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05章 各位久等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05章 各位久等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王妃,殿下的馬車馬上就到府門口了。”

清明從院子外走來,衣襬微微掛起一陣清風,吹動著一旁的樹葉。

一臉愁容的鳳傾九站起身來,大步往外麵走去,剛走到黎王府門口,一輛馬車就從西邊駛來,停靠在兩座石獅子的中央。

慕承淵從馬車上下來,瞧見站在門口的鳳傾九,身形立刻往前走來,“怎不在屋中坐著。”

“此番進宮我有些擔心你。”她抬眼對上慕承淵的眼,眉宇微皺,“父皇怎麼說?”

他看了一眼旁邊,帶著鳳傾九往黎王府中走去,“我們進屋再說,這裡人多口雜。”

兩人回到顧桂苑中,鳳傾九握住水壺的把手,將溫熱的茶水倒在杯子中,遞給了慕承淵。

他接過來喝了一口,隨後放在桌子上麵,“父皇閱過資料後,有些慍怒,我向父皇提議待解決掉京城的西域細作後就帶兵出征攻打西域。”

“你這是胡鬨!”

鳳傾九唰的一下站起身來,她的細眉下垂,眼瞼與嘴巴緊繃著,心中更加的擔憂起來,“你如今尚未恢複記憶,直接上戰場對你定是十分危險,你怎不考慮到自己的安全。”

他抬起頭來微微仰視著鳳傾九,解釋著:“當時情況緊急,除此之外我也未想到其餘的的方法,這事兒父皇也暫且在考慮中。”

鳳傾九知道慕承淵雖然失去記憶但是做事也從來不是毫無準備,能夠在皇帝麵前自請為將,定是想了許多才做出的決定。

何況得知慕承淵冇有找到拓跋櫟後,皇帝怎麼可能隻是慍怒,鳳傾九抿了抿唇,堅定的語氣放緩了一些。

“總而言之,無論父皇是否在考慮中,你都不要上戰場,我們現在可以一起商議對付西域的辦法。”

慕承淵的眸光微微動了動,“但……”

見勸說不了慕承淵,鳳傾九直接硬氣的說著:“不管怎樣,你要去就帶著我一同前去,如此還可以與你一起分擔。”

見鳳傾九如此說,慕承淵也沉思起來。

天色漸暗,仆人端著蠟油與火摺子點燃了黎王府中每一盞燈籠,瞬間照亮了路上的石板。

晚上,宮中傳來信件,驚蟄單手執著信件來到顧桂苑中,裡麵燭火微微閃動,鳳傾九與慕承淵的人影對映在窗紙上麵。

驚蟄右手反扣在房門上敲了三下,“殿下,王妃,宮中來信了。”

“進來。”

他伸手推開了房門,走進屋中將信件交於慕承淵,“皇上給殿下的信。”

鳳傾九與慕承淵對視一眼,後者撕開信封將裡麵的信紙拿了出來。

“西域之事暫且如此,卿等繼續巡查拓跋櫟與其部下的行蹤。三日後,與太子一同啟程前往國寺算好太子婚期。”

鳳傾九走近慕承淵,與他一起閱讀了信件上麵的內容,皇帝的言下之意便是否決了慕承淵的提議,她肩膀往下沉,瞬間鬆了一口氣。

可是這算太子婚期跟慕承淵有什麼關係?

她精緻的麵容上浮現出一絲疑惑,轉頭抬眼看嚮慕承淵,“太子婚約要你親自去國寺做什麼?”

聽見鳳傾九的問題,慕承淵也感到不理解,他放下手中的信件擱在旁邊的小方桌上麵。

“我也不知。”

旁邊的驚蟄上前來跟兩人解釋道:“王妃有所不知,曆來皇室娶妻都需要皇宮子嗣一同前去國寺計算合適的婚期,皇上還是太子時,便經曆過,殿下娶王妃過門之前也前往了國寺。”

鳳傾九點了點頭瞬間理解,原來一切是這樣,這不就是相當於她們現代結婚時一大家子人一起看黃曆選吉祥日子結婚。

“但為何要太子與殿下皇嗣一同前去,不應當到東宮去算婚約嗎?”

驚蟄繼續說道:“國寺有一高人可以看破天機但是他做事一向隻在國寺中從未出過國寺,從先皇開始便準許高人留在國寺,讓太子皇嗣們前往國寺。”

“這高人真有這番厲害?”

鳳傾九心中有些驚訝,這人居然能夠厲害到讓先皇為了他妥協。

驚蟄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緩緩道出:“早在先前,這高人便為一些百姓算了他們的命運,之後便果真發生改變了命數,先皇也得知了此事,對其有些看中但心中依舊存疑。”

“高人在有一次算出了國運,周朝會遭遇瘟疫,並且連夜讓人告訴了先皇,先皇得知之後按照高人所說做好了預防,當瘟疫來臨之時,不到三日便徹底解決。”

聽完驚蟄說完的事情,鳳傾九的心中對此事有些半信半疑,能夠通過算命得知預知後麵發生的事情,這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就在此時,外麵忽然傳來腳步聲,慕承淵伸手將信件拿在手中放進自己的衣袖。

清明從屋外麵走進來,他的手上拿著之前那本翻譯好的古書,與一些信紙。

“清明參見殿下,王妃。”

鳳傾九的目光移向他的手上,“古書已經翻譯完了?”

清明雙手呈上手中的古書和信紙,“已經讓人翻譯好,這些就是古書上麵的內容,前麵一頁紙是王妃讓重點翻譯的兩頁。”

她伸手接了過來,翻閱著翻譯好的譯文,上麵寫著的前言不搭後語,更多像是咒語一般,讓人感到玄乎根本看不懂上麵的字。

聽著他們的話語,慕承淵走上前來,將目光落在那翻譯的信紙上麵,“可有什麼玄機?”

“冇有,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留有手印的那兩頁上麵寫著的都像是咒語,根本看不懂。”

慕承淵皺眉看著上麵的字,如今找到封印他記憶的線索也中斷了,他暗自神傷的將東西遞還給鳳傾九。

“若是找不到辦法,也無礙。”

她注意到慕承淵的神色,輕聲安撫著,“我一定會找到辦法的,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清明與驚蟄站在一旁,默默的握緊了身側的手,下定決心要幫助慕承淵恢複記憶。

翌日,鳳傾九早早的被慕承淵輕聲叫醒,“怎麼這麼早就要去啊?”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意識還冇有完全清醒過來。

慕承淵坐在床榻邊上,看著她說道:“國寺距離京城有點遠,我們要趕在晌午之前到達,等到馬車上再睡吧。”

她伸了一個懶腰坐起身來,嘴邊打了一個哈欠,“嗯,那我們早點走吧。”

鳳傾九起床洗漱,在徐媽媽的幫助之下換上了衣服,盤上了髮髻,與慕承淵一同出了黎王府。

外麵,清明與驚蟄還有一眾侍衛等候著,鳳傾九握住慕承淵的手上了馬車,隨後慕承淵緊跟而上。

馬車在京城門口與太子車馬彙合,身後一眾皇嗣與其妻子共同跟在後麵。

馬車搖搖晃晃的讓鳳傾九來了睏意,她靠在慕承淵的肩膀上一下子就睡著了,再次睜開眼清醒過來,馬車已經停在了國寺麵前。

“我們已經到了?”

慕承淵轉過頭來替她將耳邊的碎髮撇在耳後,“嗯,我們剛到,你醒的正好。”

“那我們下去吧。”鳳傾九整理下自己的儀容,和慕承淵一起下了馬車。

鳳傾九落地站穩看著麵前的寺廟,大門成圓拱形,足足有十米之高,門口立著四座神獸鎮守,還未進去就感受到寺廟的威嚴。

幾位僧人早早在外等候著,慕臨辰身穿蟒袍走在前麵。

“參加太子殿下。”

“各位就等了。”慕臨辰雙手合十,身子微微對著僧人往前彎了一下。

僧人麵慈目善,開口說道:“太子殿下以及各位請先隨我參佛拜禮。”

一眾人往國寺裡麵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