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8章 好大的膽子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8章 好大的膽子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很快,院正匆匆趕過來。

診過脈,他麵容極其嚴肅,“側妃中毒多日,本來隻是一種毒,若是配瞭解藥好好調理身子,應當很快便恢複了。隻是……”

他說著,眉頭緊緊皺起,似是有些棘手。

“隻是什麼?”慕承淵聲音微沉。

“下官發現側妃已經吃瞭解藥,但為何又會中毒?且還是兩種毒?”院正語氣有些複雜,“第一種毒複發,而又中了另一種極其相似的毒,以至於解藥失效,加快了毒性在體內發作。”

聞言,太醫臉色刷的慘白。

迎春也低著頭不敢說話。

院正看了一眼跪下地上的太醫與丫鬟,清明的眸子微閃,“更何況,兩種毒素已經融合。不知道側妃的毒為何人所下?”

慕承淵冷冷看了迎春一眼,“你來說。”

“側妃……側妃以為王爺不看重她,所以又給自己下了更大劑量的毒。”迎春支支吾吾道,心虛的不行。

“側妃給自己下毒?”院正震驚,麵上儘是難以置信。

竟然會有人給自己下毒,還下這麼重!

“既然是側妃自己下的毒,想來側妃應該有解藥,待下官開貼方子,先穩定毒性,等側妃醒來吃瞭解藥便好。”院正緩了緩神,溫聲道。

“側妃……側妃冇有解藥。”迎春急急道,差點被嚇得哭出來,“側妃吃了自己的解藥,但是冇用。第二種毒不是側妃下的。”

聽到這話,院正臉色驟然間變了。

慕承淵臉色陰沉似能滴出墨汁,他緩緩抬眸看向院正,“可有辦法解毒?”

“下官隻能開些方子壓製毒性,這毒唯有下毒的人能配製解藥。”院正搖了搖頭,目光看向了床上躺著的月心眉,心裡微微歎了一口氣。

這人還真是對自己下的去手,真狠哪!

他在宮裡十多年,還冇見過那個嬪妃為自己下毒的。

估計也是被人鑽了空子,兩種毒複發的滋味可不好受。

“先開方子吧。”慕承淵吩咐道,漆黑幽暗的眸子一片寒意。

“是。”院正行禮,轉身隨丫鬟去了另一處。

月心眉麵上帶著厚重的麵紗,虛弱的躺在床上,甚至連呼吸微弱至極。

長睫隱下的眼瞼處,一片紅疹格外顯眼,像是紅紫的斑點。

慕承淵心裡堵了一股氣,玉容清冷透著寒意。

他一襲墨黑錦袍,長身玉立,背迎日光,矜貴如神祗,而周身那清冷的氣息讓人愈加難以忽視。

之前她攔著不讓找院正,是怕被查出來體內的毒。

方纔的坦白,也是怕被髮現吧。

慕承淵心裡冷笑,他竟被她們糊弄了這麼久,若非毒性複發不能控製,估計還被她們瞞著。

許久,他沉沉開口。

“當日側妃的過敏,你診斷出來的?”

太醫渾身一顫,連連磕頭,“王爺恕罪,下官……下官是側妃逼得,側妃讓下官這麼說。下官……下官也不知道會這麼……”

解釋著,太醫說不出來話了,渾身顫抖。

“以後王府的看診,你不必再來了。”慕承淵聲音發寒。

太醫臉上血色儘失,悔不當初。

王爺的意思是,以後不讓他來看診了?

他本是皇上指派被王爺的太醫,被王爺厭棄,以後在宮裡根本冇有立足之處。

“清明,拉出去。”慕承淵冷聲吩咐。

“是。”清明抱拳行禮。

看到太醫被拖出去,迎春頭皮一緊,渾身發顫。

側妃給自己下毒的事,她是也參與了,王爺會不會將她趕出去?

離開了王府,她該怎麼辦?

而慕承淵僅是冷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清冷道,“好生照顧側妃。”便離開了。

訊息很快傳到故桂苑,元宵幸災樂禍。

“活該,讓她給自己下毒。”她忿忿的說了一句,想到王妃被剷除的藥草,她就一陣肉疼。

王妃說那些藥草能賣好多銀兩呢。

要是冇被剷除,王妃還能做好多藥丸,也能賣出去。

鳳傾九拈了一塊芙蓉酥,輕輕咬了一口,如貓兒般慵懶的靠在軟塌上,眯著眸子舒服極了。

“你小點聲。”孫媽媽低聲訓斥了一句,謹慎小心,“這話若是被有心人聽去,少不得要按在小姐身上。”

元宵當即嚇得捂住了嘴,水靈靈的眸子往外麵看了兩眼,冇人聽到才鬆了口氣,“那我以後小心點,可不能給王妃惹麻煩。”

“冇事,隨便說。”鳳傾九不以為然,挑眉,“若是有人聽到嚼舌根,我替你揍她。”

孫媽媽:……

元宵:……

正在紅木窗外樹上躺著的驚蟄聞言,身形晃了晃。

嚼舌根?

他聽牆角,但是不嚼舌根,王妃應該不會揍他吧。

天色一寸寸黑下來,月夜溫涼,偌大的故桂苑陷入一片黑暗。

往日鳳傾九喜歡早睡,故桂苑一盞燈都不留。

而今日卻是不同,竟是燈火通明,恍如白晝。

就連丫鬟奴才也在院中守著,一個人都不曾離開。

鳳傾九揉了揉發酸的眼睛,打了個哈欠,模樣有些倦怠。

“小姐,您若是困了便就寢吧。”孫媽媽勸道。

“不急,再等一刻鐘,有人要過來。”鳳傾九唇角勾了勾,眸中劃過一抹算計。

為了自己的小嬌妻,他一定會過來的。

畢竟是青梅竹馬的感情,怎麼會捨得她受苦呢?

兩種毒發作的滋味可不是那麼好受的。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時辰,一道修長的身影踏進了故桂苑。

腳步聲沉穩而又堅定。

很快,那張冷冽的俊臉透過珠簾映入了眼眸。

“來了?”鳳傾九唇角微勾,眸子忽閃。

比她料想的早了一刻鐘。

“你在等我?”慕承淵音色喑啞,狹長的鳳眸透著些猩紅與疲憊。

“王爺,喝茶。”鳳傾九溫聲道,麵容清雅淡靜,舉止端莊。

慕承淵眯起了眸子,她又想乾什麼?

許久,他再次開口:“心眉的毒,可是你下的?”

鳳傾九輕笑了一聲,搖頭,“不是。”

慕承淵深深的看著她,鳳眸漆黑如夜,緩而,他道了一句,“賭約,我輸了。”

他想了整整一天,第二種毒除了鳳傾九,冇有第二個人。她是為了讓心眉承認中毒而不是過敏。

給自己被剷平的藥草報仇。

“所以你要滿足我一個要求。”鳳傾九語氣平靜。

“你先把解藥給我。”慕承淵再次道,緊緊盯著鳳傾九的臉,企圖找出些許破綻。

“我冇有解藥。”鳳傾九的臉色驀地一凜,眸中蒙了一層寒意,“慕承淵,我說了多少次,她的毒不是我下的!”

慕承淵隻是看著她,抿唇不語。

很顯然,他不相信她的話。

鳳傾九胸口倏地湧起一股怒火,“我說了冇下毒,便是冇下毒。你若是再問,我倒是可以給她下個毒試試,不知道三種毒在體內,會不會相生相剋!”

慕承淵眼眸沉了一寸。

“側妃已經認錯,承認自己中毒。按照我們的約定,你應該答應我的要求。”鳳傾九淡淡道,揮了揮手,示意孫媽媽將東西拿上來。

孫媽媽臉色白了白,小聲道,“小姐。”

“給他。”鳳傾九聲音微沉。

“是。”孫媽媽艱難應聲,將手裡的紙遞給慕承淵。

“這是什麼?”慕承淵瞥了一眼。

而看到上麵“和離書”明晃晃三三個大字,臉色刷的黑了下來,陰沉的可怕。

“和離書。”鳳傾九輕描淡寫,“既然側妃看我不順眼,這個位子讓給她也無妨,畢竟王爺與我並無感情。”

“鳳傾九!”慕承淵咬牙切齒,聲音彷彿從牙縫裡擠出來,“你敢給我和離書?好大的膽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