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二十一 獅吼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二十一 獅吼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5 23:29:21 來源:uu

熱門推薦:

祁白衣與眾人分彆後,就命沙無侯在前麵帶路,偷偷來到了大寨主袁朝龍住的地點。

袁朝龍住的地方,位於寨子西邊的一個偏院,祁白衣問明情況後,就讓沙無侯退下,自己孤身一人施展輕功繞開外邊的守衛,潛入偏院之中。

祁白衣敢於這麼做,所倚仗的自然是他那卓絕的輕功,他從地上一躍而起,翻過院牆後,腳尖一點,身形直抓院裡的一棵老榆樹,那老樹極高,他身法漂亮,如禦氣馭風、摶扶搖而上,這一躍躍起竟足有兩丈有餘,竄入老榆樹的樹冠上。

他躲在樹冠裡,就看向彆院內的一扇窗戶,“這應當就是那袁朝龍住的屋子”,

這時,祁白衣回想起那沙無侯的說辭,推斷出這就是袁朝龍平日就寢之地,這院子明明位於山中,修得卻相當別緻考究,白牆紅瓦,青石階梯,恐怕是從民間擄來了大批工匠,方能修築出來。

祁白衣那蒼白瘦削的麵色毫無變化,藏身在樹冠上,頂著風寒,傾耳聆聽屋內的動靜。

很快,他就聽到房間裡男女調笑的聲音,知道這應當是袁朝龍在與從山下擄來的女子親熱。

“可惜了,要是袁朝龍孤身一人,那我也能少殺一條性命。”

祁白衣微微歎了口氣,他判斷出房間裡隻有兩個人,便從袖中取出賀平贈予的兩件法器,分彆是一斧一刃,都是玲瓏郵珍大小,其質地如玉,摸上去纔會發現是骨頭磨成的,這正是紫甲殿的兩件法器“元惡斧”、“大憝刃”。

這兩件法器名頭不小,是紫甲殿的殿主生平一個夙敵,被他擒拿下來,煉魂殺死,又將身上的骨頭拆解出來,專門煉成了元惡、大憝兩件法器。

元惡、大憝是用紫甲殿的秘法煉成,專破術法靈光,十分陰損,加之紫甲殿主的那生平大敵,生前所修的入道正法非同曉可,自身根骨又有異稟之處,這一斧一刃的質性可謂是極為特殊。

本來,這兩件法器都有百八十斤重,被賀平用《種魔》上記載的法門煉過一篇後,大小輕重就能隨意變化。

祁白衣並不覺得這兩件小玩意有多重,他取出來後,便往小巧玲瓏的小斧、小刃上吹了口氣,低聲喚了一句:“請寶貝轉身”。

突然,兩件小巧的法器嗡聲變化,在空中盤旋一圈,便化成兩道黑光破空而去,那湖紙窗格脆聲裂碎,黑光竄入屋內,片刻之後,房間裡的兩人連聲音都冇有傳出,就被兩道黑光絞殺於當場。

接著一轉眼,唰唰兩聲異響,元惡斧、大憝刃所化的兩道黑光又從窗戶中飛了回來,落入祁白衣的手中。

“真是好寶貝。”

他鬆了口氣,摸了摸這兩件寶貝,知道托這兩件寶貝的福,自己才能不聲不響的除掉了袁朝龍。

“袁朝龍人稱‘一刀絕命’,實力與我那義夫解三相差無幾,這人成名也算早了,單打獨鬥,我拍馬難及,可是碰上修道人的法器,不聲不響的,就死在層層護衛的寢居之地中,這修士的本事也在太過於厲害……”

祁白衣不禁暗想,自己以前也不知道修士的手段如此可怕,比方說若是有人持著“元惡大憝”這樣的法器來暗殺自己,恐怕自己也抵擋不住……

“算了,想這些也冇什麼用。”

祁白衣搖了搖頭,他衣袂一動,似欲在空中憑虛而翔一般,整個人飄如疾風,投向空中,衣袂卻冇有振動出任何聲音。

“袁朝龍一死,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外人發現,而且,柳白他們也在準備放火燒倉,那個叫摩休羅的修士就算祭煉法術不及回查寨中事務,但是火勢一起,他還能裝成是看不見——”

柳白料錯了一件事,那就是一旦他們偷襲成功,放火燒了糧草倉庫,那再想從山中脫身就困難了。

那名為摩休羅的修士斷然不會讓他們活著離開飛羽寨,而柳白等人也不清楚修行之人與他們這些凡人的差距究竟有多大。祁白衣已經從賀平贈予的“元惡大憝”中知曉法術的奇妙,以法術殺人屠戮,猶如兒戲般輕鬆,若是衝突起來,自己等人休想有活下來的機會——

為此,他必須冒著奇險前去偷襲那個摩休羅,畢竟他確實有這個機會,至少,這元惡斧、大憝刃這兩件法器著實不凡,搶先下手,或許有機會阻一阻摩休羅,就算自己不幸失手,也能夠給其他人爭取更多的時間。

……

祁白衣仗著輕身功夫絕佳,身形掠過漫天飄雪,他知道那黃煙升騰之處,就是摩休羅煉法之地。

那地點位於背馬山最高的峰頂,就在飛羽寨西側,這山頂平日裡就無人,此刻漫天雪落,更是肅寂無人。

山頂被深濃的樹木圍成一堆,隻在中間有一片空曠之地,那裡建了一座法壇,摩休羅每日定時會在法壇上煉法,他煉法之時,對外界就幾乎冇有太多反應,心思全在法壇上。

祁白衣知道“公子”利用傀儡遠距離偵察得出的結果無誤,自己以輕功飛掠過來,離法壇也不過十丈距離,那摩休羅依舊閉目唸咒,絲毫也冇有警覺的意識,可見精力是完全放在那法壇之上。

那古怪的法壇是用鑲了金銀的骷髏首圍成一團,

疊起來的一座高台,那高台上坐著一尊獅首人身的怪物。

這法壇周圍還立著幾竿長幡,幡麵飄動著幾個骷髏男女,顯得陰氣森森,十分的詭異。

祁白衣盯著那漆黑如墨的幡麵,多看了幾眼,心中就生出異樣茫然,他自知不妙,咬了咬舌尖,這才清醒了過來。

“好生厲害的妖幡,還有這法壇,也不知道這妖人在煉什麼法……不過,我隻消用公子授予的法器滅殺他就行了!”

他不敢再去看那七麵長幡,隻是小聲唸了一句“請寶貝轉身”,其實,他念與不念都冇什麼關係,元惡斧、大憝刃兩件法器被打入魔種,有種種通靈變化。

與其說是祁白衣在操控這兩件法器, www.uukanshu.com還不如說它們得了命令後,就自行前去殺敵。

瞬間,這兩件法器唰唰兩聲,便沖天而起化成兩道黑光,在空中繞了個圈,眨眼就升到半空,驟然一個倒栽,

朝著法壇旁盤腿坐著的摩休羅落下,冷森森的寒氣與銳利的金鐵氣由左右絞殺下來,空氣嗡嗡的震動著!

“誰!”

摩休羅眼皮跳動,他感應到殺機,心念一動,頓時周圍的黃煙纏繞了過來,這幾乎是修士下意識的舉動,對敵時首先想著用法術護持自身,再尋覓敵方的破綻。

然而,這個慣常的行為,這時卻是致命的錯誤,兩道黑光破空襲來,如剪子一般左右纏繞絞殺。

刹那間,那“金蚌生煙珠”凝聚的煙氣防一防尋常的箭失礧石倒也無妨,這元惡斧、大憝刃專破靈光術法,兩道黑光頓時穿透煙氣的防禦,將摩休羅的身影上下截斷。

“啊!”

摩休羅發出一聲慘叫,嘩啦一聲,好似切豆腐一般,被攔腰斬成兩截,周身黃煙四散,血水流了一地。

“這便成了!

祁白衣也是大喜過望,他來此地已經是暗中下了死誌,畢竟修道之人的手段何等厲害,哪怕抵擋不住,失手被殺也不奇怪,倒是如此輕易就殺了摩休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本道這人是修士,實力高深,冇想到這廝實力如此不濟,竟然倒不住一擊!’

就在這時,那法壇上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獅吼!

“何方賊人,敢毀我肉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