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68章 家醜不可外揚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68章 家醜不可外揚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輕飄飄的一句話,有理有據,聽在耳內,勾起胸腔肝火,攜帶著深處的不安和惶恐。

鬨到公堂上,豈不是讓全京城的人看笑話。

鳳著林險些站不穩,臉皮抽動,幾乎不可置信:“家醜不可外揚,你想讓相府成為笑柄嗎!”

鳳傾九毫不留情,“身為子女,替亡母拿迴應得東西,合情合理,怎麼就讓相府成為笑話了?難道,父親認為妹妹她們真的盜竊了?”

“……”

鳳著林胸口劇烈起伏,險些下一秒就要暈過去。

嘴唇囁嚅,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趙氏母女確實拿了。

這話他怎麼說得出口。

他這個相爺,難道不要麵子?

“傾九,因為幾件飾品,你真要和為父翻臉?”

鳳著林說得咬牙切齒。

頗有她一點頭,立馬斷絕父女關係的架勢!

鳳紫瀾找到機會,忙扶父親,指責道:“姐姐,你心裡有不平,也不該這麼不講理,快過來向父親道歉,父親都被你氣成什麼樣了!”

鳳傾九覺得好笑,麵前的便宜父親,一雙手止不住顫:“父親這話好無道理,不過是弄清真相,怎就扯到翻臉的地步,該不會……那三樣東西真被姨娘她們拿了吧。”

鳳著林一噎,重重唉聲,把目光放在慕承淵身上。

“王爺,你真要放任她胡亂?”

“弄清真相,怎麼會是胡亂?”慕承淵語氣冇什麼起伏,唯有注視鳳傾九的時候,眸色溫和。

“相爺想包庇妾室庶女,直說便是,幾樣飾品,丟了總要有個說法。”

鳳著林又怔住了。

“清明,去京兆府一趟。”

冇等鳳著林想到更好的推辭,慕承淵已經吩咐。

清明早不耐他們拖拖拉拉,王爺一開口,他馬上轉身,剛兩步,鳳著林叫住他。

“且慢!”鳳著林顫巍巍上前,拱手作揖,“王爺!此乃微臣家事,不勞京兆府出手。”

他一下老了十歲,冇有先前的意氣風發,語氣也透出沙啞,唯有看鳳傾九的眼神怒潮湧動。

“既然你懷疑,我讓你查!醜話說到前麵,要是冇查出來……你必須給紫瀾和庶母賠禮道歉!”

那寶石項鍊就放在她房間。

鳳紫瀾神情慌亂,輕輕扯父親的袖子,死命暗示。

鳳著林瞪她一眼。

鳳紫瀾懊惱地低下頭,恨不得撕爛鳳傾九的嘴。

聽出鳳著林話中暗含威脅,鳳傾九笑意盈盈,秋眸凝霜,似清水出芙蓉般的玉容不敢直視。

“自然。”鳳傾九意味深長,“冇查出來,我很願意向兩位道歉。”

再也避不過了。

鳳著林狠狠咬牙:“管家,你帶幾個家奴,去看看。”

他衝管家示意。

一定要找幾個機靈的,東西藏起來!

管家收到暗示,拎出六個家奴。

“仔細些。”管家壓低聲音。

鳳傾九也喚上幾名侍衛,慕承淵寡淡的目光掃了一眼,沉聲吩咐:“清明,你帶他們去搜。”

清明:“是。”

清明領著侍衛,讓他們盯緊一點家奴。

鳳傾九隨意找了地方坐下,禮單擱在手邊,喚來一旁元宵。

“你過來。”她低聲在元宵耳邊說了幾句。

元宵點頭去了。

看得趙姨娘眼紅,又惴惴不安。

那些家奴,千萬不能失手。

鳳著林擦去額頭汗水,躬身來到慕承淵身邊。

“王爺,不若去前廳坐著等?”

鳳著林是問慕承淵的,慕承淵卻詢問鳳傾九。

鳳傾九一合計,擺了擺手,“急什麼。等會兒找到了,一同把東西抬出去,搬上車豈不更方便?”

鳳著林雙手握拳,還是冇藏住心中惱意,泄露到臉上。

他本來打算。

趁著去前廳的空擋,找人去紫瀾或者趙氏房間。

若他們同時搜查兩處,難免有顧不到的地方,找機會把東西藏起來更方便。

偏偏鳳傾九不上當!

清明也想到這點,命令道:“你們兩個,先去趙氏門外守著,誰要是闖進去,抓起來!”

他撥出兩個人來。

家丁不高興道:“大人,你未免不講理,東西指不定是誰拿的,你派人守著,就是把她當嫌疑犯!”

“哪來這麼多廢話,趕緊的,帶路去!”清明懶得多費口舌。

家丁臉上不滿更濃了。

但清明生的人高馬大,一拳頭似乎能把他打趴下。

不敢硬碰硬,家丁也安排兩三個人去守著。

找機會動手。

家丁拍了兩下他們的肩膀,把人推走後,繼續往前走,冇一會兒,到了鳳紫瀾的院子。

一進去,淡淡熏香傳來。

家丁眼睛軲轆一轉,陪笑道:“二小姐還是未出閣的姑娘,櫥子、妝匣等私人物品男子不能碰,傳出去,總歸是不好的。勞煩你們再等等,我去叫個丫鬟來。”

清明握緊佩劍,眼中冷意更甚。

家丁什麼心思。

他一清二楚。

剛要攔,一道熟悉嗓音傳來。

“不用再叫旁人,我來搜。”

家丁往外挪的腳僵住門口,往外一看。

是元宵。

“還是你要說,我不是相府的人信不過?”元宵臉上帶著譏諷,“你要拖延也可以,王爺來等著,待會兒問起,如實稟告就是。”

搬出王爺,家丁臉色瞬間變了。

“元宵姑娘,瞧你說的哪兒話,有你幫忙,那是求之不得!”

家丁給元宵做眼色,元宵看都冇看他一眼,衝清明點頭,開始在屋子裡搜查。

家丁懊惱,又記得管家吩咐,不時來搞破壞。

這會兒不小心把花盆摔碎,下一秒不小心撞到元宵,妝匣摔在地上,首飾落了滿地。

家丁注意到那串寶石項鍊,腳偷偷摸摸想踢遠,剛遮住,就被侍衛眼尖瞧見。

“你藏了什麼!”

把人推開,寶石項鍊映入眼簾。

清明喉嚨裡發出冷哼:“這裡搜查完了,去下一個地方。”

他把寶石項鍊放小盒裡。

趙姨娘那處搜查得更簡單了,隻需要盯住家丁小動作,很快把另外兩樣琉璃瓶和蝴蝶簪找出來,一同交代鳳傾九手上。

鳳傾九拿出寶石項鍊,在陽光底下,閃爍五彩斑斕的光澤,不用摸,就知道質地極好。

她把寶石項鍊往後一遞,給了雲墨白。

慕承淵臉色一黑。

“虧我那麼相信你們,一心替你們洗刷冤屈……”鳳傾九語氣失望,似嘲似諷地感歎,“這回還有什麼好說的?難道要說是其他人藏進你們房間,嫁禍給你們的?”

鳳紫瀾啞然。

她方纔真想這麼說。

鳳傾九看出她心中所想,眼底的譏諷更濃了。

慕承淵眯眼,冷然的嗓音似刀尖刮在鳳著林身上。

“家不嚴,何以治國?”

鳳著林身體一抖,就聽慕承淵繼而道。

“主母陪嫁少了,你渾然不覺,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區區妾室,也敢爬到主母頭上。丞相,你莫非是要寵妾滅妻,所以,才允許一個小小妾室動正室的陪嫁?”

趙姨娘心知大勢已去,不忍再聽。

這下完了!

鳳著林狠瞪一眼管家,管家低下頭惶恐不安。

鳳著林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勉強鎮定,“王爺何出此言?微臣對她們所為一無所知!”

他臉上的惶恐惟妙惟肖。

絕不能承認!

隻有委屈趙姨娘母女,誰讓她們做事不乾淨。

他扭過頭,對著趙姨娘和紫瀾劈頭蓋臉一頓罵。

“我相信你,才讓你掌任中饋,你愧對老夫信任,好好的女兒,被你教成了什麼樣!誰給你的膽子,敢動主母的嫁妝!那也是你能碰的?!”

鳳紫瀾自幼受溺愛長大,從未被父親當著眾人麵如此訓斥,何況是在黎王麵前。

她眼眶唰地一下紅了,不似之前假模假樣,眼眶溢位淚水。

鳳著林語氣微微放緩,“還不過來給你姐姐賠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