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 第11章 父母到訪(二)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第11章 父母到訪(二)

作者:十方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7 02:10:10 來源:做客

-

“好了,時間不早了,不要在這打擾小卿休息,我們明天再過來”鐘爸推門而進為鐘卿解圍,鐘卿看向老爸感激涕零啊!誰懂甜蜜的負擔,招架不住啊!

“也好,明天媽媽早上再來看你,你先休息啊!”

“嗯嗯,媽媽,伯母,你們快回去休息”

一下飛機就奔向醫院的雙方父母一路上擔憂鐘卿的情況精神一直緊繃著,這一鬆懈下來確實有些疲倦了,悻悻的歎了口氣“年紀大了,不能和年輕的時候比”

鐘爸摟著古女士“回去休息吧!”

方女士也和兒子交代著“你照顧好小卿,要是再有一點閃失,看我不跟你急”

轉頭對著鐘卿和藹可親溫聲道“小卿,伯母和伯父可能要回國,下次再來看你”

秦爸附和著“小卿,安心休養

你可勁的使喚那小子,他不聽你就和伯父伯母說,伯父伯母站你這邊”

鐘銘看著這群雙標的人,經不住咂咂舌,人比人氣死人

而秦知州彷彿已經習慣了般,麵無表情的同時認同的點點頭,搞笑他巴不得鐘卿多依賴他一些。

鐘卿甜甜的應下,說到“那伯母伯父,你們回去注意安全,我快出院回去去看望您們”

方女士“好好,到時候阿姨為你接風洗塵,去去黴運”

鐘爸和秦爸商量了一會,

“我之前找人調查了一些資料,到時候我傳給鐘老弟你,你這邊看看有冇有用”

鐘爸“辛苦了,”

秦爸塔在鐘爸肩膀上拍了拍,語重心長的說“都是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有什麼需要和我說一聲,我絕不允許誰欺負了我未來兒媳。還能全身而退的道理”

鐘爸額首,和秦爸又說了一些其他的。司機到了,送秦誌傑和方韻上車告彆

鐘爸回病房和女兒說了一聲帶著古女士回酒店休息,古女士精神就不是很好,這一折騰腦袋已經開始隱隱作痛了。

送走了長輩們之後,鐘卿耳邊安靜了下來,病房裡隻剩下秦知州和她,鐘銘代表鐘家送秦家父母到機場去了。

秦知州看著掩飾不住笑意的鐘卿開口說道“我爸媽可是下來死命令,你有什麼事都可以叫我,鐘銘哥的進入就是我的明天,你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被混合雙打吧!”

鐘卿笑意一僵,她實在想不出秦知州被打的場景,訕訕的說到“伯母他們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哈哈”

秦知州眼神微眯著繼續說著“他們可從來不開玩笑的,我要是把他們親親未來兒媳婦氣跑了,那我不就罪大惡極了嘛?”

鐘卿疑惑不解歪著頭轉向秦知州“真的嗎?我不和他們說不就好了”

“你這次受傷,冇人告訴她們,他們怎麼知道的,我爸媽他們精著呢!”

鐘卿“…………”我怎麼就不信呢?但是又冇話反駁,勉強的算是認同了他說的

秦知州奸計得逞,暗暗想,銘銘不在真是及時雨啊!要是他以後都不出現就好了,我就能和小卿每天都是約會。怎麼讓他不來醫院呢?

要是鐘銘在這兒,指不定的撬開鐘卿腦袋看一看裡麵是不是都是豆腐渣,這麼明顯的鬼扯,她也能信,他精明能乾的妹妹哪兒去了,怎麼就被美色迷了眼。信了這鬼話連篇。

可惜,他不在,鐘銘在路上打了個噴嚏,揉著鼻子,心想_____感冒了?等會買點感冒藥,放著吧!萬一不小心傳個小卿就不好了

一大早古女士帶著早餐來到鐘卿病房“小卿,媽媽回去越想越不放心,你今天做一次全身檢查,我要確你們真的冇瞞著我什麼?”

鐘卿喝著粥突然嗆了一下止不住的咳嗽在古女士還未作出反應的同時秦知州已經上前輕拍著鐘卿的背,好讓她好受一點

古女士一看忍不住打量著這兩人,心裡有些驚訝——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情況了?

看著鐘卿咳嗽的實在難受暫時冇再說話,眼神一直在兩人之間徘徊,自己被擠到了邊緣上,都冇注意。

用手肘撞了撞正在努力乾飯的鐘銘“小卿和知州都已經這麼熟了,我就站在旁邊都冇他的動作快”

鐘銘抬起頭迅速瞟了一眼很快低下頭吃手裡的包子,對古女士說“媽,你多看幾次就習慣了,像我,現在已經百毒不侵,任何人任何事都打擾不到我乾飯的激情”

古女士有些不想承認眼前這個吃的油光滿麵的人是她那個人模狗樣兒的兒子,眼不見為淨,轉頭見鐘卿已經平複下來,再次提議道“小卿,你這麼說?”

秦知州剛想開口說什麼被鐘卿攔下抬起頭星星眼的看著古女士“媽,你看我胳膊腿能蹦能跳,就不能越過這次檢查嘛?”

古女士可不吃她這套,不由分說的拒絕“少給我萌混過關,你老媽我不是你大哥和你爹,我還不知道你,我可不吃這套”

鐘卿“......................”______真是謝謝您這麼瞭解我!

“媽,明天檢查好不好,今天就算了,行不!”鐘卿討價還價的說著

古女士“也行,明天做完檢查,冇問題了媽和你爸也就放心了”

“嗯嗯,媽媽最好了,爸今天怎麼不來看我啊!”

“你爸有點事處理一下,晚些過來。”

古女士瞅了一眼把小卿當成小貝比一勺一勺的不斷投喂的秦知州,心裡越發滿意這個未來女婿,麵色柔和的說“知州啊!你自己先吃點東西吧!我看你一早就開始忙活冇停過”

秦知州“我等小卿這一點吃完,我就去吃,不必掛心伯母”

“也行,我是不懂你們年輕人的思維了”

開始還冇覺得有什麼的鐘卿這一會聽見自己老媽說這話,才恍惚覺得有些不妥“要不你先去吃早飯吧!我差不多飽了”

秦知州不為所動的說到“乖,還有一點,吃完我就過去吃早飯了,嗯~”

鐘卿頂著自家哥哥和老媽的注視吃完秦知州餵過來的最後一勺粥,臉不受控製的有些發燙。用喝水來掩飾著自己發燙的臉頰。

秦知州看的一清二楚,心裡止不住的雀躍歡呼,這是不是預示著卿卿對我也有意。自己也不能一直注視著她,不然好不容易探出一步的鐘卿被嚇的縮回去,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到了鐘卿複查的日子,其他人在外等待著鐘卿出來。鐘卿在檢查室裡,在一切檢查結束後,坐起身問道“我眼睛現在能看見一點很模糊的事物,但是看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呢?”

醫生轉身回答道“哦,這個是你腦海裡壓迫視覺神經的那個淤血在逐漸瓦解,說不定你眼睛突然就能看見了,這個是正常現象啊!不必擔憂”

鐘卿若有所思的點頭。

鐘卿被醫生攙扶著出來後,在外等著的人齊刷刷的圍住醫生詢問道“齊醫生,我女兒她恢複的怎麼樣了,身上還有其他問題嗎?”

齊醫生一一解答道“放心啊!這位大姐,您女兒恢複的很好,過兩天就可以出院,回家觀察了,眼睛還是一個問題,記得定時複查就是了。其他冇什麼大問題”

聽到這古女士和鐘爸放下心來,心裡的石頭也落地了

鐘銘在旁邊說道“既然過幾天可以出院,到時候就一起回家吧!爸媽您們也就再呆兩天。如何”

鐘爸點點頭,表示冇意見,古女士就更冇意見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這兩天有古女士陪著鐘卿,鐘銘和秦知州就有時間去處理公司上的事務。

當然如此的話,秦知州和鐘卿見麵的機會就大幅度縮減。

這也不知道是鐘卿第幾次看向房門,n次掃興而歸。古女士看見女兒這樣,還有什麼不懂得“又在看小州來了冇啊!媽在這兒也不知道和媽聊聊天啥得。真是女的不中留,誰之前還堅決不同意來著。浪費了你媽我多少口水,就差逼你就範了”

被自己媽媽如此說教,鐘卿語氣冷靜得說道“媽,你想多了,我就是看爸爸下去買午飯怎麼還不來而已,不要過度腦補”

“哦,是嗎我就怕某些人死鴨子嘴硬”

鐘卿“......................”某些人是指我嘛?

病房門響起敲門聲,古女士問了一句“誰啊!”但是外麵無人回答。這讓母女倆有些警惕起來。鐘卿朝古女士搖頭示意她不要亂動,自己摸索著真要按下呼叫鈴,

門口傳來有些耳熟得聲音“鐘小姐,您好,我是許汶秦先生讓我給您帶得午飯是給您放在門外嘛”

聽到這話,鐘卿和古女士說這時秦知州得秘書。古女士打開門,就見許汶拿著餐盒在外麵站著,古女士趕忙讓人進來,讓他把東西放桌上。不好意思得說到“抱歉啊!我這耳朵有點背,聽不太真切,你也冇說話一時之間倒是鬨了個烏龍”

許汶語氣恭敬“夫人,嚴重了,我也是剛到一會,您就開門了”

鐘卿聽這話,臉色一沉“你來之前看見有人在門口嗎?”

許汶回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表示並冇有看見什麼可疑的人在門口。

“這就奇怪了,明明在你之前冇多久有人敲了房門,冇說話”鐘卿皺著眉。

古女士“彆想那麼多,萬一是有人不小心敲錯了呢?”轉頭看向直立站著的許汶“許先生,辛苦你跑一趟了,要不一起坐下吃完飯在走”

許汶婉拒了古女士的邀約“謝夫人好意,許某心領了,公司還有些事,我的回去處理,再回”

古女士送許汶道門口“再回”

鐘爸很快就回來了,兩手空空的走進病房。古女士把剛纔的事和鐘爸複述了一遍,問他什麼想法“你覺得這是惡意的還是一個誤會”

鐘爸“這個說不好,但是多注意一些總是冇錯的。我買了後天的機票,回去再商議”

鐘卿和古女士“嗯嗯”

在公司的秦知州現在非常的煩躁,麵色越來越難看,雙眼的冷漠都快化作實體看向麵前的人,很是不耐“你是怎麼找到這兒的”

秦知州麵前的人就是上次來公司被保安攔下的商芮,此刻卻是坐在行政辦公室裡麵試秘書一職。

商芮見秦知州如此不待見自己,委屈的說“我之前聽哥哥說,你來Y國了,所以我稱他們不注意逃了出來,來Y國找你”

一聽這話,眼裡的冷氣直逼商芮,冷冷的說道“看來,你是對我有所誤解啊!”

轉眼不在看她,對著人事經理說“通知下去,記住這個女人的臉,從今以後,她和畜牲不得踏入公司半步。”

人事經理顫顫巍巍得回到“好的,秦總,這就讓保安把人帶出去”

秦知州不在管商芮,轉身走向辦公室,

商芮不可置信秦知州居然能說出如此傷人的話語,跌跌撞撞地跑向秦知州,想問個明白卻被趕來的保安一把攔下,眼淚再也止不住的奪眶而出梨花帶雨的模樣好不令人疼惜哭喊著“秦哥,你有必要如此厭煩我嘛?甚至不能忍受和我在同一個空間裡”

秦知州身形並未任何停頓,隻留給商芮一個冷漠的背影。

視線被淚侵蝕,連背影都看不真切。商芮被保安請出去了,一路上遭受著員工的悉悉索索的探討聲和那不掩其色的鄙視。商芮第二次在大眾麵前如此狼狽,在同一個地點,同一個人跌倒兩次。摸了摸眼淚,想起哥哥,眼神一亮,

____________對

~對

還有哥哥,如果哥哥和州哥說,他肯定會同意見我的,對,打電話給哥哥。

說著拿起手機撥通了商柯凡的電話,那邊的人很快接通了電話,焦急的聲音傳來“小芮,你跑哪兒去了,你這麼一聲不響的就跑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商芮冇空聽這些,打斷商柯凡的話頭,哀求著說道“哥,你給州哥打個電話,讓我上去見見他,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隻認識他了,你幫我和州哥說一聲好不好。”

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久到商芮都以為電話已經掛斷的時候那邊說話了語氣異常的疲憊“小芮,你先找個酒店下榻,把地址發我,到時候我過去接你”

商芮衝著手機吼道“哥,我說的不是這個,你答應我啊!之前不都可以

嘛?現在為什麼不可以了,為什麼”喊叫聲引來了行人的注視。彷彿看著一個瘋子似的。

電話那頭“就這樣,地址發我,掛了”電話被掛斷了,商芮呆在原地,一時有些冇反應過來,她為自己剛纔大街上潑婦的行為羞愧,更多的是埋怨哥哥這次為什麼不幫自己,為什麼不幫自己,為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