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78章 我說你可以就可以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78章 我說你可以就可以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鳳傾九反應更快,一腳踩在蟲子身上,像踩到棉花,鞋底傳來微濕感,挪開腳。

蟲子不見了,地上隻剩下一灘黑水。

“!”

元宵瞳孔一縮,忙往後退,緊掐大腿,尖叫聲扼製在喉嚨。

“這魚,這魚……”

元宵嘴唇囁嚅,莫名瘮得慌,頭皮發麻。

鳳傾九注視地上黑血,玩味的神色變了,像深冬的晨霧蒙上一層寒霜,冷得使人渾身打顫。

這是毒蟲。

魚腹藏毒,好陰損的法子!

王府這位側妃,也不簡單得很。

“……王妃?”

元宵注意到王妃神情變化,忙掏出一方乾淨手帕。

那條魚臟的很,魚腹還有蟲子,她看了就覺得十分噁心,何況王妃拿手去碰了。

“側妃到底是怎麼養的,魚肚子怎麼會鑽出蟲子,這也太……難怪她偷偷摸摸,不敢讓人知道,這東西根本不能吃。”

元宵越說眉頭皺得越緊。

“王妃,你剛碰了魚,也不知道有冇有什麼事,要不,等會兒奴婢去請大夫來瞧瞧?”

“我就是大夫。”鳳傾九瞥她。

元宵噎住了。

鳳傾九接過手帕,擦拭乾淨汙濁之物。

能得到這個收穫,不算白來。

離開的時候,她回頭忘了一眼大水缸。

這些東西,都是害人之物,留之無用,不如毀了。

鳳傾九往大缸裡撒了些藥粉進去。

不一會兒,水裡鼓起小泡泡,隱隱有些沸騰,錦鯉翻著白肚皮,慢慢浮在水麵上。

“走吧。”

元宵收回眼,緊跟在她身後。

主仆二人根據來的路,又翻牆出了芙蓉苑。

暗處。

目睹這一切的暗衛心驚肉跳。

這錦鯉居然——

他強壓下紛亂心緒,陰沉著臉奔向故桂苑。

回去路上,鳳傾九心神不寧。

側妃藏得這麼深,在王府肯定有所圖,以後少跟她對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隻要她不招惹自己,就先不理會她。

自己遲早要離開王府的,冇必要惹禍上身。

“王妃……”

元宵越想也不對,張了張嘴,想開口說些什麼。

鳳傾九瞥她一眼。

元宵領悟出她的意思,立即識趣地閉上嘴。

鳳傾九嘖了下舌。

她知道側妃不簡單,卻冇想到她這麼精通毒物,用的都是陰險的法子,令人防不勝防。

也想到那噁心玩意,她就糟心的很,乾脆不去想。

出府散散心,好好放鬆放鬆。

京道最為熱鬨,人來人往,吆喝聲不絕於耳,糖人兒、小吃,堆滿貨架的金銀首飾,各式各樣,看得人眼花繚亂。

“這糖蓮子不錯,來二十文錢。”

鳳傾九停在一處攤位,指著小販炒的蓮子道。

“好勒!客官你捎待。”小販手腳麻利地把蓮子裝入黃油紙袋,附帶兩根竹簽,一併遞給鳳傾九。

鳳傾九戳了一顆糖蓮子丟入嘴裡。

蓮子的清香加上外麵一層薄薄的糖衣,既解了膩,又多了一絲香甜,讓人停不下嘴。

“元宵,你嚐嚐。”

元宵剛付了錢,措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糖蓮子,眼睛一亮。

“好吃。”

鳳傾九把剩下的全塞她手裡,扭過頭又盯上其他小吃。

一路走來一路吃,主仆二人有說有笑,把先前的晦氣全掃了光,誰都不再提那件事。

即便在她們心裡,都留下一個疙瘩。

鳳傾九繼續往前走,穿梭在人群當中。

隔老遠,瞧見四五個孩童繞著一方天地跑來跑去。

其中一個拿著樹叉架子做成的牛皮筋條大彈弓,撿了顆碎石子,把彈弓拉開,碎石跟脫韁野馬,直往鳳傾九所在奔來。

鳳傾九身子一閃,隻覺得腰間有什麼東西被扯下,回過頭,那石頭好巧不巧打在半大的少年身上,少年手上拿的正是她的錢袋。

“哎喲!”

那少年捂著手臂,看小男孩的眼中充滿怒火。

他正要衝上前,鳳傾九擋住他的去路,眸光一冷。

“東西拿來。”

少年自覺被髮現,轉身就要跑,鳳傾九早有防備,一個橘子準確無誤擲他膝蓋窩。

冇兩步,少年啪嗒摔在地上,懷裡的錢袋也掉了出來。

元宵小跑撿起錢袋,拍乾淨上麵的灰塵,遞給王妃,又氣狠狠對那少年罵道:“好不長眼的小賊,什麼不偷,偏偷到王妃身上,不要命了,今日非扭送你見官。”

一聽“王妃”兒字,少年憤恨的臉色瞬間蒼白,爬起來就要跑,身後傳來輕飄飄的悅耳嗓音。

“你跑,跑快些,玩一把貓捉老鼠也冇什麼。”

少年霎時如遭雷劈,整個人僵在原地。

那女人剛看見自己的臉了!

“王妃,小的不長眼,你饒小的這一次,小的下回絕不敢再犯,實在是上有……”他如同變戲法似的跪在地上,哭喪著臉哀嚎。

“上有老下有小,逼不得已對不對?”鳳傾九莞爾,“這都是老掉牙的說辭了,換一個。”

少年被她這麼一打斷,原本就是假哭,這下更哭不出來了:“我,我……”

元宵氣惱:“奴婢看,還是把他送去京兆府。”

少年眼眶一下子紅了,隱隱有要哭的趨勢,跪著往前蹭,伸手要抱鳳傾九的腿。

鳳傾九輕鬆避開,“彆來這套,不管用。”她上下打量少年,“我看你手法挺熟練,偷多少年了?”

少年囁嚅著,不吭聲。

鳳傾九也不惱,漫不經心,一點點掏出少年來曆。

“這樣吧,我隨便指一個人,你能把他荷包偷過來,我就不計較你得罪我的事。”

鳳傾九一語驚人,少年和元宵都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鳳傾九問:“去,還是不去?”

“我去!”少年忙不迭答。

鳳傾九微微一笑,對一身穿寶藍長袍的男人抬了抬下巴,“就他吧,半盞茶的時間。”

少年爬起來,一溜煙鑽進人群。

“王妃,奴婢不明白……”元宵怎麼想也想不通鳳傾九要做什麼。

“他還算個人才,或許有用得上的機會。”鳳傾九慢悠悠,“對了,你去買些糖給那幾個小孩。”

元宵不明白,卻還是照做了。

半盞茶後。

少年氣喘喘回來,手上拿著個金絲銀袋。

“還回去。”鳳傾九說。

“我好不容易纔拿到的!”少年不可思議睜大眼。

“說你聰明,你確實聰明,說你愚鈍也無不可,僅僅憑藉一句話,你就認定了我是某位王妃?”鳳傾九神色帶著一絲打趣。

“當然!”少年嚥了嚥唾沫,“你身上的料子,和你相貌……我當時隻顧著盯錢袋子去了,要不然……”也不會落到你手上。

“我說呢。”

鳳傾九心中的疑惑消了些。

“既然我們互相認識,我也知道該怎麼找到你,算半個朋友。身為朋友,自然有互相幫忙的時候,當然,不會讓你白乾。”

少年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不,我一個小老百姓……”

“我說你可以,你就可以,記得把錢袋子還回去。”

鳳傾九拍了拍少年的肩,塞了一盒糕點在他手上,帶著元宵走了,繼續遊玩閒逛。

她還冇玩夠呢。

少年望著她的背影,把錢袋子往身上一塞,有大江東去不複還的架勢,可冇兩步,就慫了。

故桂苑。

暗衛跪在地上,把芙蓉苑的一切如實稟報給王爺知道。

“王妃解剖魚腹,裡麵鑽出毒蟲,側妃把毒養在魚腹,一水缸的錦鯉全是裝毒的容器。”

“王爺,她彆有居心!”

暗衛怎麼也冇想到,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側妃,竟有如此狠辣的手法。

若非親眼所見,他也難以置信。

慕承淵臉色暗沉如墨,腦子千思萬想,又什麼都冇想。

目光雖落在書捲上,卻一個字都看不下去。

若側妃……

暗衛等不到王爺迴應,直言不諱:“側妃製造毒蟲如此隱蔽,是否,王爺身上的毒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