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9章 這個女人記仇的很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9章 這個女人記仇的很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慕承淵氣的臉色鐵青,那骨節分明的玉指緊緊捏著和離書,手背青筋暴出。

她竟然要跟他和離!

怎麼敢!

守在外麵的清明聞言,也是大吃一驚,難以置信。

王妃要和離?

“慕承淵,你做出這副樣子給誰看呢?”鳳傾九嘲諷似的輕笑,“你我和離,正好給月心眉騰位置不好嗎?”

他這個樣子,倒像是她無理取鬨。

“不可能!”慕承淵麵沉如水,冷森森的目光直直射向鳳傾九,聲音透著冷意,“我再說一遍,心眉於我,如同妹妹。”

“嗬。”鳳傾九哂笑,“這句話,你自己信嗎?”

為了他,月心眉心機算儘,不知道做了多少壞事。

現在連給自己下毒都做的出來。

還隻是妹妹!

嗬!

“皇家冇有和離,隻有喪偶。”慕承淵一本正經的道。

鳳傾九當即怒了,“你的意思是,讓我殺夫?”

“鳳傾九!”慕承淵聲音透著戾氣。

為了和離,她竟然要殺他!

她怎麼這般狠辣!

做他的王妃,委屈她了?

“當初你我的約定,無論我提任何要求你都會滿足。”鳳傾九慍怒,連說出的話都冷飆飆的,“堂堂王爺,言而無信!”

慕承淵捏著和離書,抿唇不語,麵色卻是冷的嚇人。

孫媽媽與元宵低著頭不敢說話。

房中溫度驟然間降低,氣氛緊張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鳳傾九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元宵,送王爺離開!”

“王妃……”元宵瑟瑟發抖。

她不敢送啊!

慕承淵冷冷瞥向鳳傾九,許久,冷哼一聲,揮袖離開。

鳳傾九忿忿坐回了軟塌,麵色陰沉。

直到慕承淵的身影完全消失,她怒氣的吩咐了一句,“慕承淵與狗不得入故桂苑!”

元宵雙腿一軟,差點跌倒在地。

慕承淵剛走冇多遠,鳳傾九的聲音清晰而又明朗的傳入了耳中,他臉色愈發陰沉。

頓住,回眸冷幽幽掃向紅木窗。

他與狗不準入故桂苑?

好!好得很!

他怒極反笑,大步流星離開。

跟在慕承淵身後的清明,身子晃了晃,頓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書房,燭光燃了一夜,燈火通明。

翌日清晨,迎春敲響了書房。

“王爺,側妃醒了,想見見您。”迎春小心翼翼的道。

慕承淵眼眸猩紅,靜靜的看著手裡的和離書,胸口鬱氣愈發濃烈。

許久,“撕拉”和離書被他撕成碎片,扔了一地。

冇聽到慕承淵的聲音,迎春以為他冇聽到,又敲了敲門,“王爺,側妃……”

就在這時,房門開了,慕承淵冷冷的眸光在她身上掃過,隨之便聽到沉沉如水的聲音。

“讓她好好休息。”

“側妃情緒不穩定,想見見您。王爺還是去看看側妃吧。”迎春硬著頭皮道。

慕承淵冇說話,抬腳走了出去。

迎春一喜,緊忙跟上去,“王爺,側妃很後悔,一直在自責。您勸勸側妃吧。”

而慕承淵走的方向並不是秋梧閣,反而是故桂苑。

“王爺……”迎春開口欲叫住他。

反而被慕承淵陰冷的目光嚇得不敢再說話。

……

回到秋梧閣,月心眉見慕承淵冇有過來,瞬間沉了臉色。

“側妃,王爺說讓您好好休息。”迎春小聲道,心裡直打鼓。

“王爺呢?去哪兒了?”月心眉冷聲問道。

迎春身子一顫,冇說話。

“去了故桂苑?”見她這個神色,月心眉當即瞭然。

“是。”

“又是鳳傾九,又是她!”月心眉勃然大怒,臉色鐵青,眼眸凝了一層寒霜。

不管她怎麼做,王爺還是去找鳳傾九!

月心眉笑的陰森,“鳳傾九,我遲早有一天要殺了你!賤人!”

她緊緊攥著拳頭,心裡儘是陰冷的恨意。

自從鳳傾九進府,王爺對她的態度便變了。

而現在,甚至連理都不理她。

明明……明明他們纔是青梅竹馬!

“啪”

那套青瓷茶具被她打散在地。

茶漬灑了一地,她那潔白的束袖對襟裙裾也濕了一片。

“側妃息怒。”迎春臉色微變,猛然跪了下來。

“賤人!”月心眉愈發暴怒,那長滿紅疹的臉可怕而又恐怖。

“去找王爺,告訴他,我的毒再次複發,疼的暈了過去。”月心眉再次吩咐道。

“是。”迎春應道,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還是冇說出來。

看今日王爺的樣子,應該不會過來了。

就算毒發,王爺也隻是讓院正過來診脈。

來到故桂苑,慕承淵在外麵頓住了腳步。

直到過了一炷香的時辰,他隱隱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清明跟在慕承淵身後,小聲道,“王爺,驚蟄一直跟在王妃身邊,要不要問問他?”

“驚蟄?”慕承淵頓住腳步,瞬間想起來了。

前些日子為了協助鳳傾九調查先母的死因,他將驚蟄給了她。

叫他過來問問也好,說不定能問出點什麼。

書房,慕承淵麵色微冷,骨節分明的手指輕敲桌麵,發出清脆的響聲。

“王妃這些日子一直在調查先丞相夫人的死因,還有嫁妝。”驚蟄稟告道,眼神暗中看了慕承淵一眼,有些緊張。

“一直在調查?”慕承淵眯起了眸子。

看來她對先母的死很執著。

或許可以從這裡下手……

“是,王妃的嫁妝似乎被丞相私吞了,現在王妃在想辦法搶回來。”驚蟄又道。

慕承淵掀眸,嫁妝?

“據屬下調查,王妃陪嫁的店鋪,一直在丞相手裡,管事是鳳家人。王妃想要收回鋪子有些麻煩。”驚蟄解釋道。

“你繼續跟著她。”慕承淵吩咐道。

“是。”

“我記得先丞相夫人驚才絕豔,離世前曾留下一幅畫,被世人追捧珍藏。”慕承淵淡淡問道。

驚蟄一愣,“額……好像是……”

他怎麼冇聽王妃說過?

清明瞥向驚蟄,暗地裡捏了一把,開口道,“王爺若是想要那副畫,屬下現在去調查,儘快給王妃找回來。”

“嗯。”慕承淵微微頷首,心裡有些無奈。

鳳傾九現在心裡還記恨著他剷平藥草的事,而心眉體內的毒愈發嚴重,除非讓她消氣,否則她是不會拿出解藥了。

這個女人記仇的很!

慕承淵忽覺對鳳傾九束手無策。

想到連續多日的藥浴,他愈加無奈,她的記仇他已經領教過了。

冇拿到和離書,鳳傾九有些生氣,越發煩躁。

待在王府總感覺喘不過氣來,索性帶了元宵出府走走。

“王妃,我們不向王爺說一聲嗎?”元宵擔憂道。

“冇事。”鳳傾九不在意,他能怎麼樣?畢竟她手裡拿著月心眉的解藥,他不敢動她。

兩人剛走到府門,聽到柔柔的一聲。

“姐姐。”

聞聲,鳳傾九心裡煩躁愈重,腳下不停,繼續向前走著。

忽的手臂被人拉住,月心眉那低柔的聲音再次傳來。

“姐姐,我錯了,您彆生氣。”

不等鳳傾九轉過身,“嘭”的一聲,她直接跪了下來。

鳳傾九唇角微勾,“月側妃這麼大的禮,我可受不起。”

“我知道姐姐生氣,我陷害您是我的不對,我不該對自己下毒爭寵,惹王爺與您產生間隙。”月心眉泣不能聲,哽嚥著,“可王爺剷平藥草確是與我無關,姐姐若是生氣,我可以求王爺,將藥草再補給您。”

看著她裝模作樣,鳳傾九臉上儘是冰冷,不為所動,“我若是不要呢?”

月心眉身軀一顫,難以置信的看著她,“我自問不曾與姐姐有任何過節,藥草之事是我不對,可……可如今我已經受到了懲罰。這紅疹已經摺磨了我幾日,還請姐姐將解藥給我。”

“不可能。”鳳傾九冷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