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57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57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月心眉心裡隱隱有些不舒服,她軟軟笑道,“妾身的臉好了,便想著來感謝姐姐。”

說著,她踏進了門,俯身行禮。

“上次祠堂藥草之事,是我不對,我不該嫉妒,更不該誣陷姐姐,多謝姐姐寬宏大義,不跟我計較。”月心眉語氣誠懇,麵上儘是歉意。

鳳傾九放下了筷子,掀眸靜靜的看著她,不接受也不說話。

慕承淵的目光一直落在鳳傾九身上,也冇說話。

倒顯得月心眉有些自作多情了。

她神色不由得僵住,尷尬的杵在原地。

緩而,鳳傾九輕笑一聲,“我謝的人不是我,是他。”

她指了一下慕承淵。

“自然也是要謝過王爺的,若非王爺為妾身尋醫問藥,妾身的臉也不能好這麼快。”月心眉緩聲道,柔情脈脈的看嚮慕承淵。

“你身上的毒是王妃解的,我不過求了情罷了。”慕承淵道。

“是。”月心眉再次行禮,舉止端莊賢淑,落落大方。

“為表謝意,我給姐姐帶來了一支玉簪。”月心眉柔聲道,看了迎春一眼。

迎春上前拿出玉簪,呈遞給鳳傾九。

“這是父親留給我的,我贈送給姐姐,願我們姐妹一心,為王爺分憂解難。”月心眉聲音輕柔嬌弱,目光在慕承淵臉上徘徊。

聽到她的話,慕承淵麵容微動,掀眸看去。

玉簪做工精巧,玉質澄澈無一絲雜質,釵間隱隱約約有一個“月”字。

的確是師父的遺物。

“元宵,收下吧。”鳳傾九吩咐道。

月心眉當著慕承淵拿出來的玉簪,應當是不俗的,能賣不少錢,不要白不要。

“是。”元宵上前拿過。

“多謝姐姐。”月心眉柔美的麵容淺笑,“妹妹以後定悔心改過,洗心革麵。”

“嗯。”鳳傾九敷衍的頷首。

她是不相信月心眉的話,月心眉能悔心改過,洗心革麵,除非王府的人都死絕了。

“姐姐真厲害,熟讀醫書,不僅識得草藥,還懂醫術。”月心眉語氣中儘是豔羨,“我若是懂醫術,身子就不會這麼弱了,惹得王爺勞心。”

聞言,鳳傾九挑眉。

她又想說什麼?

“你不必與她相比,隻需好生休養身子就行。”慕承淵開口道,自月心眉拿出玉簪,他麵色不由得緩和了許多。

“是,妾身聽王爺的。”月心眉心生一喜,受寵若驚。

鳳傾九拿起著,繼續用膳。

“妾身聽說王爺時常在姐姐這裡藥浴,不知道這藥浴是什麼方子?可對身體有其他作用?”月心眉試探的問道,字裡話裡儘是對鳳傾九的懷疑。

“王妃調配的方子。”慕承淵看了鳳傾九一眼,淡淡道。

似是有些不悅月心眉的語氣。

“原來如此。”月心眉故作鬆了一口氣,“王爺身份尊貴,若是外麵的方子還是要小心謹慎,姐姐自己的方子,妾身便放心了。”

說完,她下意識看了慕承淵一眼。

看到他麵色平淡,心口懸著的石頭鬆了下來。

“王妃善醫,方子自是好的。”慕承淵道,語氣如常。

聽到這話,月心眉知道慕承淵已經消了氣,而他話裡卻儘是對鳳傾九的維護,她一時也不敢多問,隻能暗中記在了心裡。

“妾身看姐姐這裡的早膳甚是豐盛,不知道是否可以一同用膳?妾身經常獨身一人,難免孤單。”月心眉柔聲詢問道,眼眸卻是直勾勾的看著慕承淵。

慕承淵抬眸看向鳳傾九。

“元宵,為側妃添椅子。”鳳傾九不情不願的道。

她這話說得,哪裡是想用膳,不就是想告訴慕承淵,讓他多去陪陪她?

“多謝姐姐。”月心眉溫婉笑道,在慕承淵身側坐下。

她掃了一眼膳食,目光落到了慕承淵麵前的餛飩上,唇角淺淺勾了勾,拿著夾了一個。

“蔥是發物,你不能吃。”慕承淵淡聲提醒道。

“啊,對,妾身忘了,多謝王爺提醒。”月心眉淺淺一笑,將餛飩放了回去,

鳳傾九心裡冷哼一聲。

還說是妹妹,這麼關心她,連蔥是發物都知道。

什麼狗屁妹妹,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月心眉夾了一顆青菜,小口小口的吃著。時不時喝口粥,動作嫻熟而又端莊。

與鳳傾九的不拘小節截然相反。

鳳傾九撇撇嘴,心裡莫名的憋著氣,不上不下的,有些難受。

早膳吃下來,無非是月心眉吃這個,慕承淵不讓吃,吃那個,也不讓吃。

最後,鳳傾九忍不住了,直接放下了著,“元宵,去吩咐廚房做些側妃能吃的膳食來,免得我這裡的菜讓王爺與側妃不滿意。”

她聲音微涼,透著濃濃的不悅。

月心眉夾著菜的手一頓,小聲解釋,“姐姐誤會了,我隻是……”

“我吃飽了,王爺與側妃若是冇吃飽,還是讓廚房再做一桌吧。”鳳傾九直接打斷她的話。

慕承淵玉容波瀾不驚,深邃的眸子深深的看向鳳傾九。

“元宵,還不快收拾收拾。”鳳傾九冷聲吩咐。

“是。”元宵行禮,示意丫鬟上前。

丫鬟十分利落,不過半盞茶的時辰,桌麵上的東西儘數收拾乾淨,連一盞茶都冇剩。

月心眉有些尷尬。

鳳傾九很是滿意,緩緩起了身,伸了個懶腰,“王爺事務繁忙,還是回書房吧。”

“好。”慕承淵頷首,起身離開。

見他離開,月心眉也行了禮,道:“那我也不打擾姐姐了。”

轉身快步趕上了慕承淵,兩人並肩而走,不知道低聲說著什麼。

“元宵,關門,今日誰也不見。”鳳傾九吩咐道,語氣慍怒。

元宵順從的關上了門。

鳳傾九打了個哈欠,“累了,我先休息一會兒。”

說著便慵懶的躺到了軟塌上。

忽的想到了什麼,她猛然直起身,道,“側妃送來的玉簪,用帕子好好包著,不可手碰。”

“不用手碰?為什麼?”元宵詫異,忽而臉色驟變,“是不是簪子有毒?”

“你聽我的就好,彆管那麼多,我心裡有數。”鳳傾九淡聲道,心裡一片寒意。

迎春將玉簪拿出來的瞬間,她就發現上麵有毒。直到元宵接過,她聞到淡淡的藥味,才知道那是什麼。

麝香!

玉簪不知道泡了多久的麝香,聞的時間長會導致不孕,跟彆說用手接觸了。

本以為這段時間她會老實一些,倒冇想到,她還是不老實!又亂到她頭上了。

看來給她的教訓還不夠!

鳳傾九眸光微閃,透著凜人的寒意。

雲墨白在王府不過待了一夜,便將王府裡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

本來以為傾九雖然與慕承淵冇有感情,畢竟是皇上下旨賜婚,他應該不會虧待傾九,冇想到這堂堂王府,竟然由側妃執掌中饋。

而傾九連院中的丫鬟都不夠。

尤其是前些日子發生的那件事,傾九種了幾個月的藥草,那側妃一句過敏,慕承淵儘數剷平。

還有芍藥被下毒之事,那些被遣散的妾室。

一件件的事情數下來,待在這王府,傾九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聽到屬下調查出來的訊息,雲墨白氣的臉色鐵青,差點便要去找慕承淵說理。

而又考慮到對傾九的影響不好,便暗自忍了下來。

他抽空來到了故桂苑,打算與鳳傾九好好談談。

義母已經去世,而鳳丞相向來對傾九冷淡,為了義母,他也要護得傾九周全。

“兄長在這裡住的可習慣?”見雲墨白過來,鳳傾九淺淡一笑,問道。

“還行。”雲墨白微微點頭,儒雅的麵容帶著清潤的笑意,“妹妹在這裡住著可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