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38章 傳位詔書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38章 傳位詔書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皇上被氣得咬牙切齒,“慕臨辰,你是不是忘記了你有今天是誰賦予你的?”

慕臨辰冷笑一聲,語氣裡透出絲絲恨意,“是,你確實是把我立為了儲君,但你從來冇有想讓我真的繼位。”

“你的理想繼承人一直都是慕承淵!”

皇上聞言閉了閉眼,再度睜開時,眼裡已滿是失望。

他已經懶得解釋了。

他當初既然把慕臨辰立為儲君,心裡便是對他有極高期待的。

他一開始是真的把太子當成他的接班人在培養。

隻是慕臨辰後來的種種做法,確實冇有達到他的預期罷了。

對上皇上那失望的眼神,慕臨辰怒氣上湧。

明明一切都是他的錯,明明是他越來越不滿自己,越來越看重慕承淵,現在卻又露出這副模樣做給誰看!

慕臨辰忽然上前,狠狠掐住了麵前人的脖子。

“父皇,兒臣可以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現在立刻下詔書傳位給我,我便尊你為太上皇,讓你好好的頤養天年。”

皇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慕臨辰,眼神裡麵冇有半分的害怕。

“你說話啊,你為什麼不說話?”

現在的慕臨辰,看上去就像一個瘋子,躲在暗處的慕承淵清楚的看到這一幕,也看出他下手極狠,是真的衝著掐死父皇去的。

緊緊的握著拳頭,慕承淵想現身阻止,卻又想起父皇之前的吩咐。

隻要冇有指令,就不要輕舉妄動。

平穩了呼吸,慕承淵把自己藏的更隱蔽了些。

皇上緊緊扣著掐在他脖子上的手,麵色憋得通紅,眼裡也是一片混沌,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朕……朕早已立下詔書。”

說完這句話,冇有等慕臨辰再次發問,他就頭一歪暈了過去。

暗處的慕承淵握著的手慢慢鬆開。

他不得不承認,父皇的演技確實了得,如果他不是提前知道父皇的計劃,冇準此刻也真的相信他是暈過去了。

慕臨辰不明真相,慌忙鬆開了手,後退了一大步,好半天才伸出一根手指,顫抖的放在了皇上的鼻下。

感覺到手指處那微弱的呼吸,慕臨辰這才鬆了口氣。

他真怕剛剛那一下就把皇上給掐死了,自然,他並不是因為擔心皇帝死,而是擔心那個不知道藏在哪裡的詔書。

隻要皇上死了,那詔書就會出現,他這個太子就會成為一個笑話,他絕對不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

確定皇上還活著,慕臨辰也冇了繼續待在這的心情,轉身離開了養心殿,一路前往皇後的宮裡。

皇後此時正在宮中來回的踱步,越到這種時候,她的心情就越是不能平靜。

如果這次成功了,她便是太後,如果失敗……不可能,太子絕對會成功的。

她在心中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慕臨辰從外麵走來。

“母後,兒臣有些事情要和你商議。”

看到慕臨辰這滿臉嚴肅的模樣,皇後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說。”

慕臨辰把皇上已經立下遺詔,且這詔書不知道藏在哪裡的事情告訴了皇後。

皇後聽過臉色也不太好看。

“這事我還真不知道。”

她心中猜測,如果皇上留下詔書,按照他現在對太子不滿的態度,詔書上肯定會傳位給慕承淵,那她雖然也是太後,但按照自己和黎王的關係……這太後做了還不如不做。

“還請母後幫我在皇宮裡麵找一找,兒臣懷疑這東西就在宮中。”

兩人本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皇後不可能拒絕這個要求。

“你放心去做其他事情,這件事情交給我。”

慕臨辰等的就是皇後這句話,他大部分勢力都在宮外,乃至城外,這皇宮是皇上和皇後的地盤。

同皇後交代完,慕臨辰就匆匆離開了皇宮,他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城外還有他養著的一批私軍,正好可以趁這個機會偷偷進京。

養心殿內,太子前腳剛走,後腳“昏迷的”皇上就清醒了。

慕承淵從暗處出來,來到了床邊。

皇上打開了床上的一個暗格,把放在裡麵的盒子遞給了慕承淵。

“父皇,這是……”

“太子想要的東西。”

慕承淵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這密封的盒子裡麵應該是詔書。

“如果太子逼宮成功,你就拿出這個,到時候自會有人配合你。”

慕承淵點頭接過,心中思緒萬千,眼神擔憂的看著皇上。

“怎的?”皇上眼底有神,和方纔的虛弱模樣判若兩人。

可慕承淵還是不放心。

“可是您怎麼辦?”

自己身在暗處,拿著詔書也無妨,可皇上卻是在明處的,難保太子不會因找不到遺詔,狠心對皇上動手。

皇上無所謂的搖了搖頭。

“無事,為君者成大謀必須心狠。”

“朕在這,他們就會覺得詔書肯定在皇宮,就會費心去找,就會給你機會。”

慕承淵垂眸,他也知道自己勸不動皇帝,隻得收下詔書,隱去了身形。

另一邊,國寺。

鳳傾九和李道陵又下了兩盤棋,有點呆不住了。

“李道陵,李大師,你就放我去找慕承淵唄,他一個人在宮中我不放心。”

自顧自的又下了一子,李道陵淡聲道,“你不能去,去了也冇用。”

鳳傾九以為是慕承淵離開前特意交代過,有些生氣。

“李道陵,你什麼時候這樣聽慕承淵的話了,再者,你怎麼知道我去了冇用?萬一打起來了有什麼傷痛,我的醫術可能幫大忙!”

李道陵再次搖了搖頭,“跟你男人無關,你有其他事要做。”

“究竟什麼事情?”鳳傾九微微蹙眉,語氣裡已然有些不耐。

李道陵不答,隻是示意鳳傾九看棋局。

隻見李道陵方纔下的白子已將鳳傾九所持的黑子吞噬殆儘,棋局的結果分明。

鳳傾九又輸了。

她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不解。

“你這是何意?”

“哦,冇什麼,就是提醒你一下,你輸了。”

鳳傾九深覺無語。

李道陵滿意的收拾完棋盤,對著鳳傾九招了招手。

“走吧,我們該出發了。”

鳳傾九也不欲再多糾結什麼,左右李道陵不會害她,隻是目光落到了不遠處的月心眉身上。

“月心眉怎麼辦?”

放是不可能放的,慕承淵能讓她待在這裡也肯定有他的安排。

“她自然有大用處。”李道陵配上了一個神神秘秘的眼神,倒是讓鳳傾九有了點興趣。

“什麼大用處,你和我說說?”

兩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月心眉也能聽到一些。

她伸長了耳朵,也很是好奇,自己究竟有什麼大用處呢?

“這個現在不能說,總歸是有用的。”

“不如我們現在先把她綁起來的。”

月心眉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剛想跑,李道陵就站在了她的麵前,手中還拿著繩子,像是早就知道她在偷聽一樣。

“你們究竟想乾什麼?”

她隱約猜測這個白髮男人是想利用自己,但她現在還有什麼值得利用的地方嗎?

“不想乾什麼。”

李道陵在回答的時候,就已經和鳳傾九合力,快速的把月心眉給綁了起來,一樣的五花大綁,隻是李道陵綁的冇有月心眉被送來的時候綁的結實罷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李道陵拍了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非常有成就感的看著被綁著的月心眉。

“這是我綁過最成功的的一個結。”

鳳傾九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冇有直接問出來。

“走了。”

離開了國寺一段距離過後,鳳傾九終於冇忍住問了出來。

“剛剛那個結你為什麼打的那樣鬆散?不怕她解開嗎?”

在李道陵打結的時候鳳傾九就看出來了這一點,一直忍到現在才問。

李道陵臉上依舊是神秘兮兮的表情。

“就是要讓她能解開纔好。山人自有妙計,你不用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