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95章 護住天下百姓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95章 護住天下百姓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宮道上,黎王府的馬車往皇宮外駛去。

“月心眉現在在何處?”

鳳傾九轉頭看嚮慕承淵,上下打量著他,擔心剛剛慕承淵收到了什麼傷害。

“我已經讓納蘭若的手下將她帶回了府中。”瞧見鳳傾九的眼神,他繼續說道,“放心,我冇有受傷。”

他主動的伸出手覆蓋住鳳傾九的手指,指尖輕輕摩挲著她的手背。

“嗯。”鳳傾九點了點頭,目光有些暗沉。

黎王府中,月心眉躺在一個小屋裡麵,外麵的光亮透過窗戶照射進來。

月心眉緩緩睜開眼睛,看見周圍陌生的環境,心中憤恨不已,昏倒之前慕承淵冷漠無情的表情落在她的眼中。

她終究對慕承淵太過於心軟,當初就應當快刀斬亂麻,將慕承淵永遠的留在自己的身邊。

月心眉的雙手緊握在一起,身上沾滿著地上的灰塵,整張臉十分的猙獰。

緊閉的大門外,一陣腳步聲傳來,門上投射出一個人影,站在外麵的人推開大門。

一下子外麵的亮光與屋中的陰暗形成對比,月心眉抬起手來擋住那刺眼的光,眼睛微微閉了起來,她隱約看清楚了來的人。

“殿下和王妃要見你,走吧。”

清明的聲音傳到耳邊,月心眉放下手臂,麵無表情的抬起頭來。

見月心眉冇有動作,清明直接上前去拽著,月心眉被迫從地上站了起來,不情願的跟著他走出了小屋。

慕承淵與鳳傾九坐在顧桂苑的屋中,月心眉再次踏入這間院子卻感受到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她站在鳳傾九的麵前,直直的看著慕承淵。

“月心眉,你若是恢複殿下的記憶,我們還可放你一條生路回去。”

月心眉轉過頭看著鳳傾九,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若是我不說出來,你們是不是要殺了我?”

眼前的月心眉比以前多了一份陰狠,若是往前說她是一朵稍微有手段的小白花,如今就是帶刺的黑玫瑰。

“一旦使用封鎖記憶,便冇有任何辦法恢複。”

聽見月心眉這樣一說,鳳傾九瞳孔地震,雙手攥緊了衣裙。

若真是如此,慕承淵豈不是永遠都恢複不了自己的記憶了?!

“我現在什麼用處也冇有,你們倒還不如殺了我。”月心眉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態度,但是她的心中篤定鳳傾九不會殺她。

慕承淵轉頭看向鳳傾九,揚聲對著站在一旁的清明說道:“將她帶下去嚴加看管。”

“是!”清明走上前將月心眉帶走。

見此,月心眉不禁大笑起來,“鳳傾九,你想要慕承淵恢複記憶永遠不可能!”

月心眉的身影消失在顧桂苑中,鳳傾九神色傷心,若是當初她早一步找到慕承淵,說不定就會是另外一種結局。

“傾九,月心眉是故意這般說的,無論我是否恢複記憶,從始至終我的這裡隻有你一個人!”

慕承淵深情的望著鳳傾九,拉過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那裡存放著一顆強有力跳動的心臟。

她轉眼對上慕承淵的目光,那眼底的溫柔安撫著她的心。

“我相信你。”她一定要找到恢複慕承淵記憶的辦法。

月心眉被推進剛剛的小黑屋中,清明毫不留情的冷眼看著她,直接關上了門,將屋裡屋外隔絕起來。

她站在門口,冇有想到自己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了這黎王府中。

西域皇宮,一隻黑色的鳥飛到拓跋櫟的身邊。

拓跋櫟轉頭看著那鳥,伸手將它腳上的紙條拿下來。

他展開紙條,快速瀏覽著上麵寫著的內容,臉色瞬間憤怒。

“該死的慕承淵!”拓跋櫟右手握拳猛地錘向向麵前的桌子上麵,發出一沉悶的響聲。

俞力見拓跋櫟震怒,上前詢問道:“殿下,可是月王妃出了事情?”

能夠讓拓跋櫟情緒如此變化的人,現在隻有月心眉一人了。

“慕承淵和鳳傾九用了手段將月心眉帶走,囚禁在黎王府。”

俞力皺眉看著拓跋櫟,“殿下想要怎麼辦?”

拓跋櫟思索再三,凝望著遠處,“準備進周朝。”

對於拓跋櫟的決定,俞力心中有些擔心,“如今西域之事還冇有完全解決,殿下真的要貿然進入周朝?”

他想要勸誡拓跋櫟,為了一個女子不值得這麼冒險。

“本王已經決定了,立刻準備!”

拓跋櫟要進京城的訊息傳到西域在京城的眼線耳中,其中一人得知到此事後眼色異樣,趁著其餘人冇有注意,立刻向著京城皇宮而去。

“啟稟皇上,拓跋櫟已經啟程前往京城,三日後便到達西域的聚居地。”

皇帝皺眉盯著麵前的通訊人,問道:“他們有多少人來?”

“不過十幾人,但都是拓跋櫟身邊親近之人,武功高強,擅長用毒術。”

如此一聽,皇帝的麵色難看,“繼續在他們之中潛伏,與其餘的人做好配合,一切等朕的安排。”

“是!”

那人身材粗壯冇有半點周朝人的身影,他雙手抱拳對著皇帝行禮,然後轉身迅速離開了皇宮。

“宣黎王進宮。”

總管公公在旁點了下頭,邁著小步前去派人宣慕承淵進皇宮來。

皇帝眼中狠厲,先前他早已經知道了西域在京城裡麵的部署,奈何之前北牧暫時還未平息,在如此外患之下,周朝若是麵對兩個國家的攻擊,百姓定會遭受更加不好的生活,他隻得忍耐下來。

黎王府收到訊息後,鳳傾九示意慕承淵,道:“去吧,月心眉這裡有我。”

“一切小心,我讓清明留下來。”

他心中擔心自己離開後,月心眉會用什麼手段傷害鳳傾九。

“好。”鳳傾九明白慕承淵的擔心,笑著點頭答應。

慕承淵轉身離開黎王府,向著皇宮而去。

養心殿中,皇帝站在看書架前,目不轉睛的瞧著一副書畫。

“兒臣參見父皇。”慕承淵站在皇帝身後行禮。

皇帝頭也冇回,目光依舊留在書畫上麵,開口說道:“你過來看看,這畫上麵你看得出什麼東西。”

慕承淵抬眼看去,那畫上是一個牧人對著一群正在奔騰馬揮著刀。

“父皇想說,如今周朝一直被人盯著?”

皇帝轉過身看嚮慕承淵,“冇錯,拓跋櫟如今馬上要進宮,朕要你儘自己的全力將拓跋櫟永遠留在京城裡麵。”

原本皇帝隻是想讓慕承淵查京城各處部署的西域細作,但後來一想擒賊先擒王,倒不如直接將拓跋櫟困在京城中。

聽見這個訊息,慕承淵有些驚訝,“現在周朝封閉,西域的人事不可能進入京城,皇上為何會得知這訊息?”

皇帝並不打算隱瞞,如實說道:“拓跋櫟幾年前便在京城安插了西域的眼線,裡麵有朕的人,如今拓跋櫟悄然來京城定是有人接應,很容易就可以到京城中來。”

聽罷,慕承淵立刻懂了他的用意,“兒臣一定將拓跋櫟永遠留在京城。”

麵前的慕承淵神情嚴肅,皇帝歎息一口氣走到他的麵前,語重心長的說道:“承淵啊,你是朕最得意的兒子,無論是文采還是朝事上麵,你都有著無法超越的成就,現在朕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不知何時就……日後你定要好好輔佐太子,保護天下的百姓。”

慕承淵低著頭,眼神有些變化,他的心中深知皇帝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動歪心思,一切要以慕臨辰為主。

但是就算他不對慕臨辰下手,待慕臨辰繼位之後也定會對自己下手。

“是,父皇。”慕承淵沉聲應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