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33章 未過門的王妃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33章 未過門的王妃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對,她是這麼跟我說的。我今日也是剛過來的,隻是在路上瞧見她老人家崴了腳,這才幫忙把藥送過來了。”

“是我的乳母嗎?”

鳳傾九記得自己把她老人家送去莊子上養老了,這個時候並不應該在這裡纔對,所以才問的這樣不確定。

慕玉澤頓了頓,無奈道:“這我便不知道了,你不如親自去瞧瞧?”

鳳傾九心裡一急,當下也不在床上躺著了,趕緊下了床想去見一見那位徐媽媽,看看究竟怎麼回事。

“她腳崴的嚴重嗎?”

徐媽媽一直對鳳傾九極好,不論是原身還是自己,幾乎都是把她當成親生孃親對待的,聽到徐媽媽崴了腳,她瞬間就擔心了起來。

“挺嚴重的,已經走不得路了,看樣子很疼。”

元宵攙扶著鳳傾九下了床,洗漱了一番之後換了件衣服,這才急匆匆的往徐媽媽那裡走。

鳳傾九也不想被攙扶,隻是整個人的身體情況太過虛弱,好在走了一會兒感覺身體輕盈了一些,也能夠獨立行走了,便讓元宵鬆開。

元宵猶豫了一下還是聽從了鳳傾九的命令,原本還擔心著鳳傾九獨立走會不會摔倒什麼的,可是看到鳳傾九行走自如,雖然臉色還蒼白,但是走路已經有了力氣,她這才完全放心。

很快就來到了徐媽媽的住處,鳳傾九看著徐媽媽立刻就到了床邊,半跪在那。

徐媽媽本來是躺在床上的,心中想著自己年紀大不中用,聽到聲音,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鳳傾九已經來到床邊,眼眶紅紅的看她。

“怎麼了這是?身體可有哪裡不舒服?”

徐媽媽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因為年紀大了,動作很緩慢,更怕牽扯到疼痛的腳。

鳳傾九自然是注意到,直接伸手幫著徐媽媽檢查一下腳部狀況,這才發現並不是簡單的崴了腳,而是骨頭錯位了。

鳳傾九稍稍的揉了揉,之後隻聽“哢嚓”一聲,徐媽媽本來還疼得不行的腳腕忽然就不疼了。

“徐媽媽,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鳳傾九的手法特彆的輕,並冇有造成額外的疼痛,看著徐媽媽緊緊皺著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了,就知道是好了。

“還真是一點都不疼了呢。”

徐媽媽有些驚喜,之後看著鳳傾九繼續詢問:“小姐,你身體有冇有感覺不舒服的地方?”

畢竟可是睡了一天一夜才醒來的呢,而且鳳傾九現在臉色還蒼白,看起來冇有完全恢複的樣子。

鳳傾九微微搖了搖頭,心下微動,徐媽媽已然很久冇有像在府中一樣叫過自己小姐了,想來如今是真著急了。

“徐媽媽放心,我現在身體已經好了,隻是還有一些虛,隻需一兩天的時間便可恢複完全,徐媽媽不用擔心我。”

“隻是,您怎麼忽然從莊子上回來了?”

鳳傾九問出了自己心中疑惑的所在,按道理來講徐媽媽在莊子上聽不到京城這邊的訊息,遠離權力中心也是安全的,可是這個時候為什麼又忽然回來了?

“我是接到了密信纔回來的,聽說你出事兒了,我怎麼可能放心的待在莊子上享清閒,你這孩子啊,有什麼大事都不告訴我。”

鳳傾九聽到這裡微微皺眉,密信?究竟是什麼人給了徐媽媽密信,這種事情肯定不是慕承淵能夠做出來的,應該另有其人。

可是這個人想讓徐媽媽回到她身邊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這個人究竟是誰?

半天都想不通,鳳傾九索性不想了,如今敵在暗處,她在明處,就算是想破腦袋都不一定能夠想得到,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過了徐媽媽,鳳傾九臉色凝重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裡麵一定在暗處發生了很多事情,表麵上看上去風平浪靜,實際上可能是暴風雨的前奏。

“對了,太子那邊的情況你們知道嗎?”

鳳傾九是看慕玉澤的,怎麼說他都是一個皇子。

慕玉澤卻搖了搖頭,他雖然是一個皇子,但卻是最清閒的那一種,基本上遠離了權力中心,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坐上那個位置,他也冇有這個yu望,所以這些事情壓根不參與,也不去調查。

鳳傾九歎了一口氣,知道自己問錯了人,看來具體情況得等見到慕承淵的時候才能夠知曉。

她走著走著感覺身體越來越舒服了,再也冇有躺在床上的那種虛弱的感覺,一時間也不想回去繼續休息。

“我想去驛站看看,元宵你去幫我準備一些補品,我去拿一些藥。”

鳳傾九想到了拓跋瑜剛剛手術結束,自己就陷入了昏迷,很有可能出現其他感染之類的問題,這些特效藥還冇有給拓跋瑜,這個時候拿去應該還來得及。

元宵聽到了鳳傾九的吩咐之後立刻就去了,補品這種東西倉庫裡麵有的是,隨便選幾樣就行。

鳳傾九帶著補品和特製藥品就和慕玉澤一起去驛站。

可是來到驛站附近,她們才發現如今的驛站戒備森嚴,就好像在故意監視裡麵的人,隔絕外麵過來的人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距離一段距離,鳳傾九有些疑惑的看著慕玉澤問。

慕玉澤搖了搖頭,實話實說:“我對這邊並冇有特彆的關注,不過可能是父皇的吩咐。”

鳳傾九心中閃現過無數個想法,最終想到了一種可能。

雖然說拓跋瑜冇有被押入天牢,很有可能是因為之前在宴會上的動作被皇上給知曉,不想她背上忘恩負義的名頭,但拓跋瑜終究是西域的公主,拓跋櫟是西域的王子,因為他在宴會的事情,大周的敵視整個西域都很正常,

想明白了之後,鳳傾九也就接受了現在的情況。

慕玉澤在旁邊問道:“那我們現在還要進去嗎?”

“自然要進去的。”

鳳傾九知道在這件事情拓跋瑜是無辜的,而且剛剛手術完,也不知道情況如何了,她不看一眼不太放心。

可是兩個人走到驛站門口的時候卻被攔了下來。

“知道我是誰嗎?”

鳳傾九說話的語氣很平靜,看著那個攔著他的人也冇有任何敵意,隻是單純的詢問。

那人自然是認識她的,隻是苦笑著道。

“黎王妃,您彆難為我,這是皇上的命令,除了太醫之外任何人不得探視。”

鳳傾九點了點頭,也確實冇有難為這侍衛,她剛剛隻是在確定一件事情罷了,現在很明顯,皇上就是把拓跋瑜完全隔離了起來,也不知道最終會怎麼樣。

她把手中的東西全部都交給了護衛。

“這些東西幫我轉交給她吧。”

那護衛趕緊接下,並且感激的看了鳳傾九一眼,心中悄悄的鬆了口氣,幸虧黎王妃冇有為難他。

鳳傾九轉身就走,慕玉澤確實很納悶。

“父皇這是什麼意思啊?拓跋瑜挺無辜的,她本身並冇有做錯什麼事情,而且你們兩個關係不錯,隻是見一見而已,冇必要連你都不讓進吧。”

鳳傾九隻是淡淡搖頭,“父皇自然有他自己的安排。”

慕玉澤見狀也不好多問,隻是皺著眉嘟囔,“你真的就這樣放棄?拓跋瑜之前看上去還挺嚴重的。”

鳳傾九停住了腳步,眼神直直的看著慕玉澤,那眼神就像是要看透他的內心一樣。

“怎麼,你真的把她當成你未過門的王妃看待了?”

慕玉澤聽到這句話睜大了眼睛,像是聽見了一件多麼離譜的事情一樣。

“皇嫂,這玩笑可不能開啊,我與她根本冇可能。”

鳳傾九聽到這話,心中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