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64章 熬醒酒湯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64章 熬醒酒湯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慕承淵站在正中央,麵對著那高台之上的司徒禦站著,他拿著劍柄閉上眼睛,腦海之中忽然浮現一個畫麵來。

頓時慕承淵眼光一變,瞬間刀劍在空中飛舞著,發出嘩嘩聲來,刀光劍影之間慕承淵已經變換了好幾個動作,衣袍的衣角隨之晃動,完美的隨之契合。

他的劍舞剛中帶柔,柔中帶著力量感,身體的本能驅使著慕承淵流利的做出下一個動作,宛如帶著劍在跳舞一般。

眾人坐在墊子上,被慕承淵這一舞震驚到,紛紛不敢眨眼,慕承淵劍舞驚鴻,隨著劍再次劃過空中收在他的手中,一舞結束。

宴會廳中忽然寂靜,不知是誰鼓起掌來,大家這纔回過神跟著一起鼓掌。

有人不禁讚歎道:“好啊!真是一支好劍舞!”

“月王妃的男仆還有這般技能,真是不錯,看來大周朝來的中原人會的還真是多。”

慕承淵站在原地,耳邊傳來那雷鳴般的掌聲,他聽不懂這些西域人在說什麼,但是他依稀可以從臉上的表情上麵辨彆出來,這是在誇獎自己。

握住劍柄,慕承淵對著司徒禦雙手交疊握拳行禮,眼神落在月心眉的身上。

月心眉再次看到他的劍舞,心中有著震撼,那日他也是這般在黎王府中舞動,落葉在空中飛舞,他卻未傷到樹葉一分一毫,直接落在地麵上。

她對著慕承淵點了點頭,嘴角露出笑意。

見到月心眉開心,慕承淵心中也鬆了一口氣,他冇有在西域人麵前露出破綻,以後可以留在珂珂的身邊。

慕承淵抬腳往月心眉的方向走去,他的餘光看到拓跋櫟,剛剛的疑惑又湧上心頭,使得他的步伐慢了許多。

拓跋櫟坐在一旁眼睛直直看著慕承淵的臉上,他的眉頭緊皺,起了疑心。

這支舞怎會如此的熟悉……

他的腦海之中閃現出一副畫麵,此前出使大周朝之時,同那慕承淵比試過一場劍舞,今日這男仆的劍舞招式和慕承淵的一模一樣。

可是他的麵容跟慕承淵根本不同,而且慕承淵怎麼會成為月心眉的男仆。

拓跋櫟的眼神落在旁邊坐著的月心眉身上,難不成這男仆的由來她說了慌,她到底隱瞞了什麼。

慕承淵將劍交還給了身旁的侍衛,隨後站到了月心眉的身後。

司徒禦也沉浸在這番舞蹈當中來,一邊鼓著掌一邊稱讚,“真不錯!月王妃你這男仆不錯啊!”

月心眉聽到站起來向著司徒禦說道:“王上謬讚,他往前本就喜歡舞劍,我也不知道他竟然有這番技藝。”

“哈哈,此番技藝定當好好培養。”司徒禦的眼神落在慕承淵的身上,心中冒出了一個想法來。

她笑著說道:“是,王上。”

司徒禦好奇的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月心眉用西域語回答著:“宋錦雲。”

“宋錦雲,不知你可否願意做西域的士兵,本王見你這番技藝要是用到這上麵,定有一番作為,將來若是打了勝仗,本王可封你為將軍,而且是西域唯一的大周朝將軍!”

司徒禦此話一出震驚眾人,西域可是從未有過大周朝的人作為將軍,中原人也不願意他們西域來做士兵。

月心眉心中跟著一驚,按照慕承淵這個性格是萬萬不會同意司徒禦的提議,甚至會感到厭煩,而且就算是她也不會同意慕承淵為西域做事。

“多謝王上好意,他隻是在我身邊待著的仆人,恐怕冇有這個能力去當西域的士兵,甚至是大周將軍。”

聽到月心眉替慕承淵婉拒著司徒禦的好意,司徒禦心中覺得可惜也冇有再開口勸說,這宋錦雲根本不懂西域語,留下來往後也會有顧慮。

司徒禦讚歎著,“他這副樣子還真是做將軍的好料子!”

這句話月心眉為慕承淵用周朝語翻譯了一遍,之前他們的對話她便隱瞞了下來,不打算去告訴慕承淵。

“多謝。”慕承淵對著司徒禦用他們西域的方式感謝,他不會西域語隻能夠這番表達。

看著他的動作,司徒禦大笑起來,“不錯!”他端起酒杯一口喝下來。

眾權貴看著司徒禦心情大好,跟著一同舉起酒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月心眉端正的坐在宴會之上,身旁的侍女悄然將她的酒壺換作了普通的清水,桌子上麵的食物也隻嚐了一兩口便放下了筷子,用手帕擦了擦嘴唇。

“你這男仆還會舞劍?”

聽見拓跋櫟的聲音,月心眉轉過頭去,小聲的說道:“我也不知。”

拓跋櫟看向月心眉,“他的這支劍舞倒是讓我想到了一位故人,他的劍舞也是這般讓人震撼。”

她的心頭忽然一緊,麵不改色的問道:“不知道讓王子想到哪位故人了?”

月心眉不知道拓跋櫟是不是見過慕承淵的劍舞,她現在也不敢多說什麼,隻能夠試探著。

“可惜,我已經見不到他了。”

他的語氣帶著可惜,但話語當中卻聽不出來什麼。

月心眉開口說道:“原來如此。”

拓跋櫟觀察著她的反應,冇有見到她有什麼異常的神色,便也冇有再提起這件事情來。

宴會直到晚上才結束,拓跋櫟被司徒禦留下來談論要事,月心眉獨自帶著慕承淵往月蓮殿走去。

回到月蓮殿中,月心眉差遣了身邊的侍女,隻剩下了他們兩人。

月心眉走到桌子旁,看見了擺放在上麵的七彩花,嘴角露出笑意來。

她拿起常備的茶水倒了一杯喝了好幾口,晚上時她又被迫喝了好幾口的烈酒,臉頰紅潤,嗓子裡麵火辣辣的像是要燃燒起來。

西域的烈酒她喝了這麼多次,還是不能夠適應下來,月心眉喝的有些急,茶水嗆到了喉管裡麵,猛烈的咳嗽起來。

看著月心眉這般,慕承淵上前輕撫著她的後背,“慢點,我去給你熬點醒酒的。”

“不用了。”月心眉抓住他的手,眼中被嗆出來淚光來,對著他搖了搖頭。

慕承淵不知怎麼幫助月心眉緩解,隻好上前接過她手中的杯子給她倒了一杯水,“慢點喝。”

她緩緩坐在椅子上麵,端著那一杯水,看嚮慕承淵,心中有些暖暖的。

慕承淵看著月心眉,開口說出來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珂珂,我一直有個疑問,為何我不懂西域語,還會成為你的仆人,還來到西域來。”

“之前我便跟你說過了,我和拓跋櫟是在周朝遇見你的,我見你可憐才帶你來,當時你也自願跟我們來西域生活。”

月心眉再次搪塞著慕承淵,她對三方人都說了不同的緣由,隻要他們互相不提起此事,便永遠不會知曉慕承淵真正的身份。

“真的如此。”慕承淵的心中還是起疑。

月心眉重重的點頭,捂住自己的腦袋,“嗯,我現在頭暈的厲害,也想不起什麼了。”

他說道:“我去讓人熬醒酒湯。”

慕承淵說完便往外麵走去,他冇有看到在自己轉身的那一刻,月心眉表情的變化。

他向著外麵走去碰巧遇到了青兒,“青兒,月王妃喝醉了,你幫她熬一些醒酒湯吧。”

青兒點了點頭,“好。”

慕承淵獨自坐在院子裡麵,抬頭看著天空上的月亮和閃爍的星星。

他不相信他真的是主動跟著月心眉來到西域的,按照他的想法,去到一個人生地不熟之地,冇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會去的。

當下,慕承淵便做了一個決定,他想要自己去尋找身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