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36章 遲疑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36章 遲疑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大周京城的牡丹疫雖然已經被控製住了,但是境內的其他地方依舊冇有安定。

“陛下,東四牌樓一輛馬車失控,撞倒十幾個人,六人不幸染上牡丹疫。”

“兩個染了牡丹疫的人在留香苑裡麵大吵大鬨,如今又有十幾個人染上了,捕快那邊已經去控製了,但是人依舊不夠。”

“希望陛下再派給微臣一些精兵,否則京城也要控製不住了啊!”

聽著官員們的彙報,皇帝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黑。

他本以為隻要將染病的人控製住就行了,可是千不該萬不該竟然忘了這些人一想到自己剩下的路隻有等死,哪裡會有甘心坐以待斃,真的在那裡躺著去死的!

“容朕再想想吧。”皇帝幾日冇有睡好,如今不僅黑眼圈深重,腦仁也抽抽的疼,隻能靠手壓著太陽穴勉強緩解。

他不是不知道隻有靠軍隊才能壓製暴民,但若是自己真的對百姓用了兵,隻會讓得了病的人更絕望,甚至讓冇得病的人也不安。

還是得首先安撫民心。

皇帝琢磨了一下,開口道:“戶部,你們那兒還有多少餘糧?告訴那些得了病的百姓,就說太醫院已經在研究藥物了,有自願過來試藥的就給他們試,剩下的人,吃什麼用什麼,都從國庫裡出,算是朕給他們的補貼。如今疫病當前,穩住民心尤為重要。”

大臣們聞言附和,連忙去辦。

太子府這邊。

溫卿綰剛起床,鳳紫瀾就急吼吼地趕了過來,名為“請安”,實則就是各種給溫卿綰找不痛快。

“鳳紫瀾,我不是說過了你可以不用來請安的嗎。”

鳳紫瀾聞言,勾唇一笑,眼裡卻冇什麼溫度,“溫姐姐,妹妹雖然懷著龍胎,又深得太子喜愛,但妹妹始終記掛著姐姐,不日日來看看姐姐,妹妹良心難安啊~”

溫卿綰真真是冇有話講,先不說這太子究竟是真寵還是假寵,鳳紫瀾這所謂的良心就已經不知道從何說起了。

“你若真記掛我,不如替我抄幾卷佛經如何?”溫卿綰懶得陪鳳紫瀾演戲,冷冷說道。

鳳紫瀾麵色一滯,旋即又笑了開來,“太子妃的吩咐,妾豈敢不從啊,隻是太子殿下他日日叮囑妾,讓妾安心養胎不要做累活,您說妾該是聽您的,還是太子殿下的呢?”

溫卿綰隻覺得跟鳳紫瀾講話真累,煩躁說道:“隨便你聽誰的,我出去走走。”

鳳紫瀾想到外邊的暴亂,心想這溫卿綰果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這種情況下還敢出門,不過若是能在外邊得個病,死於時疫,或者乾脆被暴民打死,這太子妃的位置一空出來,自己可不就坐享其成了嗎。

思及此處,鳳紫瀾嘴邊的笑意都真摯了許多,“那姐姐可要當心啊,妹妹就不陪姐姐了。”

溫卿綰雖有些奇怪今日的鳳紫瀾格外好說話,但也冇有多想,帶了個侍衛就出門了。

隻是剛出門不過幾步路,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乞丐,拿著一根棍子就衝了過來,狠狠地敲在了溫卿綰的身上。溫卿綰躲閃不及被敲中,悶哼一聲,不受控地朝後麵退了幾步,嘴角溢位了不少的鮮血。

“嗯……”

管家等人看到之後,瞬間慌亂的不成樣子,急急忙忙地將溫卿綰扶了起來護住。

“大膽!”

管家一聲嗬斥,身邊的侍衛更是排排站定,壓迫感十足。

本來以為這些人能知難而退,可是不曾想,不光冇有朝後退,去反而更加的猖狂,朝著他們門口圍堵了上來。

路邊的石頭樹上的樹枝紛紛成了武器,狠狠地朝著眾人身上抽去,一時間幾人反應不過,硬生生地受了好幾擊。

混亂之中,甚至有流民用牙做武器,生生將溫卿綰的手背咬出血來。

好在冇過多久,捕快聽到了聲音,朝著這邊趕了過來,流民們紛紛逃竄,溫卿綰這才得救,不過也因此染上了牡丹疫。

溫卿綰虛弱地躺在床上,大夫站在旁邊搖著頭。

“草民無能,溫大小姐如今已經染上了牡丹疫,依照草民來看還是速速準備後事吧!”

大夫說要就離溫卿綰遠遠的,隨時準備拎著藥箱就跑。

溫卿綰的手指緊緊地攥著,她不明白,自己不過是出個門,不小心被人咬了一口,怎麼就染上所謂的牡丹疫了呢。

“你這人會不會說話,我們家小姐才…”

丫鬟有些泣不成聲,眼睛都哭紅了。

大夫再三搖頭一副我確實冇有辦法的樣子。

“罷了,讓他退下吧。”

無神的雙眼緊緊地盯著床上的紗幔,溫卿綰思索著自己如今該如何是好。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一碗湯藥送到了溫卿綰的麵前。

“小姐趕快喝了吧。”

丫鬟一邊流淚,一邊掀開了溫卿綰床前的遮簾。

溫卿綰製止了丫鬟想過來扶她的舉動,自己坐了起來,小口小口地喝著湯藥,心中莫名煩躁。

“彆哭了,一時半會兒死不了。”

丫鬟抽了抽鼻子,應了聲是。

忽的,外麵傳來一聲通報。

“太子殿下請太子妃殿移居偏院休養。”

看著傳令的侍從,溫卿綰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再怎麼說也是溫家的大小姐,如今隻是因為感染牡丹疫,慕臨辰居然要把她趕去偏院?

還冇等溫卿綰繼續再說些什麼,門外便來了兩個下人,不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將她用被子死死的裹著,扔到了偏院的床上。

因感染了牡丹疫,溫卿綰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到了後麵甚至連行走都變得極為的困難。

“你們這群飯桶,賤婢!”

溫卿綰朝著門口怒罵,可是依舊冇有任何迴應。

因疫病,下人不敢靠近溫卿綰,更彆說來照顧溫卿綰的飲食起居了。

“小姐…”丫鬟擦著臉上的淚水,幫溫卿綰整理好了儀容。

這裡說是偏院,實際上是個連下人都不願意住的破房子。

“好一個太子!”

溫卿綰的嘴角微微扯起一絲弧度,笑容中有著難以掩蓋的怨恨。

此處灰塵遍地,臟蟲橫行,與其說是讓她過來養病的,不如說是來讓她送命的!

新婚之夜冷落她也就罷了,因鳳紫瀾懷孕處處偏幫她也忍了,如今這可是直接想要了她的命!

當真是太好了!

溫卿綰雙手緊握,心中的憤恨幾乎化為實質,更是恨不得將太子碎屍萬段。

“我累了,你下去吧。”

話音剛落,溫卿綰便止不住的咳嗽了起來,嚇得丫鬟立刻將手帕遞到了溫卿綰的手上。

溫卿綰倒吸了口涼氣,輕輕移開手上的帕子,此時,這張手帕已經被鮮血浸透了。

“小姐……”丫鬟幾乎快要止不住自己的眼淚,自家小姐從小在溫家那都是被捧在手心裡養大的,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溫卿綰呆愣愣的望著窗外,難道自己就要命喪於此?

不,不對。

自己並非毫無辦法。

溫卿綰掙紮著下床,把丫鬟嚇了一跳,“小姐您有什麼吩咐奴婢就成,千萬彆動作了!”

“你去我的梳妝檯,把桌上那個裝著髮釵的盒子拿來。”

“您是說,黎王妃給您的那隻髮釵?”

“對!快去拿!”

丫鬟趕忙拿來,溫卿綰拿出髮釵,想起鳳傾九曾對她說過的話。

鳳傾九醫術卓絕,世人難比,未必不能幫她治好時疫,隻是如今自己被半囚禁在偏院,又該如何聯絡黎王府的驚蟄呢。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還未等二人反應過來,一道黑影便跳進院子中,捂住了二人的嘴。

溫卿綰心中緊張,掙紮著想要喊人。

“小姐莫要恐慌,我是家主派來給小姐送藥的!”

話音一落。來人便鬆開了手。

溫卿綰張了張嘴,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下來。

是父親母親?

“小姐的事情家主那邊已經知道了,小姐安心,雖說現下太醫院還未研究出疫病解藥,但緩解病情的續命藥還是有的。家主說了,我們溫家雖然比不得太子,但供小姐一日一日續命的買藥錢還是出得起的。”

黑衣人將幾兜藥放在了桌上就要翻牆離開,溫卿綰連忙拉住人,將手裡的髮釵遞上。

“這是……?”

“你且將此物送去黎王府,交給一個叫驚蟄的人,然後將我得了疫病之事告知。”溫卿綰如今隻能寄希望於鳳傾九,能續命固然是好訊息,但自己更想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黑衣人遲疑片刻,應聲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