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61章 你真這麼想就好了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61章 你真這麼想就好了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慕承淵此刻的安慰,落在月心眉的耳中就宛如是在諷刺一般,她緊緊咬住牙齒,腦海中慕承淵與她和離的畫麵一副一副緊跟著出現。

月心眉停下腳步,她的目光落在慕承淵的眼睛上,他那眼中的顧慮暴露無遺。

她心中冷哼一聲,直視著慕承淵,說道:“你真的這麼想要恢複記憶,就讓我再試一次那個方法好了,若是恢複了對你也好。”

若是冇有恢複,那麼結果就顯而易見。

慕承淵見著月心眉情緒變化,心中對於恢複記憶雖著急,但月心眉的心思也讓他在意。

“好,我們再試一次。”

月心眉轉過身大步往裡麵走去,那目光頃刻之間化為冷漠。

身後的慕承淵緊跟在她的身後,來到宮殿的裡麵,坐在放在窗戶邊上的椅子。

月心眉從櫃子中拿出本書籍,直接翻到先前記錄的那一頁,她隨意的看了一眼,抬起頭來走到慕承淵的身前。

“準備好了嗎?”她垂眼看著他。

慕承淵對上月心眉的眼,“嗯,開始吧。”

下一秒,月心眉雙手結印,口中念著西域語,表情閃過一絲不可發覺的陰狠。

這可是慕承淵自己逼她的,既然如此想要恢複記憶,那就讓他永遠也想不起來!

手上的結印落在慕承淵的腦袋上,她微微喘著氣,額頭上麵冒出冷汗。

慕承淵睜開眼,月心眉的身子傾倒下來,他快速抬手抱住她的腰,“珂珂,你如何?”

月心眉整個人靠在他的懷中,關心的問道:“我冇事,怎麼樣了,現在恢複了嗎?”

他搖了搖頭,如今他的腦子裡麵一片空白,和往常一樣,除了發生在宮殿裡麵的事情,其餘什麼也冇有想起來。

月心眉看著慕承淵那茫然的麵孔,她纖細的睫毛濕潤,一顆珍珠掉落,一直從右眼角滑落到那略微蒼白的嘴角旁。

“怪我,都怪我,如今找不到恢複你記憶的辦法,現在還把你拉入到這深不見底的西域宮殿中,以後不知何時才能出去恢複自由。”

她眼角泛起淚光,委屈又自責的看向抱著她的慕承淵。

見到月心眉這般模樣,慕承淵於心不忍,左手抱住她的腰肢另外一隻抬起輕輕拂去她的淚花。

慕承淵將手放在她的後腦勺處,微微用力讓其靠在自己的懷中,“不怪你,珂珂。”

月心眉感受到那顆強有力跳動的心,伸手探向他的手臂,慢慢將其帶下來十指相扣。

她在慕承淵的懷中無聲落淚,她的嘴角揚起笑意,十分珍惜這一刻的時光,現在慕承淵已經完完整整的屬於她,再也不會是那大周朝的黎王慕承淵。

京城街道上,穿著白色官兵服的官兵三三兩兩的走在一起,拿著白色的剪紙花貼在公示欄處,又將一張白色的紙張貼在上麵。

周圍走過的百姓,看見他們此番裝扮,不由得議論紛紛。

“他們為何穿著白色衣服,是不是皇宮中發生什麼大事了?”一個穿著棕色布衣的男子看著官兵的動作。

站在他身旁的另外一個高瘦的男子迴應著:“可這皇宮中並未有何訊息傳出,看他們這樣子是有人過世了纔對。”

兩人的討論聲剛過,為首的士兵便轉身對著他們,“宮中黎王過世,京城需祭奠七日,一切喜事禁止舉辦,如有違者,立刻抓入牢房!”

爆炸性的訊息立刻在百姓之間引起軒然大波,官兵一離開公示欄,眾人快速向著公示欄湧動,無一不痛惜慕承淵的離去。

剛疑惑的棕衣男子震驚的說道:“黎王殿下死了,到底是發生了何事,那可是戰無不勝的黎王啊!”

“前些日子黎王殿下被派往西北,莫不是在那裡出事,真是天妒英才。”

京城中的響動傳到了黎王府中,鳳傾九坐在銅鏡麵前,拿著她自製的眉筆仔細勾勒著她本就精緻的眉毛。

耳旁傳來腳步聲,鳳傾九將眉筆放下,拿出胭脂,用食指指腹在上麵輕輕碾過,繼而放在自己飽滿的嘴唇上麵上色。

元宵瞧見鳳傾九如此,小心的開口,“王妃,馬車已經備好了。”

鳳傾九的嘴唇從淡粉色變成了胭脂紅,她的食指指腹往旁邊的小盆裡麵放去,洗去了在手指上麵的殘餘。

“嗯,我馬上就好。”她拿起放置在麵前乾淨的手帕,擦了擦手,帶上了早已準備好的簪子。

鳳傾九站起身來,腳下白色的衣裙在空中隨著她的動作飛舞著。

“走吧。”

鳳傾九邁著步伐走出屋中,漫天飛舞的白紙錢恍惚了她的視線,她的目光直直看著那扇拱形的大門。

一身白衣穿梭在白色的紙錢中,黎王府各處擺放的白色物品將這座往日熱鬨的宅邸徹底籠罩在悲傷之中,宅子中的人冇了之前那般笑容。

走到黎王府門口,鳳傾九的視線中出現兩盞巨大的白色紙糊在外麵的燈籠。

明明昨晚還是那正常照明的暖黃色光照的燈籠,轉瞬之間就改變成這般落寞的樣子。

“王妃,我們該走了。”

鳳傾九收回目光,坐上了備好的馬車,向著皇宮駛去。

慕承淵的喪禮被皇帝安排在慕承淵以前居住的那所宮殿中,一來方便皇帝的祭奠,二來各位朝臣也可來參加。

馬車徑直來到宮殿外,鳳傾九現身在門口,她頭頂戴著元宵在馬車上遞給她的白花緩緩走進去。

宮殿裡麵,慕臨辰帶著一群朝臣站在一起。

“黎王妃來的可真是遲。”

她的目光看過去,隻見站在慕臨辰身旁的鳳紫瀾走到她的麵前,朝著她冷漠的說著。

本不想搭理鳳紫瀾的鳳傾九直接向著裡麵走去,鳳紫瀾往旁邊走了一步擋住了她的去路。

鳳傾九厲聲嗬斥著,“讓開。”

見其不動,鳳傾九大步向前去,她進入到屋中,一個靈牌擺放在正中央,上麵赫然寫著五個大字。

既然知道慕承淵冇有死去,但心中不由得還是顫抖起來,鳳傾九向著四周看去,屋中除了應該有的靈牌,蠟燭,紙花,最重要的棺槨根本不見蹤影。

鳳傾九嘲諷的勾起嘴角,慕臨辰他還真是不怕被外麵的百姓議論口舌。

元宵看著外麵走進來的法師,她提示著:“王妃,大師來了。”

她回過頭去見著慕臨辰正和法師說著什麼,帶著法師往裡麵走進來。

慕臨辰走到鳳傾九的身邊,開口對著她問道:“黎王妃,黎王的喪禮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你還有什麼要跟黎王說的嗎?”

眾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鳳傾九搖了搖頭,“冇有了,我早已經跟殿下說完,麻煩法師開始吧。”

鳳傾九的眼神對上慕臨辰的眼睛,她不卑不亢的站他的麵前,對他僅僅隻有該有的太子禮數。

儀式開始,鳳傾九整個人麻木的站在一旁,沉默不語。

鳳紫瀾見著她那副樣子,冷哼一聲揚聲說道:“黎王妃還真是蛇蠍心腸,黎王殿下去世,一點眼淚也捨不得掉半點眼淚,難道你就這般想要黎王殿下去世不成。”

在場的朝臣紛紛看向她們,鳳傾九的目光慢慢落在鳳紫瀾的身上,她冷漠的迴應著:“法師在施法時,你這般開口打斷,難道不知這般打斷是對殿下的不利嗎?誰說人隻能夠用眼淚表達悲傷,我與殿下朝夕相處,殿下比你更知我的心意。”

鳳傾九的這番話讓鳳紫瀾成了一個人演戲的跳梁小醜,朝臣看向她的目光中也帶著輕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