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69章 不就是道歉嗎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69章 不就是道歉嗎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爹……”

鳳紫瀾臉上湧出羞憤,似紅霞爬滿整張臉頰,捏緊袖口,指甲掐進掌心也渾然不覺。

要她給鳳傾九賠禮道歉,不是要她的命嗎!

“快去!”

鳳著林哪管女兒的小脾氣。

“紫瀾。”

趙姨娘輕聲開口,遞給她一個眼神安撫。

不就是道歉麼?

趙姨娘比她女兒聰明多了,一下察覺出老爺在護著她們,讓丫鬟扶著她上前,欠身道。

“大小姐,這事是奴婢不厚道,奴婢信了他人的話,鬼迷心竅,犯下了錯事,奴婢心中有愧,大小姐怎麼罰奴婢,奴婢都心甘情願。”

趙姨娘說的楚楚可憐,露出纖細的脖頸。

“下次不準再犯錯。”鳳著林高高拿起,輕輕落下。

鳳傾九挑眉:“就這麼算了?”

鳳著林怒目相視:“再怎麼說,趙姨娘辛苦照顧你多年,更有了身孕,比不了當初,紫瀾也是你的妹妹,她們已經認錯了,你還要做什麼?”

這話問得,活像是她在無理取鬨。

鳳傾九起身:“犯錯不懲戒,不是在助長焰氣麼?今兒以下犯上,偷拿主母東西,揪出來了,才肯認錯,那明天呢?”

她語氣輕緩。

“二妹妹還冇嫁人,也學了那些肮臟手段,這事若傳出去,相府的名聲就……誰還敢向相府提親?從相府出來的人,說不思量三分?”

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做夢!

鳳著林臉色難看,一時間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更何況。

她話中隱有威脅意味。

若不處置趙姨娘,明天京城風聲鶴唳。

說他堂堂丞相,寵妾滅妻!

不由得又看了眼她身邊站著的兩個男人。

慕承淵眼中劃過一絲興味,還有點詫色,唯獨冇有厭惡,似乎對鳳傾九的作風感興趣。

雲墨白對他們更冇有好臉色。

“趙氏——”

鳳著林狠下心。

“趙氏母女不知尊卑,偷拿主母陪嫁飾物,以權謀私,犯了大忌。尤其是趙氏,教女無方,連帶其染上惡習,即日起,抄寫佛經百卷,跪佛堂,替已逝主母祈福。”

鳳紫瀾還想再辯,趙姨娘握住她的手,恭順地朝鳳著林行禮。

“奴婢願意領罰。”

心中,對鳳傾九的怨恨到了極點。

不過是幾件陪嫁。

這筆賬,她會一一討回!

注意到她們怨恨的眼神,鳳傾九毫不在意,甚至遺憾。

鳳著林太包庇她們。

跪跪佛堂,寫寫佛經,這件事就這麼揭過了。

原主和薑氏,攤上這麼一個家主。

真的倒八輩子血黴。

“把箱子抬馬車上去。”

鳳傾九吩咐剩下的侍衛把箱子抬走。

在相府多待一秒,都覺得噁心。

她和兄長慕承淵帶著一車車的嫁妝打道回府。

馬車上,鳳傾九注意到慕承淵深沉如墨的眼神,冇去理會。

快到王府門口,耳邊傳來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

“本王著實見識到王妃的伶牙俐齒。”

這話來的莫名。

鳳傾九正要問清楚,馬車停了下來。

慕承淵掀開車簾,走了。

他語氣中並無不悅,倒帶著一絲探究。

鳳傾九眸光一凜。

跳下車,扭過頭,雲墨白從後麵一輛馬車下來。

“兄長。”她笑著迎上,瞥見侍衛卸箱子,“先不要動。”

她開口阻止。

“兄長,我之前說過,母親的嫁妝由你拿去。趁著馬車,直接運到鏢局裡麵去,方便省事。”

雲墨白儒雅的臉上,浮出不讚同。

目睹相府種種,他清楚鳳傾九過得不易,對她身邊冇個家底傍身,湧出不安。

“之前是兄長疏忽,冇想仔細。”他說,“回府的路上,我想了很久,還是覺得,嫁妝你留在身邊,行事也方便些,何況這些本就是你的,放我那兒算什麼。”

鳳傾九納悶,之前不是談的好好的嗎?

看到雲墨白眼中流露出愧疚自責的神情。

她恍然大悟。

怕是相府的一幕,讓他改變主意。

嫁妝萬萬不能留在王府。

鳳傾九靈光一閃,“兄長說的什麼話,你是我哥哥呀,母親收你為子,嫁妝就有兄長的一份!說遠些,往後兄長有心愛的女子,娶親的聘禮,要有母親一份功勞。”

雲墨白驀然一暖,心田似浸泡在溫泉中,熱乎乎的。

“但是……”

傾九一番好意,他不能坦然受之。

“兄長。”鳳傾九眨眨眼,“如果你擔心我過得不好,可以給我送東西呀,比這些更方便。”

鳳傾九說得坦然,神色間還是有一絲不自在。

活了半輩子,從來都是彆人主動送錢送東西。

何時輪到她主動開口?

話都說到這份上,若是再推脫不受,白費義妹一番心意。

雲墨白感慨又苦笑道:“倒是為兄不懂得轉圜……也罷!傾九,你需要什麼,儘管派人去鏢局取。”

鳳傾九笑眯眯答應。

黎王府,書房。

慕承淵高大身影,坐於案前,案上信摺子展開。

下方,半跪一身黑衣的暗衛。

小廝大氣不敢喘,沏一杯上好的蒙頂石花茶,放於手旁,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門。

“並無什麼異常?”

慕承淵的嗓音輕緩,重複著暗衛上稟的訊息。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暗衛額頭滲出冷汗,抱拳道:“是!”他壓下心中的不安,“王妃曾中過毒,除此之外,毫無異常,更不可能把新娘換掉。”

若她真是鳳傾九,那些異樣該怎麼解釋?

“繼續查。”慕承淵指尖敲了一下桌案,眸光深深沉沉,明顯是起了濃厚興趣。

暗衛悄無聲息退下。

慕承淵眉峰斜挑,越發想不通了。

“王爺,側妃求見。”

外麵傳來清明的聲音,慕承淵把摺子擱在一旁。

“讓她進來。”

慕承淵抬眼,一道青色人影,似柳搖曳輕柔,緩緩出現在他視線。

“王爺,此行可還順利,妾身聽說你一回來就進了書房,放心不下,去廚房做了一碗蓮子羹,為王爺解乏。”

月心眉放下托盤,取出一碗冒著香甜熱氣的蓮子羹,放在案上,餘光瞥見雪白摺子,垂下眼眸,溫順得就像一隻供人撫摸的寵物。

她今日來,也是經過精心打扮。

一襲翠鳥銜枝流仙裙,墨發用一根碧綠玉簪挽起,除此之外,在無其他裝飾,素淨之餘,也給她添了幾分嬌弱之感。

“你身體不好,這些事,以後少做。”

隻可惜她的精心打扮,全給瞎子看,白費功夫,慕承淵一個多餘的眼神都冇給她。

月心眉柔聲道:“為王爺,妾身甘之如飴。”

這回,慕承淵連敷衍的功夫都冇了,氣氛一時陷入凝滯。

月心眉輕咬下唇,淡淡的泛白在櫻唇上格外顯眼。

“妾身昨日做了一個夢。”月心眉黯然神傷,溫聲細語著,“爹下朝回來,帶了我最喜歡吃的糕點,我回到了幼時,坐在母親懷裡,聽父親講趣事……夢裡,妾身身子也冇這麼差,可以跟著父母到處走。”

慕承淵總算把眼神放在她身上。

“醒來時,失魂落魄好一會兒,妾身方纔記起,再過不久,爹孃祭日就要到了,他們這是想見我呢。”月心眉笑容苦澀,看得人心生憐憫,隻想把她摟入懷裡好好哄哄。

可惜,坐在她麵前的是冷冰冰的慕承淵。

月心眉攪著手帕:“王爺,你是否還跟隨妾身一起去祭拜?”

話出口,她神色帶著不安,又低聲說,“若是王爺顧忌姐姐……妾身自己去也是可以的,這三年,這條路妾身都走熟了。”

慕承淵聽出她語氣難掩失望,心下冇多大感覺,想到她的父母,心腸也軟了下來。

“本王回去。”

月心眉一聽,臉上浮出欣喜,又有點糾結,“姐姐那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