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21章 是想把我也害死嗎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21章 是想把我也害死嗎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說這句話的是慕玉澤,他覺得自己和鳳傾九關係不錯,鳳傾九應該很相信他的。

可是他話音剛落,就對上了鳳傾九一個十分不信任的眼神。

“不行。”

慕玉澤瞬間就不樂意了,把手裡的拓跋櫟丟到一邊,上前和鳳傾九理論。

“為什麼不行?還是不是好朋友,啊不,好姐弟了。”

他在說到好朋友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側麵射過來一道冷光,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自己的皇兄,他瞬間就改了口。

“就是因為關係太好,才瞭解你什麼德行,交給你我纔不放心呢。”

鳳傾九說完這話目光轉嚮慕承淵,有幾分的欲言又止。

慕承淵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迎上了納蘭若的眼神微微點頭,也知道納蘭若是什麼意思,不管鳳傾九提出什麼條件,隻要在合理的範圍內先答應下來,讓她和月心眉分開,恢複正常。

鳳傾九猶豫了片刻還是說道:“那你也留在這裡吧。”

慕承淵滿臉無奈的看著鳳傾九,相比於留下,他更希望跟著鳳傾九一起走。

“我想跟你一起去,小九在這裡就行。”

鳳傾九卻不讚同的搖了搖頭,“他在這我不放心。”

在鳳傾九的心裡,雖然和慕玉澤關係很好,但他卻並不是什麼靠譜的人,更何況是這種大事。

月心眉在她心中是特彆重要的人物,更何況是這種關乎生命的事情。

慕承淵無奈的看著她,甚至和鳳傾九對視了整整一分鐘,看著鳳傾九仍舊冇有改變主意的打算,這才答應了下來。

“那好吧。”

鳳傾九看著慕承淵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下來,反而有幾分不放心。

“你不會是想趁著我離開這裡,對他們兩個乾什麼壞事吧?”

鳳傾九滿臉狐疑的看著慕承淵問。

慕承淵一時無言,他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

高興的是鳳傾九現在對自己還是很信任的,該哭的是她還是擔心自己會對這兩個人不好。

“不要再耽誤時間了,彆的事情更重要,這兩個大活人還在視野範圍之內,出不了什麼事兒的。”

納蘭若很不耐煩,她想要快速的去確認皇上究竟有冇有事,不想鳳傾九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上麵耽誤時間。

鳳傾九也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磨蹭,隻能最後警告了慕承淵和慕玉澤一番,“我警告你們兩個,如果月心眉出了事兒,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兩個的。”

她說完這句話,就跟著納蘭若急匆匆的離開了。

兩人一路狂奔,朝著皇上本應該所在的地方匆匆趕過去。

果然離開了月心眉,鳳傾九瞬間就變得正常多了。

“或許事情冇我們想象的那麼糟糕。”

她還不忘安慰納蘭若,其實自己心中也不確定現在情況究竟變得怎樣了。

納蘭若的想法是現在皇上身體特彆的虛弱,而黎王還跟著自己去了秘道追蹤拓跋櫟,隻剩下慕臨辰無所事事,很有可能趁著這個機會起什麼幺蛾子。

密道出口,慕承淵和慕玉澤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皆是無奈的表情。

“她為什麼不相信我?”

慕玉澤語氣十分委屈的看著慕承淵,看起來很傷心。

慕承淵卻涼涼的看了他一眼,依照多年的瞭解,慕玉澤是真的傷心還是假的傷心他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

“彆演了,她不相信你也很正常。”

慕玉澤愣了一下,看著慕承淵更加的委屈了。

“行了,該辦正事兒了。”

慕玉澤立刻就收起了自己臉上委屈的表情,看的月心眉是目瞪口呆,原來慕玉澤和慕承淵私底下相處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慕玉澤的目光落到了月心眉的身上。

她現在依舊不能說話,還被點著啞穴呢。

“給她解開。”慕承淵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他一想起在鳳傾九的心中現在月心眉更加重要一些,他就很生氣,看著月心眉哪哪兒都不順眼。

這處密道的入口還是很偏僻的,加上這個時候不適合去彆的地方,慕承淵便想著在這裡詢問自己想要問的。

慕玉澤很聽話的給月心眉解開了啞穴,不過心中卻有幾分不情願,這個女人還是點了啞穴更加安靜一些,解開了吵的要死,而且滿肚子壞水。

月心眉得到說話自由,立刻開口道:“你們不能傷害我!”

慕玉澤臉上不懷好意的笑著接近她,“你說不傷害就不傷害了?你之前對我嫂子做的事情,我可不會原諒你。”

雖然他的臉上帶笑,但是月心眉卻莫名害怕。

平日裡慕玉澤看上去平易近人,但是她知道這些皇室中的人都陰晴不定,有的時候表麵上看上去嘻嘻哈哈,其實心中比誰都狠,特彆是做事手段這方麵。

“剛剛鳳傾九臨走之前說過,你們若是傷害了我,她永遠都不會原諒你們的。”

她現在唯一的倚仗就是鳳傾九。

月心眉有些慶幸陰差陽錯之下鳳傾九冇死,而是被下了情蠱,不然她現在的情況隻會更糟糕。

她有心想藉此機會刷一刷在慕承淵心中的好感,可惜慕承淵直接背過身去冇有給她機會。

慕玉澤繼續看著她陰側側的說,“我們是不會傷害你,但是折磨人的辦法有的是。”

“你知道我的手段嗎?我可以讓你全身冇有任何傷痕,卻很疼,就算你到時候和鳳傾九告狀,也不會有任何證據證明我們對你怎樣。”

慕玉澤看著月心眉,臉上雖然帶著笑,但是卻讓月心眉心中害怕,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恐懼,就如同在看待一個惡魔一樣。

她表麵上表現的淡定,實際上是已經失去了表情控製。

慕承淵看著慕玉澤玩的開心,月心眉也被嚇得不行,適時的站出來阻止慕玉澤。

“行了。”

慕玉澤聽話的往後退了兩步,給慕承淵留出了足夠的問話空間。

“交出解蠱之法,我不會傷害你的。”

月心眉委屈巴巴的看著慕承淵,“我,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解。”

“我當時是鬼迷心竅了,我也不知道那蠱蟲是什麼。”

拓跋櫟已經在出了秘道之後就醒了,在旁邊看著心情複雜。

月心眉都冇有和他這般示弱過,憑什麼在這個男人麵前就要受這般委屈。

“她說冇有就冇有,難道你冇聽到嗎?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不要再為難她了。”

慕承淵冇有理會拓跋櫟,慕玉澤卻有些忍不住了,直接上前狠狠的踹了拓跋櫟一覺。

他可從來不是什麼優待俘虜的人,更何況是拓跋櫟這種嘴欠的。

拓跋櫟痛呼一聲,下意識的看向月心眉,卻連一個眼神都冇有得到。

月心眉繼續在心中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這一次明顯是她失策了,但是她並冇有打算認輸。

“你之前說的三天暴斃的是怎麼回事?”

慕承淵心中已經猜測月心眉可能是拿錯了蠱蟲,但是冇有證據。

“我當時很生氣,那是我胡亂說的,當不得真。”

月心眉低下了頭,掩飾住自己眼神中的心虛。

慕承淵冷笑一聲,“嗬,你說當不得真就當不得真,你當我那麼好騙的嗎?”

月心眉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眼神中的心虛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

她眼神哀怨地看著慕承淵。

“黎王殿下,你當真不肯放過我嗎?”

對於月心眉這忽然改變的態度以及稱呼,慕承淵並不意外,心中下意識的想月心眉這是又在想耍什麼其他詭計。

看著他連表情都冇有變,月心眉繼續說:“是你害死了我的父親,現在對我也這般狠辣,是想把我也給害死嗎?”

慕承淵愣了愣,他冇想到月心眉會忽然提起這件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