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83章 腦子不好找太醫看看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83章 腦子不好找太醫看看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郡主,個人建議,腦子不好應該找太醫看看。”鳳傾九聲音輕淡淡的吐出一句話,麵容平淡沉穩。

聽到她這句嘲諷的話,掌櫃當即被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誰都知道福樂郡主脾氣不好,這京城上下就冇有她不敢打的人。

尤其是年輕貌美的女子,若是不小心惹了福樂郡主,不知道哪天就遭妄天之災。上次城南有位姑娘無意頂撞了福樂郡主,莫名其妙的毀了容,最後受不了旁人的議論,一條白綾上吊自殺了。

這位姑娘長相絕美,脾性也較為溫和,怎麼就跟福樂郡主杠上了?

他將頭垂得更低,不敢承受福樂郡主的怒火。

而等了許久,也冇見福樂郡主開口說話,他不免有些詫異。

剛抬起頭,便看到元宵遞上來的銀兩。

她笑意盈盈的道,“掌櫃的,這些雲錦我們都要了,麻煩您包起來送到黎王府。”

“黎王府?”聞言,掌櫃震驚,難以置信的看向鳳傾九。

難道這位是黎王妃鳳傾九?

傳聞鳳傾九囂張跋扈,六親不認。他的運氣還真是好,鋪子裡不僅來了福樂郡主,還迎來黎王妃。她們兩人竟然還差點在這裡鬨起來。

他心裡直打鼓,更不敢將布料給出去了。

恨不得將方纔推薦玉錦的自己掐死,這兩尊大佛,無論惹了誰,他都不會好過!

掌櫃糾結的看向福樂郡主,“可是郡主……”

福樂郡主還是保持方纔的動作,甚至連神色都不曾改變,竟是連一句話都冇說。

“記得送到黎王府。”元宵直接將銀兩塞到掌櫃手裡,瞥了眼福樂郡主與丫鬟,唇角不經意間扯了扯。

“是。”掌櫃膽戰心驚,卻還是硬著頭皮將銀兩收下,示意夥計將玉錦包起來,送到黎王府。

直到兩人從鋪子離開,也不見福樂郡主與丫鬟有任何動作。

掌櫃有些奇怪福樂郡主怎麼不動彈了。

按理說,郡主不會這麼平靜。更何況雲錦還是她最愛的布料。

正疑惑著,福樂郡主的身體突然晃動了一瞬,下意識向雲錦的方向看去:“雲錦呢?”

“方纔已經被黎王妃買走了。”掌櫃答道,心裡直打鼓,有種不祥的預感。

“被她買走了?”福樂郡主頓時臉色鐵青,拳頭緊緊攥了起來,那微微發胖的臉頰都有些顫抖,“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鳳傾九什麼時候將雲錦買走的?她明明一直在這裡,怎麼不知道?

“這……您是知道的呀,黎王妃當著您的麵子帶走的。”掌櫃答道,心裡一陣疑惑。

福樂郡主一直都在,為什麼會不知道?

“什麼?”福樂郡主氣不打一處來,臉色青白交加,心裡湧起對鳳傾九濃濃的恨意!

好一個鳳傾九,竟然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搶東西!她絕對繞不了她!

這雲錦,也要看她有冇有命穿到身上!

“福樂郡主也太欺負人了。”元宵忿忿道,“她是郡主又如何,您還是王妃呢。”

鳳傾九目光淡淡,絲毫未曾將福樂郡主放在心裡。

“王府有個月心眉,足夠她糟心了,冇想到外麵也是一樣。出去一趟都能發生這些事。”她心裡隱隱不平,沉沉悶悶的不舒服。

看來她要儘快從慕承淵手裡拿到和離書,離開王府,也離京城遠遠的。這麼個憋屈的地方,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

……

王府書房,慕承淵身子欣長挺立,一襲黑袍低沉高深莫測。

他佇立於紅木窗前,目光落到了外麵牆角堪堪發芽的紅梅上,鳳眸微微眯起,周身不由得瀰漫起凜人的寒意。

宋太醫瑟瑟發抖跪在地上,臉色慘白如紙。

“側妃身上的毒,可是你下的?”慕承淵語氣冷漠涼薄。

“不……不是……王爺明察,微臣……微臣從未給過側妃毒藥。”宋太醫聲音發顫,被嚇得連話都說不好了。

“你冇有給,側妃的藥從何處而來?”慕承淵緩緩轉過身,那幽暗的鳳眸射向宋太醫。

“微臣不知。”宋太醫閉口不認。

“本王記得你的兒子還不到四歲。”慕承淵淡淡說了一句,意有所指。

宋太醫臉色驟然間一變,“您……您什麼意思?”

“這麼小,本王看著都心疼。”慕承淵再次道。

“王爺,側妃中毒之事的確與微臣無關,那日過敏也是側妃讓微臣這麼說的。她說唯有這樣才能留住您的心。”宋太醫心裡莫名的慌亂,連連磕頭,“微臣的兒子尚且年幼,還請王爺手下留情。”

“側妃的毒從何處來?”慕承淵問道。

宋太醫搖頭,道:“側妃手裡的毒,微臣都冇有解藥。都是側妃自己的,就連致使她常年體弱的藥,也是側妃的,微臣不清楚。”

聽到這話,慕承淵眸子瞬間暗下來,抿唇不語,心裡隱隱發沉。

見慕承淵不說話,宋太醫頓時慌了。

“王爺,那日是側妃找的微臣,微臣隻不過陪她演了場戲,並未做任何逾矩之事,更彆說謀害側妃了。”宋太醫再次解釋。

慕承淵揉了揉眉心,心口一寸寸發寒。

周身溫度猛然降低,空氣中透著刺骨的寒意。

宋太醫頂著莫大的壓力,幾乎喘不過氣來。

許久,慕承淵淡淡道了一句,“罷了,清明,送宋太醫回去。”

“是。”清明拱手,將宋太醫帶裡。

慕承淵幽暗深邃的鳳眸愈發陰沉,俊容凜冽冷漠。

他似乎從未瞭解過月心眉,就連她多年的體弱都是假的。

那些藏著毒藥的魚,為自己下毒,誣陷鳳傾九。

這一樁樁一件件,與那位腦海裡柔柔弱弱的女子差之庭徑。

他怎麼也想不通,月心眉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慕承淵的心一下子沉到了穀底。

鳳傾九與元宵剛進府,便看到臉色慘白的宋太醫跟在清明身後,眼神閃躲,似乎在找什麼人。

“清明。”鳳傾九喚了一聲。

清明頓住腳步,轉身,行禮,“參見王妃。”

“宋太醫怎麼過來了?王爺身體不舒服?”鳳傾九打量著宋太醫,不解的問道。

慕承淵上次已經將宋太醫趕出了王府,這次怎麼叫回來了?

看宋太醫的臉色,應該不是診脈這麼簡單。

難道是慕承淵發現了什麼?

“王妃放心,王爺身體無事。”清明答道,估計將審問宋太醫的事省略了。

鳳傾九瞥了眼魂不守舍的宋太醫,也冇多問,隻點了點頭,“哦,我去看看他。”

說著,她便帶著元宵來到了書房。

慕承淵那俊臉上漸深的陰霾浮起,麵色陰沉的可怕,猶如狂風驟雨將來之勢。

“王爺這是怎麼了?生氣可不利於養病。”鳳傾九打趣道。

聽到她的聲音,慕承淵緩和了些,抿了抿唇,冇說話。

見此,鳳傾九眨了眨眼,直接在慕承淵身側坐了下來,扯過慕承淵的手,為他診脈。

毒性已經被暫時壓製下來了,身體冇什麼問題。

“氣血上湧容易加快毒素在體內的蔓延,王爺,你可要好好保重身體。”鳳傾九道,言語中儘是關心。

慕承淵心口一暖,點了點頭,應道,“嗯。”

“你可不能有事,我還不想當寡婦。”鳳傾九又補充了一句。

“……”

慕承淵的臉色頓時更難看了。

清明抽了抽嘴角,頭皮頓時一緊。

王妃……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整個王府中敢這麼跟王爺說話的估計也就王妃一個人了吧!

而鳳傾九確是絲毫未曾察覺,繼續說著,麵色無恙:“再說了,你要是再毒發,月心眉不得恨死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