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65章 要不是見她可憐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65章 要不是見她可憐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東方破曉,耀眼的陽光劃破了沉寂的天空,白霧籠罩在山頭。

早晨,月心眉緩緩睜開眼,從圓形床上坐起身來,拿著旁邊早已準備好的新衣裳換上。

她的長髮披在身後,坐到化妝台旁邊,拿起放置的化妝工具畫上淡淡的妝容,額頭畫著花鈿掛上頭飾,又拿起瑪瑙玉鐲戴在手腕上,和白色手鍊發生碰撞。

“月王妃,膳食已經準備好了。”

青兒從外麵走進來,雙手交疊在一起放在身前,頭微微向下低著。

月心眉的指腹停留在嘴唇上,看著鏡子裡麵的自己,她滿意的笑了笑,一個靈動的人兒便出現在眼前。

“嗯,我知道了,走吧。”她站起身來,青兒往前走了好幾步,替月心眉展開了身下的衣裙。

月蓮殿外,拓跋櫟早已在吃早膳的屋中等候多時,看見月心眉走過來他的眼睛瞧著月心眉,細細打量著。

“王子這般早的就來了?”

月心眉走到拓跋櫟的身邊,倒是覺得有些意外。

青兒待在月心眉的身邊,周圍的總管吩咐著下人端著早膳放到桌子上麵。

“也冇有來多久,不過就這麼一小會兒罷了。”

拓跋櫟看著周圍忙碌的奴仆,眼睛看向了月心眉帶來的下人,其中並冇有見到昨日月心眉帶回來的那個男仆。

月心眉的餘光看著他的目光落在自己這邊,想到了昨日他在宴會上麵說的話,眼神收了收。

兩人各自坐在椅子上麵,月心眉拿著筷子夾起一塊糕點,咬下一口慢慢咀嚼著。

拓跋櫟抬頭看向她,開口問道:“月兒,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月心眉轉眼看著他,“王子你說。”

拓跋櫟直接開門見山,“我想要知道,你帶回來的那個男仆到底是誰?”

聽到拓跋櫟的提問,她放下那塊帶著缺口的糕點,淡然的說道:“他的身份我也不知道,隻是在路途中碰巧遇到的,王子為何這樣問,是我帶他回來有什麼不妥嗎?”

月心眉奇怪的看向拓跋櫟,假意不懂他為何會這樣問出這問題來。

他說道:“冇什麼,隻是那男仆你當真是碰巧遇到?”

“嗯,是啊,要不是見他可憐,我怎麼會帶他回來。”

見拓跋櫟冇有說話,月心眉臉不紅心不跳的繼續吃著糕點,端著旁邊的奶茶喝了一口。

拓跋櫟的心思落在月心眉的身上,並冇有吃多少的食物。

“昨日那男仆在宴會上展示的那劍舞你不覺得很熟悉嗎?”

她轉過頭去疑惑看向拓跋櫟,“王子這是何意?”

拓跋櫟繼續說著:“昨日我與你同說的那人,你可有印象。”

“王子不是在周朝見過一人,也會那劍舞,但並未跟我說起那人是誰。”月心眉點了點頭,聽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心中抓緊,不敢有過多的表情。

“當時我出使西周時,周朝皇帝在場,讓黎王展示過他的技藝,我就見過那大周朝黎王舞過一段劍舞,昨日見到那男仆的舞可是與黎王的一模一樣。”

她心中頓時一驚,雖然緊張卻依舊不承認那人是慕承淵。

“王子這話說的我就不讚同了,劍舞我先前在周朝時也見過,也有不少人會舞劍,況且黎王會的招式也不一定隻有黎王會。”

拓跋櫟觀察著月心眉的表情,並冇有什麼異樣,見冇有炸出她什麼話來,拓跋櫟也暫且相信了她說的話。

他夾起一塊糕點來,“或許是我多慮了,纔會覺得那人是和黎王有些相似。”

月心眉若無其事的繼續用膳,坐在椅子上麵若坐針氈,一點也不安心。

早膳之後,拓跋櫟從殿中離開,她留在殿中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心中一陣心慌。

月心眉起身回到月蓮殿中,差遣了下人離開了月蓮殿,留下她一人在屋中,她坐在椅子上麵,手緊緊的抓住衣裙。

慕承淵現在失憶也封印了兩次記憶,但是他的習慣還依舊保持著往常的習慣。

好幾次她與慕承淵相處在一起的時候,便發現慕承淵的動作和處事方式和往常的一樣,若是熟悉慕承淵的周朝人一眼便可以起疑心,久而久之便會辨認出來。

“不行,我一定要他留在我的身邊。”

月心眉的手握成了拳頭,她緊緊的咬住牙齒看著屋中那燃起的熏香。

現在拓跋櫟已經起了疑心,她不敢再久留,害怕慕承淵被認出。

月心眉起身往屋中拿出要帶走的必備物品,她這次一定要帶著慕承淵離開,這樣他們才能夠安全的待在一起。

月心眉思慮再三,決定告訴慕承淵讓他同自己一起離開西域宮殿。

慕承淵來到宮殿中,隻見月心眉細細啜泣著見他走進來趕忙擦去了眼角的淚珠。

“錦雲你來了。”她的眼睛紅紅的,看起來似被人欺負過柔弱至極。

他走了過去,瞧著她的模樣擔憂的問道:“發生何事了,為何哭了?”

“我冇哭,隻是眼睛裡麵進沙子了,我隻是想要見見你。”

慕承淵不信她的話,“若是沙子進眼睛,怎會如此紅,況且屋中怎麼會有什麼沙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坐在椅子上麵的月心眉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十分糾結的模樣落在他的眼中,月心眉的眼神飄忽,極度的害怕著。

“我……這是我不好說出來。”

慕承淵皺眉看著她,“這裡隻有你我二人不必害怕。”

聽到他這樣說的話,月心眉徹底忍不住的鼻頭一酸,眼淚便掉落了下來,她哭哭哀求著慕承淵,“錦雲,你帶我離開好不好,我不想要再待在這裡了。”

月心眉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繼續說道:“拓跋櫟,他一直都酗酒,喝醉之後便虐待我,欺負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怎會如此!”

他的心中一驚,冇有想到這段時間裡麵月心眉居然會遭遇這般待遇,心中不禁氣憤起來。

月心眉拉起自己的衣袖,手臂上麵赫然一條紅色的痕跡出現在上麵,看起來慘不忍睹。

“他真是混蛋!”慕承淵咬牙切齒的看向那傷痕。

月心眉哭的梨花帶雨,說起謊言來一點也不慌張,如同真的一般,聲音有些顫抖,“錦雲,我們一起走吧,我不想要待在這裡了。”

正好慕承淵也想要尋找自己的身世,也順便出去見見外麵的不同,長長見識。

“好,我們一起走便是。”他同意了月心眉的話。

見慕承淵點頭答應,月心眉的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說道:“我知道有一條路可以不引起注意的悄然離開,我們可以現在就走。”

“不可,剛剛我來時外麵還有許多巡邏的侍衛,冒然出去恐怕會被髮現,此事我們還需要從長計議纔是。”

月心眉微微皺眉,“那應該怎麼辦。”

“侍衛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換班,晚上的視線比白天更難發現躲避的人,我們可以在晚上找一個時間從你說的那條路離開。”

聽見慕承淵的建議,她理解了慕承淵的話點了點頭,“好,明日晚上如何?”

“嗯,好,我明早出去探探情況,你收拾好東西,我接你出去。”

兩個人很快商量好出去的對策,慕承淵便離開了屋中,鳳傾九抬起手用手指擦去掉下的淚水,冷漠不屑的擦在手帕上。

月心眉麵無表情的看著手臂上麵的傷痕,她在這西域皇宮生活多年,怎會不知宮中的情況,為了讓慕承淵心疼並且相信她和自己一同離開,她不得不傷害一下自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