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76章 我們是什麼關係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76章 我們是什麼關係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顧桂苑裡,一道倩影坐於長方形的書桌麵前,她蹙著長長的細眉,鳳眼低垂,眼神細細審視著那擺放在身前暗紅色外殼的奏摺上方。

鳳傾九伸手拿過一旁放置的毛筆,沾取硯台裡的墨汁,又在邊上輕輕颳了刮,那筆尖落在奏摺上十分順滑,似乎是上好的狼毫毛做成。

娟秀又工整的字跡出現在奏摺的下方,鳳傾九寫好一小段停了停,隨即眉頭舒展開來將自己的想出的處理方式批註在上麵。

最後一字落下,鳳傾九利落的往回收了一筆,她再次從頭將自己的批註默讀了一遍,確認無誤之後放在旁邊晾乾,繼續打開左手的下一本奏摺。

安靜的屋中傳來了匆匆的腳步聲,鳳傾九冇有抬頭便知道是元宵那個有些冒失的丫頭。

“發生什麼了?”

鳳傾九邊說邊打開麵前的奏摺,從第一個字閱讀起來。

元宵臉上洋溢著喜悅,伸手指著外麵,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全了:“王妃,您快出去看看……”

“等會再去,奏摺時間緊,我這還冇有看完。”

聽到她這般無所謂的語氣,元宵快步往前走去,抽出鳳傾九手上的毛筆穩穩的放在一旁,拉著她的衣袖,著急的說道:“王妃元宵冇有騙您,這件事情真的可比奏摺重要多了!”

看著元宵這副不會罷休的模樣,鳳傾九有些無奈,她的眼神落在奏摺上麵,快速將上麵的內容瀏覽一遍,站起身來先跟著元宵一同向著屋外麵走去。

“今天又是什麼招啊,是不是又為了讓我休息一下啊?”鳳傾九的嘴邊含笑,她每天也就隻有這麼些招數來叫她休息了。

元宵收回放在鳳傾九臂彎裡的手,衝著鳳傾九搖了搖頭,那眼中十分嚴肅的看著她。

“不是,王妃您看看。”

順著元宵的目光向院外看去,鳳傾九嘴角的笑意漸漸凝固了起來。

隻見院子裡麵站著三個人,太陽的照射將三人的影子拉著很長,其中一個影子輪廓分明,站姿挺拔。

鳳傾九的眼神與前麵的人交彙在一起,她的瞳孔顫動了一下,徑直愣在原地,眼睛眨也不敢眨的看著不遠處,害怕一眨眼站在自己麵前那道身影就消失不見。

“元宵,我這是出現幻覺了嗎?為何,我看見殿下出現在這顧桂苑中了。”她的聲音和雙唇微微顫抖著,手指不自覺的握緊。

耳邊傳來元宵肯定的答覆:“王妃您冇有看錯,是殿下回來了!”

幾乎是話音落下的同時,鳳傾九鼻頭一酸,眼圈泛紅,一滴清淚從她的右眼角滑落,她噙著淚抿住嘴唇。

“殿下稍等,王妃馬上就出來了。”清明在慕承淵身邊說著什麼,他率先看見了鳳傾九,清明的話落在後麵。

慕承淵看著麵前這個陌生的女人,心中覺得奇怪,不明白為什麼她看見自己會哭,自己的腦中並冇有關於她的任何記憶。

“王妃,我們將殿下帶回來了。”

聽見屋門口的動靜,清明走上前跟鳳傾九覆命,剛想要跟其說起慕承淵失憶之事,鳳傾九直直衝著慕承淵而去。

她伸開手用力抱住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頭靠在慕承淵的胸口,那熟悉的味道回來了,她哽咽的說道:“你終於回來了,我等你……等了好久!”

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思念此刻化作一個擁抱,再多的言語她都不知道從何說起,隻能緊緊的抱住慕承淵,感受著慕承淵的溫度。

慕承淵腦子轟然一響,被一個女子抱住身子瞬間有些手足無措,他低眼看向鳳傾九,有些緊張和羞澀,“不好意思,你……你是誰?”

聽到這一句話,鳳傾九帶著淚愣了一秒,她鬆開手看著慕承淵,那迷茫的眼神落在眼底。

“你不記得我了?”

慕承淵搖了搖頭,眼中冇有了往常那般的柔情,“不記得。”

清明從旁邊走過來,跟鳳傾九解釋道:“王妃,殿下經過這一遭失去了原本的記憶,殿下已經連我和驚蟄也不認得了。”

“怎會如此?”她抬起頭,詫異的看向嚮慕承淵,心中不免有些尷尬和苦惱。

清明說道:“我們也不知道,等找到殿下的時候,先前發生的事情殿下記不得。”

鳳傾九久久凝望著慕承淵的麵龐,輕柔的說道:“我叫鳳傾九,鳳傾九。”

她唸了兩遍自己的名字,想要慕承淵記在腦海裡麵。

慕承淵再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心裡確信了月心眉這次冇有騙他,但是鳳傾九與自己的身份是夫妻的話,那鳳傾九不是已經……

看見慕承淵皺起眉頭,鳳傾九忽然想起他身上的毒素,剛想拉起他的手卻又意識他現在已經失憶,轉而求其次拉住了他的衣袖。

“我們先進屋把你身上的毒解了。”鳳傾九說著,便拉著慕承淵往屋裡走去。

慕承淵目光落在她的纖細的手指上麵,圓潤的指頭帶著紅潤,他竟鬼使神差地抬起腳來跟了上去。

清明等人識趣的留在院中,元宵忍不住上前去詢問清明這幾日發生的事情。

慕承淵跟著鳳傾九來到屋中,裡麵的擺設古典清雅,讓他覺得有些許熟悉,他環視著裡麵的環境,眼睛落在鳳傾九的身上。

她小步快速的往裡屋的櫃子裡麵走去,微微彎腰拉開其中一個櫃子,裡麵一個精緻的盒子露出來。

鳳傾九將盒子放在櫃子上麵,扭開上麵的鈕釦,抬起蓋子,裡麵一朵絮綾花露出來。

她轉身將角落的研磨工具取了過來,取出絮綾花放在研缽中,研杵一下一下的研磨,發出沙沙的聲音。

“你坐一會兒,馬上就好。”

慕承淵走到她的身旁,眼睛探向研缽裡麵,“這是什麼東西?”

“絮綾花,是可以醫治……你身體裡麵毒素的藥物。”聽到慕承淵這般問,鳳傾九手中動作猛的一頓,眼神暗了暗,語氣聽起來有些愧疚。

“為何我身體裡麵會有毒素?”慕承淵更加疑惑,追問道。

自從遇見清明以來,他身上越來越多的疑團開始解開,但他的記憶裡麵冇有它們的存在。

她解釋道:“此事說來話長,這毒素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進入你體內,你也是因為這絮綾花才墜落懸崖失去了記憶。”

話音落下,一朵朵花瓣變成了帶著花香味的粉末,她將粉末一股腦兒全部倒進了茶盞裡,又倒上了一杯熱水,刹那間,茶盞中的茶水變成了淡紅色。

“喝下去就好了。”

慕承淵看著沉在茶杯底麵還未徹底消失的粉末,抬起眼神瞧向鳳傾九,心中帶著一些疑惑,不知為何,這鳳傾九的眼神總是能讓他的心中有一種安撫感。

他拿過那杯茶仰頭喝了下去,茶水順著喉嚨流向胃,絮綾花的藥效慢慢在他的身體裡麵發揮起了作用。

鳳傾九托著臉,趴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慕承淵,好想要把這幾日的思念全部補回來,“怎麼樣?”

“還冇有什麼感覺。”慕承淵說道。

她伸手接過那茶杯放在桌子上麵,“可能會等一些時辰纔會有些感覺,不用擔心。”

慕承淵說道:“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

“我們是什麼關係?”

他皺起眉頭來,心中很是疑惑。

這個問題落在鳳傾九的耳中,她心臟驟然一痛,一股悲傷蔓延到了心口,“結髮夫妻,你八抬大轎娶我進這黎王府的。”

“結髮夫妻?但是那人不是已經死了嗎?”

鳳傾九的悲傷情緒瞬間被打破,嘴角抽了抽,看著麵前一臉認真的慕承淵,她竟有種想給他來上一拳的衝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