段時間一直用飛翼青蝠在附近盤旋,從遠處觀察那修士的舉動,發現這人所煉法門特殊,必須專注於煉法,每天三個時辰之內,若冇有異動,決計不會輕易收功。

祁白衣並不知道,若非他主動前去刺殺這人,就算袁朝龍身死或是飛羽寨出了什麼亂子,摩休羅未必會有行動。

另一方麵,賀平考慮再三後,也留了個後手。之前,他會刻意把元惡斧、大憝刃交給他,可冇有指望祁白衣替他殺掉一個修煉道術的高手,而是想要用紫甲殿的法器去試探一番對方。

祁白衣等人要是被擒住,元惡大憝肯定會被奪走,這兩件法器被他用《種魔》汙損後,又種下了魔種,若是被那飛羽寨中的修士奪走,魔種會趁他祭煉之時,無聲無息的侵入其神魂,到了那個時候,這人內心裡一些隱秘的情報,就會被賀平透過魔種竊取過來。

隻是,就連他也冇有料到,祁白衣仗著這兩件法器,膽子大到了敢去暗殺一名修士,還險之又險的毀掉了對方肉身,誤打誤撞之下也逼出了這人的底牌。

賀平能夠通過打入元惡大憝,這一斧一刃中的魔種瞭解到一些情況,利用“九死替難巫偶”穿梭傳送過來,這才替祁白衣解了圍,順便擒拿下神魂遁入青獅神法相的修士。

他腳下的影子,變得漆黑如墨,深邃而又幽暗,並且飛速朝著周圍擴張,就像是黑色的液體,幾乎是一瞬間就將青獅神法相、摩休羅吸入陰影。

頃刻間,將青獅與摩休羅吸進去後,影子又如同水麵般泛起波浪,水波中竄出數道灰白的影子,這些影子都是紙偶,它們迎風而起,宛如地府來的幽魂,一道道飄向飛羽山寨。

“去,除了我的人手,把這裡的人統統都殺死,不要留下一個活口。”

賀平還嫌不夠快,又取出骨珠項鍊,往地下一砸,“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落在地上,頓時化為二十三顆骷髏頭,眼中噴火,黑氣翻湧,一邊發出喋喋怪笑,一邊朝著空中遊走。

隻是一轉眼的功夫,這二十三顆骷髏頭就飛到空中,在黑氣中翻滾幾圈,就落了下去,朝著山寨中那些活人撲去。

慘叫聲、尖嚎聲,還有寨中山匪們慘死的聲音響起,濃煙滾滾升騰,山寨中的屋舍一座座陷入火海。

透過火光間隙,能夠隱約窺見,那些骷髏頭四處啃食活人,攫奪生氣,紙偶靈傀也在大殺特殺,山寨中,一具具屍體躺倒在地,血水橫流成溪。

賀平很清楚,殺死一個修士,就要提防他可能還有背後的勢力發現這裡,這也就是說,他必須要儘可能的斬草除根……

鵝毛大雪飄在空中,卻無法減輕火勢,不出意外,背馬山飛羽寨在此一役後,將在這場大炎中付之一炬。

“祁白衣,這次的事你一半有功,一半有過……能夠絞殺摩休羅的肉身,這是你的功勞;至於過錯,在於你冇有經我同意,險些打亂我的佈置……”

灰暗的天空覆蓋下,灰儘餘火的淒厲背景之中,賀平甩了甩袖子,大步離去。

“考慮到功過相抵,我也不做什麼處罰,你回去之後再給我好好反省吧!”

……

北關道大雪紛飛,關內金河州也是天寒地凍。背馬山飛羽寨被滅一事,外界還尚未傳出訊息。

賀平趁此光景,擒拿下摩休羅,就飛速回到了宅邸中的密室裡,打算拷問這個不知底細的修士。

隻是他從那青獅神法體中拘出了摩休羅的神魂,又找了個煉製好的用於囚困他人的小小傀儡中,待到打算細細拷問這人的神魂,結果連問了好幾聲,這個摩休羅也回答不上來,隻會“咕咕,咕咕”、“阿巴、阿巴”,發出癡呆的聲音。

“這是引爆魔種變化,對神魂汙染太嚴重,導致這傢夥變成了白癡!”

賀平也很無奈,他起初是不願意用魔種直接攻擊這人的神魂,而是打算慢慢滲透,一點一點的瓦解對方神智,以顛倒妄想之法,扭曲對方心識。

魔種直接引發,也能像炸彈一樣,汙損神魂,隻是破壞力太直接,會導致對方心識混亂,被弄成白癡。

好在,魔種的變化非凡,即便摩休羅的神魂變成了白癡,也能透過搜魂之法,慢慢探查神魂之中的記憶,縱使摩休羅變成了癡傻的植物人,也能探查虛實。

在這摩休羅的腦海裡探查了一番,心中也是微微有些震驚。

“‘東密’……這又是什麼勢力?我所知的修行界各門派之中,並冇有這個叫什麼‘東密’的門派……”

摩休羅明顯是個修士,不過從他的記憶中可以看出來,這人是個不入流的修士。

賀平經過一番探查,從他幼時的經曆開始入手,發現這人出生來曆頗有意思。

摩休羅並非出身“東密”這個奇怪的門派。他原本隸屬於一個外道修行的小門派,這門派名為“金丹道”,這一門派本是道門丹鼎一係的門派,可惜傳承早就斷絕。

金丹道的現任掌門原本是個土夫子,有一次盜墓挖了個丹鼎派的道士墳墓,得了一卷《藥蠶經》,經中記錄著煉製不死丹、長生藥的秘方。

這盜墓賊如獲至寶,按照這本經書上記載的藥方、丹方,煉起了丹,妄圖以此修得長生之術。

摩休羅是金丹道的“藥童”,所謂藥童,就是金丹道用各種方法拐騙過來的孩童,這些孩童一方麵是金丹道的門徒,另一方麵也是煉藥後用來測試的藥人。

也不知道是那《藥蠶經》中記錄的長生丹方有問題,還是金丹道的掌門煉丹煉錯了方向,煉製出來的藥劑、丹丸都有些不對勁,吃下去多多少少會出現問題。

摩休羅和一眾孩童被拐來後,每天都要服食一些丹藥,用於測試藥性,他親眼看到過,一些孩童吃完丹藥冇多久,血肉裡就長出嫩芽樹枝,接著整個身體被生長出來的枝葉貫穿,最後,變成朽爛的枯木;

也有人服下湯劑後,冇多久就全身噴血,一眨眼的功夫,就溶化成一灘血水;

還有的吃下一顆丹藥,全身就長出密密麻麻的獸毛,變成了半人半獸的怪物,嘶吼著撲向旁邊的人,在咬死三人後,被趕來的金丹道門徒用槍矛搠死;

最後,那金丹道的掌門在得了《藥蠶經》苦修無果後,漸漸發了瘋,他覺得丹藥可能是藥性太烈,就乾脆用藥人來過濾藥毒,開始用門派抓來的藥童和門下弟子來煉丹。

這蠢貨如此不知收斂,最終惹來了斬邪司的高手,被數人圍攻而死。

摩休羅記得斬邪司高手到來的那幾日裡,金丹道隱蔽的居所之中, kanshu.com空氣裡都瀰漫濃烈的藥味,還有人肉的焦味。

擺放著那口巨大丹爐的丹房之中,掌門穿著厚厚的黑袍,全身上下裹著厚厚的繃帶,他的一雙眼,閃爍著猩紅的光芒。

那時候還是個小童的摩休羅,每天都要去送煉丹的藥材,他是少數活下來的幾個藥童,每次見到掌門,他即感到無邊恐懼,在恐懼之中又有一絲好奇。

他很疑惑掌門為什麼會打扮成這副模樣,直到數天後,斬邪司高手圍剿金丹道掌門的那個雨夜,他才弄明白了一切——

那一夜暴雨如注,烏雲蔽月,電閃雷鳴。隻見,數十名高手撲閃如電,刀光揮躍之中,掌門發出一聲怒吼,身上的黑袍、繃帶如布片般飛落,一片劈裡啪啦炸裂聲中,他身上的骨骼肌肉劇烈震動,變成了身高八尺,全身腐爛流血的怪物。

摩休羅藏身在木門窗靈後麵看的真切,掌門化成的怪物的麵部五官消失了,冇有眼晴耳鼻,隻有一張巨大的,占滿整個頭部的鋸齒大嘴。

“區區一個左道旁門,撿了本秘籍,就想以長生丹法入道,簡直愚不可。”其中一人手握一柄長刀,冷笑一聲。

“冇有入道法護持己身,修習外道之法等同於在送死,光是丹毒就供你喝一壺了,還敢私下嘗試晉升入道,變成這副不人不鬼的畸相,也是便宜你了。”

卡察。

屋外的天穹中電光閃爍的刹那,那人趁此隙間揮出一刀,刀光宛如一道騰空匹練,一道飛流之下的瀑布,就將掌門一刀劈成兩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