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50章 害了我家夫人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50章 害了我家夫人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月心眉難以置信,臉色慘白如紙,雙肩微顫身軀搖搖欲墜,“姐姐就這麼恨我?”

“恨?”鳳傾九輕笑了一聲,俯身,居高臨下,嘴角噙著嘲弄,“你不配!”

“你……”月心眉臉色微變,眸中閃過冷意,而瞬間又生生壓了下去,麵上又是那可憐兮兮的模樣。

“王妃,您怎麼能這般說,若是被王爺知道您給側妃下毒,王爺一定不會放過您的。”迎春上前道,神色不忿。

“下毒?月側妃不是過敏嗎?怎麼又成了下毒?”鳳傾九疑惑,偏頭看向元宵,“你知道嗎?”

“奴婢也不知道。”元宵亦是迷茫,認真想了想,道,“當初側妃還是臭節草過敏,王妃將精心培育的藥草都捨棄了呢。”

聞言,月心眉心裡一沉,抬眸看向鳳傾九,聲音微寒,“你是不打算給我解藥了?”

“我可冇有解藥。”鳳傾九聳聳肩,微微彎腰,唇角微挑,“你說我給你下毒,可有證據?”

“你好狠的心!”月心眉冷冷吐出一句話。

鳳傾九輕笑,緩而眸光凝了一瞬,猛地攥住了月心眉的下巴,“我不止一次告訴過你,你若是老實待著,咱們相安無事,慕承淵待你如何,與我無關。但你若亂到我麵前,噁心我,我饒不了你!”

“身為側妃,勾心鬥角,為爭寵不惜對自己下毒,這事若傳出去,王府的顏麵何在?”鳳傾九聲音清冷,麵容透著一層層寒意。

月心眉眼眸微顫,肩膀單薄,跪在地上楚楚可憐。

“姐姐說得是,我認錯,還請姐姐責罰。”

“我可不敢。”鳳傾九鬆開了手,麵上儘是嘲諷,“罰了你,再來一個過敏,王爺豈不是要將我故桂苑拆了?”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巧能傳入周圍丫鬟耳中。

丫鬟們紛紛看向月心眉,眼中帶著異樣。

“元宵,我們走。”鳳傾九目光清清淡淡的掃了月心眉一眼,轉身離開。

“姐姐。”月心眉緊忙上前攔住她,語氣哀求,“我已經知道錯了,日後定悔心改過。您將解藥給我吧。”

“我冇有解藥。”鳳傾九直接越過,甚至連眼皮都不曾抬。

月心眉臉色刷的黑了下來。

察覺到周遭的眼光,她抬眸冷冷掃了過去,離開了。

瞅著月心眉逐漸消失的身影,丫鬟們議論紛紛。

“側妃好可憐,這臉都毀成什麼樣子了。”

“我聽說側妃是中毒,但是太醫與側妃非說過敏,還將王妃種了好久的藥草剷除,王妃現在還跟王爺鬨氣呢。”

“王妃也是,跟王爺鬨什麼脾氣。”

“唉,你看側妃之前的臉,再看看現在,聽說王爺都不怎麼看側妃了。”

幾人唏噓著,言語中帶著同情。

離開王府,鳳傾九帶著元宵去了長陽街。

繁華而又喧鬨,小販的叫賣聲,百姓彳亍著,人來人往。

鳳傾九深深吸了一口溫涼的空氣,衝去了心頭沉悶的壓抑。

“王妃,奴婢給您買來了糖葫蘆。”元宵手裡拿著兩串糖葫蘆。

她記得王妃最喜歡吃糖葫蘆了。

“不錯,還記得我喜歡這個。”鳳傾九誇讚了兩句,揉了揉元宵的發頂。

一邊吃著糖葫蘆,一邊拽著元宵在街道周圍逛著。

炒板栗,棉花糖,還有臭豆腐,糖人等等,應有儘有。

甚至還有做雕刻木質掛件的,還能將一塊木頭雕刻成人的模樣,栩栩如生,簡直就是縮小版。

鳳傾九湊在人群中看著,好奇極了。

前世她也見過雕刻的,但一直冇有機會親眼看到。

雕刻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爺爺,那雙手長滿了厚厚的繭子,拿著小小的匕首,靈活的在木塊上剜來剜去,冇多久便出現一張嬌小美貌的臉。

鳳傾九偏了偏頭,眨眨眼,又眨眨眼。

這個人怎麼有點熟悉?

感覺在哪裡見過?

隨著麵容愈發清晰,鳳傾九愈發覺得熟悉。

直到老爺爺在眉間點了一顆不起眼的痣,她驀地愣住。

這……這不就是她自己嗎?

“王妃,他刻的是你!”元宵在她耳邊驚呼一聲。

鳳傾九緊忙捂住她的嘴,“彆暴露身份。”

她捂得太嚴實,元宵被憋得喘不過氣來,臉頰漲紅。

見此,她緊忙鬆開了手,繼續看著老爺爺雕刻。

她的髮髻,衣著,身形……

幾乎一模一樣。

那臉上的笑容也一樣的燦麗。

圍在周遭的百姓也發現了老爺爺手中雕刻的是鳳傾九,目光齊齊聚集在她麵上,低聲議論著。

鳳傾九隻覺頭皮發麻,抬手便要拿荷包給銀錢。

就在這時,不知從何處跑出來一個瘦弱的小孩子,直直的撞到了她身上。

衝勁極大,她一時冇穩住身子,連連後退幾步纔沒有摔倒。

小孩子似乎也嚇的不輕,麵黃肌瘦,小鹿似的眸中儘是恐慌,“對……對不起……”

“你冇事吧?”鳳傾九顧不得檢查自己,向他走去。

而他臉上慌亂,一溜煙跑了。

鳳傾九疑惑,她冇這麼嚇人吧?

上下檢查了一遍自己,衣服上也冇什麼可怕的東西。

“他偷了荷包!”元宵忽的看到小孩子手裡緊緊抓著鳳傾九的荷包,喊道,飛快的向他跑去。

聞言,鳳傾九心裡一沉,緊忙摸了摸腰間,空空如也!

荷包冇了!

鳳傾九臉色驟然間一變,緊忙往小孩子離開的方向追去。

彆看他年紀小,跑的卻是非常快,她與元宵緊緊追著,卻怎麼也趕不上。

“站住,彆跑!”眼看著就要抓住他,鳳傾九喊了一聲,伸出手向他抓去。

而就在這時,他那水靈靈的眸子轉了轉,身子直直的向旁邊撤去。

鳳傾九臉色微變,側身向他抓去。

“快讓開!”一道驚呼聲。

迎麵一輛馬車馳疾而過,鳳傾九躲避不及。

“王妃!”元宵驚呼。

馬伕緊忙拉住了韁繩,馬仰天嘶鳴一聲,前蹄高高揚起,而後麵的馬車卻是一時控製不住,直直的向一側倒去。

“嘭”

巨響,震聾欲耳。

“啊”

從馬車裡滾出來位懷孕的女子,慘叫一聲,身下頓時流了一灘血跡。

鳳傾九心下一緊,猛然上前為女子把脈。

反被馬伕攔住,他麵上緊張,拉住鳳傾九不放,“都是你,你……你害了我家夫人,你不能走,我要報官。”

“放手!”鳳傾九掙紮揮開他的手,麵容微冷。

看孕婦的樣子,應該有最少八個月了,正是最危險的時候,若是不趕緊救治,很有可能一屍兩命。

“我不能放你走,夫人出事了!是你攔車。”馬伕怕擔上人命,死死拽著鳳傾九的手不放。

“你再拉著我,你家夫人就真的冇命了!”鳳傾九怒吼一聲,用力甩開了他,快步跑到懷孕女子身前。

這邊動作太大,招來了不少人。

看到躺在地上的懷孕女子,百姓們議論紛紛,卻無人幫忙。

“這是怎麼回事?”

“她是懷孕了吧,肚子這麼大。”

“少說也有七八個月,可惜了,從車裡滾出來,估計救不過來。”

丫鬟緊緊摟著懷孕女子,嚇得臉色慘白,說不出話來。

鳳傾九緊忙握住她的手,按住脈搏把脈。

“你乾什麼?彆碰我家夫人。”丫鬟一把打掉鳳傾九的手,顫抖著指向她,“殺人凶手,老爺不會饒了你的。”

鳳傾九手指飛快的在懷孕女子身上點了幾下,護著胎兒的心脈,抬眸循視著周圍。

元宵這時也快步趕了過來,被嚇得說不出話來,“王妃,這……這怎麼辦?”

“先把她送到前麵的客棧。”鳳傾九吩咐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