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79章 還是蠢的不行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79章 還是蠢的不行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慕承淵眸色幽暗,漸深的陰霾浮上臉龐。

緩而,那菲薄的唇畔微啟,“去將先前為側妃診治的宋太醫帶來。”

他本以為上次心眉給自己下毒的藥是宋太醫給的,如今看來應該不是。

是他想錯了。

毒藥若是宋太醫給的,他又如何解不了毒?

想及此,慕承淵心口一寸寸冷了下來。

她身體嬌弱,常年待在王府,究竟是如何拿到這些毒?還有那些錦鯉,她又是從哪裡拿到的?

直到這一刻,慕承淵第一次對月心眉這般陌生。

這個他從小護著的人,好像並不像表麵上那麼簡單。

“是。”暗衛行禮,轉瞬離開。

……

正京街,一片熱鬨繁華。

鳳傾九咬了一口糖葫蘆,悠閒的散步。元宵提著小袋大袋,費力的在她後麵跟著。

“王妃,您慢點,等等奴婢。”元宵累的氣喘籲籲。

“好。”鳳傾九頓住了腳步,嚥下了嘴裡的山楂,目光飄悠悠落到了身側糖炒板栗的攤子上。

香甜軟蠕的味道鑽進鼻翼,緊緊縈繞著,揮之不散。

鳳傾九不由得嚥了口唾沫,抬腳向攤子走去。

“小姐,來點板栗吧。”小販笑眯眯的道,那曆經風霜的臉上儘是善意,他挑了一顆比較大的板栗遞給了鳳傾九,“您嚐嚐,我這板栗可是最好吃的,一般人炒不到這個程度。”

“是嗎?我嚐嚐。”鳳傾九將糖葫蘆塞給了元宵,接過板栗,纖細的手指輕輕一擠,裡麵焦黃的板栗便露了出來,塞進嘴裡。

入口軟蠕,而又帶著淡淡甜絲絲的味道。

“的確好吃。”鳳傾九誇讚了兩句,“包起來一些吧。”

“好嘞。”小販揚聲應道,手腳麻利的將板栗包起來,遞給了鳳傾九。

元宵上前給了銀兩。

“王妃,咱們回去吧,這麼多東西,奴婢拿不完。”元宵為難的看著手裡的東西。

鳳傾九還冇逛夠,偏頭看了一眼堆在地上的東西,眨了眨眼,思忖片刻。

“驚蟄。”她試探的喚了一聲。

她記得慕承淵將驚蟄給了她,應該就在不遠處。

“王妃。”驚蟄突然出現在眼前,拱手行禮。

“你將這些東西帶回王府,我與元宵再逛一會兒。”鳳傾九直接吩咐道。

“這……”驚蟄一愣,抽了抽嘴角,“您讓屬下帶回王府?”

他可是王爺派過來保護王妃的,怎麼也是一等暗衛,竟然讓他拿這麼些東西?

若是被清明知道,豈不是得笑死他?

“怎麼?有問題?”鳳傾九疑惑,“慕承淵讓你跟著我,不就是聽從我的吩咐?我讓你乾什麼就乾什麼。”

“是,屬下遵命。”驚蟄抽了抽嘴角,從元宵手裡將東西接過去。

元宵知道驚蟄在王府地位非同一般,不是她們這種丫鬟能夠相提並論的,不由得頭皮一麻,道:“還是……還是讓奴婢拿著吧。”

“你不是說拿不了?”鳳傾九看了她一眼,將她手裡的東西遞給了驚蟄,“你先回王府,我與元宵逛完,自然也會回去。”

“是。”驚蟄道,提著大袋小袋足尖輕點,離開了。

“王妃,驚蟄可是王爺身邊的侍衛,您怎麼能讓他拿這些東西呢?若是被王爺知道了,少不得要生氣。”元宵忐忑道。

鳳傾九挑眉:“那我提著?”

“怎麼能讓您提著呢?”元宵立即道,忽而才反應過來,眼神微閃,低聲道,“應該是奴婢……”

話還未曾說完,便被鳳傾九打斷,“不過就是一點東西,慕承淵冇那麼多閒工夫管這些。”

“走,跟我去前麵的點心鋪子瞧瞧。”鳳傾九道,拉著元宵走過去。

經過茶樓,幾道目光自上而下射來,直直的落到了鳳傾九身上。

鳳傾九皺了皺眉頭,抬頭看過去。

正巧對上一道輕蔑的目光。

那是位身著鵝黃色對襟小襖的女子,亭亭玉立,麵容姣好清秀。隻是那眸光微微有些不善。

鳳傾九眯了眯眸子,有些疑惑。

她與這個人有過節嗎?

怎麼感覺這人目光有些不善?

元宵察覺到鳳傾九的目光,也看了過去,小聲道,“王妃,那位是刑部侍郎的妹妹,柳晴。”

“刑部侍郎的妹妹?”鳳傾九眼眸微閃。

原來是柳夫人的小姑子。

怪不得她目光不善,看來柳夫人在柳家受了不少苦。她不過隨手救了柳夫人,都能被柳晴記恨上。

“罷了,我們走吧。”鳳傾九搖頭,欲離開。

就在這時,嘲弄聲斷斷續續落入耳中。

“這不是黎王妃嗎?怎麼跟丫鬟拉拉扯扯?不成樣子。”一位穿著淺粉裙裾的女子撇了撇嘴。

這位是雪飛燕,果郡王的嫡女,自小嬌生慣養,金枝玉葉。

“飛燕姐姐,這您就不知道了吧,咱們這位黎王妃可了不起,慈善大度,為了挽回自己的名聲,可不是得做做樣子嗎?”另一位貴女掩唇輕笑道。

說著,看向了旁邊身著淺綠玉錦留仙裙的女子,討好似的,“卿綰姐姐,您說呢?”

溫卿綰輕淡的看了鳳傾九一眼,朱唇微勾,眼底掠過輕蔑,而麵上卻是端的清貴高雅。

“妹妹可不能這般說,畢竟是黎王妃,若是傳到了旁人耳中,豈不是遭了話柄?”

溫卿綰,福安郡主,異姓王嫡女,京城貴族,自小在宮中長大,被太後帶在身邊教誨,端莊清貴。

“嗬,卿綰姐姐,她不過頂個黎王妃的名頭,誰不知道咱們的黎王心裡藏著個人?月心眉可是與黎王青梅竹馬。”柳晴嫉恨道,眸中閃過厭惡。

若非鳳傾九的摻和,她那個嫂子就死在馬下了。哥哥正好迎娶張家姐姐。

而今嫂子生下了個女娃不說,還讓他們整個柳家陷入莫大的議論中,嫂子被王氏接走,哥哥在朝中也被人戳脊梁骨。

哥哥彆說迎娶張家姐姐,仕途都止步不前。

柳晴恨恨的咬了咬牙,眸光愈發淩厲。

張家姐姐雖然是兵部侍郎庶女,但待她極好,更何況他們柳家若是與兵部侍郎有了姻親,在京中的地位絕對會再升一步。

“真不知道黎王怎麼會看上鳳傾九?皇上也是,怎麼會賜了婚呢?”雪飛燕鄙夷道。

“要我看啊,咱們卿綰姐姐比她要好一萬倍。卿綰姐姐端莊大方,又是京城第一貴女。”柳晴插嘴道。

聞言,溫卿綰那好看的鳳眸暗了暗,聲音低低,“妹妹慎言,這話可是能被咱們議論的?”

她的語氣不悅,麵色隱隱有些動怒。

柳晴當即住了嘴,臉色微白,訕訕道,“是……是我說錯話了。”

“咱們卿綰姐姐可是要做太子妃的人。”張婉兒打趣道,為柳晴緩和場麵。

溫卿綰瞥了張婉兒一眼,唇角微微揚起,卻是冇再說話,目光緩而又落到了鳳傾九身上。

鳳傾九又如何?黎王又如何,就算再得皇上寵愛,不還是個病秧子,無權無勢。當今朝政還是太子隻手遮天,以後這天下都是太子殿下的。

自上次秋獵之後,她以為鳳傾九是個什麼人物,原來還是一點冇變。

還是蠢得不行。

不足為懼!

幾人的議論聲清晰的傳入了耳中,元宵臉色微變,上前便要與她們理論。

“你去乾什麼。”鳳傾九緊忙拉住了她,輕聲訓斥道,“與你無關的事,不必多管。”

“可是……她們議論王妃……”元宵不甘心的咬了咬唇,為鳳傾九抱不平。

“無妨,隨她們去吧。”鳳傾九毫不在意,不過議論兩句,她又不少兩塊肉,抬腳便要向點心鋪子走去,“我們走。”

腳還未曾邁出去。

嘭!

一聲巨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