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一十七 馭石念法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一十七 馭石念法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3 06:54:08 來源:uu

熱門推薦:

鳴鳳山中的橫雲十三寨之中,勢力最強的是背馬山飛羽寨。飛羽寨主名為袁朝龍,他早年是個富家子弟,生平好武,行舉奮激。因為年輕時血氣方剛,在一次與人賭鬥中失手殺人,遭到官府追捕,這才落草為寇。

袁朝龍並不是拜入金刀門、五行刀這一類的江湖大派。他師從於不入流之江湖寡派,因為天資卓越,硬是將師門不入流的平庸刀法,練就一路厲害刀法,敗強敵為數,江湖人稱送綽號“一刀絕命”。

名聲響亮的時候,幾乎與關外胡馬幫的“騰風刀”解三並列,號稱關內外用刀排名第一第二的好手。

這位袁大寨主在刀上本事不小,他在背馬山拉了一票人馬,占山為王,嘯聚叱吒,威風一世,憑著刀法本事,很快勢頭就做大,成了橫雲十三寨最強的一股勢力。

另一方麵,瀧河縣中,何中衡得了祁白衣的助力,先是除去了劉捕頭,又拿捏住了葛知縣貪臟枉法的把柄,接著又弄垮了三幫九派中的賭幫,上上下下一番整治,又把瀧河縣的幫會弄得是服服帖帖……

當然,這要多靠祁白衣和管家賀福生在背後出謀劃策,不然以何中衡那點腦子,未必玩得過這些地頭蛇。

在賀平的計劃裡,第一步是弄亂瀧河縣的黑道局麵,趁著“賭幫”、“酒幫”、“漁幫”接連受挫,陷入動亂之際,將自己手中的“暗樁”打入縣城中的通衢大驛、市井街頭,不管是茶館、酒樓、妓寮、車馬行這些行當,由內而外,操控全域性;

至於第二步,就是攻下橫雲十三寨,將鳳鳴山為禍多時的匪患拔除,通通換成己方人馬。

這樣一來,不出數年時間,就能夠從內到外,遙控整個瀧河縣大局,這也是他最善長的鳩占鵲巢,移花接木的拿手好戲。

按照賀平的計劃,賀家的勢力如同一條毒蟲,藉助瀧河縣這株大樹暗中生長,通過寄生的方式壯大自身,三幫九會和橫雲十三寨會變成一張畫皮,外人絕計想不到這畫皮下藏的是何物……

隻是令祁白衣冇有想到的是,拿下通雲十三寨剩下幾股勢力的計劃並不順利,要說其原因,除了那袁朝龍是個硬茬子外,主要還在於背馬山飛羽寨中有個施展法術的高手。

“背馬山飛羽寨這個土匪窩裡,藏著一個會施法術的異人?”

賀平聽到這裡,眼中微微閃過一絲疑惑。

“你們所見的那人,施展的又是什麼樣的法術?”

“具體方麵我也不清楚,隻是聽說攻打寨子受傷退下來的人說,那異人有顆珠子,能噴出一道黃煙,身處在黃煙之中就什麼也看不見,除此以外,他還會兩門厲害的邪術……”

祁白衣詳細的展開說明。

他們攻打背馬山飛羽寨的過程之中,已經通過充當內奸的“竄天彪”沙無侯得到大量情報,連續攻下四座山寨。之前,賀平離開時也給祁白衣留下了數百具屍傀,還煉製了些許硝化炸藥,利用屍傀和炸藥,攻入尋常山寨實在不要太輕鬆。

直到準備攻入飛羽寨時,碰上了那會法術的異人,那人藏於黃煙之中,隱藏身形,又喚出幾具皮膚鐵青的殭屍,刀槍不入就不說,還能四麵縱躍傷人;

最厲害之處在於,那他還會一種厲害邪法,那邪法也不知道如何施展出來的,隻知道若有人試圖靠近那人,就像是被操控著看不見的巨石,整個身子會被活生生的壓成肉餅。

“等一等……”賀平聞聽此言,立刻向他追問:“你是說,隻消試著靠近,就會被那人施咒壓著一灘肉泥,是不是這樣?”

“就是如此,這是什麼邪法,如此厲害?”

祁白衣回憶起來,還有些膽顫心驚。

“若是如你所言,與其相似的術法倒有數種,不過我聽著倒是很像佛門的一門神通‘馭石念法’!”

賀平緊閉雙眼思索一番,心底隱隱約約有了一個猜測。

“馭石念法?”

祁白衣喃喃自語。

“佛門的人,精通於操控無形念力的咒法,據說過去的大獻王朝有個厲害的高僧,名為善無畏,是個有名的精通咒術的僧人,時下頗為有名。

有一日,他出遠門在一個寺廟裡掛單,那個寺廟有不少趕考借宿的書生,聽到他來到寺院裡,就跑去與這僧人搭話。由於這善無畏名氣實在太大,眾人談話的內容自然都集中在法術上。”

書生之中有人直截了當的問他:“聽聞法師你善於咒法,那麼法師應當能夠以咒法殺人吧?”

善無畏聽到這哈哈一笑,搖了搖頭道“貧僧從不殺人,不過若是你要問咒法能不能殺人,那倒不是什麼難事?”

看到這書生眼裡害怕的神色,這和尚有意恫嚇,他繼續道:“不過殺生乃是要犯波羅夷罪的,貧僧也不會去做。”

“若是殺人不行,那殺隻小蟲應當很容易吧?”

旁邊另一個書生好奇地插嘴。

“哦,不錯。”

善無畏回話時,寺院裡剛好有五、六隻蛤蟆跳來跳去。

這名書生立刻伸手一指,問道:“您能殺其中一隻嗎?”

“當然能,我能殺它,可是……”

善無畏有些困窘。

“有問題嗎?”

這位年輕的書生覺得這大和尚是在推諉,語氣有些急迫。

善無畏歎了口氣。

“施主有所不知,我的確能殺那隻蛤蟆,殺了之後,卻無法讓它複活。無益的殺生是造孽……”

“拜托,法師,請施一次法。”

“就施一次就行了。”

寺院裡的書生們全聚集過來,將他圍了起來,向他拜托了起來。

善無畏環顧一圈,瞧見眾人雙眼炯炯發光,知道今天不施展咒法殺死蛤蟆,恐怕難以善了。

——或許,眾人對於他是不是真會咒法一事無所謂,但是好奇心讓他們纏上了自己。

恐怕,對在場這些書生而言,自己繼續百般推托,不當場施法,對他們而言也冇什麼關係,反而在事後能留下“那個叫善無畏的和尚,也冇什麼本事,不過有名無實”的話柄。

善無畏歎了口氣,心中暗歎自己倒是為名聲所累,又搖了搖頭,滴咕一句:“你們真是造孽。”

事到如今,再不出手,倒是顯得自己怕了事。

心念此處,他便伸出兩根手指夾住垂落屋簷下的新綠柳葉,隨意地摘下一片葉子,隨手拋出柳葉後,口中唸唸有詞。

柳葉飛往空中,輕飄飄飛舞而下,落在一隻蛤蟆身上。

瞬間,蛤蟆立即粉身碎骨,一命嗚呼,碎肉和內臟四處飛濺。

“公子,這摘葉壓死蛤蟆的咒法,就是所謂的‘馭石念法’吧?”

祁白衣也算是聽明白了,莫非那藏身於背馬山飛羽寨的那人,其實是一名精通咒法的僧侶。

“大幽境內已絕佛跡,我覺得未必就是和尚什麼的,也許是煉了佛門手段的修行中人……”

賀平尋思一番,心中感到一絲蹊蹺。

“‘馭石念法’能夠修煉到不需柳葉充當媒介,就能夠隔空傷人,這本事也不算簡單了,這種水準的道術高手會跑去背馬山飛羽寨當個山賊, www.uukanshu.com這事鐵定不尋常。”

心中念頭轉了幾轉,他就取出兩件事物,遞給了祁白衣。

“這是?”

祁白衣看到賀平遞過來的兩件巴掌大小的物件,發現是極為玲瓏的斧铖與大刀,看上去像是兩件郵珍模樣的刑具,材質是像是骨質,摸起來卻反而像是玉石一般圓潤。

“這一斧一刀,是我新進得到的兩件寶貝,你且拿去,待到那背馬山飛寨的那異人再出現時,你就念一句‘寶貝請轉身’,到時候就兩件寶貝,就能飛出去傷敵。”

賀平交到祁白衣手中的是紫甲殿赫赫有名的“元惡斧”和“大憝刃”,這兩件法器實為一件,運用起來威力不凡。

本來,紫甲殿的法器,外人想要使用,需要洗去上麵的禁製諸法,再打上自己的烙印才能使用,偏偏他得了《種魔》法,學了不少厲害法門,其中有一門專門汙損彆人法器,打入一道魔種進去,就能夠操控的法門。

賀平正好之前就得了“怨魔”、“死魔”的魔種,早就將兩個魔種煉成,近幾日,他演練諸法時,就將兩團魔種打入其中,元惡斧、大憝刃被打入魔種後,不和心神去控製,也能夠自行傷敵。

祁白衣大喜過望,拿了“元惡”、“大憝”兩件法器,向他長揖到地,轉身離去。

賀平也不去理會,繼續飲茶賞雪,並不打算繼續操心此事。畢竟,區區鳳鳴山橫雲十三寨一夥盜匪,祁白衣都拿不下來,還要他這個當主子的親自出麵,那他養這個手下乾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