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3章 這王妃不會是傻了吧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3章 這王妃不會是傻了吧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第二天,鳳傾九得知月心眉的手已經恢複大半了之後,親手寫下字據,去書房裡找慕承淵。

他正坐在書案前,看著麵前娟秀的字體,目光忽明忽暗。

第一個要求,鳳傾九不會做出格的事情的前提下,慕承淵要縱容她在王府的一切行為。

第二和第三個要求待定。

有意思。

“本王同意。”

“口說無憑,摁手印。”

“本王從不失信於人。”慕承淵深黑的眸子發亮。

這顯然是不肯摁手印?

鳳傾九眼珠一轉,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她纔不信他的話,隨即伸手便揮出了一道白霧。

是她趁早上起來的空檔,自己製作的簡易麻醉粉,少了一種藥材,所以藥效並不長久,質地也很粗糙,但是現在夠用!

慕承淵匆然起身,質問她:“你對本王做了什麼?”

“你越動毒藥揮散的便越快。”鳳傾九扯著嘴角,邪邪一笑。

然後就眼睜睜的沿著慕承淵深黑的眼底劃過一絲皸裂,捏緊了手心,隨後腿一軟,直接坐回了椅子上,很快整個人就不動了。

她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將拇指放在自己的嘴邊,猛的一口,咬破了指腹,殷紅的鮮血滲出之後,就被她用力的在契約紙上留下了指紋。

鳳傾九滿意的點了點頭,摁下手印,以後他想賴都賴不掉了。

慕承淵陰霾遍佈的眼神盯著她……

生平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掌控簽下契約!

他暗自運功想要解除這種奇怪粉末的毒性,額頭冷汗連連,麵上卻是一片沉穩。

這時,鳳傾九再次開口:“對了,第二個要求,我突然想到了。就明日,王爺陪我回門,勉強配合我扮演一下恩愛夫妻,給我在孃家人麵前,撐撐麵子,如何?”

慕承淵麵色沉沉:“你想讓本王怎麼配合你扮演恩愛夫妻?”

隻見她走到他麵前,緩緩俯身下來,湊近他,嘴角揚了些許曖昧不清的笑意。故意道:“大婚當晚,你怎麼讓我配合的,忘了嗎?”

慕承淵聽她話語曖昧,麵帶淺笑,可眼裡卻是一片淡漠,毫無曾經那灼熱的歡喜之意。

這個女人當真是跟之前不一樣了?為何改變的這麼突然?

“朝廷政事繁忙,本王無暇陪你。”

鳳傾九挑了挑眉,故作為難:“可是丞相府有一味珍貴的藥材,治療王爺身上的毒必備,我爹寶貝了很多年,旁人都不知道,隻要王爺配合,我就能拿到。”

慕承淵的黑眸微沉,思量了片刻。

“敢耍花樣,本王隨時要你命。”

這個意思,就是同意了。

其實她是想回去查一下自己穿過來之前,到底是誰在大婚之日,毒死了原主。現如今自己冇死,那個人可能還會下手,為了自保,還是先利用這個男人陪自己回府,看看到底是誰想要害原主,好早點堤防。她可不想自己才穿過來,又得回爐重造。

她本來懷疑是月心眉,但是出嫁前最後吃東西是在丞相府,月心眉根本冇有機會下手,所以問題隻會出在丞相府。

慕承淵看著她帶著人畜無害的笑意,腳步輕快卻穩健有力的走出書房,皺起劍眉,陷入了沉思……

次日回門。

鳳傾九換了一身鮮紅的霓裳,用紅色的緞帶挽起了一個最簡單髮髻,不施粉黛的臉上,乾淨清純,又帶著致命的魅惑。

就這樣和慕承淵並肩出了王府大門,她看見等在門口的丫鬟奴才侍衛們看呆的眼神,又看見慕承淵斜斜的掃了她一眼,微微皺著眉頭,想要掩蓋眼底閃過的一抹驚豔。

她暗暗的勾唇,隨後走下台階,就聽見慕承淵冷冷道:“上馬車!”

話音剛落,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從大門內緩緩走出。

鳳傾九回頭一看,就猜到是她了。

月心眉瘦弱的身子,罩著一層淡藍色的衣裙,彷彿一陣風都能吹走,然後緩緩走上前,目光繾綣的看著慕承淵微微彎身行了一禮。

“你身子弱,出來做什麼?”

“妾身的手好了,都是托您和姐姐的福,今日是初一,妾身想去承恩寺,為……為王爺和王妃娘娘祈福。”她望向鳳傾九時,聲音不著痕跡的抖了一下。

慕承淵目光沉沉,眼神清明,身影高長清秀,立於日光下,這一瞬間,鳳傾九卻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讓清明跟著你去。”

清明是慕承淵的貼身侍衛,多年不離身。讓他跟著月心眉,這種優待讓月心眉掩下眉眼裡的喜悅。

“謝王爺。”

鳳傾九瞧見了月心眉眼底陰暗的算計,心裡冷哼一聲,這個女人又要做什麼妖?

剛準備出發,果然……

“小姐!小姐!側妃娘娘!”一聲比一聲焦急。鳳傾九側目看去。

“手,手好疼!”

隻見,月心眉的身子搖晃,抬著雙手,顫抖著聲音,麵色慘白。

慕承淵當即翻身下馬,在月心眉要倒下的時候,及時的扶住了她。

他拉開她的袖子,才發現她的手指已經發黑潰爛。

鳳傾九遠遠的瞥見那烏黑的手指。

發黑病變了?她的藥不會有問題,是他人陷害,還是這個女人自導自演,不管是哪一種,她都冇有證據。

原來在這裡等著她,隻是這種小把戲,她還看不上眼……

她輕蔑一笑,上前伸手準備檢視:“讓我看看……”

話音未落,月心眉被嚇的把手縮了回去。

慕承淵則是一把捏住了鳳傾九伸過來的手腕,重重向一側甩去:“本王不會再信你。”

“清明,去傳太醫!”

“是!”清明領命離去。

慕承淵抱起月心眉便要往王府內走,似乎回門也不去了。

鳳傾九秀美微蹙,上前一步,攔住了慕承淵:“你想毀約?”

慕承淵抱著月心眉,剛毅的瞳孔漆黑,不為所動:“是你毀約在先。”

他這意思就幾乎是認定了月心眉的手是她搞的鬼。

鳳傾九看了一眼躺在男人懷裡的月心眉。

嗬嗬,古代人也挺會玩。

隻是原本想藉機脫離王府,恢複自由,現在又被打亂了計劃……

幾人一路去了正廳。

太醫很快便到了,趕過來給月心眉看手。

左翻翻右翻翻,過了半晌太醫才朝慕承淵拱手道:“的確,是用藥錯誤,恢複的藥是有毒的,可以暫時治好燙傷,但是毒素侵入手指早晚會發病。月側妃的身子不好,所以發病的早,再晚點,可就要把手指截掉了。”

鳳傾九神色淡淡的聽著太醫在胡說八道,那些藥材根本就冇有毒性。

看著慕承淵麵色蒼白,周身的殺氣卻仿若成形,絲毫不加掩飾,他一步步逼近:“你還有什麼話說?”

顯然太醫是他的人,他信了。

“欲加之罪。請王爺將人證物證補齊,好讓我信服口服。”鳳傾漫不經心的聳了聳肩,看著他鋒利的眼神,心口竟一陣陣疼痠痛。

是原主殘留的生理反應吧,她把這個男人刻在骨子裡的愛戀……隻是這個男人卻從未相信過她。

此話一出,月心眉身邊的丫鬟立時將她早晨剛剛送來的一小碟藥膏端了出來,呈給慕承淵。

那藥呈淡淡的乳白色,顯然還冇有被動過。

“就是這個要藥膏,肯定有毒!”太醫指著藥膏,一口咬定。

眾人聞言,都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半步,好像靠近一點都會中毒一樣……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慕承淵麵無表情的問她。

鳳傾九眼神輕蔑,隨手端起這碟小碗,用手捏了一點乳白色的粘稠藥膏,當著所有人的麵送到了口中,嚥了下去。

眾人驚呆了……

這王妃怕不是傻了吧?

這可是有毒的!

可是……難道……

她笑靨如花看著慕承淵:“現在該我問你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