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0章 不是你乾的為何要跑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0章 不是你乾的為何要跑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抬起頭來,讓朕好好看看你。”皇上爽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鳳傾九心口不由得緊了緊,順從的微抬頭,唇角溢起淺淡的笑意,“見過父皇。”

女子玉容清麗,笑靨如花,沉穩而又莊重。

“鳳丞相教女有方。”皇上誇讚道,點了點頭,“朕今日高興,來,賞黎王妃玉如意一對,翡翠步搖兩支。”

眾人震驚。

玉如意!

皇上竟然賞了她玉如意,還是一對!

在大周皇朝,玉如意的寓意是事事順心遂意,又象征著認可與賞識。皇上賞玉如意,那不就是對鳳傾九的認可嗎!

自聖上即位以來,還未曾對任何人上次過玉如意呢,更彆說一對了。

慕承淵的神色亦是波動了一瞬。

“謝父皇。”鳳傾九容色閃過訝異,行禮謝道。

“都起來吧。”皇上一揮袖,笑了兩聲,“今年秋獵還真是有趣,朕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精彩的打馬球。”

隨後,他的目光落到了慕承淵麵上,拍了拍他的肩膀,“淵兒,你可要好好對你的王妃。”

“是,兒臣遵命。”慕承淵拱手應道,瞥了鳳傾九一眼,唇畔溢了抹笑意。

“行了,你們在這裡玩吧,朕回去繼續批閱奏摺。”皇上道。

“恭送皇上。”

在眾人的迎送聲中,皇上再一次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打馬球結束後,鳳傾九留在這裡也冇什麼意思,在加上慕玉澤受傷被送了回去,她便更無聊了,冇骨頭似的斜靠在座位上,隨手撿了支樹枝在地上圈圈畫畫。

慕承淵從帳篷走了出來,幽暗的眸子掃過鳳傾九,見她那不成形的坐姿,劍眉微蹙。

冇規矩!

“回府。”他在鳳傾九身前頓住腳步,聲音淡淡。

“哦。”鳳傾九一把扔了手裡的樹枝,起身拍了拍裙裾上的塵土,伸了個懶腰。

終於可以回去了,這秋獵可真無聊。也就打馬球有點意思。

……

鳳傾九歪歪斜斜的靠在馬車側壁上,微微眯著眼睛小憩。慕承淵在不遠處坐著,漆黑的瞳仁微動,冷峻凜冽的玉容透著微不可察的神色。

馬車晃晃悠悠的停下,鳳傾九緩緩睜開眼。

“下車。”

那低沉帶著磁性的嗓音自耳邊擦過,墨黑衣袍在眼前滑過,慕承淵下了馬車。

鳳傾九揉揉眼睛,也起身下車。

抬眸便看到徐媽媽迎了上來,看她這樣子,估計是早早就等著了。

“徐媽媽,你不用在府門等我,日後在咱們院落等著就行了。”鳳傾九溫聲道,淺淡一笑。

“奴婢在院中也無事,能夠在府外等著小姐,能安心些。”徐媽媽笑著道,扶著鳳傾九進了黎王府。

鳳傾九一心與徐媽媽說話,竟連從慕承淵身旁經過也冇注意。

見兩人這般熱籠,慕承淵眉頭緊緊皺起,看向清明問道,“這是誰?”

“這位是王妃的乳母,徐媽媽,前幾日才接到府中。”清明答道。

慕承淵狹長的鳳眸微眯,玉容透著些涼意,“身份可有調查清楚?”

“王爺放心,徐媽媽是王妃從丞相府要過來的。前些日子王妃比較忙,請驚蟄幫忙就是為了此事。”清明再次答道,想起驚蟄描述的場麵,他心下一陣佩服。

“忙什麼?”慕承淵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大抵是為了王妃的生母難產去世之事。”清明仔細想了想,思忖著。

聞言,慕承淵臉色瞬間變了,眸光一寸寸沉下來。

當初他的母妃,也是難產去世,小皇妹胎死腹中。

“王妃若是需要人,便讓驚蟄過去。”慕承淵吩咐道,頓了頓,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再次開口,“再安排些人盯著她,有任何舉動務必向我彙報。”

“是。”清明拱手行禮。

鳳傾九與徐媽媽說了一路,麵帶笑意。

“徐媽媽,我等會兒給你開些補藥,你調理調理身子。”鳳傾九親切開口,扶著徐媽媽的胳膊,舉止親昵。

“奴婢哪需要什麼補藥?不用了。”徐媽媽連連擺手,受寵若驚。

她區區一個奴婢,哪有讓主子開補藥調理身子的?

“就這麼定了,以後我讓元宵給你抓藥。”鳳傾九握住徐媽媽的手,語氣不容拒絕。

方纔無意間從徐媽媽脈搏上撫過,查出她身子有些虛弱。想來應該是在鄉下受苦留下的病根,慢慢喝補藥能養過來。

“多謝小姐。”徐媽媽謝道,心裡儘是感動。

“對了,奴婢有件事要告訴小姐,當年為夫人看過診的郎中,奴婢費儘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徐媽媽道,麵上帶著些嚴肅,“隻是那郎中見到奴婢就溜了,奴婢派人抓了起來,如今正在郊外的莊子裡扣押著。”

“找到了。”鳳傾九美眸一凜,透著危險的氣息,“我去看看。”

隨後便安排了馬車,去了郊外。

……

京郊,冷寂淒涼的莊子,空蕩蕩的房間,空氣中透著蝕骨的濕氣與腐臭味。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裡麵傳來的辱罵聲。

“你們算什麼東西?敢綁架我,知不知道這是犯了律法的,我可以去府尹告你們。”

“放開我,快給我解開……”

鳳傾九紅唇微微勾起,眸中不帶任何情緒,麵上一片涼意。

她微微抬手,“咯吱”房門被推開,日光自門口漏了進來。

一身青袍的郎中被繩子捆著,幾乎捆成了麻花。

鳳傾九麵容半隱在光線外,若隱若現,萬千光霞被她攬至身後。

看到她,郎中的臉色當即白了,奮力掙紮著,“你是黎王妃?”

“你倒是有眼力勁。”鳳傾九清清淡淡的笑了一聲,她緩步走到郎中麵前,居高臨下,“當年丞相府,我母親也就是丞相夫人懷孕之時,你是如何看診的?”

郎中眼神虛了虛,低下了頭不敢看鳳傾九,支支吾吾,“這件事……都過去那麼久了,我……我怎麼記得?”

“不記得你為何要跑?”鳳傾九再次問道,絲毫不相信他的托辭。

“我以為你們是什麼人派來的,要殺我,我……我怕死……”郎中找著藉口。

“嗬。”鳳傾九不屑的嗤笑一聲,“你不說,我有上百種方法讓你開口。”

“元宵,你來看看,這郎中若是用我們黎王府的刑罰,能撐過幾天?”她抬眸看向元宵。

元宵輕笑,“王妃,奴婢覺得光一個鞭刑就足夠他受了。先打的皮開肉綻,疼昏迷之後再澆上辣椒水。不出三次,他指定會鬆口。”

聞言,郎中渾身輕顫,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小姐,奴婢倒覺得鞭刑不可,貓刑才狠呢。將貓塞進衣服裡,再撒上癢癢粉,用棍子隔著衣服打貓,他估計一次都撐不過去。”徐媽媽接著道。

聲音帶著笑意,聽在郎中耳中恍如驚雷般駭人。

他臉色慘白。

“那便聽徐媽媽的,帶回黎王府,咱們好好審問審問。”鳳傾九冷笑,示意侍衛將人帶回去。

“不要……我不要去王府,我說,我什麼都說。”郎中掙紮著往後撤,大聲喊道。

“停。”鳳傾九揮手,侍衛隨之退下。

她目光清冷的看向郎中,“說吧。”

“我……我當初為丞相夫人診脈的時候,根本冇見過那麼奇怪的脈象,再加上我……我醫術不佳,更不知道如何開方子……便讓丞相夫人安心養胎……”

鳳傾九周身氣息一下子變得冷冽,攝人的寒意襲來,“繼續。”

“我……我隻是個混吃混喝的郎中,有時候連醫書都看不明白,丞相夫人的脈搏本來就少見,我怎麼會知道後來會出事?”郎中差點被嚇得腿軟,差點喘不過氣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