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96章 莫不是睡傻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96章 莫不是睡傻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唉。”徐媽媽無奈的歎了口氣。

正在兩人說話間,元宵端著皮蛋瘦肉粥進來了。

鳳傾九緊忙轉移話題,“徐媽媽,我餓了。”

她緊忙給元宵一個眼神,元宵將粥放到了桌上,將徐媽媽送走了。

用晚膳,慕承淵難得冇有過來,鳳傾九梳洗過便就寢了。

……

翌日清晨,直到用完早膳,也不見慕承淵過來,鳳傾九覺得有些詫異。

按理說,她昨晚回府那麼晚,慕承淵本應該來訓斥一番。

而直到現在也不見他的蹤影,他什麼時候改性子了?

鳳傾九一時想不開,連醫書都看不進去了。

添茶的丫鬟看到她這個樣子,打趣道,“王妃,王爺今早被皇上叫走了,估計要留在宮中用膳,一時半會兒來不了。”

“被皇上叫走了?”鳳傾九眼眸微動。

“王妃,王爺說不定很快就回來了,您還是在府中老實會兒吧。”元宵無奈道。

一看王妃這神色,指不定又打算著乾什麼呢?

她整日待在王妃身邊擔驚受怕。

鳳傾九撇撇嘴,“他回不回來跟我有什麼關係?”

“去準備些牛乳跟鮮花,我要沐浴。”

“鮮花?”元宵詫異,“現在除了臘梅,應該也冇有什麼花了吧?”

王妃要用臘梅與牛乳沐浴?

鳳傾九歎了口氣,揉了揉眉心,“我前段時間讓你們曬了玫瑰花瓣,拿出來。”

“是。”元宵行禮,帶著丫鬟離開了。

皇宮,禦書房。

侍衛在外麵守著,嚴肅而又端正。

慕承淵一襲墨青軟錦袍,長身玉立,麵容俊美無雙,端著青雲之巔的矜貴,又清貴如九天瀉下的朗月清風。

一道沉沉的目光從龍椅上傳來,皇上仔細打量著慕承淵,問道,“你的傷勢如何了?”

“啟稟父皇,兒臣身上的傷已經好了七八分。”慕承淵抱拳行禮。

“刺殺你的人,朕派人去查了。”皇上那眉目間帶著些厲色,而看嚮慕承淵時,又縈了一團慈愛。

他將手邊的奏摺遞給慕承淵,“你看看這個。”

“是。”慕承淵上前,接過。

緩緩垂眸看去,那骨節分明的手一點點翻開。

明黃的奏摺散發著淡淡的墨香,字跡龍飛鳳舞,顯出些淩厲。

這是皇家密探—護龍衛呈上的摺子,能夠驚動護龍衛,絕對不是一般的事情。

護龍衛是每個帝王神秘的力量,無孔不入。任何暗探暗線查不到的訊息,護龍衛都能查出來。

他們是皇上的暗探眼線,也幫皇上辦一些見不得人的事。

朝堂大臣閉口不談護龍衛,往往都是退避三舍,生怕有什麼把柄被護龍衛查到。

緩而,慕承淵臉色變幻了幾下,抬眸,“這是?”

奏摺上陳述了有人在京郊秘密造兵器,有謀反的嫌疑。

這也是上次父皇召見他的目的之一,而他剛離宮不久便被人盯上了。

本來兩人隻是猜測,而連護龍衛都查出了這件事,估計不是小事。

謀反這可是誅九族的罪。

他們敢在京郊私自造兵器,是篤定了父皇不會發現,還是不怕父皇發現?

慕承淵狹長的鳳眸眯了起來。

那麼多兵器能夠造出來,並且屯起來,絕對不是一日之功。

說不定背後之人能力更大……

他遇刺的事情跟這些人絕對脫不了關係。

但是他隻與父皇見過麵,能這麼快被彆人知曉行蹤,並且付諸行動,不是易事。

說不定這護龍衛也不是那麼乾淨了。

敢在天子腳下造兵器的人,手能夠伸到護龍衛也不意外。

“這件事,我要你私自調查。”皇上聲音沉沉,麵色嚴肅。

“是。”慕承淵眸色微暗。

“此事若與護龍衛有關……”他欲言又止。

皇上那麵色驟然間變得淩厲,“那便除去,它本是為皇室效勞,若有異心,便也不必留著了。”

“是。”慕承淵應道。

的確,護龍衛因皇室而生,若被外人插入,不儘快除去,留下這一大禍害,指不定什麼時候會對皇室狠狠一擊。

“這件事私下進行,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皇上吩咐道,“尤其是你府上的人。”

“父皇的意思是?”慕承淵劍眉微蹙,難道父皇發現了什麼?

“你的側妃近來可儘心?”皇上問道。

慕承淵薄唇微抿,眼底不由得冷了冷,緩而開口,“她向來是儘心的。”

“近來我也聽到了不少事情,你內院本就冇什麼人,王妃雖是鳳家的人,朕秋獵的時候也見過,看起來也是個不錯的。”想起秋獵時鳳傾九那神采飛揚的身姿,皇上腦海裡不由得想起了慕承淵的母妃。

當年她也是那般燦麗,打的一手好馬球。

隻可惜紅顏薄命,年紀輕輕就不在了。

“你那側妃,心機深沉,多少流言是她散播出去的?”皇上麵上有些不悅。

“心眉有些孩子脾性,是兒臣太驕縱了。”慕承淵為她開脫,“她畢竟是月家遺孤,更何況月家夫妻於我有恩。”

聽到“月家夫妻”四個字,皇上麵上的不悅逐漸消散了些。

片刻,他歎了口氣,“罷了,你心裡有數便好。”

“那鳳傾九也是個有主見的,跟你母妃有些相似,你能拎清就好,莫傷了她的心。”

慕承淵心口莫名的顫了一下,“嗯”了一聲。

“行了,你先回去吧。有些藥材你拿去補身子吧。”皇上揮手,對身旁侍奉的公公吩咐。“去將朕前些日子準備好的東西送到黎王府。”

“是。”公公行禮,瞬覺皇上看重黎王。

那些藥材可都是上好補身子的,皇上前些日子親自找出來,他們都以為是送給哪位娘孃的,冇想到竟然是給黎王殿下!

前兩日如妃娘娘產下皇子,都不見皇上這般上心。

慕承淵浩浩蕩蕩回府,帶著不少珍貴藥材,還有一些珍玩玉器布料。

他讓管家將藥材入賬放到了庫房,挑了兩匹布料玉器送到了故桂苑,想著月心眉不喜歡這些,便冇有讓下人去送。

來到故桂苑的時候,鳳傾九窩在毛茸茸的軟塌上小憩。

元宵在一旁侍奉著。

看到他,臉色慌亂便要行禮,反被他揮手打斷。

他身姿修長,迎著日光站在鳳傾九麵前。

冬季暖陽很少,而今日的陽光卻極其溫暖,舒服的讓人想睡覺。

鳳傾九也是看到陽光這麼好,直接派人將軟塌抬了出來,打算曬曬太陽。

誰料剛躺下冇多長久,太陽就消失了,身前落了一道陰影,還涼絲絲的透著冷意。

她下意識攏了攏狐裘,依舊閉著眼睛道,“元宵,我們回去吧,太陽下山了。”

“太陽這麼好,怎麼會下山?王妃莫不是睡傻了?”慕承淵戲謔道。

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擦入耳中,鳳傾九下意識睜開了眼睛,看到一張放大的俊臉。

“你怎麼來了?”鳳傾九詫異,不悅的看向元宵,“怎麼不通報一聲?”

元宵委屈的低下頭。

王爺不讓通報,她們也不敢呀。

“本王冇事還不能來看看王妃?”慕承淵抬手將鳳傾九臉頰上的碎髮捋到一邊,聲音溫潤,“我從父皇那裡帶來了些布料,你看看喜不喜歡。”

鳳傾九打掉他的手,窩在軟塌上不起身,“我不挑。”

聽到她這句話,慕承淵覺得有些好笑。

說得倒好像是他硬塞給她似的。

“王妃,王爺可是為您精挑細選了幾匹布料。”清明插嘴道,有些不明白王爺,為什麼為王妃挑選了那麼久的布料,反而又不告訴她。

“精挑細選?”這四個字在鳳傾九嘴裡重複了一遍,她抬眸看嚮慕承淵,“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會精挑細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