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零六 白骨土化鬼入泉,生人莫負平生年

‘青陽劫!當真是青陽劫力!

老窯鬼也知道厲害,對方隔空一掌拍來,火元之力就蒸騰的他周身氣血如沸。

“可恨啊!我鬼哭派走的冥邪煉陰的路子,最忌的就是這種純陽真力,此人竟然能將三陽劫力演化到這個地步……他到底是重陽宮人,還是仙傀門人?”

老人感覺自己的“血窯百鬼煙”也護持不住自身了,他身上纏繞一道道黑煙彷佛也要被青陽劫力直接摧散。

“摧枯拉朽,當真是摧枯拉朽……我若再不拚命,下場恐怕與那苗花婆婆也差不多!”

老窯鬼一發狠,深吸一口氣,將周身散溢護體的“血窯五鬼煙”一股腦吸入腹中,那煙氣中飄浮著無數鬼頭鬼腦,被他吞進腹中,瞬間,老人的身上就散發出一陣徹骨的陰寒之氣。

“哈哈哈,五十年苦修,一朝化煙……”

老窯鬼發出一聲不甘心的苦笑,身子向後一翻,腰身也塌了下去,他施展了一個“倒臥鐵板橋”。

賀平也不由的一愕,因為他也冇有料到,老窯鬼會做出這個動作——

忽地,他眼前一花,老窯鬼那精瘦的身軀恍忽間變得高大無比,老人一翻身,四肢倒撐起鐵板腰橋的形象,化成了一口大墳,不,是化成一口窯爐,一個古老而又詭異的饅頭窖。

轟!

這圓形古窯的窯穴裡,血霧翻騰、黑煙氣滾滾,碧磷鬼火啾啾。這古窯似乎是專門用於煉鬼製鬼的一口窯。

漫天火光一衝,反而被鬼窯倒逼回來,賀平大為驚訝,火光摧動之間,似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如銅牆鐵壁一般護住那鬼窯,惹得他大為驚訝——這明顯纔是老窯鬼的真正殺手鐧。

“這就是鬼哭派的‘銷融萬鬼,化鬼為軀,三生煉墳,化為鬼寶’的三墳鬼術?”

賀平怔了一下,隨即冷笑一聲。

“可惜,你隻煉化了一墳,前生、今生、後世,這三生三世你也隻修成了其中一世,就這點本事又豈能阻我……”

青陽劫力纏繞在他的周身,現在的賀平幾乎化成一團濃烈、凝縮的青焰,他周身的毫髮都透著電芒般的火光,與之間相比,儘管火光退縮到了體表外,不像方纔一樣聲勢浩大,威勢與熱量卻不知道要強上幾倍。

這也是賀平心中強烈信心的來源,拜那“三途惡業陣”所賜,他的那顆“不死孽物”之心,再度演化出《三陽劫》中的青陽劫力,身體沐浴在青色火焰中的他,深知自己已經具備了不弱於入道強者的戰力。

‘這老窯鬼要拚命了,以他的修為全力一擊,我也冇必要硬接,羊裝要硬碰硬,伺機躲開再圖反擊!’

啟用“不死孽物”的心臟後,就不能再動用傀儡法術,自然也用不了“九死替難巫偶”。

賀平暗中凝神蓄勁,全身青焰劫力流轉,英華內斂,保持著全力的戒備,不過表麵上,他還是放出滔天光流,宛如一團火雲,火雲中又噴出道道火舌,直如電蛇繞繞,四麵遊竄。

麵對這股不可力敵的煊赫威勢,老窯鬼將五十年的修為一股腦的捨棄,已然化身成一座鬼窯。

那饅頭窯中是蒸騰的綠焰鬼火,濃煙血霧飄搖升騰,直沖霄火,鬼火也越發漲大,那鬼窯深處也不知道究竟在煉製什麼,其間鬼聲陣陣,有男有女,或哭或笑,嘈雜的聲音彙聚在一起,變幻成一個風燭殘年、極為蒼老的肅然聲。

“——白骨土化鬼入泉,生人莫負平生年!

窯中老鬼一聲喝唱,似乎其中有數百、數千人也在齊聲附和,圓墳一般的饅頭窯驀地一顫,窯成不成形之物已然成形,凝聚在鬼火、黑煙、血霧中的鬼寶“轟”的一聲飆飛出來,這件鬼寶是一件素胎瓷胚,尚未真正煉成真正意義上的鬼寶。

老窯鬼的真實修為其實極高,隻是略微遜色於紫甲殿的無眉子,若論到修為堅實深厚,功底紮實,在場所人也比不上他苦修五十年的後天根基。

雅文庫

然而,他將五十年的苦修一口氣棄之,將全部潛力都用於這一擊上,刹那間,一道強橫的靈光爆發,熾烈的光芒吞冇了周圍的景物,也遮蔽了賀平的視野。

一切發生的委實太快了,賀平連防守的意圖都冇有來得及轉動,守護周身的青色焰光就被撕裂,僅僅是這一擊的力量就將他整個身心,打得爆散開來。

賀平的身體劇震,口眼鼻竅噴出血來,頓時骨銷肉碎,血肉崩成碎片,腦漿迸裂,五臟六腑全部炸碎,全身上下節節寸碎,彷佛是被這一擊重創,幾乎要化為齏粉。

一刹那,周圍的景象定格了,不,應該說是時間變慢了,青焰劫力尚存於世,一丈方圓內諸物皆凝,隻有虛空中一顆流動著青色火焰的心臟輕輕跳動,俄頃,這股搏動的力量便生出一股強大的生命力。

轟!

就在下一秒,四麵八方,一道道流焰火光倒流而回,分散、碎裂、肢解的血肉碎片重新凝聚,就像是時光在倒流,賀平又完好無損的恢複了。

這一幕與其說是“再生”,還不如說是“複生”,或者說是“浴火而生”,待到眼前熾熱的光流漸漸開始消散之時,便看到一道身影行走在焰流之中,一步一步從火光中走出,來到了化為窯爐的老窯鬼麵前。

這時的老窯鬼因為捨棄修為、根基,加之連不成形的鬼寶也轟出去了,大墳般的鬼窯崩裂,全身如燒壞的瓷片土胚般焦黑。

“咳……咳咳咳……”

老人半張臉化成燒壞的瓷胚,其身抽搐,冰裂紋幾欲密佈全身,他晃了三晃,龜裂加劇。

知道命不久矣的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後悔無比的長歎一聲。

“好一個‘青焰不死身’,我還以為這一擊能夠殺你九次,真冇有想到……”

老窯鬼的最後一擊也是在賭,他賭的就是自己五十年修為傾注之下,那件鬼寶可以凝聚成型,若是他賭成功了,方纔一擊足以殺死掌握“青焰不死身”的自己九次。

《三陽劫》造就的不死之軀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不死,若是在一盞茶的時間裡被連續殺死十次,那就必然會迎來隕滅的命運。

“你那件鬼寶尚未煉成,方纔一擊也隻能殺我三次,如果你能夠煉成真正的鬼寶,再修成前世、來生兩座大墳,或許有這個機會!”

賀平也搖了搖頭,右手按在他乾瘦凸起的天靈蓋上,老窯鬼閉上僅存的一目,冇有再說話了,他那殘軀如壞掉的瓷胚,骨銷肉碎,青炎四溢,全身的裂紋一併碎開過來,散成了一地碎瓷片。

“隻是一念之差,數十載苦修,就毀於一旦。”

賀平回過身來,認真檢查了一遍周圍,又看了一眼這片戰場, www.uukanshu.com古井無波的心中也有一絲波瀾。

“無眉子死了,老窯鬼也死了,赤心子趁機遁走了,他帶著成誌與那紅衣女子一同消失,說起來那個女人是苗花婆婆帶來的,那女人該不會是……”

現場留下的痕跡很明顯,而且這裡除了下麵這座水府,赤心子也彆無他處可逃。隻是,想起那被帶走的紅衣女子,他眉頭不禁一皺,開始懷疑那個紅衣女子的身份。

“正常來說,赤心子是冇必要帶走此人的,難不成……苗花老虔婆冇有死,那個紅衣女子是她準備好的廬舍,一具新肉身?

不對,我有把握那一擊應當連同那老太婆的神魂一併毀掉,等一下,那個女子的容貌,似乎有點像是某個人……”

賀平心中微微一顫,發現自己有個忽略的細節。

“莫非……赤心子以外,還有人在算計著這處水仙洞府?!”

這個念頭轉了幾轉,他沉思一番,也冇有繼續思索下去,畢竟,不管那紅衣女子是不是苗花婆婆的新肉身,亦或是她是什麼其他人的棋子,對於自己來說,都是一個需要抹掉的敵人。

“正所謂:生死大敵,不由分說。斬草除根,不用多說……不管怎麼說,現在最重要是追殺赤心子那一行人。”

說到這,他的雙眼也看向那深淵一般的“深潭”,看到這座“深潭”的同時,他也想起了萬安村的那口深井。

“井中,一定就藏著一切疑問的根源吧!待我轟殺了所有的敵手,這層迷霧自然也會解開……”

他又想了想,也不打算耽擱下去,跟著朝著下方躍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