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6章 那毒是她下的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6章 那毒是她下的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月心眉頓時慌亂,緊忙垂下頭,不敢看慕承淵,“妾身會嚇到王爺的。”

“不會。”慕承淵語氣更溫和了些,抬手欲取下她的麵紗。

月心眉側身躲著,心裡愈發心虛。

不能讓王爺看到她的臉,這張臉她自己都不想看,若是被王爺看到了,肯定會厭棄她的。

她腦子裡飛快想著,緩緩閉上眼睛,準備裝暈。

骨節分明的手在她臉上劃過,透著些冷冽。

“聽說側妃的臉又嚴重了?”

鳳傾九輕快的聲音傳來,慕承淵手應激性收回,似是怕她看到。

一聽到這聲音,月心眉心口不由得一顫,恨不得鑽進被子裡。

她來乾什麼?

鳳傾九可是會醫術,說不定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中毒,不是過敏。

“哎喲,瞧這臉,可憐的喲。”鳳傾九驚呼,難以置信。

慕承淵下頷線條緊繃,冷冷看向她,“你又想乾什麼?”

“王爺怎麼這般說話?”鳳傾九故作傷心,假意擦了兩把淚,訴苦著,“妾身聽說月側妃紅疹又嚴重了,便來看看。”

說著,她抬眸在月心眉蒙著麵紗的臉上打量著,眨眨眼,疑惑,“臭節草連著祠堂所有的草藥一併剷除,按理說已經冇有其他的致敏物,為何紅疹還會加重呢?”

太醫臉色白了白,月心眉眸光虛閃,生怕鳳傾九說出什麼話。

“這該不會是中毒吧?”她自問自答,看好戲似的瞥嚮慕承淵。

慕承淵劍眉微微蹙起,心裡也有些懷疑。

“不可能!”月心眉緊忙開口,“太醫都說了我是過敏,難道太醫還會診斷錯嗎?”

太醫隨之上前,“依下官診斷,側妃的確是過敏。”

“過敏應該三五日便會好,這反反覆覆了多日,不說好轉,竟加重許多。”鳳傾九偏偏頭,美眸閃過明亮,“難道致敏物診斷錯了?側妃房中還有其他的致敏物。”

“這……”太醫一時難言。

若說冇有,可具體的原因的確說不出來。而若說有,他之前的診斷豈不是錯的,拆了自己的台。

鳳傾九心裡冷笑,而麵上卻是波瀾不動。

她抬眸看嚮慕承淵,道,“王爺,依妾身之見,定然是太醫不儘興,小小的過敏都治不好。害的側妃受這麼大的罪。”

聞言,太醫頓覺冷汗津津,脊背一陣冰涼。

渾身發軟,當即跪了下來,“王爺明察,下官儘心儘力,可這次過敏……的確是有些棘手啊。”

鳳傾九嘲諷,“你儘不儘心,隻有你自己知道。”

意有所指。

聞言,月心眉心裡驀地慌亂。

太醫啞口無言,有苦說不出。

若真是過敏倒好了,他開一副方子不出三日便能下去。

奈何側妃不是過敏,是中毒啊!

還是自己下的毒。

這讓他怎麼配方子?

“廢物!”慕承淵沉著臉訓斥道,吩咐清明道,“去將太醫院院正請過來。”

“是。”清明應道。

“不用。”月心眉瞬間慌了,緊忙阻止,而發覺自己過於衝動,語氣又緩和了些,解釋道,“妾身隻是中毒而已,實在不好勞煩院正。許是妾身心思鬱結,才導致過敏加重,日後妾身定會靜養身子。”

慕承淵抿唇不語,而鳳傾九唇角不經意間挑起,噙了一抹笑意。

見慕承淵不說話,月心眉再次道,企圖說服:“還請王爺放心,妾身一定會休養身子,若是紅疹還不消,那時再請院正也不遲。”

“王爺,既然側妃都這麼說了,您還是應了吧。畢竟側妃的情況,隻有自己知道。”鳳傾九應和道,話裡有話。

慕承淵瞥了她一眼,緩而,頷首,“好。”

“多謝王爺。”月心眉道謝,狠狠剜了鳳傾九一眼,心中苦澀。

“既然側妃並無大礙,妾身便先退下了,王爺好生陪陪側妃吧。”鳳傾九笑著道,轉身迅速離開。

清明嘴角抽搐。

並無大礙……

側妃臉上的紅疹,應該很嚴重吧,連王爺都不讓看。

王妃這是故意給側妃添堵啊。

果不其然,月心眉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而礙於慕承淵在場,不好發作。

“王爺公務繁忙,妾身不過隻是小事,是迎春失了分寸。”月心眉溫聲道,說得體貼大氣,“王爺若是忙,便先去處理公務吧。”

慕承淵俊容鬆動了些,頷首,“好,我晚上再來看你。”

待慕承淵與清明離開後,月心眉臉色一寸寸冷下來。

“跪下!”月心眉怒道。

迎春臉色一白,跪到了地上,音色發顫,“側妃恕罪。”

“我可有讓你去找王爺?”月心眉怒從中來,“若是……若是被王爺看到我的臉,我就完了。”

幸虧她反應快,在王爺進來之前遮住了臉。

月心眉心生煩躁,也知道怨不得迎春。

她自己沉不住氣加大了毒的劑量,許是體內殘毒未清,才導致紅疹嚴重。

“你去將梳妝檯下的解藥拿給我。”她吩咐道。

“是。”迎春行禮,起身拿瞭解藥過來。

月心眉吃了一顆,喝了口熱茶。

太醫將月心眉的舉動儘收眼底,微垂下頭,全當冇有看到。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太醫再次為月心眉診脈。

臉上頓時緊繃了起來,眼神虛閃,“毒……毒又嚴重了。”

“什麼!”月心眉難以置信,“不可能!我已經吃瞭解藥了。”

她明顯感到臉上瘙癢加重,火熱熱的難受。

月心眉頓時心亂如麻,手足無措。

難道……難道這毒連解藥都解不了嗎?

……

自秋梧閣離開,鳳傾九一路哼著小曲,回到了院落。

她心情格外的愉悅,連早膳都用了不少。

“王妃,奴婢聽說側妃的臉已經毀了,好像連太醫都束手無策。”元宵道,頗有些幸災樂禍。

鳳傾九瞥了她一眼,“你少聽那些有的冇有。”

“哦。”元宵扁扁嘴。

鳳傾九歪歪斜斜的靠在軟塌上,目光落在不遠處的香爐上。

淡淡的檀香溢位,在空氣中蔓延。

穩定心神,緩和情緒。

她紅唇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眸中閃過算計。

月心眉的臉當然會加重,因為她體內不止是一種毒。

或許昨日的紅疹月心眉自己的毒所引起,而今日……

那毒是她下的。

她倒要看看月心眉下一步要如何走,過敏還是中毒,全靠她自己的選擇。

這時孫媽媽與丫鬟拿著一堆藥材進來了。

“小姐,這是您要的藥材。”孫媽媽道。

“嗯,放下來吧。”鳳傾九微微頷首。

她檢查了一下,問道,“走的王府賬麵?”

“是。”孫媽媽道,唏噓,“整整六百兩白銀。”

“意料之中。”鳳傾九挑眉。

之前她在祠堂種的草藥可比這珍貴多了,既然已經被剷除,她便從藥鋪買,反正記的是王府賬麵。

慕承淵自己想要的,與她無關。

“把這些搬到隔壁藥房吧。”鳳傾九將藥材塞到麻袋裡,拍了拍手裡的灰塵。

“是。”

丫鬟們藥材抬到了藥房。

鳳傾九便開始忙碌起來,點了火爐熬藥汁。

濃鬱的中藥味蔓延出來,混雜在空氣中,自藥房飄散出來,整個故桂苑都溢著苦澀的中藥味。

元宵在門口守著,最後被藥味嗆得喘不過氣,跑了出去。

鳳傾九在藥房裡整整待了一天。

解毒丸,止血丸,百寶丸,還有各種藥粉……

有解毒的,也有下毒的,各種各樣。

直到晚霞盈滿天空,落入了故桂苑,一片璀璨。

鳳傾九緩緩直起了身子,腰間痠疼,她深吸一口氣,捏了捏脖子。

“元宵。”她喚了一聲。

“王妃。”元宵聞聲,飛快跑了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