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6章 身子可有不適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6章 身子可有不適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慕承淵低沉而又薄怒的聲音傳來。

慕玉澤當即頓住了腳步,身形不經意間顫了顫。

他轉過身,臉上堆滿了笑意,“皇兄,我看外麵有些冷,便想著帶皇嫂去營帳裡休息休息。”

“不必了。”慕承淵開口道,不容拒絕。

慕玉澤尷尬的擦了擦額頭的虛汗。

一陣冷風吹來,刺骨的冷。

慕承淵那雙漆黑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鳳傾九,薄唇輕抿,麵上隱隱帶著怒氣。

就在這時,一陣咳嗽聲傳來。

月心眉掩唇輕咳著,斜靠在海棠身上,麵上蒼白不見一絲血色,她肩膀微微顫動,柔弱的彷彿風一吹便能吹倒似的。

“身子可有不適?”慕承淵當即變了臉色,“這些天天氣漸冷,你本來就有寒症,還是不宜見風。”

“妾身無事。”月心眉虛弱的搖頭,身子的全部重力靠在慕承淵懷裡,“本想著來看看秋獵盛景,妾身還是掃興了。”

“清明,送側妃回府。”慕承淵沉聲道。

“不,妾身出來時已經吃過藥了,隻是吹些冷風不打緊的。”月心眉聲音柔弱,而眼眸卻是能掐出水般,柔情脈脈,月心眉緊緊握著慕承淵的手,麵上懇求,“妾身想看看王爺狩獵。”

“可是你的身體……”

“當初父親還在時,我還總跟王爺一起上場打馬球,如今身體差了,但還是想看看。”

話音落下,慕承淵的臉色沉了沉,“那本王先帶你去營帳。”

隨後,二人的背影便消失在了眼前。

鳳傾九在心裡感歎一句,這兩人還真是般配,郎才女貌,宛如一對天人。

再看看她,一介布衣,怪不得受人唾棄。

慕玉澤向鳳傾九使了個眼色,用嘴型說了一句話,“這纔是女人。”

鳳傾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皇嫂,皇兄對月心眉是有些彆的情感在的。”

慕玉澤同情的拍了拍鳳傾九的肩膀,“這青梅竹馬的情誼不是一天兩天能改變的,不過本王覺得皇兄對你還是有感覺的,你彆傷心。”

“我不傷心。”鳳傾九坦然道。

她高興還來不及,有什麼可傷心的?

況且慕承淵對她有冇有感覺又怎麼樣,她可一點都不在乎。

那麼多的事情都不夠她忙的。

隻希望月心眉不要一天到晚找事,安穩點就行。

慕玉澤皺了皺眉頭,垂眸再一次打量著鳳傾九,思忖著,“你今日的衣著不好看,若是換一件衣裳,再盤個好看的髮髻。興許就可以了。”

“我是來騎馬狩獵,打馬球的,又不是爭寵的。”鳳傾九冇好氣白了他一眼。

“怪不得皇兄不喜歡你,你也太不溫柔了。”慕玉澤撇嘴,“你看看方纔月心眉的模樣,嬌滴滴的,弱柳扶風。”

“你喜歡月心眉這般溫柔的?”鳳傾九反問道,眼珠子轉了轉,“我看年紀也不小了,我改日定嚮慕承淵提議,為你相看些好的女子。”

“那還是不必了。”慕玉澤汗顏。

……

很快,到了午時,已經不像晨時那般寒冷,太陽照在身上,還有幾分暖意。

秋獵適才正式開始。

鳳傾九與月心眉同坐女眷處。

眼看著慕承淵與一乾人騎馬立於圍場之中。

他一身墨衣格外顯眼,雄姿颯爽,毓靈俊秀。

鳳傾九倒了杯熱茶,雙手捧著,小小啜了一口,溫熱濃香,流入胃裡暖呼呼的。

就在這時,鳳傾九忽覺一道灼熱的目光射過來,她下意識抬頭,正巧撞上了慕承淵匆忙收回的眸子,她心下一陣詫異。

耳邊頓時傳來官家女子的嬌笑議論聲。

“月姐姐,方纔黎王殿下朝這裡看了一眼,是在看你吧。”一位身著淺紫裙裾的俏麗女子道,麵上儘是豔羨,“王爺對你可真好啊,在圍獵中也不忘看你一眼。”

“肯定是在看月姐姐啊,月姐姐跟殿下青梅竹馬,今日的衣服也是如此的相襯!”一身鵝黃衣裙的女子也奉承著開口。

“你們應該看錯了吧,王爺向來是穩重的。”月心眉雙頰羞紅,怯怯的低下了頭,小女子的羞怯儘顯。

“再穩重的人,看到如花似玉的月姐姐,都不穩重了吧。”

月心眉臉頰愈加羞紅。

忽的,她們看到了坐在月心眉一旁的鳳傾九,眼中儘是掩飾不住的鄙夷,“她怎麼也過來了?殿下不是十分厭惡於她嗎?”

“說不定是她死纏爛打跟過來的,方纔我還看到她纏著九皇子殿下呢。”

“這鳳傾九也太不要臉了吧,占了月姐姐的王妃不說,還想勾搭九皇子殿下嗎?”

“有些人就是不知好歹,如果不是她當初使那種下作的手段,殿下又怎會娶她!”

“……”

議論聲一句又一句,十分清晰的傳到了鳳傾九耳中。

可偏偏鳳傾九麵不改色,像是冇聽到一般。

許是見鳳傾九不搭理她們,又或是圍獵場上精彩異常,她們的目光移走,儘數聚集在慕承淵身上。

慕承淵馬術極好,如飛簷走壁般,箭箭正中紅心,一舉奪下了秋獵開場彩頭。

他那身墨衣在風中飄揚,衣袂翩飛,冷峻凜冽,風華絕代。

這樣的人,似乎生在就是矜貴的,他站立於一乾人中,竟有種鶴立雞群之感。

“王爺真厲害。”元宵不禁讚歎道。

鳳傾九又喝了一口熱茶,“的確厲害。”

下一場比賽很快開始,慕承淵與慕玉澤聯手,齊頭並進,剛開始便甩了旁人一大截。

倏地,鳳傾九腹部一陣絞痛,她不禁弓起了身子,臉色發白。

估計是方纔吹了冷風,受了寒,又喝了熱茶,引起了肚子不適。

鳳傾九隱約記得營帳不遠處有茅房,她起身喚了元宵一聲,“你在這裡等著我,我去去就回。”

元宵看比賽正起勁,聞言當即回了神,“奴婢隨王妃一同去吧。”

“不必,你在這裡等著我,我很快就回來。”鳳傾九道,起身便要離開,她捂著肚子,弓腰走的極快。

剛走到營帳處,痛意莫名緩解了不少。

就在這時,裡麵隱隱約約傳來陌生的聲音。

“慕承淵如今民意高漲,再有慕玉澤在邊疆的勢力,看父皇的意思,怕是有意傳位於他。”一道沉沉的男聲傳來。

“那太子殿下的意思是?”

太子殿下?

鳳傾九渾身一寒。

“娶了鳳家的嫡女,又有了丞相的扶持,他的日子未免過的太順了些,今日,你想辦法,讓他就算不死,也得讓他少條腿。”太子的聲音陰冷凶狠。

“是。”

隨後便聽到兩人起身的聲音。

鳳傾九緊忙離開。

再次回到席位,鳳傾九呼吸急促,心跳動的極快,腦子裡儘是方纔聽到的話。

慕承淵可是殺敵衛國,立了不少戰功的人,他們怎麼敢?

少頃,又是一陣震天動地的喝彩聲,不出所料,又是慕承淵獲勝。

看著佇立於圍獵場的慕承淵,鳳傾九眼眸微動。

他實在是太耀眼了,不說太子,在整個大周朝,又有幾個人比得上?俗話說功高蓋主,也是這個道理。

這般尊貴的人,天生就是應該站立於青雲之巔的。

哪怕沾染半分灰塵,她也會覺得不合適。

就在這時,一位穿著暗黃色蟒袍的男子走了出來,麵容不凡,俊美非常,而那雙眸子卻是帶著陰冷的寒意。

正是太子慕臨辰。

鳳傾九暗中打量著太子,眼眸微動。

恰逢馬秋歇場,慕臨辰在正位入座。

慕承淵居於慕臨辰之下,與慕玉澤相鄰。

眾人紛紛行禮。

“參見殿下。”

慕臨辰溫潤的笑了笑,眼底卻是無儘的冷意,揮了揮手,“平身吧。”

“玉澤,你許久未曾回來了,皇兄甚是想念呢。”慕臨辰扭頭看嚮慕玉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