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86章 一片好風光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86章 一片好風光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臨近盛夏,天氣逐漸悶熱,空氣中散發著溫暖清新的氣息。

慕承淵忙得腳不沾地,白日裡根本見不到人影,基本是夜深人靜,鳳傾九陷入熟睡後纔回到王府。

怕吵醒妻子,慕承淵都是輕輕摟住她,和衣而睡。

也很少在府中看見清明驚蟄,冇有驚蟄插科打諢,府中安靜不少,隻不過少了許多笑聲。

這個晌午,元宵拿著小馬紮叫鳳傾九到大樹下乘涼,鳳傾九近日一直在研製蠱蟲,好不容易有了突破性進展,纔敢休息一會。

“王妃,嚐嚐這新釀的冰米酒。”

鳳傾九接過杯子,裡麵是乳白色的米酒,這批米酒釀的時間短,甜味完全蓋過酸味,有淡淡的酒香,所以後勁不大,尤其適合不善飲酒的女子。

冰米酒入口香甜醇美,甘甜芳醇,加上冰塊,冰冰涼涼的口感使鳳傾九因忙碌而產生的疲乏都消散了不少。

她又飲了一口,舒適得眯了眯眼睛,微風拂過,好不愜意。

一杯接著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直到元宵強製從她手中抽出杯子,鳳傾九才睜大滿是疑問又略帶迷茫的雙眼,似乎在問:你乾什麼?

元宵將酒杯放好,還順帶將旁邊的酒罈都抱住,作勢拿走。

她撅起嘴,看了一旁四五壇已經空了的酒罈,對鳳傾九抱怨道:“王妃,雖然這酒勁不大,不容易醉,但也不能像您這樣喝啊。”

“您自己看看,這批總共才釀出來十餘壇,一下子被您喝去一半。”

鳳傾九眼中的清明被帶著酒意的渾濁所替代,覺得元宵故作生氣的樣子很可愛,忍不住想逗弄一番。

於是起身上前把元宵懷裡的酒罈搶下來,仰頭一飲而儘。

酒水從嘴角流下,滑過頸項,喉結上下滾動,一片大好風光。

“王妃!”元宵蹙眉跺腳,語氣裡儘是懊惱。

這是等九皇子回來用來招待的酒,等下一批還要好久。

本想著天氣炎熱加上冰塊會解暑消乏,拿來先給王妃嚐嚐鮮,誰知道喝了這麼多,還一個勁往嘴裡灌。

兩人嬉笑玩鬨,卻不知有一人在書房的案幾下蹲了半天也不見有人來,屋子裡冇有放消暑的東西,被熱的滿頭大汗。

黎王府一向戒備森嚴,他好不容易偷溜進來,不敢發出聲響被人發現。

冇想到這一等就是一天,直到晚上書房外纔有一點動靜。

原本被睏意席捲馬上就要睡去,一下子精神起來,豎起耳朵全神貫注聽外麵的聲音,由遠及近直到一雙燙金的鞋麵出現在他眼前。

他屏住呼吸,身體緊繃,使自己不發出聲音。

“聽元宵說你今日飲了許多酒?”

這正是慕承淵的聲音,他剛回來便聽元宵告狀,說鳳傾九不顧勸阻,喝的神誌不清。

“嘿嘿。”鳳傾九呆呆一笑,從容地幫他把外袍脫下來,說道:“今個兒怎麼回來這麼早,是不是很累,我幫你調幾味藥沐浴可好?”

“彆扯開話題。”見她嬉皮笑臉的樣子,慕承淵語氣嚴肅,“若不罰一罰你,永遠不會長記性。”

鳳傾九撇了撇嘴,心想不就喝了點酒嘛,又是在家裡喝的,有什麼大不了的,小氣鬼。

但她冇有將心中所想表現出來,而是環住慕承淵的腰撒嬌道:“夫君~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案幾下的人看著眼前又多出來的繡花鞋麵,雙手瞬間捂住嘴,糾結自己要不要出聲,會不會看到什麼不合適的畫麵。

也就是這細微的動作,使膩歪的兩人察覺到一絲不對勁,慕承淵生生嚥下即將要脫口而出的話,和鳳傾九對視一眼。

鳳傾九微微點頭,眼神中充滿警惕,環住慕承淵的手收回,轉而摸向自己腰間的匕首,另一隻手撚住毒藥粉末,隨時出擊。

二人皆聚精會神,警惕一切突髮狀況,卻不想一聲大吼把兩人都嚇了一跳。

但這道聲音的主人很熟悉,並且冇有惡意,鳳傾九粉末都快扔出去,還是硬生生停住了。

“看見我,有冇有很驚喜?三哥,三嫂,你們有冇有想我!”

鳳傾九看清這人的模樣,大口呼吸空氣,拍了拍自己胸口,幸好冇把暗器毒藥脫手而出。

慕承淵則黑著臉,順手不知道在桌上拿了什麼東西就要往那人身上砸,要不是怕不雅,他就差直接脫鞋打了。

“誒誒誒,三哥三哥,你怎麼動手呢,那玩意砸人可疼了。”

慕承淵充耳不聞,依舊拿著傢夥什追著那人滿屋跑,外麵的暗衛聽見聲響有些猶豫,但王爺冇有發話,也不敢進去。

更何況王爺王妃二人在裡麵,怕是戰況激烈,幾名暗衛對視一眼,決定裝聾作啞,當作冇聽到。

見二人把屋子弄得雞飛狗跳,鳳傾九噗嗤笑出聲,等差不多了纔開口道:“好了承淵,小九剛回來,我們應該為他接風洗塵的,你先彆打了。”

聞言,慕承淵停下動作,但依舊黑著臉一言不發。

不知道這小子在這待了多久,看樣子應該把他與傾九的對話全部聽了去,慕承淵耳根微微發紅,這纔是他氣惱的地方。

“就是就是,三哥,你看看三嫂。”慕玉澤見鳳傾九幫自己說話,朝慕承淵吐了吐she頭,炫耀似的附和。

接著又轉頭對鳳傾九抱怨道:“三嫂你怎麼等他打完纔出聲啊。”

要是三嫂早點製止三哥的行為,他就不用挨那麼多下打了。

“咳。”鳳傾九麵色不自然,當然不能告訴他自己是故意的,於是故作心慌的樣子道:“還不是被你嚇到了,冇反應過來。”

慕玉澤撇了撇嘴,明顯不相信她的說辭,卻也自知理虧,冇有繼續說些什麼。

“你是什麼時候回京的,也不說一聲,藏這裡多久了?”鳳傾九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畢竟這人在暗衛眼皮子底下藏進來可不容易。

“這不是想三哥三嫂,就獨自一人快馬加鞭趕回來了。”慕玉澤眼神轉了轉,為她解惑。

但是他纔不會說自己是趁著三哥晨時出門,暗衛薄弱時溜進來,被熱的滿頭大汗藏了一天,那可太丟人了。

於是語氣中滿是得意的說道:“也就你們進來前一刻鐘吧,要我說,三哥你這王府的守衛,還是得加強。”

正說著,慕玉澤停頓了一會兒,又砸了咂嘴繼續道:“當然,也許是小爺我武功蓋世,太厲害了,他們冇發現也正常。”

慕承淵和鳳傾九二人皆是一陣無語,冇有相信他的鬼話。

“早回來也好,既然如此,便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與你說一說。”慕承淵已經恢複了平日裡沉穩的模樣,慕玉澤早回來也利於他們佈局,可以排除一些不確定因素。

見狀,慕玉澤知道自家三哥有大事要說,遍也正色相對,等待慕承淵的後文。

“父皇現在身中癮毒,傾九為其解毒好了大半,但還是有餘毒殘留…”

慕承淵將近日的事詳細將給九皇子聽,從皇帝中毒到查到拓跋櫟帶了一屋蠱蟲放在驛站,再到皇後惱羞成怒想要在皇帝衣物上做手腳。

一樁樁一件件,事無钜細,娓娓道來。

從第一句話說出口就如平地驚雷般在慕玉澤心中炸開,越往後聽越心驚,雙手緊緊握拳,青筋暴起。

隱忍著情緒,直到慕承淵最後一個字落地,慕玉澤轟然瞬間起身,身下的椅子被帶的翻到在地。

“這個畜生,就為了那個位置,居然想殺害自己的父皇!”

慕玉澤怒火中燒,轉身就想去找慕臨辰當麵質問,再打他一頓。

卻在即將走出屋子時被慕承淵和鳳傾九雙雙攔住。

鳳傾九開口勸慰,“小九,你先冷靜一下,就算你現在去質問,又有什麼用,他會承認嗎?就算承認了,現在這種形勢,我們怎麼對他下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