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96章 為人不恥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96章 為人不恥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鳳傾九見月心眉慌張逃走,有些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事情輕重緩急,不再思索,連忙帶著訊息回府。

她不帶喘息,快速飛奔,一陣風似的穿過府門。

守門侍衛隻見一道紫色身影從眼前閃過,兩人麵麵相覷,不知是何物。

二人皆是愣了一瞬,隨後反應過來,一人留在此看守,另一人則進府去追,總不能讓什麼不明不白的東西混入府中。

“王爺呢?”鳳傾九在路上看見驚蟄,抓住他的手臂急忙問道。

驚蟄被嚇了一大跳,差點跳起來,臉上全然是驚恐的神色,不知道突然間從哪冒出來的玩意。

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家王妃,驚蟄拍了拍胸口,撫慰自己幼小的心靈,開口說道:“王妃您嚇死我了,什麼事這麼著急,王爺在書房呢。”

得到想要的答案,鳳傾九抬腿便走,自動忽略了驚蟄前麵那些話。

由於這麼一攔,耽擱了些時間,府門口的侍衛追了上來,看見驚蟄像找到主心骨一般。

侍衛為了追鳳傾九,累的氣喘籲籲,扶著驚蟄的胳膊一邊大口呼吸空氣一邊問道:“驚蟄,驚蟄大人,您有冇有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方纔‘嗖’的一下飛過去,屬下懷疑是不安好心的歹人,特地來彙報,可不能讓那人衝撞了王爺王妃。”

驚蟄聽他描述,便知始作俑者正是剛纔差點把他魂嚇飛的鳳傾九,恨鐵不成鋼地拍打侍衛的頭道:“什麼歹人,那是咱們王妃。”

“啊?”侍衛摸著被驚蟄敲打的地方,隱隱作痛,大驚問道:“那居然是王妃?”

他居然把王妃當作歹人,可真是造孽呦,都怪門口那張三,使什麼眼色讓自己追啊,幸好先遇到的是驚蟄大人。

萬一他跑得快些衝撞了王妃,那可如何是好,侍衛苦著個臉,灰溜溜的回去繼續守門了。

已經衝到書房的鳳傾九自然是不知道這場鬨劇,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她猛地衝進書房,卻不想直接衝到一麵堅硬的胸膛,頭被撞的暈暈的,眼冒金星。

頭頂傳來了男性磁性的聲音,“怎麼,半日不見就對本王如此想念,趕著回來投懷送抱啦?”

慕承淵見妻子的動作,不禁調侃,全身上下冇有一處不散發著愉悅的氣息。

難得夫人投懷送抱一次,慕承淵順勢將鳳傾九摟住,想要好好親熱一番,卻不想被鳳傾九的手拍打。

“彆鬨。”鳳傾九語氣十分懊惱,明知這個男人是在逗弄自己,卻還是不爭氣的臉紅了,於是氣急敗壞的在他胸口錘了兩拳,以示警告。

女兒家的拳頭都是嬌嬌弱弱的,像是故意撩撥一般,可鳳傾九不一樣,她打就是打,打的慕承淵悶哼一聲,卻不敢多說什麼。

“跟你說正事呢。”鳳傾九從慕承淵的懷抱裡掙脫出來,兀自倒了杯水,潤潤喉。

“我剛纔看見月心眉了。”

慕承淵還以為她是找的藉口掩飾害羞,畢竟他們計劃周密皆已佈置的差不多,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正事。

冇想到鳳傾九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他正了臉色,月心眉應該在西域纔對,怎麼會在大周?

“怎麼回事?”

“她賊心不死,試圖用拓跋櫟的訊息換我離開你身邊。”

“老孃最恨被人威脅,她見誆騙不了我,便羞惱般將拓跋櫟此刻在京城並會在宮宴之上動手的訊息說了出來。”

說著鳳傾九停頓了一瞬,神色怪異,語氣有些酸溜溜的說道:“人家讓你多加小心呢。”

慕承淵差點冇忍住要笑出聲,倒不是因為月心眉所謂的關心自己,而是鳳傾九吃醋的樣子太過可愛。

但鳳傾九也冇忘記主要關注正事,發出心底的疑問道:“她與我說之時神色焦急,不似作假。”

“但我想不明白她為何要提醒我們,給我們提供幫助。”

按理說月心眉喜歡慕承淵,但也是建立在對於自身利益有利的情況下。

更何況月心眉是很討厭她,恨不得她去死嗎,這回怎麼會聯絡她。

再加上她之前做過的事情實在算不上光彩,誰也不知道這回的提醒,會不會是她與拓跋櫟聯合起來給他們下的圈套。

慕承淵手指有節奏的敲擊桌麵,發出‘咚咚咚’的聲音,思考片刻後問道:“你是如何讓想的。”

他心中覺得月心眉說的話有幾分可信,從鳳傾九敘述當時的情景來看,她的神態動作也不似作假。

但這件事還得是從妻子口中說出來,否則萬一吃醋說自己包庇月心眉,仍有舊情該如何收場,那他就真的是有苦難言了。

果不其然,慕承淵已經將鳳傾九的心路曆程猜的差不多了。

鳳傾九良久開口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不論真假,未雨綢繆總是好的。”

由突然出現的月心眉,慕承淵想起了沉寂在自己記憶中的那個人,月心眉的父親,也是他的太傅。

當年正因為為自己擋刀才魂歸黃土,臨終前將月心眉托付給自己,要好好待她。

自己也答應了,雖然對她隻有兄妹之情,但為了身份還是迎娶她做側妃,這樣有人欺負她還會顧慮一些。

“唉。”一想到這些,慕承淵心中不禁傷感,總覺得是自己疏忽了她才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歎息道:“月心眉本是一個好孩子,是本王冇有教導好她。”

對於這個話題鳳傾九絲毫不想參與,事情已經發生了,糾結這些不過是徒增煩惱。

“我們立刻入宮佈置吧。”

大敵當前,鳳傾九不想慕承淵因為這個再悲春傷秋一會兒,誤了最佳時辰。

涉及正事,慕承淵很快調整好情緒,二人一同進宮。

正巧,皇帝為了彰顯對納蘭若的寵愛,一直讓其在養心殿伺候,不過兩人是一個批閱奏摺,一個百無聊賴的看話本子,若不是知情人,看著倒也和諧。

“兒臣參見父皇。”

“臣媳參見父皇。”

幾人都知道納蘭若的真實身份,此刻殿內又冇有彆人,所以便冇虛頭巴腦的給其請安。

鳳傾九對其對視一眼,微微頷首,算作是打招呼。

接著又將剛纔跟慕承淵說的事,在殿內重複了一遍,隻不過省去了月心眉來報信的部分,隻說是遇見一神秘人給他們送信。

這種形勢下,任何一人都要比月心眉更有說服力些。

“既然如此,便讓他們有來無回,葬身在大周的土地吧。”

皇帝眼中冷光乍現,說出的話更是殺氣磅礴,讓眾人知道這位帝王雖然遲暮,但也不容他國踐踏尊嚴。

“宮宴上,我和傾九會關注一切可疑人的一舉一動。”

“明麵上,把禦林軍換成尋常守衛和小廝把守。”

禦林軍和尋常的侍衛可不同,他們是專門護衛皇家的軍隊,個個驍勇善戰。

“丫鬟小廝還是換成我天機閣之人吧。”納蘭若一直靜靜聽著他們的計劃,直至這時纔出聲道:“禦林軍常年操練,不管是眼神還是手掌磨出的厚繭,都不是端茶倒水的小廝該有的。”

“天機閣門人常年混跡江湖,懂得各種偽裝手段,他們比禦林軍更適合。”

鳳傾九三人心中對她的話很是認同,萬一被西域之人看出端倪可就前功儘棄了,但皇帝心中還存有疑慮,天機閣畢竟不是自己的人。

似乎是看出皇帝的顧慮,納蘭若接著說道:“最重要的是西域王那一派的所作所為害了很多無辜百姓,這是被天機閣所不恥的。”

“但他和他的手下畢竟也帶著天機閣的名頭,所以這次我門人想多做一些事,減少天機閣的罪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