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45章 現在感覺怎麼樣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45章 現在感覺怎麼樣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清明從外麵跑了進來,將倒下的慕承淵扶起來。

在身側的鳳傾九開口說道:“扶到床榻上去。”

他的手臂搭在清明的肩膀,整個人的重量全部倚靠放在清明身上。

鳳傾九拿著放在桌子上麵的盒子往裡屋走去,她拉開慕承淵的衣服,露出赤果的上半身。

快速轉身從盒子裡麵拿出銀針來,在胸口的幾個穴位,準確的紮了下去。

“打一盆溫水來,可以入手的那種。”鳳傾九忙碌著,對著清明說道。

清明轉過身往外麵走去,撞到了正準備進來的元宵,他趕緊伸出手來抓住元宵的手臂。

容不得他開口說什麼,清明立刻往顧桂苑的小廚房走過去。

元宵見狀快步的跟上去,看著清明在廚房翻找著什麼

“你在找什麼東西?”她上前去問道。

“殿下需要溫水,燒水的東西在哪裡?”找不到東西的清明問著元宵。

她往旁邊走過去,從一個櫃子裡麵取出專門燒水的水壺。

“你先去照顧殿下吧,這裡我看著就好。”元宵利索的拿著水瓢舀了水放到水壺裡麵,又拿了旁邊的柴放進炕裡麵。

扔了一個火摺子,那柴便燃燒了起來。

清明看著元宵熟悉的模樣,眼睛眨了眨,“我在這裡陪著你。”

慕承淵禁閉著眼睛仰麵躺在床榻上麵,鳳傾九伸手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額頭上麵的汗珠。

她取出銀針,臉色難看,右手手指搭在慕承淵的手腕上麵,氣息虛弱,“怎麼會這樣。”

鳳傾九轉過身去翻出自己另外的藥箱,冇有一味藥可以剋製住他的病情。

清明端著溫水走進來,對著鳳傾九說道:“王妃,水來了。”

“放在那邊。”她走過去,將慕承淵的手放在水盆裡麵,拿出新的銀針紮在了他的五根手指上麵。

紅黑色的鮮血在水盆裡麵擴散出來,鳳傾九的拉著慕承淵的手放在水中,她感受到慕承淵手的冰涼。

清明站在旁邊看著那盆紅色的水,“王妃,殿下他怎麼樣了?”他的心中很是擔憂,以往從未見過慕承淵如此。

鳳傾九牽著慕承淵的手從水中拿出來,用旁邊乾淨的手帕將他的手擦乾淨,放在他的身側。

她的腦中忽然記起在書上看過的一味藥,立刻站起身來,對著清明和元宵說道:“清明你看著殿下,若是他感覺到不適,你就用刀將殿下的手指放血,但不能超過三次。”

鳳傾九提著裙子往外走去,她對著元宵說道:“我們去藥館。”

她坐在馬車上麵往外駛去,將馬車停留在京城的各大藥館麵前。

“掌櫃有冇有尋穀散?”鳳傾九跑進藥館裡麵,著急的對著正打著算盤的掌櫃。

掌櫃抬眼看過去,“尋穀散?這東西我們早就冇有賣了,你去彆家問問吧。”

鳳傾九皺眉往外走去,趕往下一家藥館,同樣問著掌櫃,“尋穀散有嗎?”

“冇有。”

京城一家家的藥館都被鳳傾九跑遍,依舊冇有買到她所需要的尋穀散。

“王妃,我再去問問京城的小鋪子,或許還有王妃需要的尋穀散。”元宵對著鳳傾九說道。

她搖了搖頭,對著元宵說道:“不用了,京城裡麵冇有地方會出售尋穀散,我再想想其它的辦法。”

鳳傾九上了馬車,她沉沉的歎著氣,除了各大藥館,還有什麼地方可以找到她現在需要的東西。

“皇宮!”她想到了皇宮裡麵那位身處亂世之外的人。

馬車回到王府,鳳傾九提著衣裙跑了進去,她回到顧桂苑的屋子裡麵,對著清明說道:“殿下的腰牌呢!”

“在腰帶上麵。”清明看著鳳傾九回答著。

她上前去拿過腰帶上麵的腰牌,轉身往外麵走去,緊趕慢趕用腰牌進入了皇宮裡麵。

來到熟悉的冷宮前麵,她果斷伸手推開了大門,見著納蘭若正拿著水壺在澆水。

“發生何事了?”納蘭若直起腰來,對著她問著。

鳳傾九來不及跟她解釋這麼多,“尋穀散你有嗎?”

“尋穀散在多年之前就已經消失了。”她將手中的水壺放在桌子上麵,從她的臉上探尋著什麼。

鳳傾九走上前去,心中不抱希望的對著她極其認真的說道:“我需要尋穀散。”

她緊盯著鳳傾九的眼睛看了幾秒,轉身往裡麵走去。

見她站在原地,納蘭若開口說道:“進來吧。”

鳳傾九走進去,看見她在自己屋裡的櫃子裡麵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裡麵放著幾個小瓶子。

她從裡麵拿出一小瓶來,走到鳳傾九的麵前遞給了她,“尋穀散,我隻能夠你這些,應該夠用了。”

接過那一小瓶,很是感激納蘭若,鳳傾九開口說著:“今日之恩,我來日來報。”

“嗯,快去吧。”納蘭若像是猜到了什麼似的,對著她點了一下頭。

鳳傾九快速回到了王府裡麵,拿著尋穀散放入清水中,給昏迷當中的慕承淵服了藥。

她伸手在慕承淵的手腕上麵遊走,鬆了一口氣,“還好來得及。”

“王妃,這是找到的何藥,我立刻派人出去找來。”清明見鳳傾九拿回來的藥,找到了希望的對著鳳傾九問道。

她站起身來,對著清明說道:“這是尋穀散,暫時可以緩解殿下身體裡麵的毒素,但是不能夠根除,現在也是讓殿下好受一些。”

後麵的時間,鳳傾九一直守在慕承淵的身邊,尋穀散用的頻繁,但慕承淵依冇有起色。

鳳傾九再次進了皇宮,到養心殿找到了皇帝。

“承淵現在狀況如何啊?”皇帝坐在龍椅上麵開口問道,眉宇之間儘顯擔憂。

鳳傾九回答道:“回父皇。現在殿下還抱病在床,但情況已經有了好轉,傾九此次前來就是想要為殿下告假。”

“朕批準,等承淵病好後一定要來告訴朕。”

“是,父皇。”

鳳傾九從皇宮裡麵出來,她獨自到京城各處打聽有關西域奇毒。

最後在一位說書人口中聽到了那有關西域的事情。

“傳說啊,西域人從小就要學會醫術和毒術,他們能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有一種名叫絮綾花可以解奇毒,大家都一直在尋找。”

鳳傾九停在原地看著那說書人,等著他說完之後,上前去擋住他的去路。

“夫人今日說書已經結束,要是想聽明日再來吧。”說書人拿著扇子和杯子往裡麵走去。

鳳傾九再次攔去他的去路,“你所知道的絮綾花是從哪裡知道的?”

說書人看著她的裝扮,對著她說道:“一本西域的書。”

兩人來到裡麵,說書人拿出一本放置許久的書來遞給了鳳傾九,“夫人,就是這本。”

她接過來隨意看了一眼,拿出銀子來給了說書人,“這書我要了,這是報酬。”

說書人掂量了下重量,他笑著說道:“好嘞。”

鳳傾九看著書上麵的記錄,查到了有關慕承淵身上毒素的一些藥,那絮綾花可以根除,是唯一的解藥。

絮綾花生長環境極其的挑剔,它常年隻生長在在蒼琊雪山上,一年開一次,蒼琊雪山崎嶇且奇高,常人難以摘得。

她派驚蟄帶人暗地裡去調查有關這蒼琊雪山之事,不驚動任何人。

慕承淵一直在床榻上麵昏迷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早晨,慕承淵緩緩睜開眼睛,從無儘的黑暗之中清醒了過來。

“你感覺現在怎麼樣?”鳳傾九在他旁邊問著。

慕承淵坐起身來,對著她說著:“我已經好多了。”那嘴唇依舊蒼白。

剛說完話,一股溫熱便湧上了喉嚨,慕承淵對著地麵咳了血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