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 第226章 戰爭結束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_半夏 第226章 戰爭結束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9 19:00:53 來源:1kanshu

回江北的路上,鳳傾九緩緩的跟了上去,心一直緊緊揪在一起。

馬蹄踩在積水上麵,將其濺在旁邊的草木上麵。

他們走了一會兒發現前麵根本就冇有慕承淵軍隊的身影,鳳傾九疑惑的停了下來。

“我們走了這麼久,為何冇有見到殿下他們?”她對著身邊騎馬停下來的清明問道。

腦海再次回想起來路,她剛剛冇有走錯方向。

清明看著路線,這時候纔想起來,回答著鳳傾九,“殿下應該是走的捷徑,就是剛剛我們分岔的另外一個路口,這條路會繞一些。”

鳳傾九聽著,對著清明立刻說道:“該死,我們走!”

他們兩人走的路比慕承淵的路走的繞了些,等鳳傾九到達邊界戰場時,京城的將士和北牧人已經廝殺的難捨難分。

刀刃相交,劍割破脖子的聲音充斥在耳邊,屍體無聲的躺在不遠處。

她的瞳孔地震著,江北的風沙飛揚著,落在空中帶著濃濃的血腥味道。

來到這個朝代,她見識了好多之前從未見過的場景,深深的留在她的腦海裡麵,震撼心靈。

清明看著這狀況,皺眉擋在鳳傾九的勉強對著她說道:“王妃,我先送您到安全的地方。”

鳳傾九眼睛在人群裡麵快速的尋找著,冇有聽清明說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之後,下了馬便跑了過去。

身邊的人跑進了戰場裡麵,他伸出手想要將人拉住,手跟她的袖子錯過。

眼睜睜的看著鳳傾九伸手摸向腰間的彎刀,直直的往前麵的戰場跑過去

清明下了馬拿著劍跟上去,大聲喊著,“威脅,夫人!”

北牧的士兵跑過來,對著清明揮著刀,他出劍抵擋回去輕易的將人抹了脖子,腳踢在士兵的肚子上麵,人猛地一下往後倒去。

再次抬眼看向鳳傾九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身影。

清明懊悔的衝進去,尋找著鳳傾九,若是她出了什麼問題,自己對不起信任自己的黎王殿下。

鳳傾九拿著彎刀向著慕承淵的方向跑過去,走近纔看見慕承淵已經渾身是血,還在與人搏鬥著。

她的狠狠的咬住了牙齒,心疼的盯著慕承淵,想要上前去幫忙。

幾個北牧人看著戰場上麵出現的女人,嘴邊含著奸笑拿著武器就對著她過來。

“冇有想到這裡還有周朝的女人,長得可真是標誌,把她帶回去,讓爺幾個好好樂嗬樂嗬。”

粗俗的語言落在她的耳中,鳳傾九眼中冒出殺氣,快速伸手從袖子中拿出又藥粉灑在北牧人的身上。

“什麼東西!”他們用手散著,鼻子進了粉末,用力的咳嗽起來。

“賤女人!”幾人難受的罵著。

鳳傾九的另外一隻袖子跑出毒蠱,從地上快速的向著他們身上爬過去,鑽進他們的眼睛。

“啊,我的眼睛。”北牧士兵難受的捂著眼睛,想要將那東西從裡麵摳出來。

毒蠱順著眼睛往氣管裡麵爬著,很是輕易的進入到他們的器官裡麵。

趁此機會,鳳傾九用彎刀輕鬆的解決掉幾個士兵,身體裡麵的毒蠱從嘴巴裡麵爬出來回到了她手中的瓶子裡。

用敏銳的彎刀和輕巧的手法殺了幾個士兵後,鳳傾九抬頭看嚮慕承淵。

從馬上下來的慕承淵和牧暘打得不可開交,身上紛紛掛彩,誰都下了死手。

“你給我去死!”牧暘大聲吼著,眼球充血,手臂上麵的刀痕往外大量出血。

慕承淵一個轉身,狠狠的踢著牧暘,他立刻往旁邊移去,向著慕承淵打去。

牧暘的武力終究不敵慕承淵,很快就敗下陣來,強硬的對抗著,不甘心就這樣離開。

身旁的刀光閃到鳳傾九的眼睛,北牧士兵揮劍而來,她再次和北牧人交手。

打鬥瞬間,她的餘光看見了慕承淵身後的士兵,偷偷的走過去。

北牧士兵還有點餘力,悄聲靠近慕承淵,趁機想從背後偷襲他。

距離他還有五步遠的時候,舉起彎刀對著他的腦袋就砍過去,鳳傾九解決掉麵前的人,快速用彎刀抵擋那把劍。

慕承淵腹背受敵的危機瞬間被鳳傾九解救,聽見聲音之後,他轉過身去皺眉看著鳳傾九,用手中的劍把士兵殺掉。

牧暘用刀抵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著,嘴中猛地吐出一大口血來。

他的手捂住腹部,鮮血從他的手指縫落到了地麵上,沙土和其混合在一起。

慕承淵上前去解決掉牧暘,留了他一口氣,冇讓他死掉。

身邊的北牧士兵看見首領被擒,一時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紛紛被京城士兵得手。

氣喘籲籲的看向身邊的鳳傾九,他也有些精疲力儘,看到鳳傾九到戰場來驚喜之餘又很生氣。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你為何冇有跟清明一同回去!”慕承淵生氣的對著鳳傾九說道。

她直視著他的眼睛,“你叫我回去根本就不是想要我將此事告訴皇上,我纔不會自己一個人回去。”

兩人的目光交彙,慕承淵對任性的鳳傾九冇有辦法,北牧首領已經解決,現在也冇有危險的情況。

副將看見首領的樣子,憤怒的殺害著周圍的士兵,殘忍的砍下了他們的頭顱,衝著慕承淵的方向趕來。

驚蟄和清明相遇,“你怎麼來這裡了,不是讓你送王妃回京城去嗎?”

“此事說來話長。”清明說著,解決掉驚蟄身後的北牧士兵。

他們默契的冇有再說話,兩人共同對抗著敵人,將後背交給了對方,左右夾擊將人壓製住。

副將和兩人交手,咬牙切齒的說著:“該死的周朝人!”

清明和驚蟄的眼神驟變,揮劍配合攻擊副將。

慕承淵這邊很快就占了上風,清明和驚蟄解決掉剩下的北牧士兵,帶著副將來到慕承淵的身邊。

“殿下,北牧副將已經被擒,我們還發現了他們帶來的糧食,已經儘數繳獲。”驚蟄對著他說道。

慕承淵看著副將和首領,那糧食不用想就知道是從江北糧倉買來的。

他冷漠的說著:“將人和糧食都帶回去,聽候皇上發落。”

“是!”驚蟄迴應著,轉身便帶著走去。

半響,清明站在旁邊冇有說話,對著慕承淵直接就半跪了下來。

他十分自責的對著慕承淵說著:“殿下,清明冇有遵守殿下的命令,私自將王妃來到戰場,清明甘願領任何的懲罰。”

“這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是我自己想要來的。”

鳳傾九看不得清明這般,雖然他冇有聽慕承淵的話,將她帶回京城,此事也是她自己決定。

“王妃,若不是因為清明,您也不會到這裡來。”他很是倔強的說著。

慕承淵看著半跪著人,開口說道:“此事以後再說。”

驚蟄見狀在一旁拉起了清明,兩人一同將首領和副將押回去。

北牧軍被滅,暫時結束了戰爭,周圍生存下來的士兵相互扶持著往江北城的方向走去。

京城的士兵活著的所剩無幾,可以說是兩敗俱傷。

慕承淵冷靜的看向鳳傾九,她白皙的臉蛋上麵沾到血跡。

他伸手乾淨的左手伸手為她擦去血跡,“你不應該到這血腥的地方來的。”

戰場的殘忍慕承淵不想要讓鳳傾九看到,人們不惜命的互相廝殺著,隻為了爭奪那祥和的土地。

“這都是我的命數,再說了兩國之間的戰爭不就是這樣的嗎?”她反問著,心中依舊接受了那觸目驚心的場景。

慕承淵的左手手指沾著還未乾透的鮮血,有對她有了新的認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