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97章 你還真是愜意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97章 你還真是愜意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慕承淵漆黑的眸子陰沉如寒潭。

清明輕咳了一聲,恨不得將自己掐死。

他為什麼要多嘴說話?

“清明,將布料收起來,王妃不喜歡。”慕承淵聲音冷淡。

“我什麼時候說不喜歡了?”鳳傾九猛然起身,上前攔住清明,示意元宵將布料接下,“送到我故桂苑的東西,哪裡還有收回的道理?”

元宵揮手讓丫鬟將布料收起來。

慕承淵麵上緩和了不少,薄唇不經意間挑了挑。

嘴硬!

“王爺是否留下來用午膳?”徐媽媽趁機道。

“嗯。”慕承淵頷首。

就在這個時候,迎春匆匆跑了進來,臉上儘是喜色,“王爺,側妃退燒了,您去看看側妃吧。”

鳳傾九冷笑。

這燒退的還真是時候。

慕承淵回眸看向鳳傾九,隻見她跳下軟塌,頭也不回的進了房間。

“元宵,送客。”她的聲音淡淡,疏離而又清冷。

元宵糾結的看嚮慕承淵,頭皮不由得一緊。

徐媽媽臉色也不好看,看了慕承淵兩眼,連行禮都不曾,隨著鳳傾九進了房間。

“王爺,側妃還在等著您。”迎春再次喚道,而見慕承淵無動於衷,眼眸閃了閃,又繼續開口,“側妃說,過幾日是父母的忌日,想與王爺商議一番。”

聽到後麵的話,慕承淵麵色微動,轉身離開。

迎春嗤笑的看向元宵,道,“元宵姐姐,王爺不能在故桂苑用午膳了,還請元宵姐姐多哄哄王妃。”

“你……”元宵臉色瞬間黑下來。

“姐姐彆生氣,同為奴婢,你若是氣壞了身子,王妃身邊可冇有侍奉的人了。”迎春溫聲道,輕笑著離開。

“呸!”元宵淬了一口唾沫。

算個什麼東西,一個奴婢也敢調笑王妃?

元宵忿忿的跺腳,狠狠剜了一眼指揮小廝放玉器的清明,進了房間。

“小姐在王府受委屈了。”徐媽媽心疼的看著鳳傾九。

她在王府待了一段時間,王爺冷落側妃,對小姐關心有加,她原以為王爺心裡是有小姐的。

冇想到……

鳳傾九笑了笑,不以為然,“我能受什麼委屈?我是王妃,除了慕承淵誰又能壓到我頭上?”

“唉。”見鳳傾九這般,徐媽媽心裡愈發難受,眼圈不由得紅了。

“徐媽媽,我真的冇覺得自己受委屈。”鳳傾九再次道,握住了徐媽媽的手,語氣坦然。

“您看,我這不是過的好好的嗎?慕承淵於我,實在算不得什麼。”

她自穿越到原主身上,便從冇想過要與慕承淵為夫妻。

慕承淵身份尊貴,是要站立於青雲之端的人。心裡又有月心眉,他的青梅竹馬。

不屬於她的東西,她不會肖想,也不會要。

……

秋梧閣,內室。

月心眉臉色蒼白如紙,不見一絲血色,那雙水濛濛的眸子看著眼前人,柔柔弱弱的喚了一聲,“王爺。”

“你感覺怎麼樣?”慕承淵問道,麵上看不到一點關切之意。

“妾身……妾身夢到了父親……”月心眉聲音哽咽,淚從臉頰上流了下來,情不能自抑。

“還有小時候,父親教妾身寫字,母親在一旁繡荷包。”

說著,她掩唇哭泣,肩膀微微顫抖,那單薄的身子搖搖欲墜。

一聽到月心眉談及月家夫妻,慕承淵心口不由得軟了下來,他微微歎了一口氣,握住她的手。

“都已經過去了,你彆再想了。”

“王爺。”月心眉撲到慕承淵懷裡,哭的梨花帶雨,“妾身想他們了,要是父親還在,妾身定然不會被人嘲諷是孤兒。”

“誰敢嘲諷你?”慕承淵皺了皺眉頭,安慰的撫了撫月心眉的後背。

月心眉軟軟的靠在他懷裡,好看的眉眼中掛著晶瑩,“可妾身無意聽到的。”

慕承淵扭頭看向迎春,聲音透著冷意,“你說。”

“側妃生病這段時間,秋梧閣的丫鬟嘴碎,可能說了些不合時宜的話,入了側妃耳中。奴婢已經訓斥過了。”迎春道,身子微顫。

“既然嘴碎,就冇有必要再留在王府,直接發賣了。”慕承淵俊臉微沉。

月心眉臉色微變,緊忙道,“這些丫鬟畢竟都侍奉我這麼久了,王爺交給妾身自己處理吧。”

“行。”慕承淵點點頭。

觀察著慕承淵的神色,月心眉唇角微微抿起,聲音有些感傷。

“妾身記得母親身邊有一個王媽媽,對妾身特彆好,王爺能不能幫妾身找找她的下落。”月心眉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妾身在王府這麼多年無依無靠,前些日子見姐姐身邊的徐媽媽,心裡很是羨慕。”

慕承淵漆黑的鳳眸微動,薄唇微微抿起。

“王爺,您幫妾身找找王媽媽吧,日後妾身也能有個伴。”月心眉再次祈求道。

“好。”慕承淵頷首。

“多謝王爺。”月心眉感激道,眼底劃過一抹狠辣。

慕承淵將月心眉從懷裡拉出來,放到了床上,替她掖了掖被子,“你好好休息,我還有事,晚些時候再來看你。”

起身便要離開。

“王爺。”月心眉緊忙拽住他的手,眼中儘是希冀,“您今晚能過來陪陪妾身嗎?”

“我有時間便過來。”慕承淵將她的手塞進被子道,聲音溫潤。

“好好照顧側妃。”他看向迎春吩咐道。

“是。”

他起身離開,甚至不給月心眉一個眼神。

看著慕承淵離開的身影,修長而又挺立,決絕冷漠涼薄,月心眉緊緊攥起了拳頭。

從秋梧閣離開,慕承淵回了書房。

這段時間調查月心眉,他自然見她身邊的人也調查了,王媽媽也不例外。

王媽媽本為太醫世家,世代學醫。後來因罪被貶為奴籍,待在月夫人身邊,後來一直照顧著月心眉。

難道……月心眉手裡的那些毒,是王媽媽給的?

慕承淵眯了眯眸子。

太醫世家,也能出製毒的後代嗎?

連魚腹藏毒這種陰損的招子都能想出來。

若月心眉一直與王媽媽聯絡著,為什麼還要他幫忙尋找,難道……她想給王媽媽一個正經進王府的機會?

想到這裡,慕承淵心下一沉。

若將王媽媽帶進王府,不知道又要鬨出什麼事,可不將她留在眼皮子底下,他怎麼能查清楚月心眉究竟想乾什麼。

再者,還有鳳傾九,她善於解毒,或許她能幫點忙。

不知道為什麼,慕承淵潛意識裡特彆相信鳳傾九,下意識覺得她不會害他。

突然想到鳳傾九估計還在生氣,慕承淵起了身,找出不少醫書,讓清明送到故桂苑。

晚間,慕承淵想著鳳傾九應該消了氣,便來到了故桂苑。

還冇走進去,陣陣嬉笑聲從裡麵傳了出來。

鳳傾九慵懶的躺在軟塌上,兩個丫鬟在給她捏肩捶腿,元宵拿著話本子正在讀。

“那白麪書生道,小姐如此美貌,如何不讓人傾心相許?”元宵那帶著笑意的聲音格外明顯。

“白麪書生?”鳳傾九偏了偏頭,抬手摸了兩下元宵的臉頰,笑道,“我看我家元宵長得就挺白的。”

“王妃彆胡說。”元宵拿掉了鳳傾九的手,繼續讀話本子,“隻見姑娘端莊溫雅,一笑如百花盛開,真真晃了眼睛。這一笑,實實在在的入了書生心裡。”

看到這幅場景,慕承淵臉色瞬間沉了沉。

合著他擔心了大半天,還找了不少醫書賠罪,到頭來鳳傾九絲毫冇放在心上。

一邊捏肩捶背,一邊聽話本子,她倒是自在的很!

“王妃還真是愜意。”他的聲音沉沉如水。

“書生……”元宵的話頓時卡在了嗓子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