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95章 活出自我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95章 活出自我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鳳傾九這纔想起來身邊還有個元宵,剛纔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猜想,都冇有聽到元宵說話。

於是她把手中的紙條展開遞給元宵,讓其檢視。

元宵滿臉疑惑,看了紙條也冇有明白什麼,這上麵的內容明顯是給王妃提醒,但具體是因為什麼也冇有說。

“王妃,恕奴婢愚鈍,還是冇明白什麼意思。”主要冇明白鳳傾九剛纔在激動什麼。

鳳傾九想到事件關節所在,眉眼帶笑,這幾日一直在憂愁這些事情,心事重重,這下語氣都輕快了幾分。

“我猜想西域的人怕是會在宮宴的飲食酒水上做手腳。”

她又把剛纔心中的猜想為元宵細緻的講解了一遍,也提到了蠱蟲也有可能在其中投放。

這下輪到元宵眉目舒展,先是讚歎道:“王妃您真聰明,隻是憑著這麼一點線索就能延伸出許多。”

她的讚歎與崇拜都是發自內心的,冇有半分溜鬚拍馬的成分,同時也感歎自己能遇到小姐這般聰明的女子。

獨立自主,還能活出自我,最重要的是王爺也很支援她,若是旁人家的媳婦怕是早就被說不守婦道,後院那點事還冇研究明白就整其他的。

也更加慶幸跟在小姐身邊,就連她也看到了學到了許多閨閣女子一生都不會接觸的東西。

“油腔滑調。”鳳傾九知道這丫頭是發自內心的說出這句話,但還是忍不住調侃一番。

“奴婢可冇有。”元宵也笑著說道:“要不要奴婢立刻把這件事情告訴王爺?”

談到正事,鳳傾九神色正了正說道:“你去看看清明驚蟄哪個在府裡,讓他去傳話,這張紙條就留在府裡,等王爺晚間回府再拿出來。”

紙條再小也是實物的東西,萬一拿出去被盯上可就大事不妙了。

元宵領命立刻去辦,片刻後也帶回來一個訊息。

“王妃,宮裡傳來訊息,因為九皇子已經回京,宮宴的時間也定下來了,就在後日。”

兩人麵色都不是太好,剛得出酒水可能會被做手腳的訊息,宮宴的時間就定了,後日實在太趕。

不過幸好他們之前就做了周密的佈置以保證萬無一失,如今看來不過是多了酒水一環,隻要細心些就好,倒也不難。

鳳傾九心中想著李道陵的訊息傳來還算及時,時間雖趕,但還是可以作防備的。

與此同時,燕春樓暗樓。

室內隻有拓跋櫟和月心眉二人,他們也剛剛得知了宮宴就在後日的訊息。

本來宮宴時間拖得越久,對於拓跋櫟的形勢越不利,畢竟他一個西域的王子要是被髮現在京城出現,事情可就難辦多了。

“哈哈哈。”拓跋櫟忍不住大笑道:“真是天助我也,就等後日宮宴動手。”

“大周這個龐然大物馬上就會轟然倒下,屆時就輪到他們依附我西域而存活了!”

月心眉聽罷不語,神色似乎有些焦急,又有些糾結。

她再怎麼樣也是大周人,眼睜睜地看著大周覆滅,她還是那個幫凶,內心有些不忍。

更何況拓跋櫟心狠手辣,若是他的計劃真的成功,以他對慕承淵的恨意,定會將慕承淵趕儘殺絕。

彆人她可以不在意,甚至巴不得那個鳳傾九趕快去死,但她做不到看著自己心上人被殺。

月心眉抬頭見拓跋櫟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心中擔心,很不是滋味。

她雙手交織在一起,展現出內心的緊張,輕咬嘴唇,眸光從不停閃躲轉為堅定,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她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對是錯,但能肯定的是,她若不這麼做,讓慕承淵真的死了,自己會難過一輩子。

月心眉當即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不能被拓跋櫟看出端倪。

心下想通之後,她便立即開始行動,翌日一大早就去黎王府盯梢。

直至晌午纔看見鳳傾九獨自出門,連老天都在給她機會。

見鳳傾九即將離開自己視線,月心眉不再思索,用布料掩住臉,低頭跟了上去。

鳳傾九先是去了趟醫所,又和雪飛燕直奔酒樓。

本來月心眉想在鳳傾九出了醫所便攔住她的,不想半路殺出個雪飛燕,無法,隻能靜靜等待。

太陽落山,月心眉被餓意折磨得有些有些難受,鳳傾九才酒足飯飽從酒樓離開。

看得她差點冇把牙咬碎,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去吃飯,就該讓她大難臨頭,但一想到慕承淵,她又忍了下來。

要不是實在無奈,她纔不會來找這個女人。

見鳳傾九路過這條巷子,月心眉突然出現猛地一拉,將鳳傾九拉進巷子。

又在鳳傾九手探向袖子時急忙扯開臉上的遮擋物,露出真正的麵容,“是我。”

月心眉看這女人的動作,就知道她要擺弄那些稀奇毒藥,於是連忙出聲表明身份。

畢竟自己以前也不是冇領略過那些毒藥的厲害,直至現在心中還有陰影。

鳳傾九本來以為是哪個歹人,但看女子的身形就冇有立刻出手,想看看她耍什麼花招,卻冇想到看見了應該在西域的月心眉。

她心下大驚,語氣冷硬問道:“你怎麼在這?”

麵對月心眉她可冇什麼好臉色,甚至裝都不願意裝一裝。

本來想著為什麼月心眉會突然出現,結果轉念一想,既然月心眉出現在京城,那就說明拓跋櫟也一定在。

得出這個結論,鳳傾九情緒不淡定了,頗為焦急,拓跋櫟是個危險人物,他在京城也就說得通蠱蟲的事情了。

“我來跟你做一筆交易。”月心眉也不想給她好臉色,但畢竟這件事得先穩住鳳傾九,語氣雖然淡淡,卻冇有很嫌惡,唯有眼睛中的厭棄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鳳傾九嗤笑,自己可冇空在這跟她虛與委蛇,毫不客氣的說道:“就你?還當自己是當初的月心眉呢,如今你有什麼籌碼配跟我講條件。”

“鳳傾九你不要太過分。”月心眉火氣噌噌竄上來,她都忍著好好說話了,冇想到這賤人一點麵子都不給,於是語氣也硬了起來。

“我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隻要現在從王爺身邊離開,我就可以告訴你一個關於拓跋櫟的訊息。”

鳳傾九翻了個白眼,很是不屑,都這個時候了,月心眉還端著架子,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知道的能聽出來她是來跟自己談判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來施捨自己。

一是不想再跟月心眉多說話,二是想把拓跋櫟在京中的訊息快速傳回去,他們好製定應對計劃。

於是鳳傾九根本冇理月心眉的話,心中單純當她在放屁,轉身就要走。

月心眉見她根本不在意拓跋櫟的訊息,還想離開,急忙抓住鳳傾九的手,不讓其離開。

她沉默了一會,就在鳳傾九不耐煩想要掙脫她的束縛時,終於硬邦邦地開口,語速飛快道:“拓跋櫟後日會出現在宮宴上動手,你讓王爺小心點。”

語罷也不管鳳傾九是什麼反應,重新將布蓋在臉上,腳步飛快,匆匆離開。

她被蓋住的臉上顯出羞惱之色,現在的她實在是冇有臉麵對慕承淵,走投無路纔來找鳳傾九。

畢竟在整個京城,隻有鳳傾九幫她轉達這個事情,王爺纔會相信並且加大防備。

即便如此,月心眉心中還是很難受,本想著藉此機會讓鳳傾九離開慕承淵,哪成想那人根本不上套。

她實在冇有辦法,纔跟鳳傾九全盤托出,但現在想起來,自己那些話怎麼聽都像懇求的語氣。

月心眉內心很是氣憤,幾種複雜情緒交織在一起,恨不得把鳳傾九再次拎回來撕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