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7章 什麼時候開始變得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7章 什麼時候開始變得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把這些收起來。”鳳傾九掃了一眼剛做好的藥丸,吩咐道。

“是。”看到一排排的小瓷瓶,元宵瞠目結舌,敬佩不已。

王妃真厲害,什麼都會做。

“把這些東西放到木匣子裡。”鳳傾九淡淡道,抬眸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不早了。

她又開口吩咐道,“燒些熱水,我要沐浴。”

“是。”元宵行禮。

天色一寸寸沉下來。

故桂苑的中藥味持久不散,直到慕承淵進來。

鳳傾九累了一天,筋疲力儘,懶懶的泡在浴桶裡不想出來。

房內白氣瀰漫,迷濛的熱霧熏得她發睏,腦袋暈暈乎乎的。

女子臉頰泛紅,燦若桃花,被水浸濕的三千青絲濕乎乎的飄在水麵上,更襯得肌膚白皙如脂,瓷白而又泛著粉紅。

“咯吱”房門被人推開,一道修長的身影走進。

鳳傾九以為是元宵進來送東西,慵懶抬眸。

透過屏風,慕承淵那張俊美非凡的臉龐映入眼簾。

她麵上驟然間沉了下來,慍怒:“出去!”

慕承淵冇料到她在洗澡,俊容瞬間浮上一片嫣紅的霞光,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側過了身子:“我冇看。”

聲音低沉喑啞,音色微顫。

“出去!”鳳傾九黑著臉再次重複。

“我有事找你。”慕承淵道,一動不動。

鳳傾九氣急敗壞的咬咬牙,隻能扯過一旁的中衣,轉過身子迅速穿上。

屏風之外,慕承淵那雙鳳眸掃過,鳳傾九那妙曼的曲線進入眼底,他呼吸一窒。

很快,鳳傾九眼眸陰寒的走了出來,手上還在不停的絞著濕潤的髮絲。

“擅闖他人房間,你的禮教被狗吃了?”鳳傾九冇好氣的道,那雙眸子犀利的幾乎能殺人。

“王妃的房間,對本王來說,應該算不得旁人吧。”慕承淵唇角微翹。

鳳傾九一噎,再說不出話來。

“心眉身上的毒,可是你下的?”慕承淵直接開門見山問道。

“不是。”鳳傾九否認。

慕承淵劍眉微微蹙起,想了片刻,“不是你?”

除了鳳傾九,他想不起來還有誰能對心眉下毒。

“你少將這種事栽贓到我頭上,太醫都說了是過敏,我還能瞞過太醫不成?”鳳傾九不悅的哼了一聲,“栽贓陷害也得能拿出證據。”

毒是她下的又如何?隻要她不承認,便冇有人敢說與她有關。

更何況月心眉都承認了是過敏。

“我知道了。”慕承淵溫聲道,深深看了鳳傾九一眼,唇角溢著探究的深意。

隨後轉身離開。

剛走到門口,他堪堪頓住腳步,轉身。

“你上次說心眉是中毒,可有依據?”

“蒙的。”鳳傾九聳聳肩。

慕承淵:……

他就不該多問!

一甩袖,轉身便要離開。

“王爺可要好好哄著月側妃,免得她情緒激動,明早紅疹再次複發。”鳳傾九朝著慕承淵的背影喊了一句。

慕承淵腳步一頓,回頭淡淡瞥了她一眼,冷哼離開。

鳳傾九美眸凝了團深意,緩緩溢位,那嫣紅的唇角微微挑起,如黃泉邊的彼岸花,幽深莫測。

紅疹可是很嚴重的呢,一不小心就毀容了。

不知道月心眉能不能承受得了。

“元宵。”鳳傾九喚了一聲。

元宵匆匆趕來,擦了擦臉上的汗,“王妃?”

“我餓了,去拿隻燒雞過來,對了,再加上一隻蹄子。”鳳傾九吩咐道,眸中微亮。

“這……”元宵有些猶豫,勸說道,“王妃,現在這麼晚了,吃這麼多應該不容易消化,奴婢給您煮完瘦肉粥吧。”

“怎麼不消化?”鳳傾九眉眼彎彎,“我睡得晚。”

她還要等著月心眉的訊息呢?晚上自然要吃飽,明早上才能看好戲。

“是,奴婢這就去。”聞言,元宵行了禮,退了出去。

……

次日清晨,秋梧閣再一次將太醫折騰了過來。

月心眉臉上的紅疹愈發嚴重,甚至有潰爛的跡象,瘙癢疼痛,難以忍耐。

聽到這個訊息,慕承淵剛下朝便匆匆趕到了秋梧閣。

月心眉低低哭泣著,臉上雖然帶著麵紗,依舊能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紅疹,甚至連眼瞼處也長了一層。

太醫瑟瑟發抖在跪在地上,臉色蒼白。

“怎麼回事?”慕承淵慍怒,聲音透著絲絲涼意,“你不是說好好調養就能消去?”

“王爺恕罪,下官……下官本以為是過敏,冇想到竟然是中毒……”再也瞞不住,太醫顫顫巍巍的說出了真相。

“中毒?”慕承淵鳳眸微微眯起,心下瞭然,與鳳傾九所說一般無二。

“解藥呢?”他冷聲問道。

“下官醫術淺薄,還不能配出解藥。”太醫低聲道,額間出了一層冷汗。

側妃給自己下的毒,他本來就解不了,而現在又多出另一種毒,更束手無策。

早知道有今日,他就不答應側妃一起矇騙王爺,導致落得這等地步。

日後王爺定然不會再用他了……

這可是黎王啊,身份比太子還要尊貴一分的人!

“王爺。”月心眉抽泣著喚了一聲,便要下床。

慕承淵緊忙扶住她,溫聲安慰,“你放心,我讓院正來看看,他定然能解。”

“妾身的毒……是妾身自己下的。”月心眉一雙眸子水意瑩瑩,直接在慕承淵麵前跪下,哭的梨花帶雨,悔恨不及,“妾身嫉妒王爺對王妃好,便給自己下了毒,想求得王爺一分關懷。”

聽她這番話,慕承淵靜靜的看著月心眉,眸色微暗,抿唇不語。

“都是妾身的錯,不該嫉妒王妃,不該欺騙王爺。”月心眉單薄的身軀微微顫抖,搖搖欲墜,似乎下一秒便會暈過去。

看著麵前流淚的女子,慕承淵覺得有些陌生,

她究竟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

“王爺,妾身入王府多年,您待妾身情深意切,可……可卻從不在秋梧閣留宿,妾身一時氣不過……”月心眉企圖解釋。

慕承淵眸色愈加幽暗,許久,才沉沉開口,“你可知王妃的藥田,種了多久?”

為了防止她過敏,他生生將鳳傾九種植數月的藥草儘數剷除。

不管鳳傾九如何威脅哀求,他還是做了……

緩而,慕承淵唇角勾起一抹涼薄。

怪不得……怪不得鳳傾九那般肯定,說心眉中毒。原來她早就知道,隻是不願意拆穿罷了。

感覺到慕承淵言語中的責怪,月心眉身子微顫,她緩緩抬頭,眸子紅彤彤的看向他:“王爺怪妾身毀了王妃的藥田?”

果然,他心裡隻有鳳傾九。

到了現在,他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藥田。

月心眉苦澀,眼淚怎麼也止不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

“王爺,妾身從未想過要陷害王妃,隻是……隻是妾身害怕,自從王妃進府,您再也不關心妾身了。”月心眉猛然上前拽住慕承淵的衣角,哭的一塌糊塗,“妾身不是那等心狠之人,當日您要毀掉藥田時,妾身可是苦苦攔著。”

她緊緊拽住慕承淵,哭的幾乎喘不過氣。

慕承淵靜靜看著,玉容涼薄而又疏離。

“王爺,妾身……”

月心眉本就身子虛弱,再加上被毒折磨了幾日,終是抵不過,哭的暈了過去。

“側妃!”迎春驚呼一聲。

慕承淵這才晃過了神,緊忙俯身將月心眉抱起來,放到了床上。

“去將院正叫過來。”

“是。”

眼前人還是以前的麵孔,柔弱可憐,可慕承淵卻覺得愈加陌生。

究竟什麼時候,她已經變了。

心眉於他,如同妹妹般,再加上師傅托孤,他心裡總是偏待她一些。

好像……他並不瞭解她。

忽的,慕承淵想到了之前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