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5章 讓我看看你的臉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5章 讓我看看你的臉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他的聲音低沉而又帶著一絲絲蠱惑,漆黑如墨的鳳眸看著鳳傾九。

鳳傾九神色由不得一晃,而不過很快便回過了神。

她淺淺低笑,嬌容燦麗,明豔的如一輪太陽。

“慕承淵,你留在我這兒,就不怕我哪日逮到機會算計月心眉?”

“你不會。”慕承淵脫口而出,就連他自己都詫異對鳳傾九的相信。

“為何不會?”鳳傾九紅唇微勾,“**難料,你我今晚若是發生點什麼,日後我有了王府嫡子,對於月心眉那樣的女人,我會首先除掉。”

慕承淵臉色沉了沉,“等心眉有了心儀之人,我會親自將她送走。她不會……”

“影響你”三個字卡在了喉嚨裡。

鳳傾九覺得好笑。

將月心眉送走?

她會願意?做了王府這麼多年的側妃,尊貴如斯,她怎麼會捨得。

“王爺,聽說月側妃的紅疹又加重了,你不去陪著?”鳳傾九笑盈盈,將慕承淵推到一邊,麵上平靜如水,波瀾不驚,“你還是多去看看她吧,小心明日又嚴重了,畢竟這紅疹,可不好治。”

情緒稍加波動,就嚴重了。

慕承淵麵容驟然間黑了,冷幽幽的瞥向鳳傾九,“你當真要我去?”

“去吧。”鳳傾九擺擺手,毫不留戀。

“好。”慕承淵音色沉了一寸,揮袖離開。

一襲墨衣從鳳傾九麵前飄過,透著些許幽冷的寒氣。

走到門口,慕承淵意識到什麼,猛然頓住了腳步。

回眸,瞧見鳳傾九笑靨如花,慵懶如貓兒愜意躺在軟塌上,心口不由得堵了堵。

憑什麼將他趕走,她倒是樂得自在!

他又折回來,坦然進了內室,學著鳳傾九的姿勢靠在床頭。

瞅到慕承淵不僅冇有離開,反而躺到了床上,鳳傾九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隨之便聽到慕承淵低低的聲音。

“王妃的床很是舒服,正好讓本王一個人睡覺。”

鳳傾九心口驀地堵了堵,笑頓時僵在了臉上。

他的意思是今晚要睡在這裡,還要霸占她的床?

“這不合適吧?”鳳傾九話似乎從牙縫裡擠出,有些氣急敗壞。

這算什麼道理,就算是王爺,也不能這麼霸道,不知道的還以為王府就這麼一間房子呢。

“冇什麼合適。”慕承淵菲薄的唇畔微翹,寬了外衫,拉過被子蓋到了身上。

鳳傾九眯了眯眸子,劃過一抹精明的算計。

她緩步走到了內室,在床前頓住腳步,居高臨下的看著慕承淵,紅唇一扯,“王爺,藥浴過後,可不能這麼快就休息,否則對身體不好……”

話音未落,她手速極快的在慕承淵脖頸處點了睡穴。

“你……”慕承淵來不及反應,甚至連一句話還冇說出口,閉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小樣,跟我鬥。”鳳傾九拍了拍手,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隨後去外麵將清明叫了進來。

“把你家王爺帶走,他不小心睡著了。”鳳傾九臉不紅心不跳的扯謊。

清明疑惑,“王爺睡著了?”

這不像王爺的作風啊。

之前幾個日夜處理公務,也不會這般疲憊。

他忽的又想起王爺對王妃的不同,心中湧起一股奇怪的念頭,王爺莫不是……

“王妃,既然王爺在故桂苑睡著了,便麻煩王妃了。”清明抱拳拱手道,轉身欲離開。

什麼!

鳳傾九震驚。

麻煩她?感情還是要留在她這裡睡?

“等一下。”鳳傾九攔住清明,故作為難,“你還是將他帶走吧,我就寢喜歡點檀香,畢竟他受不得熏香。”

清明糾結,猶豫了好一會兒。

見他不願,鳳傾九當即聳了聳肩,無所謂道,“不帶走也無妨,反正受罪的是你家王爺。”

聞言,清明瞬間想到了王爺藥浴時的難受,嘴角抽了抽。

緊忙抱拳行禮,應了下來,“屬下這就將王爺帶走。”

他迅速上前將慕承淵從床上扶下來,帶走了。

看著兩人的身影,鳳傾九麵上的笑意愈深。

……

翌日清晨。

秋梧閣,迎春端著熱水輕手輕腳的推開了房門。

溫和的日光透過紅木窗映到了內室,照在月心眉那嬌小的臉蛋上,紅疹密密麻麻,甚至延續到脖頸,不經意間露出被褥的單薄肩膀亦是一片片紅疹,看起來有些嚇人。

迎春將熱水放到了銅鏡前,透過琳琅珠簾,欲喚月心眉。

“啊!”

一道驚呼聲響起,甚至連這寂靜的院落都顫了兩下。

月心眉猛然驚醒,麵上儘是不悅,慍怒,“你喊什麼?”

“側……側妃,您……您的臉……”迎春指著月心眉的臉難以置信,“你的臉怎麼會?”

聞言,月心眉心“咯噔”一聲,瞬間慌亂起來,“我的臉如何?怎麼了?”

“您……您還是自己看看吧。”迎春顫顫抖抖的將銅鏡遞給月心眉。

月心眉狐疑接過,而堪堪將目光落到銅鏡裡,渾身一寸寸僵硬,入贅冰窖。

“啪”

銅鏡四分五裂。

“我的臉,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月心眉手足無措,恐慌至極,心仿如浸入了寒冰般,不著絲毫溫暖。

她明明已經吃瞭解藥了,怎麼會加重?

絕對不可能……

“太醫,太醫呢?把他叫過來!”月心眉怒道,聲嘶力竭,渾身忍不住顫抖。

她若是因此毀容,王爺定然會厭惡於她。

說不定……說不定就將她從王府趕出去……

月心眉大腦一片空白。

太醫很快被叫了過來,看到月心眉的臉亦是震驚。

“您的臉,又加重了?”太醫顫顫巍巍,頓覺如天打雷劈。

“你來看看究竟怎麼回事?我明明……明明已經吃過解藥了,根本不可能加重。”月心眉煩躁。

太醫瑟瑟上前,拿出帕子為她診脈。

片刻,他眉頭緊皺,額間不覺出了一層虛汗。

先前幾次他都冇看出來什麼,這次也不例外。

“側妃這脈……下官醫術尚淺,查不出是什麼原因。”他小聲怯懦道,心下卻是詫異。

看側妃臉上的紅疹與先前相差無二,這是又加大了毒的劑量?

為了爭寵,賭上自己的臉值得嗎?

月心眉臉色鐵青,再加上滿臉紅疹,更顯猙獰恐怖。

就在這時,迎春的聲音傳了進來。

“王爺,側妃與太醫在裡麵。”

她緊忙扯過麵紗戴到了臉上,捂得嚴嚴實實,隻露出那雙瑩瑩水眸。

“怎麼又加重了?”慕承淵臉色不好看,語氣沉沉。

昨晚鳳傾九點了他的睡穴不說,竟然還讓清明將他又帶走。

本就怒氣沖沖,打算去找鳳傾九算賬,反倒聽到了月心眉紅疹又加重的訊息。

“許是妾身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又引起了紅疹。”月心眉輕聲道,水眸含淚,身子微晃弱不禁風般。

慕承淵狹長的鳳眸微微眯起,周身透著刺骨的冷意。

他看向太醫,“你來說。”

太醫隻覺喘不過氣來,渾身發抖,“下官……下官也不知怎麼回事,明明已經好轉了……”

他怎麼敢說側妃故意給自己下毒,意欲陷害王妃?

不說王爺怎麼責罰,估計側妃都容不下他。

對自己都這般狠的人,他在宮中當值都極其少見。

“王爺,不怪太醫,是妾身的原因。”月心眉那瑩瑩水眸瞬間盈滿了淚珠,聲音輕輕,哽嚥著,“妾身整日憂思,情緒久久不能平複,徹夜難眠。應該是這個原因。”

慕承淵臉色緩和了些。

“妾身時常想起父親,自然……自然……”說著,她掩唇哭泣,情不能自已。

“罷了。”慕承淵頓時心軟,語氣也變得溫和,“讓我看看你的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