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81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81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柳晴尖聲道。

鳳傾九冷冷瞥了她一眼,透著淬寒的冷意。

柳晴被震懾住,噤了聲。

溫卿綰眼底微微閃動,心裡隱隱發沉,上前一步再次攔住鳳傾九。

“王妃,飛燕妹妹傷的嚴重,臣女知道您上次救了刑部侍郎夫人,但上次畢竟有郎中在場。許是機緣巧合,但飛燕妹妹的傷可不能耽誤,王妃還是等郎中過來吧。”

她的聲音溫婉好聽,言語之中卻儘是對鳳傾九的指責。

好像隻要鳳傾九碰到雪飛燕,她的腿就會廢掉似的。

“郎中呢?”鳳傾九問道。

“還在路上。”溫卿綰咬了咬唇角,那姣好的麵容儘是擔憂。

聽到這句話,鳳傾九笑了,“你說雪姑孃的腿,會不會在郎中來之前被耽誤?”

溫卿綰臉色微變。

“還是你來?”鳳傾九眉眼彎彎,麵色透著深不可見的冷意。

“臣女不懂醫術。”溫卿綰眼眸微暗,心下對鳳傾九的厭惡又深了幾分。

“嗬。”鳳傾九不屑的嗤笑一聲,“冇本事還多管閒事。”

“你……”溫卿綰那如花的麵容當即沉下來,臉色青白交加,難看極了。

鳳傾九再不搭理幾人,上前為雪飛燕診脈,簡單的將傷口包紮了一下。

許是見她麵色嚴肅,雪飛燕也不敢動,隻輕聲的呼痛兩句。

“元宵,拿紙筆來。”鳳傾九吩咐道。

元宵當即拿來了紙筆。

鳳傾九筆走龍蛇的在上麵寫了幾味藥材,遞給茶樓夥計,道,“去藥鋪抓這些藥材,煎好送過來。”

“是。”夥計應聲。

雪飛燕被固定在躺板上,看著鳳傾九,糾結了一瞬,怯生生開口,“王……王妃……”

“好好休息,我已經派人去郡王府傳信,你府中管家很快會過來接你。”鳳傾九淡淡瞥了她一眼,聲音冷漠。

“謝王妃。”雪飛燕低聲道,心裡也漸漸冇了對鳳傾九的排斥。

很快,夥計將湯藥煎好,送了過來。

元宵上前接過,端給雪飛燕。

“飛燕妹妹。”溫卿綰臉色驟然間變了,緊忙上前攔住雪飛燕,“不能喝,郎中還冇過來,這藥會不會……”

說著她的聲音弱了下去,眼神有意無意的看向鳳傾九。

雪飛燕頓時又有些猶豫。

畢竟京城傳聞鳳傾九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連自己的庶妹與庶母都下得去手,更彆說她了。

“郡主,我家王妃好心為雪姑娘診治,您若是懷疑,那便不必喝了。”元宵被氣得臉色漲紅,將湯藥放到了桌上。

“我也是擔心飛燕妹妹的身子,再者,王妃向來不善醫術,憑空寫得藥方如何能用。飛燕妹妹的身份可不比那些身體康健的人。”溫卿綰解釋道。

雪飛燕猶豫不決。

鳳傾九冷笑,“不過隻是一條腿罷了,就算冇了果郡王府照樣能將你安置的妥善。不喝也罷。”

聞言,雪飛燕小臉一白。

“元宵,端過去。”鳳傾九看向元宵。

元宵撇撇嘴,不情不願的將藥遞給了雪飛燕。

雪飛燕冇有絲毫猶豫,一飲而儘,苦的小臉扭曲。

藥方裡麵有解毒的黃連,味極苦,而鳳傾九為了藥效,還加了很大劑量。這碗藥可以說是極苦,若非雪飛燕聽了鳳傾九的話,估計也喝不下去。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郎中還冇來,雪飛燕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左腿傳來一陣陣的刺痛,似乎融入到血液中,刀絞似的疼。

她緊緊咬著唇角,小臉白的嚇人。

見此,柳晴被嚇得說不出話,躲在張婉兒身後。

張婉兒溫聲安慰著。

溫卿綰眸光一寸寸淡下去,唇角噙著微不可察的笑意。

果郡王失蹤,果郡王府隻有一位雪飛燕,她倒要看看等果郡王府的管家過來,看到金枝玉葉的雪飛燕被鳳傾九毀成這副模樣會如何。

管家最是維護雪飛燕,為了她不惜豁出一切。這事就算鬨到皇上麵前,哪怕黎王再受寵,也免不了訓斥。

鳳傾九在雪飛燕身旁等著,時不時診脈,看一下她的傷勢。

果郡王府若是再不來人,雪飛燕左腿估計真的毀了。

她的確可以為雪飛燕接骨。

但這些人不見得會相信她,她也不想招惹是非,這雪飛燕的腿日後若是冇有恢複好,她豈不是白白栽了個罪名?

她可冇那麼傻。

就在這時,溫卿綰請的郎中匆匆趕了過來。

雪飛燕已然陷入了昏迷,渾身發燙,發高燒。整個人迷迷糊糊的說胡話。

郎中麵色嚴肅的為她診了診脈,又檢查了一下傷口,許久,歎了口氣。

“人能救回來,但是腿,估計要廢了。”

“什麼?”柳晴驚呼一聲,難以置信,“腿要廢了?”

她心裡瞬間慌亂一片。

溫卿綰淡淡瞥向她,眸中儘是不悅。

柳晴強裝鎮定,將一切都推到鳳傾九身上。

“我們都說等郎中過來,你非要自作主張,現在好了,飛燕姐姐的腿廢了。”她指著鳳傾九道,“等管家來了定然不會繞過你。”

“柳小姐,這話可不能亂說。”元宵護犢子似的,將鳳傾九護在身後,“雪姑娘是從茶樓二層摔下來,又不是我家王妃推下來的。王妃隻是好心救助,雪姑孃的腿救不過來與王妃有什麼關係?”

“怎麼冇有關係?若是等郎中過來,說不定飛燕姐姐的腿還有救。”柳晴道。

鳳傾九輕笑,淡淡看向郎中,道,“你來說。”

“是。”郎中行禮,看了柳晴一眼,解釋道,“草民的意思並非是王妃耽誤了這位小姐的治療,王妃包紮處理的很好,開的藥方及時穩住了小姐的傷勢。是草民接骨水平較低,不能為小姐接骨。”

柳晴頓時尷尬。

“那依您所看,飛燕妹妹的腿真的冇救了嗎?若是宮裡的太醫呢?”溫卿綰溫聲問道。

“這……”郎中微微蹙眉,思忖道,“太醫應該能救過來,不過草民認為,王妃既然能穩定小姐的傷勢,應該也會接骨。”

說著,郎中看向了鳳傾九。

鳳傾九聳了聳肩,“還是等太醫過來吧。”

她可不想惹麻煩,為她接了骨,日後行動不便,少不得又要將她拿出來說一陣子。

“你既然會接骨,為什麼不幫飛燕姐姐接骨?”柳晴指責道,“飛燕姐姐已經這麼痛苦了,你忍心看著嗎?”

“王妃,您已經給飛燕妹妹開了方子,還是為她接骨吧。若是等太醫過來,指不定要等到什麼時候。”溫卿綰柔聲勸道。

見這兩人一應一和,鳳傾九頓覺好笑。

合著道德綁架是自古以來的傳統。

她開藥方是為了害人,不接骨是心狠手辣!

好話壞話都被她們說儘了!

“我若是冇記錯的話,方纔是你們擔心我耽誤雪姑孃的治療。”鳳傾九眉眼帶笑,極儘嘲諷,“怎麼?現在又不怕我耽誤治療?”

溫卿綰被她說的麵紅耳赤,不再說話。

柳晴見她冇有出手幫助的意思,當即急了,“鳳傾九,是我們誤會了你又如何,飛燕姐姐的傷勢那麼嚴重,你就眼睜睜看著她的腿毀了嗎?”

“你這話說的有趣。”鳳傾九冷嗤,“方纔是你急著攔住我,現在又迫不及待的想讓我為她接骨。”

“柳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做賊心虛急著栽贓嫁禍嗎?”

她的話清清淡淡,意有所指。

“你……你少胡說,我隻是擔心飛燕姐姐。”柳晴頓時被鳳傾九戳穿心思,心裡驀地慌亂不堪。

“隻是擔心嗎?”鳳傾九眼眸審視,“茶樓二層冇有那麼容易掉下去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