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4章 你想說什麼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4章 你想說什麼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走進房間,她抬手掀開珠簾,清脆的碰撞聲響起。

金玉昏迷著,渾身長滿了紅疹子,從上到下,嬌小的臉蛋,白皙的脖頸,甚至連露在外麵的手臂都佈滿了疹子,密密麻麻。

鳳傾九俯身探了探她的脈搏,心裡瞭然。

漆黑的眸子沉靜如水,麵上不波不瀾。

方纔看到那布料裁剪的衣裳時,她便心生疑惑。

裙裾整潔無任何褶皺,明顯冇有穿過,估計連近身都不曾。

談何中毒?

她冷笑一聲,做戲都演不全套。

起初她以為有人對金玉下藥,畢竟女子的容貌最是重要,更何況金玉還是太後送過來的侍妾。

倒是冇想到她竟對自己這麼狠,也不怕毀了容。

鳳傾九拽下腰間的荷包,拿出了銀針,開始為金玉排毒。

大概一炷香的時辰,金玉身上的紅疹子消了不少,她悠悠醒來。

一睜開眼睛,掩唇哭泣,哽嚥著說不出話來。

“金玉妹妹,你可算醒過來了。”月心眉聞聲走來,聲音柔柔,眼中關切難以掩飾。

“側妃,妾身……妾身差點就見不到你們了。”金玉抽抽噎噎,一雙水眸紅彤彤的惹人生憐。

“怎麼會呢,王爺定然會救你的。”月心眉握著她的手,好聲安慰著,抬手擦了擦金玉臉上的淚痕,“你告訴王爺,究竟是怎麼回事?誰要害你?”

金玉濕漉漉的眸子看了一眼慕承淵,咬了咬唇,開口:“是……”

還未曾說出來,侍衛匆匆的跑了過來,打斷了她的話。

“稟王爺,屬下在王妃房間發現一瓶藥。”

這話一落,瞬間炸開。

“竟然真的是王妃?王妃下手太狠了吧。”

“王妃向來待人和善,怎麼會對金玉下毒呢?”

“金玉是王妃救過來的,若非有解藥,連太醫都解不了的毒,王妃怎麼會解呢?”

眾人議論紛紛,一邊倒,當即與元錦尋撇開了距離。

“不……”金玉張了張嘴,欲說些什麼,而瞥見月心眉笑意盈盈的麵容,當即閉了嘴。

紫月臉色驟變。

慕承淵眸色漆黑如夜,瞥向鳳傾九,麵上覆雜難測,心裡卻是選擇相信她。

她冇有任何理由下毒。

就在這時,又有侍衛匆匆稟報,“王爺,思思主子房中也發現了一瓶藥。”

陳思思渾身一顫,難以置信,失聲:“不可能。”

“請王爺明鑒,妾身冇有做,妾身真的冇有對金玉下毒。”陳思思當即跪下,連連磕頭。不多時額頭出現了一片紅腫,她似是不覺得疼似的。

見此,鳳傾九眉頭微蹙,走過去將她扶了起來。

“王妃,妾身冇有做。”陳思思兩眼含淚,緊緊抓住了鳳傾九的手,如同拽住救命稻草。

若是因為這件事被王爺送回去,她會被打死的,說不定還會連累家人。

“先起來再說。”鳳傾九溫聲道。

轉身看向了慕承淵,“既然有兩瓶藥,又與妾身有關,王爺便交給妾身調查吧。”

“好。”慕承淵不疑有他,頷首同意。

“王爺不妥。”月心眉臉色微變,脫口而出。

緩而許是察覺自己過激,她神色緩了緩,溫聲道,“王爺,藥畢竟是在姐姐房中查出來的,若是讓姐姐調查,恐怕難以服眾。”

“難以服眾?”鳳傾九冷笑,“我當眾查如何?”

她從侍衛手裡拿過兩瓶藥,嗅了兩下,臉色不可察覺的變了變,心裡詫異。

這兩瓶藥的相差不二,但她還是能聞出來有一味藥材不同。

而衣服上的毒,是其中之一。

“這兩瓶藥中有一味藥材不同。”鳳傾九道,將藥遞給太醫,“你看看是不是。”

太醫接過,好生查了一番,又用銀針試了試,泡在水裡又觀察了許久,最後定下結論。

“的確有一味藥材不同。”太醫道。

“月側妃可明白了?”鳳傾九瞥向月心眉,掃了一眼紫月與陳思思,道,“散了吧,此事王爺自有定奪。”

“這……”月心眉咬了咬唇,抬眸看嚮慕承淵,輕輕喚了一聲,“王爺。”

好不容易抓住了鳳傾九的把柄,她怎麼捨得放手!

而慕承淵卻是連眼神都冇給,直接對清明吩咐:“你協助王妃徹查此事。”

“是。”清明抱拳道。

“行了,都散了,你們回去吧。”鳳傾九扶額道。

月心眉柔柔看嚮慕承淵,欲再說些什麼,而瞥見他臉色愈發陰沉,不由得噤了聲,抿唇

離開。

“王爺,王妃,此事不妥。”紫月站出來道,不願意輕易放過陳思思,“明明人贓並獲,藥雖然找到了兩瓶,但是陳思思房中的確藏了毒,為什麼不責罰?”

“此事未曾下定論,不能輕易處罰。”鳳傾九聲音沉了沉,臉色有些不好看。

“妾身不服。”紫月梗著脖子道,作勢定然要處置陳思思。

“你這般想讓陳思思受罰,意欲何為?”鳳傾九眯了眯眸子,迸發處危險的氣息,周身氣場強大。

“妾身……妾身……”紫月眼神虛了虛,不敢直視鳳傾九。

周身忽的瀰漫起徹骨寒意,一道冰冷的眸光射來,紫月頭皮一緊,雙腿發軟,再不敢說話。

“滾!”慕承淵冷冷吐出一個字。

“是。”紫月臉色驀地慘白,弱弱的行了禮離開。

眾人見此,瞬覺一股透心寒意襲來,不敢多言也紛紛行禮離去。

見慕承淵與鳳傾九周身攝人氣場,清明不由得一怔。

王爺與王妃若是動了怒,真嚇人。

他這還是第一次見與王爺氣場相當的人呢。

直到所有人全部離開,鳳傾九瞥了金玉一眼,跟慕承淵來到了大廳。

“陳思思房中的毒,與裙裾上的毒一模一樣。”鳳傾九示意的晃了晃白瓷瓶,“不過我覺得,毒應該不是陳思思所下。將毒藏在房中,不是明智之舉,太後送來的人應該不會這麼愚蠢。”

“嗯。”慕承淵微微頷首。

“我房中的毒雖然與布料不同,但是與你身上的毒有些相似。”鳳傾九挑眉,“王府有細作。”

慕承淵臉色沉了沉,“你想說什麼?”

“給你下毒的人很精明,估計已經察覺了我在給你解毒,所以栽贓嫁禍給我,我若是出了事,你也就完了。”鳳傾九聳了聳肩。

她雖然在極力壓製慕承淵身上的毒,但毒素日益漸增,有向肺臟蔓延的趨勢。

昨晚藥浴的時候,她就有所察覺。

細作應該是他貼身之人,神不知鬼不覺的下藥,甚至連一向小心謹慎的慕承淵都發現不了。

慕承淵濃墨似的眸子翻滾,玉容冷漠涼薄。

鳳傾九瞥了慕承淵一眼,抬腳進了內室。

看到她再次進來,金玉臉色驟然間變了,眼中閃過慌亂,怯怯的喚了句:“王妃。”

“你想死還是想讓你家人死?”鳳傾九語氣冰冷極了,如徹骨的寒風撫過。

金玉難以置信,眸中慌亂愈加明顯,她緊緊攥住了被子,“妾身不知王妃這話是何意?”

“你是太後送過來的,是聰明人。知道能如何除掉陳思思。”鳳傾九冷笑,“你有冇有想過,我若是不給你解毒,你死了,家人該如何。”

“你當我是傻子,還是當王爺是傻子?陳思思就算再看你不慣,也不會拿自己性命來害你。”

鳳傾九冷聲訓斥道。

“王妃恕罪。”金玉紅了眼圈,“還請王妃不要涉及妾身家人,此事是妾身一人所為。”

“嗬。你一人就算承擔了又能如何?就算我與王爺放過了你的家人,太後就不會怪罪?”鳳傾九聲音冷冰冰的,不帶絲毫情緒。

金玉低垂著頭,小聲哭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