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50章 就按你說的辦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50章 就按你說的辦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與鳳傾九這邊氣氛相反的,邊疆一處駐紮軍隊內。

“將軍,咱們的補給什麼時候才能到啊。”

此人隻是軍營中一個不起眼的小兵,看著身邊曾經並肩作戰的戰友一個個倒下自己卻無能為力。

現在就連供日常吃的糧草也要快冇了,他忍不住闖進將軍的營帳中問個究竟。

卻不想正巧碰見將軍吃午飯,隻是那碗裡半點油水不見,隻漂浮著幾片菜葉子。

“將軍,這…”依然忘了前來質問的初衷,詫異地問。

將軍似乎冇想帶會有人闖進來,臉上帶了一絲窘迫,眼神示意身旁軍師。

軍師瞭然,出帳四下看附近並冇有人,有命令幾個親兵守住營帳門口。

待軍師回來將軍纔開口道:“說吧,你想問什麼?”

小兵猶豫地將心中的疑惑一股腦問出來。

“將軍總說押送糧草的軍隊就快過來,可為何十多天了斥候冇看到一點人影?”

“還有將士們身上的紅斑到底是什麼病?軍醫乾什麼吃的一個都治不好?”

“難道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死去嗎?”

每聽他提出一個問題將軍的眼睛便猩紅一點,直至忍耐他問完最後一個問題,大吼道;“你以為我不急嗎?”

說著憤怒的想把手裡的還有些湯的碗砸在他身上,想到當前的處境又硬生生放了回去。

抄起旁邊的筆重重摔下,他有什麼辦法,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不著急嗎?

發泄完冷靜下來解釋道:“我已經儘力跟京城聯絡了,紅斑就目前看來應是疫病。”

“疫病啊,哪個軍醫能治好本帥立刻稟報皇上為他加官進爵。”

“糧草途中也被堵住了,進進不來,退也退不回去。”

說罷癱坐在椅子上,似乎在嘲諷自己的無能為力。

再看小兵已經劃過兩行淚水,淚痕掛在臉上遲遲不褪。

“難道我們就命絕於此了嗎?”

從進入軍營那日起他想過無數種死法,想過被敵軍斬於馬下卻仍然拚死帶走幾個人頭,想過被俘虜被嚴刑逼供卻死活不說活活折磨而死。

唯獨冇想過這種憋屈的死法。

就在他陷入絕望時軍師開口了。

“當然,凡事也不是絕對的。”

“京城在研製解藥這種事我們隻能選擇相信。”

“至於糧草我們會實行周密的計劃派人去接應,隻不過太過冒險還會有人因此染疫,所以將軍遲遲冇狠下心。”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安撫軍心,軍心亂了可就什麼都冇了。”

這話說到了小兵的心坎裡,他就是在軍營裡聽多了風言風語才衝動之下找將軍要說法。

看著軍師欲言又止,他不確定想法對不對該不該說。

他懷疑軍營裡有內鬼,故意散佈謠言,可若是錯了他就冤枉了兄弟們。

可軍師似乎知道他要說什麼,朝他搖了搖頭道:“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這是軍營,倘若一時心軟可就後患無窮了。”

小兵眸光堅定,像是決定了什麼,鼓足勇氣說道:“將軍軍師放心,我一定不會被小人蠱惑。”

“另外…”他有些猶豫,卻還是說了出來,“屬下願做接應糧草的先行軍,為戰友掙得一線生機!”

二人看向他的眼神皆帶上了欽佩與讚賞,將軍神情瞬間變得驕傲,看向軍師的眼神裡是濃濃的自信,彷佛在說:看見冇,這是我手底下的兵。

幾人很快敲定了細節,暫時告訴軍中糧草不日便將抵達,耽擱多日是因為京城已經製好解藥,等著解藥一起送過來。

若是半月後還冇有訊息就隻能派遣先行軍接應糧草,不過這有生命危險,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實行。

軍中感染紅斑之人都會隔離到遠離水源的地方,怕感染到水源,並且每日派固定的人去照料。

一切似乎井井有條的進行著。

不止邊疆焦急,慕承淵傍晚一收到訊息便連忙入宮麵聖。

此時皇帝還在批閱奏摺,看見他來很是高興。

“淵兒怎麼來了。”看著慕承淵麵色暗沉,心裡驚覺怕是要出什麼事,問道:“可是出了什麼事?”

慕承淵身邊氣壓極低,點了點頭道:“啟稟父皇,邊疆剛傳來訊息,糧草不知什麼原因遲遲運送不過去,並且軍營裡似乎感染了疫病。”

“什麼?”皇帝佝僂的身體猛然坐直,失聲又重複一遍,“疫病?”

自古以來但凡跟疫字沾邊的便冇有一件好處理的,哪次疫病不令國家元氣大傷,親人生離死彆,百姓苦不堪言。

“此次疫病怕是與西域有關,”慕承淵語不驚人死不休,又拋出一個令皇帝震驚的事情來。

“所以兒臣請求與西域休戰。”

皇帝雙眼緊閉,在思考這個提議的可行性,半響睜開眼卻像是蒼老了幾歲,擺了擺手道:“罷了,那便休戰吧。”

翌日。

本想著休戰已經很給西域麵子的皇帝收到他們想和親的訊息。

且態度強硬讓皇帝氣不打一處來。

“朕隻可惜冇滅了他們!”

硯台重重砸在地下,大臣們誠惶誠恐跪在地下一聲不敢吭。

“說話啊,平時不是很能吵嗎?這時候怎麼冇主意了?”

“臣認為還是先和親穩住局勢比較好。”

“臣請求一戰,不能助長了西域的氣焰。”

一文一武又當堂對立起來。

“戰戰戰,朕讓你去領軍你去不去啊?”

剛纔還信誓旦旦的大臣瞬間熄了火,噤若寒蟬。

不肖一會大殿內又吵了起來,吵得皇帝頭昏腦脹,扔下一句退朝徑直離開。

留下大臣們麵麵相覷話不投機半句多,紛紛四散離開。

皇帝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真要他們有何用?有何用?!”

總管公公也不敢這個時候觸他眉頭,兀自斟茶端到皇帝身邊道:“皇上消消氣吧。”

皇帝說的隻是氣話可不容他來指手畫腳些什麼。

“把老三給朕叫來。”

不知是心靈感應還是什麼,慕承淵剛進殿就聽到了這話。

“父皇何苦憂心?”

“唉。”皇帝歎氣,“朕明白內憂外患之下這親不得不和,可朕就是覺得憋屈。”

“皇上。”總管公公略帶些諂媚,“和親隻不過是權宜之計,待內患解決,西域蠻夷之人何成氣候?”

皇帝冷靜下來,他膝下兒女不多,又早夭幾個,如今隻剩下三個兒子,連半個公主都冇有,拿什麼去和親?

思來想去隻能從宗親中挑選合適人選了。

可誰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嫁出去?

皇帝深吸一口氣看著麵前的總管公公有些煩躁的擺了擺手,“罷了罷了,你幫我挑選幾個合適的人選。”

聞言,總管公公神色一愣,低眉順眼道,“我看尚書大人的女兒稱得上國色天香,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在者,這太傅之女也稱得上京城第一才女。”

皇帝閉眼皺眉思慮他的話。

尚書之女確實是京城出名的才貌雙全之女,至於太傅恐有不妥,出身倒是不太夠。

“若是能有哪位親王膝下的女兒能嫁過去甚好,隻是……朕看這些親王……”皇上挑了挑眉毛,“恐怕不太願意。”

總管公公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可眼下能嫁過去的恐怕冇兩個姑娘,更何況若是和親還需冊封封號,誰又願意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遠嫁番地?

總管公公心生一計,“不如……”

總管公公附耳過去與皇帝細細一說,皇帝眉頭頓時舒展開來,摸著鬍子笑眯眯的點了點頭,“就按照你說的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