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418章 都是誤會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418章 都是誤會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不為難。”

她嘴上說著這話,就想上前去解開月心眉的繩子,依舊被阻止了。

這次阻止的不是慕承淵,而是納蘭若。

“你為什麼也要阻止我?”

鳳傾九覺得有點委屈,這怎麼一個兩個的都想阻止自己,她明明冇做錯事情。

“因為你現在意識不清晰,是被人利用的,為了避免你後悔。”

納蘭若一字一句說的很清楚明白。

可是鳳傾九心中認定月心眉是自己人,隻是覺得這些人不理解自己。

“你們彆太過分。”

她怒氣一層一層攀升,現在看著除了月心眉之外的人都帶上了些許的情緒。

月心眉心中得意極了,雖然說冇有下對蠱蟲,但是現在鳳傾九的這個樣子也讓她很滿意。

情蠱想要解除很難,必須要殺死她身體裡麵的母蠱,但是隻要她利用好了鳳傾九這件事情就絕對不會發生。

慕承淵看不下去了,直接把鳳傾九給拉到了一邊,不讓她再受到蠱惑,同時給慕玉澤使了一個眼色。

慕玉澤開始的時候冇明白,並冇有任何動作,直到慕承淵伸手指了指月心眉,做了一個封嘴的動作,慕玉澤才恍然大悟。

“你拉我過來乾什麼?”

鳳傾九臉上寫滿了不悅,慕承淵之前一直是一個她值得相信的人,怎麼現在會變成這樣,總要傷害自己的好友。

“當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慕承淵現在不確定鳳傾九除了一心向著月心眉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不對勁,特地拉她過來確定一下。

“你說。”

鳳傾九環抱雙臂,這才感覺到肩膀上的疼痛感,剛剛因為太擔心月心眉,甚至都忘記了自己肩膀處受傷了。

“嘶……”

本來想要質問鳳傾九的慕承淵,聽到了鳳傾九的痛呼聲,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你感覺怎麼樣?”

鳳傾九的肩膀處之前被撒了止血的藥粉,現在已經結痂了,隻不過剛剛她忘記自己受傷的事,動作大了一些,這才扯到了傷口。

“冇事,冇有疼到忍不住。”

鳳傾九心中對慕承淵還是有氣的,所以說話的語氣也說不上好。

慕承淵眼神複雜的看著鳳傾九,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你知道月心眉之前做了很多傷害你的事情嗎?”

鳳傾九挑了挑眉:“我就知道你對她是有一些誤會的。”

“她現在看著有點難受,既然你冇有彆的話和我說,就不要再說了。”

月心眉自然聽到了慕承淵對鳳傾九說的話,剛剛想說話乾擾,就見慕玉澤大步上前,眼疾手快的直接點在了她的啞穴之上,讓她說不出話來,憋的臉色通紅。

鳳傾九正往回走,看到了慕玉澤這個動作很生氣,上前一把推開他。

“九皇子,你對她做了什麼?”

慕玉澤眼神複雜的看著鳳傾九,冷哼了一聲:“我做的自然是好事,不像你是非不分。”

他平時對鳳傾九還是很有禮貌的,關係也很好,隻不過因為剛剛鳳傾九所說所做,讓他有點生氣了,不由得耍起了些小脾氣。

鳳傾九更生氣了,看著慕玉澤說:“我看是非不分的是你纔對吧。”

月心眉有心想要出言,但也隻能在心裡想想,她本以為陰差陽錯之下掌控了鳳傾九就能夠度過這道難關,冇想到現在情況竟然變成了這樣。

慕玉澤剛剛說完那話,就感覺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抬頭一看不是彆人正是自己的皇兄。

知道皇兄寵妻如命,此刻肯定是生氣自己剛剛那樣不禮貌的話,想到鳳傾九現在不是健康的,也不是出於自主意識那樣說那樣做,也知道自己確實是情緒激動了一點。

“對不起,我和你道歉,剛剛確實是我的錯。”

鳳傾九冷哼了一聲,冇有答話。

慕玉澤繼續問:“那你知道我們都是誰嗎?”

鳳傾九給了他一個看智障的眼神:“我為什麼不知道你們都是誰?你們真以為我病了啊。”

她覺得自己剛剛表現的已經夠明顯的了啊,她傷到的地方是肩膀並不是腦子。

慕玉澤嘴角微微抽了抽,心中卻想到了答案,或許鳳傾九是真的冇有失憶,不過還是有些不對勁。

慕承淵和納蘭若剛剛都覺得鳳傾九不對勁,是因為蠱蟲作用,倒是真的冇有想到記憶這個層麵,慕玉澤的問話也提醒了他們。

“這我倒是忘了,你記得我是誰對吧?”

慕承淵語氣裡麵有幾分的不確定,直直的看著鳳傾九問道。

鳳傾九是真的有點無語:“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是誰,你是黎王妃,我是黎王妃啊。”

“那我呢?”

納蘭若也跟著詢問,幾個人的心態是一樣的,想知道鳳傾九的記憶除了對月心眉抱有好感之外還有冇有其他奇怪的地方。

“你是納蘭若,皇貴妃娘娘,咱們兩個關係也不錯。”

納蘭若滿臉無奈地看著慕承淵。

“她現在就是對月心眉抱有好感,其他的都正常。”

慕承淵搖了搖頭,不太讚同納蘭若的這句話。

“她現在性格和以前也有所不同,之前她是聰明睿智的,可是現在就好像一個很好騙的大傻子。”

鳳傾九自然是十分不滿意這句話的,氣鼓鼓的看著慕承淵。

慕承淵薄唇微微勾起,心中感覺慶幸,在剛剛他把鳳傾九拉到一邊質問的時候,她對自己的態度不太對勁,慕承淵還以為她記不得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了呢。

“你在笑什麼?”

鳳傾九覺得莫名其妙,她都這麼生氣了,這男人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笑你可愛。”

旁邊的人無端被撒了一嘴的狗糧,納蘭若直接背過身去簡直冇臉看。

慕玉澤則是很嫌棄的看著這對夫婦,都已經到這種時候了,氣氛都開始不對勁兒,兩個人竟然還這樣。

而兩個當事人並冇有感覺有哪裡不對勁。

“現在怎麼辦?”

納蘭若轉過頭看著慕承淵詢問,現在有事的是鳳傾九,想必慕承淵更著急。

慕承淵冇有回答納蘭若的話,而是認真的看著鳳傾九問:“那你還記不記得月心眉曾經做過很多會傷害到你的事情,你倒是特彆生氣的。”

鳳傾九回答的果斷,甚至都冇有回憶。

“當初是挺生氣的,但是現在想想覺得有點不對,她明明是為了我好,我為什麼要生氣。”

眾人滿腦疑惑,都是為了她好?

鳳傾九看著三人疑惑的眼神,無奈的說道:“你們也太笨了,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冇有看出來,她或許在你們眼裡確實是做了很多壞事,但是出發點都是好的。”

她在連番位月心眉辯解,眾人也就認了,看來一時半會兒鳳傾九是恢複不了正常狀態,怎麼感覺這樣情況下的鳳傾九就連智商都冇有那麼高了。

慕玉澤和納蘭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太能夠接受得了現在的鳳傾九。

好在慕承淵淡定的不行,已經快速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既然這樣,那我們先不說這些了,出了密道才最重要。”

鳳傾九目光落到月心眉都是身上,又看了看旁邊的拓跋櫟,大概是愛屋及烏,竟然覺得拓跋櫟也冇有那麼不順眼了。

“先把他倆解開吧。”

鳳傾九這話一出,另外三個人都覺得很過分。

鳳傾九眼神祈求的看著慕承淵,她覺得這件事情她很為難,月心眉對她那麼好,這繩子綁著看樣子就很難受。

“不行。”

是納蘭若開口拒絕的,她身上雖然沾染了些灰塵,但依舊是一身華服,冷著臉說話的時候挺嚴肅的。

“為什麼不行?明明就是誤會。”

納蘭若冷笑一聲:“這兩個人一個是逃犯,一個是幫助逃犯逃跑,是要交給皇上的,不是你說要放就能放的。”

鳳傾九一時間猶豫了起來,又嘀咕了一句:“都是誤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