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33章 下不為例啊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33章 下不為例啊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幾十年前,西域王終於不負眾望駕崩了,但是西域王是突然駕崩的,也就是說,他冇有留下王詔,冇有讓誰來繼承這王位。

這一下子,西域王朝的王子們便活絡起來了,既然先王冇有留下遺詔,那麼自然而然就是能者居之了。

先王駕崩的當夜,夜色無星無月,像極了一隻張口了血盆大口的狼,西域皇城在一夜之間,死了不少人。

所有的王子都活絡著,恨不得馬上天下就是他們的,隻有其中的一名王子——拓跋艾熙,他沉著的像是一隻匍匐著靜靜等待獵殺的鱷魚,在風詭雲譎的皇城裡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幾個當時就在皇城的王子們也都冇有收到自己的暗衛在拓跋艾熙府上的訊息,不過當時的大王子卻從自己派過去監視拓跋艾熙的暗衛那裡得到了一點訊息。

拓跋艾熙的府上,有幾名仆役趁著夜色,偷偷地潛逃出來了。

大王子當即就派往了人去追查那幾個潛逃出來的仆役。

大王子等那些追查的人等到了天亮,依舊冇見到他們回來,大王子這才恍然,那幾個壓根就不是什麼奴役!

至於他派過去的幾個追查的暗衛,不用說也是死在了拓跋艾熙的人的手上。

“給我追!那幾個人必然不簡單!”

果然,在大王子不餘遺力的追殺那幾個人之後,終於是將那幾個從拓跋艾熙府上逃出來的人抓住。

當大王子見到那幾個人的真麵目時,那幾個人其中的一個人竟然拿出來了一張信:“大皇子殿下,這是我們皇子給您的書信。”

大王子聞言打開了書信,看見了信上那跳脫的幾個字:“謝謝王兄同我唱得這麼一齣戲。”

一齣戲?

什麼戲?!

大王子當即暴怒抽出了旁邊的侍衛的刀問那個送信的人,那個送信的人高昂著脖子:“我家殿下已經將王妃和郡主送出了皇城。”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大王子當時就氣笑了,“他玩得很厲害啊。”

“但是他也忘了一點,越是關鍵時候,越是不能將自己的弱點放出來了,你家殿下,他註定會敗!”大王子的這句話落下,立馬就吩咐一旁的人道,“聽著,散發出訊息去,就說拓跋艾熙將自己的王妃和郡主,送出了皇城!”

冇過幾天,已然有不少的王子派人出去尋找拓跋艾熙的王妃和郡主白洛。

而且,很快就有了他們的訊息。

當時的王妃和白洛,他們被人追殺到了一個偏僻的小村莊裡。

皇城裡來的那些人,見王妃和郡主躲在了小村莊裡,但是他們幾番搜尋無果後,就做出來了一項畜生不如的決定——那就是用這些村民的性命,逼迫他們出來。

王妃和郡主本身就是受了那些村民的恩澤,才能在這一個小小的村莊裡不被皇城裡的人抓出來,他們以村莊裡的人的性命為代價,王妃不得不出來,但是,她並冇有讓自己的女兒一同出來,她站在了那群皇城人麵前之後,那皇城的人見隻有她一人,便問道:“隻有你一個人?郡主呢?”

王妃憤恨地瞥了他們一眼:“在跑路過程中,餓死了!”

那些人一點兒也冇有相信她的話,立馬就提起刀抹了一個少年的脖子,少年才十四五歲的模樣,王妃看著他倒在了地上。

村莊裡頭突然就有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突然就跪下來,抱起了那個少年的頭,大聲哭:“我的兒子!!”

“我們隻要她和她身邊的那個小丫頭,隻要你們願意交出來,那麼我們保證,這裡將冇有一個人死了!”

村莊裡的人都一聲不吭地低下了頭,他們在無聲地反抗,突然,抱著她死去的兒子的大嬸突然就站了起來,瘋了一般地大喊道:“我跟你們拚了!”

那名大嬸也死在了皇城裡的人的刀下,那皇城來的人舉起了他的彎刀,冷笑一聲:“賤女人。”

他將目光放在了麵前的村民的身上:“你們也看見了,她是自己撞過來的,不ga

我們的事。”

那些村民繼續默言,其中一個人突然就怒吼道:“他奶奶的,你們他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他就拿起來了身邊的大砍刀,而後一連砍下了十幾個人的人頭,他將人頭一個個的都收了起來,放在了一張很舊的,微微有些腐爛的木桌上,木桌上擺放著一罈酒,還有幾隻盛酒用的碗,那個人將人頭砸在了那張木桌上,冷哼一聲,將酒罈裡的酒倒在了碗上,他含了一口酒,用力一噴,酒灑在了血淋淋的刀上。

血和酒混雜在了一起,順著刀鐔落在了地上。

有幾個年輕的人咬著牙怒吼道:“我跟你們拚了!”

他們的話音還冇完全落下,就被村裡麵的一個老人叫住:“退下!”

王妃認識這個老人,她們來這兒避難,他的恩惠受的是最多的,此刻,那個老人帶著十分歉意的目光落在了王妃的身上。

“抱歉。”老人看著她念道。

王妃沉默。

這個村裡的人冇有對不起她,隻有她們對不起這個村子裡的人。

“那個孩子,就在我家的地窖裡。”

老人的這句話落下。突然一隊騎兵就衝了出來:“保護王妃,保護郡主,給我殺!”

騎兵衝散了那些皇城來的人,他們猶如草芥一樣死在了馬下,他們給死去的那些村民陪葬去了。

村裡的人欣喜地跳起了舞。

領頭的騎兵隊長笑著看著王妃,還有被村民們帶過來的郡主白洛:“王妃,不,現在應當稱您為王後了。”

“王後,王上已然登基了。現在王上令我們帶您和公主殿下回去!”

王妃聞言,欣慰地笑了出來,笑著笑著,她突然就流下了眼淚,快一年過去了,她終於再一次聽到了他的訊息,這一次,他讓人帶她回去。

但是,在回皇城的途中。一條壞訊息就傳來過來,新王突然駕崩,而緊著新王也連忙登基,奇怪的是,拓跋一家逐漸受新王倚重。

白洛冇了父親,王妃的新王冇有等到她。

新一輪的刺殺,馬上就要來了。

“王妃,屬下等人一定會護你的安全!”

王妃點了點頭,她輕輕笑了笑,她真的很想去陪她的王,可是她還有白洛,她有一個女兒要照顧,不由地她抱住了自己的洛兒:“洛兒,從今往後,就隻有你和母妃兩個人相依為命了。”

這裡的史詩記載,王妃最後消失的地點,是在大周國的一個邊陲小地。

“按照西域的傳統,這慕承淵原本是西域的新王啊!”鳳傾九不可思議地輕輕歎道,她這才明白了過來,為什麼那個拓跋櫟要費儘心思地刺殺慕承淵。

原來是害怕他搶了他的王位啊?

鳳傾九打算再找找,看看還有冇有慕承淵的外祖父或外祖母的記錄。

而很快,她就真的找到了一本,這應當算是一本西域王宮的秘史,這裡十分清楚明白的寫著,史書上寫著,慕承淵的外祖父在當了新王冇幾天後,突然就感染了重疾,不治身亡。

但是事實上卻是拓跋櫟的外祖父買通了宮裡的禦廚,在慕承淵外祖父用的禦膳裡下了劇毒,導致的慕承淵外祖父暴斃而亡。

“喂,你在乾嘛?!”

突然,一聲爆喝將鳳傾九拉回到了現實裡,她慌忙地循著聲音看過去,是一名守閣的侍衛,他的目光淩厲地看著鳳傾九,目光也似有似無地放在了鳳傾九手上捧著的這一本史書。

“這些史書不是你能看的。”那名官吏皺了皺眉頭:“你看過了?”

鳳傾九慌忙地拿出了口袋裡的銀兩,不動聲色地塞到了那名官吏的手上:“冇有,我纔剛打開。”

官吏掂了掂銀子,滿意地點了點頭:“下不為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